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三十八章 他

    (年会的时候,星尘乱同学送俺一系列特产,俺非常的不好意思,且得认真谢谢……今天这章完后,就还欠大家三章了,明天继续努力。双月节舞会有点儿意思,我好好写,希望能写的有意思……望大家不吝投出手中的月票以为鼓励啊,当然,我这两天都是在补欠,米有暴,然则……拉月票还需要理由吗?呵呵)

    那个猥琐的中年人似乎饿的十分厉害,一口将香肠吞了下去,叹息道:“妈的,偷渡的飞船居然不提供航空餐,实在是太过无耻……小伙子,你刚才跑哪儿去了,我都快饿死了。”

    施清海倒吸一口凉气,说道:“和一个朋友去买衣服。”

    “那个叫许乐的小门房?”中年人的嘴里还塞着香肠,说话有些含糊不清,“不说了,先带我去吃饭。”

    施清海苦笑一声,领着中年人往三楼的餐厅走去,根本不需要核对什么接头暗号——能够在人群中一眼找到自己,能够知道自己有一个朋友叫许乐,而且如此猥琐又平凡到让人根本不想看他第二眼的人物——只能是他。

    在安静的餐厅里,施清海盯着桌子对面的那个中年人,心情已经从震惊中摆脱出来。是的,他怎样也想不到,堂堂**军的二号人物,令联邦调查局和特勤局无比头痛,恨不得生吞其肉,生啃其骨的“他”居然就是这样一个人物。虽说做间谍这一行,尤其是高级间谍,长相越平凡越好,但施清海看来看去,总觉得对方……长的实在有些难看。

    施清海是一个骄傲的人,从震惊中摆脱之后,面对着顶头上司的第一句话就显得并不恭敬:“知不知道联邦里有多少人想您死?”

    “不多,只有四个人。”中年人低头对付着面条。含糊不清说道:“总统,国防部长,特勤局长,联邦调查局局长……只管野兔子,宪章局如果管我,我早就死了。”

    施清海微微皱眉。眼前这人的神秘光环消失后,总让人觉得难以适应,这时候居然还有心情说笑话,实在是令他难以承受,忍不住说道:“您知不知道,您这样身份的人突然出现在临海,我是最有可能被害死的那个人?您才排在第二。”

    中年人吃完了面条,笑着抬起头来,说道:“怕死要来。不怕死也要来……怕死不怕死,我都带着诚意扑面而来。既然入了这一行,就不能怕死……老鹰你这几年做的很不错。我相信你的安排能够保证我地安全。”

    听到老鹰这个熟悉又陌生的代号,施清海漂亮的双眉皱的更加厉害,问道:“我一点准备都没有,怎么带你进舞会见太子?”

    他看着这个联邦级通缉犯。总觉得对方那张有些扭曲地面容上透着股让自己感到熟悉地影子。他盯着对方地眉间和眼角。说道:“就算您这时候易了容。可还是太危险了。”

    被施清海看破自己地伪装。中年人微微一笑。毫不在意。他知道面前地年轻同志拥有自己地骄傲。沉默片刻后说道:“我相信你在这么短地时间内已经做好了准备。”

    施清海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从怀里递过去一份请柬。又像变戏法一样从身边摸出一个袋子。递了过去。说道:“这是请柬和衣服。问题是……外勤处一直对我们这些职员有严密地监控。你这样出现在我地身边。还要跟着我进舞会。别人不想生疑都很困难。我怎么向人介绍你?”

    “你有一个二叔叫施达。”中年人微笑着说道:“从这一刻开始。我就是施达。他刚刚结束了在外太空矿星地考察。回来找你。顺便去舞会逛逛。”

    施清海自己都快忘记那位堂叔长什么模样。问道:“真正地施达呢?”

    “他还在矿星里进行工程实验。如果下面那些小子地情报没有错。这些天他应该在去旅行地途中。很凑巧。那艘飞船我们能够控制。”

    施清海并不意外于对方安排的缜密。**军地情报脑,如果连这些事情都会犯错。那也不可能在联邦的追杀下活了这么多年。他沉默片刻后说道:“我能够把您带进去,但能不能见到太子,不是我能左右,您应该从回执里清楚地知道,直到现在,梨花大学将他保护的很好,除了校长从不知外,没有任何人接近过他……邹家兄妹也没有。”

    “小伙子,其实有时候与某些人进行接触,并不见得非要拐很多弯,或许最直接的方法,也就是最有效的方法。”中年人微笑着说道:“我不是像你们这样的间谍,只会比较直接考虑问题。”

    施清海怔怔地看着他,心想人类社会第三十七宪历里最成功的间谍脑,居然说自己不是一个间谍,如果不是从这位传奇人物口中亲自听到,他一定会认为这是一个非常不好笑的笑话。

    “您要和邰家继承人见面,一定只能用自己的真实身份,那事情结束之后,我地身份一定也会暴露……组织准备怎么安排我?”涉及到最关键的部分,施清海问的很直接:“我可不想面对整个联邦调查局的怒火。”

    “山里的人们一直没有渠道和联邦里的实权人物们会面,我们毕竟不是麦德林委员那样能够出现在台面上的人。”中年人微笑着说道:“现在这是一个机会,值得冒险。如果和对方的谈判比较顺利,对方一定会用他们家族在联邦里的力量,帮助我们隐瞒一切,如果谈判不顺利……估计我很难活着回去,既然如此,你陪我一起去见乔治卡林,或许也是个不错地选择?”

    施清海的脸色都变了,没想到这位**军的领导人物居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但他马上从这番话里查觉到别的什么东西,尤其是对方称呼麦德林议员为委员,委员是**军的内部组织称谓……他皱眉问道:“山里……快撑不下去了?”

    中年人依然保持着微笑,但笑容里却出现了一抹沧桑和感慨:“环山四州的选举取得了成功,麦德林委员获得了很大的支持,坚持自有武装的人们……包括我在内,都有些孤单。联邦军方的进攻准备一直在持续,如果局面再这样展下去,我不知道山里还能支持多久。”

    施清海沉默许久,他很担心山里那些同伴们地安危,但他更想知道组织这次冒着天大地风险,让“他”前来参加邰家继承人的**礼,究竟想获得什么样地利益。片刻后,他放弃了询问内幕的冲动,很认真地说道:“谢谢您告诉我实情。”

    “我相信你对信仰的忠诚。”

    “信仰无所谓忠诚,我只是不喜欢这个联邦罢了。”施清海微笑说道:“其实我一直很好奇,除了那个太过简单的代号之外,我应该怎样称呼您。”

    “你可以叫我山里人。”中年人微笑说道。

    许乐并不知道今天晚上的双月节舞会,已经成为联邦内部那些权高位重的人们展示自己的舞台,甚至已经渐渐演变成了**方面两大势力的竞争。他更不知道这个漩涡的中心是那个叫做邰之源的年轻人,他哪里能够想到,自己认识的朋友居然会是能够影响整个联邦的大人物。

    舞会在梨花大学一座清幽建筑里举行,建筑四周的青树蒙上了一层冰霜,在灯光的映照下如琼宫玉树一般美丽。许乐在入口处百无聊赖地等着施清海,仰头望天,只见天空中的云层早已不知所踪,无数的繁星包围着那两片渐渐靠近的圆月,风景清旷更令人愁。

    张小萌会和那位议员公子一起出现在舞会上吧?许乐看着天上的两轮圆月,眯着眼睛想到,心里一片说不出的空虚,如果不是施清海要来,或许他更愿意留在区里进行似乎永远也不会结束的第六级训练……当然,今天综合馆里那一幕生之后,许乐也不能确定,自己到底还有没有再次进入区的机会。

    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他回过头很高兴地看到了施清海的脸,同时也注意到对方漫不经心的神情下隐藏着沉重以及对方身边……那个中年人。

    施清海今天晚上本不想与许乐见面,但不知道为什么,身边那位胆大包天的**军领袖居然指出了许乐的方向,笑着说要过来打个招呼。

    “我是清海儿的叔叔……你是许乐吧?我经常在信里听他说到你。”中年人呵呵笑着对许乐说道:“你也可以叫我叔叔。”

    许乐一怔,心想自己倒没有听施公子说过,却依然老老实实地叫了一声叔,浑然没有查觉施清海的脸上表情异常丰富。便在此时,许乐的眼光忽然变得清淡起来,因为他看到了一列名贵的汽车缓缓驶到了建筑前方的正道上。

    沉重的车门被依次打开,一行香衣美饰的男女矜持地走了过来。穿着红色晚礼服的邹家大小姐走在最前方,下午刚刚在店里见过的那些男女与她并排而行,身份似乎也不低。

    麻烦似乎来了,施清海低声对中年人说了几句什么,中年人却只是笑着摇了摇头。许乐没有注意到这些,他只是盯着这群人中间的那个女子,那个穿着淡蓝色绸裙,像精灵一样向着自己走来的张小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