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末章 美好的事情(中)

    末章美好的事情(中)

    纪录片《士兵回家》由金星制片厂承制,是白泽明大导演继《人类新征途》后的最新作品,经联邦新闻频道播出后,立刻便掀起了收视狂潮,不知催落了多少万吨眼泪。(牛文小说~网看小说)

    虽然被某些犀利刻薄的评论家认为过于煽情流于低俗,但这部纪录片依然毫无意外地入围星云奖多项重要奖项,只是肯定无法打破他那部最出名的纪录片获奖纪录,不过两部纪录片同时入围星云奖,这已经创下了后人难以企及的纪录。

    ……

    ……

    某夜,一对私下订婚已久,却分别更长时间的男女,重逢于拉比大道畔的树林间,互相送上代表心意的礼物。男方的礼物是一瓶桐木红酒,女方的礼物是一串手链。

    简水儿微笑摘下手链,挂在许乐的手腕上,与那根手镯依偎在一处,银光互映,能够清楚地看到那几行小字。

    许乐看着那张依旧美丽不可方物,不愿俏皮却更加迷人的脸庞,有些尴尬地举起酒瓶,说道:“我不知道该送什么,在战舰上你说算第一次相亲,那时候你喝了好几瓶,所以我就选了这个。”

    简水儿笑了笑,走上前去钻进他的怀中,揽着他结实的腰靠在他的胸膛上,轻声说道:“当时觉得红酒淡了些,但我现在喜欢。”

    许乐低下头轻轻吻了吻她的唇,就在接触的那瞬间,他才想起来这场恋爱真的很梦幻,甚至就像梦那般不真实而飘忽,因为该死的命运波折,他们两个人竟没有时间好好享受一下恋爱的滋味。

    不过什么是恋爱呢?就是心动的感觉吗?他曾经心动,依然心动,无论是抱着亲吻着还是仅仅看着,心跳便会加速动起来。

    就像是小时候在酒馆外第一次看见电视里那个孤苦小保姆时,就像夜复一夜看着紫发少女舰长发痴时,就像在临海州体育馆演唱会上第一次看见真实的她时,就像从黑梦里醒来看见阳光穿透白纱裙照进抹胸时,就像在沉闷座舱内第一次抱紧她时。

    他们牵着走穿过拉比大道旁的树林,走进依然灯火通明的联邦最高法院,联邦最高法院从来不在夜间审案,更没有证婚的职责,然而今天这间联邦最高司法机构却为一对新人而专门等待。

    最高法院内人极少,没有亲朋友好友,没有新闻记者,除了首席法官席上那位老人,便只有负责拍照存档的两名工作人员。

    联邦最高法院首席**官何英,就这样昏昏欲睡坐在那处,便令人平空感到某种压迫感,真是位能用时间压制强大力量的老者。

    许乐牵着简水儿的手认真说道:“婚礼简单还无法公开,甚至只能在夜里举行,确实不够隆重正式,希望以后能有机会弥补。”

    简水儿微微一笑说道:“我这些年经历了太多隆重正式的场合。”

    审判席上那位老法官忽然睁开双眼,从昏昏欲睡的状态中迅速清醒,望着台下那对男女不悦训斥道:“在最高法院举行仪式,由联邦首席**官证婚,难道这还不够隆重正式?”

    满脸老人斑的**官用看着渣滓的目光冷冷盯着许乐的脸,声音苍老说道:“最高法院从来没有做过证婚,所以程序有些不熟悉,当然如果你以后多来办几次证婚,或许我们就会熟悉很多。”

    这明显是对某人道德水准的严厉指控,然而许乐却无法辩驳,不知为何甚至听出了一丝杀意,于是像个罪犯般老实低着头,

    **官淡淡说道:“另外还有一个问题,你们一个是联邦人,一个是帝国人,这个婚怎么结?联邦婚姻法里有与百慕大通婚附加条款,可没有和帝国人通婚附加条款。”

    许乐怔住了,挠着头发为难说道:“难道我还要想办法让联邦议会先通过决议允许联邦与帝国通婚。”

    “傻蛋,你难道不会说自己是联邦人?”**官像看着一头蠢猪似看着他,毫不客气训斥道:“天才工程师的智商跑哪儿去了?”

    “可我确实是帝国人。”许乐很诚实地回答道。

    “你可以保留帝国国籍嘛。”

    许乐震惊看着老法官,说道:“还可以这样?”

    “我说可以这样,那就可以这样”老法官恼怒说道:“全联邦谁敢质疑我的判例?以前没有双重国籍,以后肯定有。”

    许乐深深吸了一口气,觉得身体骤然放松,在心中对官邸里那个家伙默默说道,我终究还是被承认是联邦人了。

    仪式进入正式部分,何英**官戴着老花眼镜,看着刚刚从网上下载打印出来的模板,一字一句读道:

    “联邦公民许乐,你确定自己爱简水儿,想娶她为妻?”

    “是的。”许乐牵着简水儿的手,回答道:“在很小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我要聚简水儿当老婆。”

    ……

    ……

    法院证婚仪式结束,简水儿去旁边拍单人档案登记照,只有许乐留在了宣判台前,不禁感到有些紧张。

    这个世界上能让他感到紧张的人太少,台上那位首席**官绝对是第一名,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想起才从老东西那里学会的一句浩劫前谚语:无欲则刚,**官之所以令自己敬畏,大概是因为他始终站在无私的立场帮助自己?

    “许乐,到席前来。”老法官说道。

    许乐依言走到席前。

    “我警告你,如果你以后再敢找我为你和别的女人办证婚仪式,我会直接翻脸。”

    老法官层层叠叠的皱纹里透着毫不掩饰的恫吓,然而下一刻他的表情瞬间变得及为复杂,轻声说道:“当然我也清楚,男人嘛不都是这样,你只要不让我主持我也就当没看见,我刚才为什么坚持让你保留帝国国籍?因为帝国人可以娶很多老婆……”

    非常不幸的是,简水儿这时候刚刚回来,听到了这句话,美丽的新娘柳眉微挑,望着席上恼怒说道:“老人家,你是不是不想再听我给你讲故事了?都一百多岁的人了,还这么胡来。”

    老法官呵呵尴尬一笑,然后正色说道:“谁说我一百多岁了,我今年才九十五,有没有听过一句话,七十三八十四九十五?我都要死的人了,你和我置气有什么意思,乖乖的明天继续讲去。”

    这时候他看了眼手表,有些后怕的拍拍胸膛,说道:“过十二点了,生日已过,我正式进入九十六岁,看来没那么容易早死。”

    许乐看着席上的老法官,非常诚恳说道:“当年您判决钟家家产官司时,我就已经祝您长命百岁。”

    “这个祝福太没诚意。”老法官挥手说道:“一百年太短。”

    ……

    ……

    有人嫌一百年太短,有人嫌一百年太长,只争朝夕。

    倾城军事监狱食堂内,一位肤色黝黑的中年囚犯正在给别的囚犯上课,他挥动着手臂,浑厚低沉的嗓音显得格外有说服力,被判处长期徒刑的前联邦总统帕布尔,还在坚定地继续自己的斗争。

    “我们是囚犯,但仍然理所应当拥有相关的人身权利,比如不戴电子脚镣的权利,监狱方该项举措严重违反了联邦反酷刑法案,我们拥有会客的权利,我们还应该争取属于自己的政治权力。”

    仍然活着的那些苍老囚徒神情漠然望着他,有人嘲讽说道:“这里的人不是死缓就是无期,争那些权利有什么用?”

    帕布尔微笑望着那人说道:“怎么会没用呢?不戴脚镣总会舒服一些,现在大家能够阅读的报纸杂志数量也多了,我甚至可以站在这里给大家上课,权利总是要自己去争取的。”

    角落里有位老囚徒声音沙哑说道:“这些倒也行,总统先生你确实给我们争取了不少福利,但是政治治利有个屁用,还不如要求监狱管理方给我们搞些**光盘,这叫什么?性权利是吧?”

    食堂里响起一片刺耳的狂笑声。

    帕布尔也笑了起来,说道:“政治权利就是投票权,我们的票数虽然少,但极有可能是最关键的几票。如果我们拥有投票权,就可以把票投给那些赞同宽刑主张,或者是认为应该削减监狱经费,减少在囚犯数量的候选人,那么也许说不定哪一天真的有**杂志送进监狱,甚至你们真的有走出监狱的那一天。”

    监狱内逐渐安静下来,险恶的苍老囚徒们似乎开始认真思考。

    铃声响起,在军警的严密看管下,帕布尔被押回单独的囚室,他按照日程表连续做了二十个伏地挺身,喝了一杯白水,然后坐回桌前开始给各级议员写信。

    目光从纤维信纸挪到桌前的像框上,像框中帕黛尔正甜甜笑着望着他,帕布尔微微一笑,在心中默默计算再过多少天就是探视日期,而再过多少年自己才有可能出狱。

    ……

    ……

    联邦与帝国谈判期间,号称暂时休战,实际某些星球地表上依然不停出现冲突,为了替己方在谈判桌前争取筹码,没有任何一方会选择在此时束手沉默等待。

    某军营中,数十名战士围着刚刚带领他们穿越包围圈,平安回家的少校营长,七嘴八舌表示感激,有名下属好奇问道:“营长,是不是通过国防部特殊招募计划被招进来的军官,都像你这么生猛,居然那么陡的崖都敢往下爬。”

    营长叼着烟说道:“我以前在联邦调查局,没接受过军事训练,在战场只要你们能够体会到一句话,就算是合格了。”

    “什么话啊?”

    “除了生死的事儿,都是他**的闲事儿。”

    “精辟啊营长”

    “这句话我也是听别人说的。”

    “谁啊?”

    “许乐上校。”

    沉默很长时间,有战士震惊问道:“营长,您还认识这种大人物?”

    营长吐掉含的有些发苦的烟头,抬起下颌骄傲得意说道:“废话难道我曾经审问过他也要告诉你?”

    ……

    ……

    几名平日里无比高傲得意的联邦顶级交际花,想着先前那刻三林联合银行后勤主任讨好的笑容,才知道面前这位看上去年华将逝,毫不起眼的会所董事长居然拥有极深的背景。

    其中一人讨好媚笑说道:“露露姐,真没想到你能耐这么大。”

    穿着大露背装的露露姐用两根手指夹着烟卷,看着众人的寒冷眼眸里忽然泛起一媚意,说道:“废话,难道我和帝国太子爷上过床也要告诉你们这群丫头?”

    ……

    ……

    每隔一段时间,每被那群男人想起,便会无缘无故挨上一通痛揍的姜睿医师,终于再也无法承受这种永恒的折磨,他鼓足勇气走进陆军总医院的住院部大楼,厮缠住一名女护士痛哭流涕。

    “我的黄丽鸟,可以下班吃饭了吧?”

    铁算利家七少爷利孝通捧着一大束金黄色的向日葵走了过来,从利修竹手中继任三林联合银行总裁的他,身上的阴寒气息更盛当年,眉眼间却是愈发沉稳老练,然而在那名叫黄丽的女护士面前,他身上的阴寒气息却会莫名奇妙的不洗而褪。

    大概是因为当年在那间忘记名字的会所,他第一次正眼去看她时,便看到她用小手掌无比痛快淋漓地扇那个负心汉,从那些掌风指影间品出了自己最喜欢的凛冽味道,于是便难忘怀。

    看着面前这幕画面,利孝通的脸色再次阴寒起来,黄丽可爱地吐了吐舌头,上前接过向日葵,挽着他的臂膀向电梯走去,在电梯门快要关闭时,她忍不住极为同情地看了姜睿医师一眼。

    沉默站在利孝通身后的曾哥没有离开,而是缓步向姜睿走了过去,他的头发已然星白点点,却依然如一凛冽的枪。

    ……

    ……

    她是联邦著名的年轻女议员,她依旧是风采迷人的青龙山之叶,议会山里的下属们都听说过那段传奇故事,但从来没有听她提过,只是偶尔某个周末之后,收拾浴室的服务员能够看到两个红酒杯和一缸子的泡沫,她是张小萌。

    ……

    ……

    梨花大学来了位奇怪的教授,这位教授头发乱如鸟巢,眼睛里总是充满了血丝,身材极瘦,像极了一个睡了太长时间的老兔子。

    这位教授从不讳言自己曾经在疯人院里住过很长一段时间,他坚持认为联邦真正的天才都被政府关进了疯人院,并且坚持认为自己的智商比许乐和商秋这两个传奇工程师加起来更高。因为他说自己的名字用古字母去理解,意思就是更好的人。

    他是贝得曼。

    ……

    ……

    帝国部队全面收复墨花星球,近乎变成废墟的费热市重新恢复了些许生命的气息,在地窖阁楼里躲藏了不知多少时间的矿区平民和奴隶终于爬了出来,他们本来很担心会遇到流兵的再次侵袭和伤害,结果没有想到进城的部队军纪格外严明。

    那是因为有位美丽的少女率领着宪兵队日夜巡防在这座再也禁不起伤害的城市里,再如何野蛮的部队在这支宪兵队面前都乖巧纯洁的像老鼠一般,因为这是殿下的直属宪兵队,而帝**方所有人都知道,那位美丽少女是殿下最信任的下属。

    费热是她的家乡,谢德卡布丹诺维奇是她的祖父,她是阿兹拉。

    ……

    ……

    满是弹痕的战舰降落在S3某处军事基地,一名身材魁梧的青年联邦将领走了出来,军装下的肌肉里充满了暴戾的力量,仿佛随时可能把将军制服绷成漫天飞舞的碎片。

    青年将领毫不客气拒绝三军区首长晚宴邀请,然后单独驾驶一辆军用越野车,向着某处深山疾速行驶。

    在抵达那间山区别墅前不足四百公里的道路上,他冲了一个试图收钱的公路收费站,砸了一间在计数仪上做手脚的车辆充电站,踹断了四名劫匪的大腿骨,撞毁十七辆在普通公路上飙车的富家子弟名贵座骑,在进山的湖畔还顺路救了名因为感情问题而穿着婚纱跳湖的少女,并且毫不犹豫扇了对方两个耳光,也拒绝留下姓名和任何联络方式。

    已经无比破烂的军事越野车终于驶进山中那间幽静的别墅,年青将领敲门不应,毫不犹豫一脚踹开那扇沉重坚固的合金门,噔噔噔顺着楼梯走上二楼露台,望着那名正在拉小提琴的中年男人沉声说道:“难道你真准备把自己变成一个穷酸文艺中年?”

    包括那位战无不胜的帝国怀草诗殿下在内,世界上敢用如此口气对那位中年男人说话的人不多,除了当年作训基地里那名小眼睛军官,大概就只有这位性情暴戾的青年将领。

    因为他十二岁从军便打遍军中无敌手,因为他机甲腿上代表战绩的金星斑驳灿烂耀眼,因为他是三十七宪历联邦最大骄傲的传承,因为他为了守护这片联邦甘愿折损寿命进行电击刺激,因为他的脾气向来就是这么暴戾,因为他是李疯子。

    露台边缘,那名中年男人放下手中的小提琴,神情仍然如同战场上那种冷酷平静,仿佛还是那位纵横星辰的联邦名将,只是今日的他已经没有那幅标志性的墨镜,换了一身便服。

    他微笑说道:“不是变成,而是我骨子里从来都是一个文艺青年,现在随着年龄大了,自然就变成了文艺中年。”

    李封蹙着细细的眉尖,瞪着他说道:“你到底在想什么?”

    “我什么都没想,或者说是因为想通了,所以我就回来了。”

    李封的眉头蹙的愈发紧而尖锐,沉声问道:“想通了什么?”

    中年男人看着他淡淡说道:“几年前许乐帝国人的身份被揭穿,在高铁旁的山野里,我部奉命捕杀之时,许乐曾经愤怒地对我骂过一句,你***才是帝国人,而你则是嘲笑着骂道,如果许乐是帝国人,那我就他**的是个女人。”

    李封皱眉渐平,有些不可置信地问道:“你如果记这个仇,我向你郑重道歉,但那时候情况不一样,谁会相信他是帝国人?”

    “是啊,谁会相信呢?”中年男人忽然笑了起来,“就如同谁会相信我的母亲真的就是一个帝国人,一个帝国女人。”

    李封猛然瞪圆双眼,完全不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内容。

    “我以前想不明白,后来看着许乐回到联邦,我隐约明白了一些,她在天上大概也不愿意看到我用这种方式替她复仇吧。”

    ……

    ……

    有一名身世凄惨的帝国女子,她是帝国被残忍清洗的贵族之后,在七岁的时候就被征入军营,开始是替那些臭大兵洗衣服,然后在九岁的时候被抽调上了西林远征军的舰队。

    那时候帝国远征军要抵达西林,需要耗费近七年的时间,浩翰的宇宙征途,未知的凶险,单调的舰上漫漫岁月,很容易令人感到疯狂,没有太多文化的下级士兵可以靠着铁血的纪律和皇室训导团的洗脑苦苦支撑,而统帅远征军的贵族甚至是皇族军官们,却严重缺乏这种自律及他律的手段。

    于是他们需要酒精,更需要女人,于是在出征之前他们会刻意带上年龄很小的女奴,等着那些小女奴在漫漫征途中逐渐长大,贵族们喜欢这种风味。

    这当然严重违反军纪,帝国皇室甚至用斩头刑法做出严厉警示,然而依然无法阻止那些贵族军官偷偷带小女奴上舰队,甚至到最后竟演变成了某些极有权势贵族的惯例。

    那名帝国女子便是这样的一个小女奴,在整整七年的漫漫航行中,她从九岁变成十六岁,由青涩变成明亮的少女,然后不出意外地成为某名将军阁下的随身发泄物。

    帝国远征军抵达联邦西林5460行星,在惨烈的战斗后,占领了行星北半球,而那名少女也随之转移到了地面。

    短暂十几岁的生命几乎一半时间在连绵无尽头的黑暗与耻辱中,帝国少女始终在默默承受,祈祷造物主能够还自己一个相对美好的将来,能够平安回到家乡,然后嫁给一个不嫌弃自己的平民,不,哪怕是贱民奴隶,只要不打我那就很好……

    然而在偷听到那位将军阁下因为嫌弃自己像块木头,要把自己扔进军ji营,帝国少女第一次感受到难以承受的黑暗来袭,她偷了一双防寒军靴,裹了三层毯子,带了十几张烙饼逃出了帝**营,在冰天雪地里穿越漫漫的原始森林,向南方逃去。

    那样严寒残酷的环境,那样可怕幽森的道路,少女居然就这样极其不可思议地走出了原始森林,抵达了有人烟的地方。

    当时驻守在最前线的联邦部队中,有一支是来自第二军区的第七机械师,第七机械师里有一名姓杜的参谋军官,他在森林边缘的雪堆里遇到了那名冻的快要死去的瘦弱少女。

    救醒过来却不通言语,知道对方是帝国人却不忍交给情报机构,因为……因为她只是个瘦弱的快要死去的可怜女。

    于是杜参谋为她在森林里搭了一间小树屋,搬进去温暖的被褥。每隔几日轮到夜里巡防时,他便会藏好节约了好些天的口粮送到树屋去,偶尔有时间时还会用手势比划着说几句闲话。

    就这样一名联邦低级军官和一位帝国低级军ji,在那颗充满流凌痕迹和硝烟的星球上简单的相爱了,因为相爱本来就很简单。

    相爱就是这么简单又美好的事情。

    身体渐好的帝国少女人生第一次觉得幸福了,开始哼着家乡的小曲天天守在树屋等待着那个身影到来,开始学会几句简单的联邦话,开始去林子里拣直树枝,然后剥去树皮用石头磨光,吃了男人打来的羊肉,纺了羊上的毛替男人织毛衣。

    杜参谋是个性情木讷的男人,他只知道去找自己能扛动的最粗的树枝,好让小树屋能够更坚固些,他只知道去拣那些油毡,好让女人等自己的时候更温暖些,他只知道偷了很多旧报纸,好让女人无聊的时候有些事情可以做,却忘了她并不懂联邦的文字。

    很多时间他无法走出军营,就拿着笔不停地写日记,写下奇妙认识她之后的点点滴滴,记录树屋的逐渐茁壮,记录那件毛衣艰难的产生过程,最后他开始记录自己第一个孩子在她怀里逐渐成长的模样,他把日记保存的极好,上了锁不让任何人知道。

    十个月就这样平静的过去,当孩子快要落地的时候,帝国少女却因为多年来受的苦痛折磨而难产,看着树屋里痛苦呻吟,满脸汗珠的女人,杜参谋没有任何犹豫,咬牙向军营跑去,他不在乎会受到严苛的军纪惩处,他只在乎她要活着。

    然而就是在那个充满血与死亡的深夜里,第二次联邦防御战最后的战事暴发,帝国三个整编大队向七师驻守的防线狂暴袭来。

    七师指挥部因为贻误战机,导致联邦军方计划出现致命漏洞,而七师自身则是被帝国三个整编大队团团包围。

    那一仗第七机械师打的格外惨烈,没有军医,没有军纪,甚至连上级都没有,杜参谋什么都找不到,只能找到漫山遍野的尸体。

    凌晨时分他冒着死亡危险回到树屋时,孩子已经生了出来。她用牙齿咬断了带着血水的脐带,她把孩子放在赤luo的怀里,但她已经永远地闭上了眼睛,所以新生的生命哭的格外悲伤无力。

    那场战役七师没有几个人能活下来,杜参谋就是其中之一,他抱着孩子乘坐战舰回到首都星圈,报告说这个孩子是他在5460拓荒移民家中拣到的孤婴,婴儿的父母都已经死去。

    因为宣传的需要,七师成为了英雄铁七师,杜参谋却抱着孩子选择了退伍,然后几年后怀着无穷负疚和惶恐之意离开人世。

    混血往往都是优秀的,联邦与帝国的混血更是如此,那个孩子渐渐长大,渐渐展露自己的优秀,他以第一名考进首都大学附中,以第一名毕业,又以第一名考进联邦第一军事学院。

    他刻苦的学习,认真地生活,因为他小时候听过父亲讲起那场战争,知道铁七师这个荣誉称号是父亲永远难以背负的耻辱,他一直以为父亲郁郁而终就是因为那场惨烈的胜仗。

    直到大学一年级回家时,他无意中看到父亲留下来的日记,然后整整看一夜,被那些文字震撼的痛哭流涕,然后再也不曾哭泣。

    他终于知道让父亲当年皱纹里的羞愧,是因为既愧对那些死去的战友,又愧对难产而死的母亲,他终于知道,原来自己的母亲是一名低贱的帝**ji。

    谁会轻贱自己的母亲?他不会,虽然从那之后有些自卑,但却是更骄傲于母亲穿着大军靴抱着毯子和烙饼便能横穿风雪中的原始森林,那是他最了不起的母亲。

    于是他学习的愈发刻苦,表现的愈发优秀,校园内曾经有位少女暗暗表示过喜欢他,他也默默喜欢着对方,然而却始终不曾回应对方的情意,直到看着她牵住了另一名同样优秀男人的手。

    不回应,是因为骨子里的那一点点自卑和那一点点骄傲,更是因为他心里清楚,自己全部的生命都将奉献给凶险的战场,自己极有可能在联邦与帝国的战争中死去。

    他要替郁郁而终的父亲正名,让铁七师获得真正的荣光,他要替悲惨一生的的母亲复仇,他要率领部队杀进帝国摧毁那个万恶的世界,把所有帝国贵族还有那个狗皇帝变成自己脚下的一条狗

    为了完成这个目标,他加入了三一协会,开始追随帕布尔,他想让联邦变成一台强大的军事机器,直接碾碎帝国的庞大身躯,于是他冷酷难以亲近,冷漠不再动情。

    然而所有的这一切都结束了,结束在一个他应该最痛恨,却发现自己有些痛恨不起来的帝国皇子手中,然后他忽然发现自己眼中的世界正在逐渐发生变化,在墨花星球最后的战场上,他第一次注意到帝国城镇间在燃烧弹里哭泣奔跑的帝国小女孩儿。

    母亲当年应该就是这样的帝国小女孩儿吧?

    在第一次失败或者说第一次主动撤离后,他选择离开战场,辞去了联邦前敌总司令一职,回到S3家乡在山里买了一幢普通的别墅,在露台上拉着悠扬的小提琴,怀念不曾属于过他的……他的女人,怀念他的父亲还有帝国妈妈。

    他,是杜少卿。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