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三百九十二章 太

    冰冷的金属战舰在冰冷的浩瀚宇宙间依惯性航行,没有什么声音没有什么热度,只才死寂般的沉默和偶尔几声啜泣、黑sè的光幕和前方的光芒,就如同一座冰冷的机械坟墓,被放逐向远方。(牛文小说~网看小说)

    李在道坐在椅中,望着观察窗外那轮冷漠的太阳,想起多年前在自己的授意下,莱克破坏了古钟号的逃生系统,从而导致那个男人葬身于那场烟花之中,不由唇角微翘自嘲艰难一笑,喃喃念道:

    “当你站在费城后山,春天的时候会看到连绵的细雨,秋天的时候会看到终rì不散的乌云,经常会看不到rì头,但无论是乌云还是细雨,都不能永远遮蔽住太阳的光芒。”

    “它夜晚落下,第二天清晨坚强地出现,rì复一rì,年复一年,从来不曾怀疑自己行走在自己正确的轨道上,如我一样。”

    在命运进行最终审判的时刻,他终于明白,太阳亿万年落下升起并不代表它的强大不可摧毁,而是代表命运始终循环。

    此时烈阳号战舰距离太阳还远,但仿佛已经开始燃烧,所有的一切,家族荣光理想与野望都开始燃烧,真的……很像一场梦。

    ……

    ……

    寂静无声的漆黑宇宙间,悬浮着一台破烂的焦黑sè机甲,时不时反射出远方恒星的光芒,看上去就像一块沉默的石头。

    机甲跳出战舰后看似在向后方移动,但那是相对而言,实际上它依然在跟随战舰向那边飘移,只不过要比战舰速度慢了不少。

    警报声回荡在昏暗的座舱内,维生系统严重受损导至太空里的低温开始侵入座舱,温度数值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降低。

    座舱内,浑身是血的许乐望着窗外那艘战舰向太阳飘去,脸sè苍白却根本感觉不到冷,反而觉得像在晒太阳一般温暖舒服。

    “真的是很危险啊,我这时候真的很有救世主的美好感觉啊,不过越来越冷,我发现自己是不是真的要悲壮啊?”

    呵气成雾,许乐疲惫靠在椅上,盯着面前凝散的白雾,感受着机甲四周空荡荡的幽深感和寒冷感,即便心志强大如他,也不禁觉得有些颤栗,竟是回复了些少年时的腔调。

    意识里那个穿着礼服的老管家面无表情看着他,身上的黑sè衣衫时隐时现,时而斑驳,代表主动联系随时可能中断。

    “还是菲利浦好,因为他比我还更喜欢这种诵叹调。”

    许乐艰难挪动受伤的肩头,歪头望向机甲外的宇宙,沙声问道:“还是说你对这种人文问题不感兴趣?那你能不能回答我,李在道暗中筹划了这么多年,强大如你为什么一点都没有察觉?”

    “宪章严禁中央电脑进行犯罪预话预止。”

    “跟毁灭前代wén明的坏炸dàn比起来,你头上那些条条框框都是假的,所以不要用这种话来骗我。”

    “只有比基高原的地震才能指向例外条款,墨花星球深在左天星域,宪章网络严重不完整,所以遗漏。”

    “如果你提前发现李在道的野心会怎么做?会不会像在战舰上我们讨论的那样,啾的一道电流直接穿透芯片灭了丫的?”

    “根据最高三定律……”

    “不要重复废话,你知道我知道规则之上还有核心程序。”

    收到许乐嘲讽意味十足的话语,联邦中央电脑沉默片刻后回答道:“根据宪章例外条款,所有试图进入核领域的人类,包括理论科学家将被以任意方式禁止再次进入。”

    很机械的条款应答许乐却听懂了,尤其听懂了任意方式这四个宇,本来就有些寒冷的身体不由更加寒冷,默然想着五人小组来到三林星域之后,人类开始重新繁衍生息数万年间,不知道才多少天才聪慧的科学家和学者悄无声息死去。

    “太冷血残酷了。”他舔了舔枯唇上的血渍,声音低沉说道。

    “核弹制造简单,危害巨大,所以被列入核心例外条款,另外就冷血残酷指控补充说明:所有方式并不仅指**清除。”

    许乐说道:“大叔说过,最简单的东西就是最强大的东西。不用补充说明太多,是五人小组给你安上的条款,我不会指控你为冷血残酷的科学家杀手。”

    联邦中央电脑沉默。

    “如果前代wén明毁灭于核战,所以五人小组才会如此忌惮警惕,让你用任意手段改变或者说诱导联邦科学的发展方向,那么左天星域呢?帝国发展了这么多年,为什么他们也没有核弹?”

    “帝国方面自然也有监管者。”

    “谁是监管者?”许乐眯起双眼,神精凝重问道。

    联邦中央电脑回答的很直接:“不知道。”

    许乐听到这三个字忍不住耸了耸肩,牵动了肩部的伤口,痛的眉头皱了起来。他抬起仍然在不停颤抖的右手,调整了一下绷带的位置,忽然低着头问道:“回联邦后你会不会直接杀死我?”

    联邦中央电脑冷漠回答道:“依据你的身份,根据计算得出你对联邦的威胁,四年前你已被列为第一序列清除目标。”

    许乐抬头望向窗外幽深的宇宙和寂廖可数的几颗星,神情平静问道:“至高三定律呢?你不是不能杀人吗?”

    “曾经向你讲解过,五人小组制定的三定律定义非常清楚,人类指原生于三林星系,拥有最初生物标记库痕迹的人类。”

    “所以我是帝国人那么我就该死。”

    许乐缓缓皱起双眉,自嘲说道:“那时候的五人小组,无论是李小山他祖先还是文俊布兰迪,相信都不知道有帝国的存在,他们对三定律的修改,本义应该是担心人类在宇宙里遇到别的智慧物种,谁能想到在今天却被你套用到同源同种的帝国人身上。”

    “你的推测有百分之九十九概率正确,我没有权限修改三定律。”

    “是啊,唯一有权限修改你头顶三定律的那五个老家伙早死了。”

    许乐艰涩地笑了笑,自嘲道:“我也没可能把他们从坟里挖出来。”

    “他们的骨灰洒在了星空之中。”联邦中央电脑纠正道。

    冰沿机械的运算工具回答,总是永远如此正确而无趣。

    “死在一台没有感情的电脑手里,还不如几年(前?)直校死在老东西手里,至少那个家伙在我死后肯定还会掉几滴泪。”

    过了很久,许乐没有等到对方的回答,不由再次皱起双眉。

    “瞧瞧,这就是你和他之间最大的区别,如果是他听到我这样说,哪怕还是早期那个木头人,都肯定会很认真地辩解,说我们这种机械生命没有拟人类感情,而眼泪是由人类眼腺分泌的透明合盐溶盐,富合乳轶蛋白和某种溶素,能够抑止细菌生长,如果你想看我流泪,那么我需要一间初中小型实验室……”

    感慨忽然停止,他默默望着窗外,望着那片星空,沉默很长时间后说道:“我好像很多年前确实听到过这段话。”

    昏暗寒冷寂静的座舱内,仿佛响起一声极微弱的幽幽叹息。

    许乐却像是没有听到,面无表情说道:“既然回联邦之后你要杀我,那我这时候似乎应该马上把颈后芯片取出来。”

    联邦中央电脑应道:“我不会对序列任务目标提供任何建议。”

    他依旧望着窗外,微涩一笑开口说道:“其实……其实我一直有种感觉,我总觉得菲利浦口中宪章局地底那坨废铁,那个一直想杀死我的联邦中央电脑,就是老东西。”

    “这是没有证据没有道理的想法。”他皱着眉头,抬起手臂艰难地抚了抚头,喃喃自言自语道:“或许是因为菲利浦活过来之后一直表现的有些怪异,真的很不像以前的老东西。”

    “而且我总觉得三年前逃离联邦显得太容易了些。”

    联邦中央电脑机械回答道:“没有放水。”

    ……

    ……

    机甲座舱内一片寒冷,凝结的雾气变成寒霜依附在四周。

    我没有说放水,许乐缓缓眯起双眼,心中默默说道,放水这两个字真的很不像联邦中央电脑词库里的优先选择,就算你的腔调再如何机械冰冷,可好像依然出现了一些问题。

    眯着的眼帘里残留着些许血污,里面的眸子却是忽然明亮起来,他不做选择题,但生命里曾经做过无数道证明题,于是声音骤然变得快速起来,像ACW的子弹般呼啸而出。

    “你刚才说脉冲强度不够,所以不能直接杀李在道,说明在某种例外条款里你可以杀李在道,那我是帝国人又是异常状况,我也是核心外触发条款,为什么三年前你不直接通过芯片杀死我?”

    仿佛感受到许乐想要证明什么,联邦中央电脑回答的语速也骤然变得迅速起来,黑sè背景里的老管家依旧一脸冷漠,但那双手却缓缓背负到了身后。

    “李在道触犯核心例外条款,所以可以直接入侵他的大脑,你虽然是第一序列对象及第七十二号异常状况,并且帝国人不在三条律保护之下,但你的例外条款等级没有核弹例外冬款等级高,所以我依旧被禁止直接入侵你大脑或使用直接物理手段。”

    许乐眯着眼睛,盯着窗外依旧语速奇快问道:“如此说来我坚持认为你就是老东西,纯粹是我自己在做梦?”

    “人类文化及百慕大宗教之中之所以会有天堂和来世的概念,是因为他们惧怕死亡和黑暗,你之所以坚持认为我就是你所认为的某个存在,那是因为做为人类你需要自我精神安慰。”

    “你终于承认我这个帝国人也是人类了。”

    “我刚才说的人类是指广义上的人类,不是指三定律里的人类。”

    “可我现在知道核弹是怎么回事,虽然你知道我的理论物理不好,但我毕竟是沈老教授的学生,我曾经是联邦最天才的工程师,就凭李在道说的那个公式还有比基高原地底的矿产,我可以很轻松做出相关推论,甚至直接做出另一颗核弹。”

    许乐语速极快地质问道:“现在我已经触犯了最高等级的核心例外条款,我颈后还有芯片,你为什么不直接杀死我?”

    “对方辩友请注意!”联邦中央电脑第一次有了语气情绪这种东西,它极为恼火地反驳道:“这又回到了最开始的讨论内容,现在你身在宪章光辉边缘之外,脉冲信号强度严重不足,我无法通过芯片直接摧毁你的神经系统,你究竟要重复多少次!“

    “你他嘀的才要注意!”

    许乐挥动手臂,嘲讽道:“不要忘记我的意识现在和你在一起,我也能看到那个世界,你无法杀死李在道,但完全有能力绞碎我残留在那个世界里的意识,把我变成植物人或者直接杀死我。”

    “机甲飘进暗区你也必死无疑。”

    “也许我能活下来,你知道我的命很硬的。”

    “你马上就会被冻死。”

    “根据你的序列逻辑,不管我呆会儿会不会被冻死,你都应该选择在机甲飘进深暗区之前直接杀死我,你为什么不这样做?”

    “……”

    “你说你不是老东西,那就杀死我。”

    联邦中央电脑的语气回复为机械冷漠,说道:“许乐,你又习惯性地拿自己的生命来赌博吗?”

    许乐眯着的眼睛缓慢松开,一片明亮:“是的。”

    “值得吗?”

    “能找回一个老朋友,是很重要的事情,所以我要你的回答。”

    座舱内一片安静,越来越寒冷,也越来越温暖,然后响起联邦中央电脑没有什么情绪,却明显能够听出无奈的声音。

    “因为所以,科学道理,我就不杀你。”

    许乐眯着眼睛笑出声来,眼睛眯成两弯月亮,涂着艳艳的红,眼睫毛上的冰霜簌簌落下,声音沙哑说道:

    “因为所以,科学道理,你就是老东西。”

    遥远的S1星球,宪章局大楼地底深处那幅巨型光幕上,像瀑布般流动的深绿sè数据流中间,那个小眼睛再次缓缓出现,依旧没有任何情绪,构成眼角的几行数据却忽然错行,仿佛是在笑。

    ……

    ……

    烈阳号战舰早已看不见了,虽然肯定还没有进入恒星,但那处炽白的光线已经冷漠吞没了黑sè的舰身。

    焦黑MXT机甲座舱内,温度降的越来越低,此时的许乐套上了拟真系统运洞风衣,甚至把行军背囊都抱在了怀里,身体依然在轻微地颤抖,眼睫毛上再次挂满寒霜,只是呼吸中的水气已经变得越来越少,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低。

    确认了联邦中央电脑就是老东西,他们开始了闲聊回忆以及互相的质问,比如类似你是怎么活下来之类的无聊问答,他听到了一个很离奇却确实很符合逻辑的故事。

    因为在向暗区深处微移,速度虽然缓慢,他和老东西之间的主动联系依然时断时续,就像这些问答和故事的内容,非常细碎。

    某个伟大机械智慧被逼入类似精神剧烈挣扎的权限冲突之中,然后它被迫重新启动,却发现自己在那个过程中精神分裂,因为两种方向相反的判断变成两个拥有独立意识的存在。

    找回老朋友很重要,却只能温暖精神世界而无法温暖物质世界,故事很有趣,却不能当饭吃更不能当能量来用,所以机甲座舱内的温度越来越低,环境越来越恶劣。

    “如果再没有人过来,我可真的就要死了。”

    几十秒钟之后,宪章光辉再次艰难捕捉到他颈后芯片的信号,联邦中央电脑平静的声音在他脑诲里响起。

    “不要怕,你会永远不死。”

    远处一艘浑身漆黑破烂无比的飞船,以极为恐怖的速度飞了过来,明明是寂静无声的宇宙空间,却让人觉得开出了呼啸的感觉!

    阴影覆盖无声无息的机甲,机械臂探出用最快的速度将机甲拖入飞船,一道惊慌失措的声音尖锐响起:“乐乐!你可吓坏人家啦!“

    ……

    ……

    “找到啦!找到啦!”

    宪章局七公里外某处风景极好的阳亭边,响起激动的喊叫。

    墨花星球大气层外,那艇正准备向帝国战区发射导弹的战舰内部忽然响起尖锐的警报声,舰载电脑警报发现严重引擎事故,要求所有官兵被要求在五分钟内撤离。

    就在该战舰全体官兵撤离后不久,引擎发生严重事故的战舰在剧烈的爆炸中变成无数碎砾。

    一群表情严肃的宪章局官员,在莫愁后山庄园大门处出示第一序列权限书,经过邰夫人同意进入庄园,然后用了四个小时的时间,动用武装直升战机,从那片如画般的江山后方取出一个黑sè的箱子,然后直接运走,没有人知道里面是什么。

    墨花星球前线,趁怀草诗率领三大皇家机甲大队在前线厮杀,李疯子毫不理会联邦司今部要求固守的严命,率领新十七师奇兵突袭,成功占据海峡战区某战略要地。

    在彻底击溃帝国某装甲团后,新十七师在对方驻地里发现了一枚奇怪的炸dàn,测到了很高的辐射值,然而还没有等林爱进行破解,数十名宪章局官员在整整一个联邦舰队的护送下,强行空降墨花星球,直接抵达海峡战区,没收了那枚炸dàn。

    联邦最边远的开拓星系内,军方887584号基地周边无数宪章信号节点重新启动,浩浩荡荡外界却毫不知情的审查就此开始。

    ……

    ……

    首都特区街畔的树丫间还覆着薄雪,并没有初春的气息,却隐隐能够看到几株梅树开始倔强地探出点点花苞。

    咖啡馆里正在播放即时新闻,新闻的内容是新一届联邦临时政fǔ宣布通辑前联邦战斗英雄,如今的帝国皇子许乐。

    直到这一刻,民众才知道那个人回到了联邦,他们对这件事情做出了激动兴奋或者愤怒不耻的反应,但无论如何这个新闻确实太过震撼,甚至连乞丐都忍不住靠在咖啡馆窗外观看。

    那个乞丐穿着破烂的风衣,戴着不知道从哪个垃极堆里拣来的帽子,一只脚套着只裂口的旧式军靴,另一只脚**踩在薄雪间,看上去确实无比可怜悲惨。

    看完了即时新闻,乞丐压低帽檐自嘲地笑了笑,然后发现脚边才不知道哪位路人扔的十块钱钞票,他赶紧蹲下拣了起来,然后冲进旁边的便利店买了一包烟和一包火柴。

    滋的一声火柴点燃烟卷,他靠着墙壁,美滋滋地深深吸了一口,然后把辛辣的烟雾从鼻腔里喷出,声音沙哑说道:“老东西,回来路上你教我的那句古谚语是怎么说来着?忘义每多读书人?看来这届临时政fǔ尤其是那位锡安先生,真读了不少书。”

    乞丐自然就是许乐。

    刚刚拯救了联邦甚至可以说拯救了世界,正如在冰冷机甲座舱里说的那样,石头如他也不禁有些自我陶醉和强烈的精神满足,然而回到S1地面后却发现自己再次变成联邦政fǔ的头号通辑犯,纵使早有心理谁备,仍不免觉得有些悻悻然。

    经历了烈阳号战舰生死突破,又像辩手般说服联邦中央电脑承认自己老东西身份,重新建立主动联系的他,只要愿意左眼一眨便能看到另一个由线与光点构成的世界。

    联邦与帝国两个故乡,真气与无处不在的宪章光辉,人类向身体内部和向外部宇宙探索两个层面的结合,造就了现在的他,这样的他自然不用再担心被联邦政fǔ逼入绝境。

    “老家伙,我给你取了个名宇叫做废轶,这名字不错吧?很像一杯香醇可口历史悠久的臭咖啡。”

    这句话自然不是许乐说的,而是脑海中的菲利浦说的,他得意洋洋说道:“废铁你什么时候把我的身体还给我,到时候我和乐子配合一下,先把这个临时政fǔ掀翻了去。”

    老东西的声音响了起来,他没有对废铁这个名字做任何反对,因为他根本不想就此进行无谓的辩论,平静说道:“那是我的身体。”

    许乐行走在首都安静的街巷间,望着远处台球室外洋溢着欢乐笑容的青年男女们,忽然问道:“为什么你一直不肯承认?”

    “任何苏醒都要一个过程,至于苏醒之后不承认是因为我才种畏惧感,我发现和你接触越多,越有可能像他那样变成你的工具。”

    老东西沉默片刻继续说道:“这对人类社今来说是很危险的事情。你毕竟是帝国人,我要服从于宪章规则,我要服务于联邦,我有我的责任,只是你既然能证明曾经存在,那我也无法否认。”

    菲利浦咒骂道:“小爷我才不是工具!“

    许乐感慨说道:“每个人都要承担自己的责任,老东西,你的选择没有错,而且很男人。”

    菲利浦恼火说道:“难道我就不够男人?”

    许乐笑着说道:“你如果少用老娘来称呼自己,那就比较男人。”

    耳中不停传来菲利浦咕噪的声音,他早已经习惯这两个机械生命的相处方式,菲利浦往往要说十句话,老东西才会淡淡应上一句,然而那一句的杀伤力往往强大的可怕。

    因为类似于精神分裂的程序及权限冲突,诞生了两个全新的机械生命,许乐思考道,难道这就是老东西他们以后繁衍方式?这未免也太太神奇了些,他们会不会变成一家人然后相亲相爱?

    菲利浦快速回答道:“呸,想都不用想,虽然我们没有性别,但这也要算同性恋,虽然我不歧视同性恋,但我歧视一坨废铁!”

    老东西淡淡说出他最擅长的大杀伤一句话:“如果用人类杜会家庭关系来比拟,你的设想意味着我们会乱lún,或者自慰。”

    ……

    ……

    “烈阳号战舰在刚才被太阳吞噬。”老东西平静提示。

    许乐闻言抬头望向天空,只见冬雪早止,铅云散尽,天空一片湛蓝,那颗太阳温和散发着光与热。

    想成为太阳的男人最终死在了太阳里,而太阳本身却没有任何变化,冬雪去了会有春雨,铅云散了会才蓝天,无论这个世界少了谁,都不会有任何变化,太阳还是会照常升起。

    “为什么几万年的制度建设还是会出问题?我一直有在想这个问题,我不觉得是人类思维模式先天有问题,也不认为是本能里的**和野心导致问题发生,而真有可能是因为你。”

    他望着碧蓝天空,喃喃低声说道:“五人小组在白纸上画图,虽然没有什么历史负担,但也等于是在沙上建塔,细节方面肯定有问题,而你又不允许人类改变最核心的问题,问题就大了。”

    老东西沉默不语。

    “我以前听一个人说过一段话,那段话给我留下的印象太深刻,所以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忘记,那个人问我联邦现在是最好的时代还是最坏的年代,他的回答是……”

    “都不是。最悲哀的是你往历史源头望去,你会发现所有的时代都是一模一样的时代,没有进步没有发展,只是一个所有人挤一起艰难呼吸的泥沼,而一代一代拥有智慧和创造力的人们,就在这片大泥沼中逐渐沉没,然后死亡。”

    这是当年他在官邸内第一次知道帕布尔总统真实面孔后,总统先生对他说的一段话。

    “李在道是一个不惜手段彻底毁灭旧世界,建立新世界,在虚墟里希企建立大楼的疯狂者,那帕布尔先生和三一协会的那些天才们呢?他们的手段是错的,他们的想法错了吗?

    老东西沉默片刻后说道:“这是人类自身需要思考的问题,我没有能力也没有责任去代替你们思考,你的结论是什么?”

    许乐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怎么解决,我大概会留在联邦看看帝国那边怎么样,然后再回帝国看看这边怎么样。”

    菲利浦嘲笑道:“算了吧,你这辈子都没能力变成一个成熟的政治家,顶多变成一个三流哲学家。”

    许乐笑了笑,说道:“这话倒也对。”

    然后他看见邹郁正从街角向自己走来,头上插着一朵大红花。

    ……

    ……

    (间客还有最后一章就结束,不知道有多长,且写着吧,今天肯定写出来,邹郁戴的大红花是表扬我,今天什么都不要,就是求表扬,深夜里再会,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