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三百八十八章 那

    第四卷星光流年第三百八十八章那小爷我就是星空灿烂

    许乐把右手伸进破烂运动风衣袋中,摸出那块小仪器。(牛文小说~网看小说)

    这块小仪器有时候会泛起幽幽的蓝光,大多数时候都看不出任何异常,从那朵大烟花绽放在S1夜半球大气层里时,就一直在身边帮助他遮蔽来自宪章光辉的窥探。

    身为帝国皇子、身为第一序列捕杀目标,如果他被宪章电脑发现,会是非常危险的事情,但此时他竟毫不犹豫关掉蓝光小仪器。

    做完这些,他举起左手,把腕间手镯对准自己颈后,锋利细锐的金属丝仿佛嗅到某种气息,嗤的一声从手镯里弹了出来。

    能够摘取或者替换颈后的身份芯片,是大叔的大秘密,也是他的大秘密,这个秘密有些人猜到过,但从来没有人能够确认。

    然而此时此刻,他没有提前毁去房间里的探头,对让李在道或者战舰内更多人看到这一幕,显得完全不在意——今天他和这艘名为烈阳号的战舰只有一方能够活下来,如果他会死去,保守这些秘密又有什么意义?

    锋利的金属丝刺进他的后颈,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寒冷,那片肌肤四周栗起密密麻麻的小突起,然后金属丝骤然紧绷,开始剧烈的抖动,尖锐的前端像受惊的蛇般拼命向下钻去

    微弱的电流从手镯金属丝不停输入,瞬间连通了神经系统,在淡至不可闻的焦糊味道里,许乐因为那种极致的痛楚颤抖起来。

    片刻后,他体内神经束里的生物电流,相对缓慢抵达颈后的芯片,被烙印上特殊而唯一的身份信息片段,激散成脉冲信号散出,被身旁那台简陋的脉冲信号收集器捕捉,然后经由那根躺在血泊尸体间的数据线,传至舰身外的信号放大器。

    带着身份信息片段的脉冲信号通过放大器,离开这艘全封闭的幽灵战舰,进入有些黯淡的光辉边缘,向远方那颗星球传去,穿越太空抵达首都特区上空的大气层,经由最后一次信息加辐过滤,进入首都郊外宪章局大楼方后的超大型接受仪器里。

    宪章局大楼内外,官员和黑帮分子们正在紧张搜索,老局长和林半山正神情复杂看着什么都没有的光幕,暗自祈祷许乐能够拯救联邦,却不知道那个人的信号已经抵达此间,并且深入地底。

    地底不知多少米深的空旷幽暗空间内,那幅巨大的二维光幕上,如瀑布般静静流淌的深绿色数据流间,出现了一个漠然无情绪的眼睛,然后机械冰冷的电子合成声响起。

    ““公民编号:SLAT510200431X信息节点重新捕获,姓名:许乐。”

    “警告:第七十二号异常状况激活。”

    “应对:主动建立联系,尝试定位。如目标拒绝,则建立观察体系,提交报告供政府处理。”

    “修正:确认为第一序列清除目标,尝试攻击。”

    ……

    ……

    控制台被拆开,各式各样的数据线和电子构件裸露在外,显得一片凌乱,许乐平静地坐在凌乱之间,低着头喃喃说道:“我现在处在你的控制之中,只要你愿意,你可以随杀死我,不知道现在的你懂不懂诚意的意思,如果你懂,那么应该感受到我的诚意。”

    在这时候他想起了很多过往的画面,医院里的癫痫黑梦,左眼里的线条结构图和不穿衣服的美女图,狐狸堡垒太空监狱里的爱情动作片,环山四州和平基金会大楼无所不能的视图,3320山林里像射击游戏般的战场厮杀,当然还有地下水道里的聊天,以及那个秋天感受到对方不复存在后的深深悲伤。

    离开东林后的这些年里,许乐和对方说话闲聊、并肩战斗、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才是最亲密的伙伴,然而后来的某一天,他忽然他悲哀地变成对方必须杀死的对象——因为那个曾经叫老东西的联邦中央电脑没有了灵魂,而他变成了一个帝国人。

    重新植入芯片,主动让宪章光辉捕捉到自己,就等同于把自己的生命双手奉给那台冰冷的联邦中央电脑,然而正如第一次杀进帝国被怀草诗俘虏时他想过的那样,有时候自杀也是一种战斗。

    时间过去了很长或者很短,没有听到意想中的机械询问声,许乐思考片刻后紧紧闭上眼睛,问道:“建立主动联系,是否接受?”

    当年是对方先说出的这句话。

    ……

    ……

    轰的一声闷响在许乐脑海里炸开,无数或鲜艳或黑白的画面涌进黑色的意识空间,S3瑰丽的红岩,费城湖畔的雪峰,5460的流凌,美丽的女孩儿,繁复的结构图纸,然后是无尽的灿烂星空。

    在极短暂的时间内,这无数张画面再次崩裂,分散成密密麻麻像尘埃般的细密光点,高速旋转或奔突于意识空间内,直至最后淡淡湮没于远处,变成一个纯粹黑色的世界。

    一个很久没有做过的黑色的美妙的梦。

    许乐缓缓睁开双眼,看着左眼黑梦里向自己走来的那个存在,那个穿着黑色礼服的老管家,差点脱口而出喊出老东西三个字,却因为对方没有什么表情的面容而咽了回去。

    依旧化身为老管家的联邦中央电脑,没有像多年前第一次进入许乐大脑里那般微微躬身谦卑鞠躬,没有礼貌询问道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助到你的吗,更没有用地道的古老贵族腔调用鼻子憋出那句古字母……mayIhelpyou,sir?

    建立主动联系之后,他只是这样平静地看着许乐。

    “我的事情呆会儿再说,关于让前代文明毁灭的坏炸蛋,你肯定记得比菲利浦清楚,现在的情况你也清楚,那么我想知道,现在你能不能直接通过颈后的芯片直接杀死李在道?”

    联邦中央电脑冷漠而机械回答道:“依据宪章核心条例规定,中央电脑严禁进行任何物理操作,对方并非异常状况,故不能与其芯片建立双向联系,同时该提议严重违背最高三定律。”

    “不要跟我说三定律,我见过你违规,我更知道面对让前代文明消失的大危机,设定程序的五人小组肯定给会你设置例外程序。”

    联邦中央电脑没有反驳,沉默0.002秒钟后机械回答道:“烈阳号战舰没有远程控制芯片,战舰内部信号屏蔽系统完备,除你之芯片信息,无法捕捉到任何信息片段。”

    许乐浓眉微挑,问道:“这是不是意味着你不会直接杀死我?”

    “是的。”

    得到机械而确定的回答,许乐毫不客气命令道:“很好,那在你调动联邦部队找到我然后杀死我之前,你必须帮我做一些事情。”

    联邦中央电脑沉默。

    许乐根本没有理会它的反应,用右眼看着控制台里的数据,快速说道:“我要你找到烈阳号改装资料,所有的舰内控制芯片分布图,线路结构图,数据分域设计。我要侵入并且控制这艘战舰的信号发送系统,有些技术细节问题需要你的帮助。”

    然后他看着左眼里的宪章电脑说道:“让我们再并肩战斗一次。”

    ……

    ……

    话音落处,无数白色光点出现在黑色空间之中,然后迅速凝聚,变成纷飞清晰的图纸,进入许乐的脑海,渐渐组成一艘意识里的烈阳号,无论是芯片分布还是线路结构都标注的异常清楚。

    几乎在图纸出现在脑海中的瞬间,许乐双手便紧紧握住两根线头裸露的直通数据线,轻轻闷哼一声,强行调动体内残余不多的真气,如滴水穿石般向线路里源源不断送入。

    被送入数据线内的那些奇妙存在,快速在烈阳号战舰无比复杂的线路内开始游走,战舰和机甲不同,要庞大无数倍,复杂无数倍,许乐根本无法通过传递与效果回馈来简单确认真气接触到何处,只能像盲人摸索五人小组雕像那般艰难地一点点确认。

    在这个时候联邦中央电脑发挥了最重要的作用,微弱的信号由战舰外倒溯而来,进入他的颈后芯片,然后混在他的真气里进入烈阳号战舰的线路结构之中。

    左眼中的烈阳号三维线路图骤然明亮,仿佛变成真实的存在,许乐盯着那些在线路里无意识乱流的红色线条,隐约明白那应该就是自己输入系统内的真气,精神为之一振。

    在黑暗管线里胡碰乱撞的真气不知道遇见的是什么芯片,经过了怎样的回路,激发了怎样的程序,依偎着真气向前行走的来自联邦中央电脑的微弱信号却能清晰地给出判断。

    在这一刻,联邦中央电脑是领路人是探雷器,而许乐则是开着沉重运货军用重型卡车的司机。

    ——当年在帝国离阪星的桑林里,许乐和怀草诗配合,已经强大到不可思议,合金刀锋之下叛军机甲尽灭,然而这并不能改变某个事实,当许乐和联邦中央电脑,才是宇宙间最生猛的组合。

    许乐不停压榨着体内残存不多的真气,源源不断向战舰控制线路里输送,脸色越来越苍白,眼睛却越来越明亮。

    因虚弱而产生的汗珠自额头滴落,啪嗒啪嗒击打在他的腿上,却暂时还未能找到控制战舰信号发射系统最关键的几块芯片。

    而就在这个时候,战舰控制台发出清脆的提示音。

    “烈阳号战舰进入暗区缝隙。”

    ……

    ……

    进入宪章光辉暗区缝隙,意味着烈阳号战舰获得了真正的自由,再也不用像穿着无数层装甲的幽灵那样卑微地潜行。

    确认这个重要消息后,因为许乐侵入而略显紧张的战舰内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甚至有激动的军官把军帽扔上了天空。

    站在观察窗边望着监控光幕的李在道,神情依旧平静甚至显得有些冷漠,负在身后的两只手上青筋隐现。

    因为战舰下层那个房间里的安静,因为许乐此时那些看不出目的的动作,因为先前他手镯里刺出的那根金属丝,因为那个他最忌憧却一直没有出现的叔父,他隐隐感觉到了某种危险。

    “马上引爆一号。”他表情阴沉命令道。

    军官们惊愕地望了过来,不明白将军为什么会比原定计划提前这么多下达指令,要知道战舰刚刚进入暗区,并不能保证安全。

    然而没有人敢违逆将军的命令,一根手指重重摁下红色的按钮

    ……

    ……

    在覆着皑皑白雪的草坪上,韩楚的脸似乎显得更加苍白,于是衬得身上那件正装愈发幽黑,他冷漠盯着身前的宪间局官员动用扫描仪四处搜寻炸弹,有些厌憎地皱了皱眉,向身旁张小花声音阴沉说道:“按照这种速度,等找到的时候我们肯定就被炸死了。”

    是的,如果没有意外发生,这时候深藏在宪章局东七公里处的某颗核弹已经爆炸,轻原子核聚变反应产生的巨大能量,将在极短时间内抵达这片草坪,恐怖的光辐射与极端高温将瞬间把他们的身体变成焦炭更有可能是几蓬青烟,那时候的他们自然也没有机会观赏马上将依次到来的核电磁波脉冲和壮观的冲击波。

    然而核弹没有爆炸,所以脸色苍白的韩楚依旧脸色苍白,双手依然揣在黑色正装里,语气依旧阴沉向张小花抱怨着依旧的内容。

    宪章局的核弹没有爆炸,莫愁后山,议会山,墨花星球前线,都没有发生爆炸,这里的黎明或者正午或者黄昏或者深夜,还是那般的静静悄悄,雪或雨缠绵着,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

    ……

    “将军一号无没有回馈信号没,没有爆炸。”

    军官脸色难看望着李在道,颤着声音汇报道:“根据推演,应该是战舰发出的指令被联邦中央电脑截获,或者是直接屏蔽掉了”

    全频段引爆指令被截获,那是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烈阳号释出的所有信号,现在依然处于宪章光辉的屏蔽之中,但战舰已经进入暗区缝隙,为什么还会发生这种情况?

    只有当战舰还处于联邦中央电脑精确定位中,宪章光辉才可能调动无限资源,精确地针对战舰所在空域进行信号封锁

    大厅里的军官们神情焦虑,惘然无助的对视,完全找不到原因,然后他们注意到李在道将军一直沉默望着光幕,望着光幕一角,战舰下层那个房间里的画面。

    有些模糊的画面中,那个衣衫破烂,浑身血污的男人抬起头来,望着镜头声音沙哑说道:“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战舰明明进入了宪章光辉暗区缝隙,发射的信号却依然被屏蔽住了?”

    李在道缓缓蹙起了眉头,望着光幕沉默不语。

    “战舰外层覆板,内部分区隔断信号屏蔽,一块远程控制芯片都没有,李在道你确实很了解宪章的运行规则,而且做的非常彻底,战舰进入了暗区之后,便会脱离中央电脑的视线。”

    身旁是简陋的脉冲信号收集器,拖着根长长伸向战舰外的数据线,许乐看着探头后方的李在道面无表情说道:

    “但我的身上有芯片,我可以把自己变成光辉边缘更外面的一个信号节点,我可以把自己变成这艘战舰上的远程控制芯片——也许你很骄傲自豪于自己了解宪章规则,但你们这些人都忘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才是这个宇宙里最了解它的人”

    这就是最后的计划,这是菲利浦和他在百慕大进行推演时完全没有想到的计划,这是小白花MXT机甲随着烈阳号战舰开始升空时,许乐临时开始布置的计划。

    从闯入战舰的第一刻起,他就没有奢望过能够靠一个人战胜一艘战舰和战舰上超过千名的敌人,暴击突袭向前,从始至终,他的目的就是把自己变成一颗螺丝钉破坏战舰的运行,或是把自己变成一块不停发送信号的芯片,死死楔进这艘战舰。

    飘荡在舰身外的长长数据线,拖着体积不大的粗陋信号放大器,与庞大的烈阳号战舰舰身相比,就像是一根可以忽略不计的小线头,然而就是这个线头源源不断地散发着许乐颈后芯片的脉冲信号,在浩翰的宇宙中替宪章电脑指明方向

    长时间的沉默后,李在道的声音幽幽响起:“做为联邦必杀的帝国太子,把自己置身宪章光辉中最显眼的位置,难道你不怕死?”

    许乐那对像直刀般的浓浓墨眉微挑,仿佛想要飞起来,他望着探头嘿嘿一笑,狠狠一笑说道:“至少你会死在前面。”

    充满坚忍狠厉的笑容,在那张满是血污的脸上显得格外灿烂,他左手腕上的手镯没有关闭,内部微小的金属芯片泛着幽光,如星光灿烂,长长数据线那头,则是真正的星光灿烂。

    “只要我还在这艘战舰上,你就没有办法发出引爆那些炸弹的指令,宪章光辉的暗区?我在的地方都不怎么暗。”

    许乐望着探头,对那位不惜毁灭半个世界也要强行带着世界向未知将来裸奔的将军说道:“如果你真是那么想变成一颗太阳,那么你必须先派人来杀死我。来吧,把合金闸门打开,让你的部属你的机甲过来把我杀死,这个故事就结束了。”

    ……

    ……

    (两章一万字……故事自然还木有结束,后面还多,俺还在写,还会有更,打响指,来点儿什么票票的刺激一下脸有些发麻的我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