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三十七章 反

    (这故事里的间谍们都很有爱呀……这章六千字,晚上九点还有三千,那我就只欠大家三章了哈。这章里关于礼节的规则,是我规定的,联邦嘛,反正不是地球……真是痛苦。说到刷卡,我终于第一次刷信用卡了,买了一百三十元一壶的一级花生压榨油……)

    窗外的雪花飘着,酒吧里的气氛很清冷,刚过中午,没有什么生意。施清海薄薄的双唇像吮棒棒糖一样叼着根香烟,专注地看着烟头上的红光一闪一闪,百无聊赖,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却因为这种专注而往鼻间靠拢,显得有些滑稽。

    酒吧的木门被人推开,清冷的空气灌了进来。施清海取下烟头掐熄,拉开身旁的座位,看着那个人鬓角的白说道:“喝点儿什么?”

    “酒。”临海州局局长坐下后,很直接地吐出一个字。施清海的眉尖好看的皱了皱,对于这位曾经的老师,后来的领路人以及单线联络上级,他非常了解,知道对方一向谨慎,不怎么愿意喝酒。但他没有询问什么,打了个响指,招呼店里端来一杯烈酒。

    “邰家好像已经和帕布尔议员接触过了。”局长险些被烈酒呛着,一边咳嗽一边轻声说道:“如果帕布尔能够得到邰家的支持,明年的总统选举,他的胜算应该会增加好几分。”

    “邰家……一直很低调,低调到大部分联邦人都忘记了它的存在。”施清海承认自己其实在这次情报收集之前,也没有怎么注意过这个曾经辉煌过无数世代的前皇族,他举起酒杯啜了一口,说道:“就算他们家以前拥有整个联邦,但毕竟已经过去了六十几个宪历,还能拥有多少隐藏的力量……居然可以影响到总统选举?”

    “不要低估七大家的存在,这是联邦的历史早已经证明了的事情。邰家虽然是七大家里最隐秘的一个家族,但如果我们推测的不错,也应该是七大家里实力最为强大的家族。”

    局长低着头。用微有忧虑地声音说道:“他们或许不能让某个人直接当选总统,但可以很轻松地让某个人的竞选对手失败。”

    “破坏总是比建设容易,这个我明白。”施清海的目光平静,“不过虽然我对政客一向投以厌恶的眼光,但也不得不承认,出自东林的帕布尔是政客里的一个异数。如果这么多年来他所展现地道德水准和实干精神都是伪装,我只能说,帕布尔议员扮演圣人扮演的相当成功。”

    “你明白我的意思。”施清海继续说道:“如果帕布尔成为联邦总统,对于组织来说,应该是最好的选择,至少如果要和议,也不用担心联邦政府会像以前的小人一样反复无常。”

    局长摆了摆手,说道:“道德感不能代表一切,帕布尔在他的竞选纲领和这些年的政治实践中。一直小心翼翼地没有流露出对于环山四州的态度……关于联邦政府与我们之间的关系,他究竟存着什么样地想法,谁也不知道。如果帕尔布将来在国防部那帮鹰派人物的影响下。选择对组织采取强势进攻的态度……”

    施清海注意到局长地眉宇间充满了忧虑。

    局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如今地环山四州。好像已经被内战结束。和平到来地喜悦笼罩了。麦德林议员那边一直坚持非暴力原则。组织为了保持同志们地团结。无法对战争进行充分地准备。如果……帕布尔当选总统后。选择对环山四州进行武力镇压。我很担心。我们地同伴们会溃不成军。”

    “当今总统是一个怯懦无能之辈。但帕布尔不一样。”局长忧心忡忡说道:“一个从矿工家庭走出来地总统。想来在很小地时候就树立了极为远大地理想。这种人物性格坚毅。肯定不会允许联邦境内。尤其是都星圈内部。还有组织这种**武装地存在。”

    “可这都是提前地担心。”施清海看了局长一眼。说道:“今天冒险用师生相聚地由头来相见。我想你不应该只是想说这些。”

    局长摇了摇头。看着窗外地雪花。忽然轻声说道:“我只是觉得最近好像有什么事情要生。所以来见见你。将来如果出了什么问题。我会第一时间内把你地档案删除……除了我之外。组织里只有他知道临海地老鹰就是你。你知道地。他从来不会理会具体地事务。就算你要脱身。组织也不会觉……到时候你就可以真正自由了。”

    这句话极为不吉利。身为**军安植在联邦政府内部最成功地两名间谍。施清海和局长早就做好了随时可能死亡地心理准备。可是突然听到这句话。施清海地眉头依然止不住地皱了起来。他静静看着自己地老师。缓缓开口说道:“自由……确实是我很喜欢地东西。不过我可不希望用你地死亡做为条件。”

    他拍了拍自己老师的肩膀,轻声说道:“这几年我确实很累,不停地往环山四州回情报,却还要看着麦德林那个老混蛋一个劲儿地向联邦抛媚眼,心里很不舒服……不过老师您应该清楚,我能坚持到今天,就是因为我认同组织的理念,这个世界确实需要改变,但组织从来不会将有可能波及平民的暗杀和恐怖袭击当成战斗的方式……我只希望这个理念能坚持下去。”施清海往后靠在真皮地沙上,点燃了一根烟,在烟雾之中缓缓说道:“如果哪一天,组织悖离了这个原则,那我也只有脱离组织,哪怕或许会迎来灭口地追杀。”

    “你想说什么?”局长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的得意弟子,“是不是关于双月节舞会,你现了什么?”

    “我只是不明白,组织为什么对那位太子爷地**礼如此在意……麦德林议员派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过来,我倒能明白一些。”施清海弹了弹烟灰,平静说道:“七大家是联邦最大的既得利益者,我不认为邰家有可能与我们合作。既然如此,花这么大的代价去获取这份情报,究竟有什么意义?”

    “你认为组织会利用这次双月节舞会进行针对那位太子爷的刺杀?”局长认真说道。

    “是的,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别的任何可能。”

    “组织很少进行针对联邦公众人物地暗杀行动,因为这会极大的损害组织的形象。”局长很严厉地看着施清海的眼睛。说道:“更何况双月节舞会在大学城进行,有太多的无辜公民……你这样推测,本身就是对组织信念的不尊重。”

    “我谁都不信任,除了您。”施清海没有在老师地严厉眼光下放弃自己的推断,“而如果组织真的进行针对邰家继承人的暗杀行动,我和您却完全不知情,只能说将来我们必然是被抛弃的那一部分。”

    “你不能说服我,因为组织刺杀邰家继承人,对于我们的事业没有丝毫好处。”

    “清算七大家在历史上的罪恶。本身就是组织的信条。”施清海微微眯眼,“而且正如您先前说的那样,邰家已经和帕布尔议员接触了。您也分析出帕布尔议员可能会向鹰派靠拢……既然如此,组织为什么不选择在帕尔布议员成为总统之前,除去他最大地助力?”

    “邰家七代单传,只有这一个继承人。”施清海继续平静地分析道:“如果说这个家族是联邦里最恐怖的存在,但从某个方面看,其实也是最脆弱的存在,只要这个继承人死了,这个家族必将因为无人继承地问题分崩离析。”

    局长沉默许久,他今日突然想见见施清海这个学生。其实也是因为他对最近一段时间内组织的动态有些猜疑,无论是麦德林议员还是联邦内部那些举足轻重的大人物,都有对接近邰家,对邰家继承人示好的必要,唯独反抗联邦数十年的**军,没有道理去关心邰家继承人的踪迹,除非组织上层的大人物们真的动了某些心思。

    长久的沉默之后,局长缓缓开口说道:“可你想过没有?在联邦都星临海州,要暗杀邰家地太子爷。这基本上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组织里就算有些激进分子,但我想应该没有太多的蠢货。”

    “这点我相信,连我也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才确定那位太子爷的确切位置,足以说明对方的实力和谨慎。”施清海耸耸肩,说道:“我只希望您最近这段时间小心一些……对那边过来的人和情报再注意一些。”

    “你准备怎么办?”局长缓缓喝光杯子残余的琥珀色液体,面色微红问道。

    “今天晚上双月节舞会,我会亲自去盯着,组织那边不管派谁来执行这个计划。我都会让他失败。”施清海的语气很冷静。

    “你这是在对抗组织。”

    “我希望不会生这种不愉快地事情。但如果组织真的瞒着我们两个做这件事情……没有了信任,只剩下无耻的利用与事后的灭口。我就不再是组织的人。”

    局长叹了口气,望着这个平时无比惫懒,此刻却像刀子一样泛着寒光的年轻官员说道:“或许是我们想的太多了,或许今天晚上的舞会只是一场富家子弟们的名利场表演,或许组织上层真地只是想转换一下思路,尝试接触下联邦里地实权阶层,谋求一个更平缓的将来。”

    施清海挑挑眉头,笑了起来,举杯敬对方:“如果这样,那是最好。上次地情报中说邰家的**礼有一个很古怪的规矩,如果只是想接触那位太子,咱们组织里面可没有麦德林议员身边那么多女学生……我虽然生的也算漂亮,可我终究是男人不是?”

    局长哈哈笑道:“我们可从来不会出卖女色如此无品。”片刻后他平静下来,微笑说道:“组织上层的最新指令,命令你想尽一切办法接触那位太子。”

    “妈的,你这时候才说。”施清海愕然片刻后骂出声来,“看来今天晚上的舞会应该没什么问题?”

    “还是小心一点吧。”局长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我先走了,和朋友约了见面,已经拖了太久的时间。”

    施清海披着轻雪,在临海州安静的大街上向着店的方向走去,没有走多远。他的眉头便皱了起来,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地腕表,推开了上层表盖,只见下面隐藏着的显示屏上出现了一行字。

    “舞会不用担心,因为他来了,地址在……”

    施清海的表情一怔。能够通过这种方式联系自己的,只有刚刚分手的老师、那位表面身份是局局长的老家伙。很明显老家伙也是刚刚收到这份情报,转给他地时候心情异常愉快或者说是亢奋,才会说的如此不规范。

    施清海愕然地看着那一行字,看着第二句中的那个“他”字,忽然感到世界上的事情真是无比荒谬,先前和老师的谈话中还提到他,他便来了?

    ……只是他为什么会来临海,他怎么敢来!如果真是他来了。看来组织对双月节舞会的态度真的是偏向于和平,因为组织不可能让他来冒险。

    雪花飘落在长长的睫毛上,施清海忘了掸掉。他不可置信地看着手表上的字。想到马上要见到那个大人物,不禁感到一阵心悸。

    每个间谍都有自己地代号以方便进行单线联络,施清海自己的代号是老鹰,他老师的代号是烈酒,施清海也知道一些不幸被联邦逮捕地同仁,比如已经牺牲了的燕子和乌鸦……人类历史上因代号而出名的间谍不知凡几,然而在这一个宪历时期内,最厉害的间谍却几乎全部出自环山四州**军的队伍。因为**军的间谍系统最顶端,有一个代号为“他”的人物。

    他是**军的二号人物。是**军领袖最亲密的战友,在施清海这些人地心中,是非常了不起的专业人士——这样高阶的领导存在,居然一直没有被联邦获得足够的身份资料和信息。**军在环山四州的抵抗已经进行了好些年,结果联邦居然没有人能够知道对方的二号人物究竟长什么模样,仅这一点,便证明了他的恐怖。

    在薄雪轻风之中,施清海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自己马上就要去接那个人。然后……参加双月节的舞会?他来到临海州,自然是为了见邰家那位太子爷,只是**军和邰家能谈些什么内容呢?

    便是海堤在面前溃决,依然可以保持内心冷静和脸上懒洋洋笑容的施清海,在得知这个情报之后,依然止不住有些心神摇晃。

    几年来,他为**军获取了大量地联邦情报,帮助环山四州的人们不仅在战斗中成功地生存下来,也帮助**军里的温和派在地方选举中谋求了大量利益。可以说。他是**军这些年最成功的间谍之一,可是面对着自己直属上司的上司的上司……面对着那个从来没有人见过真面目的“他”。施清海是一点自信都没有。

    要保证他在临海州的绝对安全,还要安排他在双月节舞会上见到那个年轻人,巨大的压力一瞬间内让施清海地眉毛皱了起来。

    这种压力也让他直到走进店后,才现了那边地异常情况,听到了那里冲突的具体内容。只需要看上一眼,施清海便猜到了那群富贵男女地来意,眼睛微微一眯,直接走了过去,对还在喝咖啡的许乐说道:“走吧?”

    许乐直接把那群男女当成了空气,却也有些恼火,现施清海终于来了,不由大松了一口气,站起身来问道:“我陪你去试衣服?”

    “不用。”施清海微微眯眼看了那些人一眼,眼光中自然流露出一丝冷漠,“经理,店里有多少双鞋?我全部要了。”

    那群骄傲的富家男女,先前正与许乐生着冲突,这时见到那小子的同伴来了,正准备抢先飙,却不料施清海居然是飙于前。

    店的东西十分昂贵,如果说要将店里所有的鞋全部买下。需要花多少钞票?场间这些身份高贵的人都有这种经济能力,但谁也不会去做这么像暴户的事情。

    起先想让许乐脱下礼服的男人,嘲笑看着施清海说道:“请继续表演。”

    施清海却是理都不理他,直接拉着那个漂亮的女经理去结帐,女经理倒是见过那些喜欢炫富的怪人,却依然觉得要求把所有鞋子打包……实在是有些奇怪。许乐目瞪口呆地跟在后面。问道:“你哪儿来这么多钱?”

    “你那儿不是有银行卡?”施清海说道。

    许乐苦笑着压低声音说道:“还有十几万,这里一双鞋都要好几千,全部买下来怎么够?”

    施清海极为亲切地笑了笑,拍着他地肩膀说道:“兄弟,你还不知道你那张卡的额度是多少吧……可以透支的,而且额度很惊人亚……”

    许乐掏出大叔留给自己的三林联合银行卡,然后不敢相信自己眼睛,兼且非常心疼地看着刷卡成功,此时店内所有的……鞋就归了他一个人。

    女经理今天的业绩实在是非常惊人。她笑眯眯地看着许乐,双手奉还银行卡,说道:“欢迎下次光临。”

    施清海吩咐对方明天下午将所有地鞋送到某个地址。然后拍了拍许乐的肩膀,在店员工们的注目视下,傲傲然地向着店外走去。

    当他们走过那群富家子弟们身边的时候,那个男人冷笑着说道:“原来临海州果然有很多傻逼,居然还会玩烧钞票这么没品的事情。”

    “傻逼说谁呢?”施清海这次没有保持沉默,笑眯眯地转过身来,望着那个男人说道:“小爷我只是很想知道,有一群傻逼买了的礼服,却连一双的鞋都配不到……到时候参加舞会。会是怎样令人快乐的场景。”

    众人愣了愣后马上愤怒起来,他们这才明白这个穿着皱巴巴西服的家伙,居然如此阴险。在帝国方面,听说订制礼服地地方绝对不会做鞋,而且混搭也是一种颇受赞美的风格,然而在联邦……这却是绝对行不通的事情……

    “时间已经不早了。”施清海抬起腕表看了一眼,很诚恳地说道:“希望你们呆会儿还来得及在舞会前把所有地事情准备好,这条街上还有不少家店,你们猜我会不会把他们的鞋全部买光呢?”

    走在风雪中。想到先前那些富家子弟们精彩的表情,许乐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对于这种上层社会的礼节一窍不通,却也能猜到,施清海的这一招,一定会让对方非常痛苦。下一刻,他脸上的笑容变成了无奈的愁苦,望着身边的施清海说道:“这么多钱,我怎么还?”

    “笨蛋。明天下午才送货。上午就取消这次交易。”施清海看都不看他一眼,十分不屑地说道:“我说你这个人也太老实了。被那群人欺负也不知道还个嘴?连点儿小阴招都不会用,在社会上怎么装那个什么?”

    许乐摸了摸后脑勺,本想说自己已经说了好几句刻薄的话,却只是笑了笑,说道:“我习惯动手,不大习惯动嘴。”

    施清海一愣,想到夜店那次许乐和那名军中特种兵地较量,忍不住在临海安静富贵的名店街上大声笑了起来。

    “我还有些事情要去办。”在一个街口,施清海停住了脚步,望着许乐微笑说道:“晚上可能舞会上我也有些事情,你就自己玩吧……说不定可以把那个张小萌追回来。”

    间谍的人生总是压力巨大,先前知晓了“他”的到来,施清海习惯性地轻狂了一把,替许乐出出气,也替自己减减压。只是既然他来了,施清海知道今天晚上也不可能陪着许乐。

    许乐从他的笑容里看出了一抹沉重,联想到先前电话里的声音,皱着眉头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麻烦事儿?”

    “大麻烦。”施清海苦笑了一声,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走吧。”的大麻烦。在一个无比热闹的饮食广场中央喷泉外,他拿了一根香肠啃着,一面等待着那个最神秘地情报头子的到来,一面腹诽合成肉真是不好吃,是不是应该让老师再从局里面整些野生动物来打打牙祭?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人走到了他的身边,问道:“好吃吗?”

    施清海回过头,然后……看见了一个长相极为猥琐的中年人,盯着自己手中的香肠,双眼放光。他愣了愣后,下意识将香肠递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