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三百八十七章 我是太阳

    第四卷星光流年第三百八十七章我是太阳

    许乐人生最初的理想是成为联邦战舰上的机修辅官,这个理想不是被岁月吹干而是被命运强硬的扭转到了另一个方向,但这毕竟是他年少时的梦,像一朵永远不会凋零的花,所以他对战舰一直很感兴趣,很轻易地找到那间普通数据交换中心房间。(牛文小说~网看小说)

    当他刚刚走进房间,墙壁角落里响起李在道平静温和的声音。

    “在道是一个很有计划性的人,虽然并不认为会发生,但针对有可能出现的局面,都做了相应的安排。许乐,我必须承认你出现在这里很让我吃惊,但你想必很清楚,合金闸门已经落下,没有机甲的帮助你很难再往前走一步。”

    “个人英雄主义早已不再适合这个时代,我的战舰马上就要进入暗区,面对着一个拥有强大意志和能力的集体,你无法阻止任何事情……就算家父复活,他也无法阻止这一切。”

    许乐抬头看了一眼角落里的传声设备,心中默默想着自己也是一个很有计划的人,所以他没有理会对方,没有回答,沉默取过一直背在身后沉重的行军背囊,取出水罐抿了两口。

    李在道平静温和的声音回荡在房间内,回荡在战舰三层幽暗的区域间,许乐却仿佛根本没有听到,待喘息略平,撕开粘性绷带用力裹住左肩上那道咧着婴儿嘴的伤口,然后走到数据室控制台前,深吸一口气,双手如铁把住两边暗暗用力一抬。

    啪的一声脆响,联结紧密的控制台金属外壳,就这样简单地被他取了下来,看着里面繁复的线路和灵敏构件,许乐找到自己此时最需要的东西,直接甚至有些粗暴地拔下一道数据线。

    就像放风筝线那样,他拉着那条388芯数据线沉默向房门外走去,趟过血泊中的尸体,跳到MXT机甲上取下修理臂,然后走到紧紧关闭的沉重合金闸门前。

    低沉嗡鸣声响起,用来进行完全隔绝的战舰合金闸门固然牢不可摧,但门旁舱壁上的线路阀在许乐这个天才机修师面前,却脆弱的像是没穿衣服的少女,在很短的时间内便被打开。

    嗖嗖尖锐的空气流失磨擦声响起。只能从内部破解的线路阀,对于战舰维生系统来说并不是很大的威胁,纵使发生意外泄露,以这种泄露速度根本无法让隔绝区里的气压降低丝毫。

    但这对许乐来说非常重要。他把手中的数据线从线路阀空洞里塞了出去,合金闸门前面不远处正是他刚才用一台MX机甲为锤生生砸破的空洞,因为压力差的关系,数据线塞过去后并未坠地,而是快速被吸向战舰之外的太空。

    看到数据线那头的无源信号放大器出飞了战舰,许乐手指一紧,抓住了数据线,然后半蹲身体脱下一只破烂不堪的军靴,用力地塞进线路阀空洞,完成固定。

    走回房间,许乐疲惫地一屁股坐到地上,扯过那根伸向战舰外的数据线另一头,取出身旁行军背囊里的机修工具,开始不停拆卸控制台里的电控构件,然后不停地进行组装焊接。

    他的身体还在微微颤抖,十根手指却异常稳定,表情和眼神异常平静,就像少年时在东林矿坑那个修理间内修理家用电器一样。

    他知道李在道能够看到自己的所有动作,但始终低着头毫不在意,因为他坚信除了大叔和自己,没有谁能明白他现在在做什么。

    “虽然不明白你这时候在徒劳地做着怎样的挣扎努力,但在道想让你看一段画面,让你明白人类的新篇章将怎样掀开。”

    在这种最后决战时刻,就算是控制大局可以有闲心坐在大厅里喝咖啡的人,大抵也不会忽然生出文学家般的感慨,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像帝国大师范那般疯癫,所以许乐很清楚李在道说的平淡实际上就是想干扰自己的计划,但他依然抬头看了一眼。

    房间上方弹出一辐极薄的二维光幕,画面下方清楚地标识着比基高原二号实验的字样,起先是一片黑暗,然后是一片明亮。

    一股恐怖的波动由高原地底深处扩散,大地开始震动摇晃不安,无数道烟尘激射而起,数百平方公里的地面竟然开始逐渐崩塌

    而在比基高原深处的地爆实验区,则出现了更可怕的画面,在那些高速扩散的光与热下,坚硬的合金实验材料瞬间融化,紧接着无数实验用的野兽还有十几名明显是帝国俘虏的人影化为灰烬

    “这只是实验区的一个片段画面,你无法想像这种武器拥有怎样的威力,可以造成多大面积的伤害,与之相比,联邦的战舰主炮和帝国耗资巨大的导弹密防阵,就像是小孩子的玩具。”

    “是的,当我看到实验报告时也被深深震撼,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人类居然可以拥有如此可怕,竟似可以挑战造物主的武器,我更没有想到,这种武器的理论来源竟是如此的简单,如此的美。”

    “小小的质量与伟大的能量之间,竟是不可撼动的光速,是不是很简单很美?我不能接受的是,这么简单而美妙的公式不应该过了数万年才出现,人类在宇宙间孤单地生存着,时时刻刻与这个公式相依相偎,为什么始终没有发现?”

    房间里回荡着李在道不解感慨的声音,然后是片刻沉默。

    “幸运的是我发现或者找到了这个公式,并且用这种最合适的方法让它展露光彩。许乐,我可以向你保证,最大威力的炸弹可以一次性摧毁整座港都市,一百枚便可以让S1变成一片火海,而你可知道你所在的这艘烈阳号上拥有多少?”

    “现在的问题是先炸哪里?因为宪章光辉存在,战舰想要发射导弹,或者让地面的下属引爆炸弹,都会变得非常困难,所以我不得不把第一次爆炸的目标设定为宪章局。”

    ……

    ……

    烈阳号战舰顶层大厅内,李在道将军端着咖啡,望着光幕上正在下层某间普通数据房里忙碌的许乐,参谋部经过计算推演后,确认那里无法对战舰造成任何损害,所以他平静回忆往事。

    “或许是因为小叔的关系,很小的时候我就对无处不在的宪章光辉有很大的兴趣,我不明白为什么身旁的人们都对颈后的芯片漠然待之,对宪章如何运行完全不感兴趣。我不一样,我是一个很喜欢弄清楚所有事的家伙,这一点大概真的和遗传有关。”

    “很久以前我便认识了崔聚冬,然后我更加了解宪章,我知道了宪章局很多秘密,我甚至知道在联邦中央电脑里藏着很多明明很先进的科技,却始终不肯放出,禁锢在幽暗冰冷的地下。”

    “那些科技都是人类先祖的智慧成果,凭什么要一台冰冷的机械电脑替我们选择哪些可以用,哪些不可以用?这种感觉让我觉得人类就像电子围墙那边的野牛,名义上受到不被打扰的保护,实际上却是被圈养在一片看似广阔的天地间,没有任何自由。”

    “所以我的目标是摧毁宪章局,驱散恼人的宪章光辉,结束联邦人类没有自由也没有真正尊严的数万年历史。重新拥有那些先进的科技,联邦只需要团结撑过开始艰难的几年或者几十年,便会迎来一次跳跃式大发展,那时候帝国又如何会是我们的对手?”

    “事实上在我的计划中,第二次大爆炸将会出现在墨花星球,帝国最精锐的机甲部队还有你那位姐姐,看似不可战胜的怀草诗公主殿下,将会瞬间成为历史上很不起眼的几行文字。”

    “终止宪章,战胜帝国,然后再轻而易举摧毁那七个大家族,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父亲和小叔最大的愿望就此实现。”

    “父亲和小叔大概是这片宇宙里最强大的两个男人。然而终止宪章,摧毁七大家,战胜帝国这些目标,他们为之奋斗努力了整整一生却还是无法做到,却将要在我的手中实现”

    李在道的声音依然平静温和,但许乐能够隐隐听出,藏在最深处的那一抹狂热和冷酷两种不同情绪交织而成的疯狂意味。

    “在这个宇宙大时代里,个人武力再强大又有何用?人类与野兽的区别就在于头脑我在家族三代中看似最弱小不堪,但我却能创造出比父亲更了不起的伟业,完成小叔都无法完成的历史使命,费城李家的无上光辉必然由我继承而且发扬光大”

    联邦谚语里说过:人类与野兽的区别应该是人有道德。

    沉默低头做事的许乐抬起头来,望向上方的光幕,微微眯眼没有讲出上面那句话,他的身体有些寒冷却不是因为失血,而是因为仿佛看到稍后将要发生的那些可怕画面。

    宪章局大楼安静地伫立在大道尽头,邰夫人在莫愁后山的露台上喝茶,沉默行军民众正在议会山前欢呼庆祝,阿源站在石阶上望着支持者们微笑挥手,轻声咳嗽,墨花星球上李疯子正率领机甲群疯狂的战斗,怀草诗指挥着帝国铁流顺北线而下。

    联邦某支援舰队准备向帝国战区发射数十枚导弹,希望能够暂时阻止对方猛烈南侵的脚步,然而那位舰长却根本不知道那些常规弹头早已换成了某种他们不知道的弹头。

    然后爆炸发生,天际线骤然变得暗沉下来,霎时间又骤放明亮,无数道蘑菇般的硝烟云在宇宙各地升腾,宪章局大楼没有了,莫愁后山的露台没有了,议会山没有了,欢呼的人群也没有了,整个世界变成焦黑的灰被冲击波吹拂的漫天而起。

    一片荒凉死寂。

    ……

    ……

    换成别的时候或许会进行最后的说服尝试,但许乐没有,他只是望着房间角落里的探头,声音微哑说道:“你没有资格继承费城李家的光辉,无论是军神还是大叔都是你永远无法企及的对象,因为你的内心不够强大,你是个失去了人生方向的可怜人,你现在表现出来的疯狂,只是源于你内心最深处的自卑。”

    沉默片刻后,李在道平静回答道:“不用尝试激怒我,然后让我犯错,你大概不了解我的性格,我是一个沉稳甚至可以说保守矜持的人,你也不要试图用什么道德与良心之类的话说服我。”

    “在人类历史上很多同心协心试图革新的团体,最终都分崩离析甚至彼此背叛出卖,但我们始终没有,为什么?能力越强的人越有攫取权力的**,为什么我始终没有?因为我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既然当年我选择了支持帕布尔,就会一直支持到底。”

    “是的,这场战争会死很多人。在你看来在很多人看来甚至在历史后来者眼中,我都是一个不道德的凶手,但我必须提醒你道德永远只在人的社会关系之中,而不能放在历史的大尺度背景里。”

    “父亲当年下决心搞西林轮战。一代又一代西林青年前赴后继死在那些星球上,西林苦苦煎熬多年。这当然不道德,但这对联邦有利,当全面战争暴发后,我们可以少死很多人。”

    “你不惜联邦动荡内乱,也要去杀麦德林,然后你杀了莱克,杀了梅斯,杀了胡著,你还想暗杀联邦总统,难道这样做真的符合道德的要求?你还杀了那位郡王屠夫,似乎很大义凛然,但如果想到你亲手杀死了自己两位叔伯,这又符合哪条道德?”

    “联邦怎样发展壮大,人类怎样在这片浩翰宇宙间生存下去,这和道德无关只和生物本能有细致设计有关。”

    “许乐,到了你我这种地步的人,应该非常清楚,道德只是用来满足个人精神世界的安慰剂,而不能影响到行为选择,大事之前无道德,难道你还会以自私自利和权力这种东西来形容我?”

    李在道继续冷漠说道:“我要的不是荣华富贵,我要的也不是字面意义上的权力,我要的是寻找到一只可以指方向的手。”

    “知道为什么我们为什么会把每一颗居住星系中央的恒星都叫做太阳?因为在久远以前的过去,当时的人类居住在一个星系中,他们只拥有一颗恒星,那就是太阳。”

    “数万年的太空漫游历史早已证明,人类只能生存于只有一颗恒星的星系中,同样的道理,要在这片险恶的星空中,带领那些或者茫然或者愚昧的民众,团结而坚定地走向不可知的未来,人类社会必须有且只有一个强大的领袖,像太阳一样的领袖。”

    “我曾经以为那个人是帕布尔,然而没有想到在最后时刻我的朋友还是没能摆脱虚妄廉价的所谓道德感,你和那些食腐鹰举起双手投降,我很失望,然后迫不得已站到了队伍的最前方。”

    “我没有兴趣做所谓人类的领袖,但现在发现除了自己之外没有任何人有资格担当这个重任,幸运的是,我坚信自己不可能走错方向,我领导下的人类社会也不会走错方向。”

    许乐抬头望向角落里的探头,微哑说道:“你真是个无比自恋的疯子,我真的不理解你所谓不会走错方向的信心来自何处。”

    房间里响起李在道平静温和的回答声。

    “当你站在费城后山,春天的时候会看到连绵的细雨,秋天的时候会看到终日不散的乌云,经常会看不到日头,但无论是乌云还是细雨,都不能永远遮蔽住太阳的光芒。”

    “它夜晚落下,第二天清晨坚强地出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来不曾怀疑自己行走在自己正确的轨道上,如我一样。”

    话音落处,光幕上出现威力最大的那次实验核爆画面,遥远不知方向的某处宇宙偏僻星系里,一颗核弹猛烈爆炸,无数光与热骤然扩散成一团炽烈的火球,瞬间将那颗星系中央的恒星映衬的格外黯淡,直至完全遮蔽,仿佛它才是真正的太阳。

    ……

    ……

    在小酒馆里,许乐曾经对帕布尔总统说过,或许我们不能改变这个世界,但也不能让这个***世界改变我,难道说一个人真的没有办法改变这个世界?一个人真的做不到?

    然而无论怎样疲惫,看似怎样无望,他都不会放弃,他的字典里从来没有放弃这个词语,尤其是在看到那一幕幕恐怖的核爆画面后,身体虽然阵阵发冷,意志却更加坚定。

    凭什么一个人就不能改变这个世界?改变历史?他坚信自己做的到,能够做到,因为此时此刻他必须做到。

    所以他不再抬头看那些核爆的画面,不再听李在道充满太空歌剧腔调的悠悠讲述,不被打扰低头沉默快速进行自己的工作。

    从帝国回到联邦,针对比基高原的诡异反应,针对现在变成事实的恐怖推论,菲利浦和他做过很严密的计划,只不过因为没有想到李在道居然能够对抗宪章光辉,所以那些计划必须做调整。

    很危险的调整。

    工具刀最后一次旋转,一个简陋的脉冲信号收集器完成,他把收集器快速联结上数据线的另一头,然后卷起左手衣袖。

    他的手指缓缓抚摩腕上那根金属手镯,感觉着那两行字的轻微触感,手镯表面像水银般流淌,突显极细的纹路,然后顺着纹路裂出,露出里面复杂而精致的结构。

    极细的金属丝上串着一粒粒微亮的芯片,泛着淡淡的美丽光辉,如同被星光串在一起的夺目星辰。

    每颗星辰都是一颗太阳。

    ……

    ……

    (今天的更新还多,大家慢慢等着,我都不知道要写多少我比李在道更自恋,我他**才是网文界的一轮太阳,一朵奇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