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三百八十六章 向

    第四卷星光流年第三百八十六章向前!向前!向前!

    商秋怔怔望着那台向落日狂奔的机甲,掀起额头上的发丝,回忆着先前那一吻的感觉,耸肩想到,在这种紧张时刻还没有忘记亲我,看来这个男人在离开的这些年里真的改变了很多。(牛文小说~网看小说)

    当她这样想的时候,并不清楚在首都某小酒馆里,刚刚被弹劾的帕布尔总统,曾经看着许乐的脸满怀感慨说道:你这些年似乎没有什么变化。

    两种不一样的看法只是说明:时间固然强大,但对于某些人来说只能改变他的某一部分,有些部分始终无法改变,这大概也正是为什么许乐此时会出现在联邦,出现在港都,会做出后续那般疯狂的举动。

    暮色中MXT机甲向着远方那艘巨大的战舰高速疾驶,强劲的风呼啸拂过机身,将上面那些多年的灰尘迅速扫荡干净,露出下面光滑的白色金属光泽,然后一片阴影迅速掠过。

    刘佼驾驶的联邦战机并未停稳便再次起飞,从小白花机甲上空呼啸掠过,率先向远方那艘巨大的战舰冲去,威力巨大的机载炮和火箭弹嗤嗤密集爆击。

    港都警备区军事备用机场的防空火力做出了最迅速的反应,战舰四周的护卫战机高速驶来,将刘佼驾驶的战机逼出这片空域,却成功地拖延了战舰升空的时间,哪怕只有一瞬,同时也为小白花机甲接近那艘巨型战舰争取到了时间与可能。

    迸迸迸

    小白花机甲高速呼啸奔跑着,左机械臂平直向暮色中的巨大战舰,相距还有两公里便开始猛烈开火,钨合金尾翼狙击弹喷吐出枪口的声音极为沉闷,就像是沉重的仿古战鼓一般

    落日下那艘名为烈阳号的至羽级战舰,是联邦舰队序列中最轻也是最快的主战舰,也是从地面直接起降时间需要最少的战舰,舰内共分七层,然而相对于MXT机甲来说依然是个庞然大物。

    战鼓般的沉闷枪声响起,在ACW的轰击下,烈阳号战舰右舷护板处出现一片密密麻麻的金属花洞,看上去非常恐怖,然而和庞大的舰身比较起来,这些金属花洞细微的几乎看不到。

    烈阳号战舰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如同一只被蚊虫叮了口的野牛,浑然无觉枪击,无视那台正在狂野奔来的白色机甲,战舰下方的引擎**口蓝焰乍亮,在巨大恐怖的推动力作用下,整个大地都仿佛在颤抖,庞大的战舰缓缓升空。

    小白花机甲如风雷一般暴冲至战舰下方,迅速完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高速下蹲动作,两根粗壮的机械腿中段,多束管复合液压管尖啸压弹,沉重的机身猛地弹起,弹向正在升空的战舰

    一道明亮的流丽刀光亮起,锋利坚固的机甲合金刀像切豆腐般,狠狠刺进战舰之中,然而却依然未能造成任何严重伤害,更无法阻止战舰缓慢升空,在晚霞中向着太空飞去

    ……

    ……

    宪章局大厅内,邰老局长表情冷峻盯着光幕上烈阳号战舰升空的画面,声音冰冷质问道:“为什么转接舰还没有升空追击?”

    身旁的官员擦着汗水回答道:“因为许乐不在转接舰上。”

    林半山皱眉问道:“那他在哪里?”

    那位官员抬起颤抖的手臂,指着光幕上极不起眼的某个角落,颤声说道:“好像,他这时候正在烈阳号战舰上。”

    由警备区监控系统和军事卫星拍摄的多重画面,在宪章局大厅内组合成极清晰的现场涂描画面,随着工作人员的寻焦变动,画面快速对准烈阳号庞大舰身右下航某处,那里隐约有个小点。

    镜头高速拉近,画面快速放大再放大,宪章局大厅里的人们终于看清楚那个小点竟是一台白色机甲

    那台白色机甲右机械臂前端的合金刀深深插入舰身外壳,就依靠这一个点的力量,沉重的机身悬挂在烈阳号右下舷某处,随着战舰起飞时的剧烈震动,不断拍打着坚硬的战舰外壁,没有声音,但人们仿佛能够听到每一次拍打时发出的沉闷巨响。

    烈阳号战舰升空已经无法阻止,随着时间的流逝,战舰上升的速度越来越快,舰身与大气层的磨擦骤然加剧,那台不停危险晃动悬摆的白色机甲上隐隐已经可以看到外漆脱落,有火线流淌

    大厅里一片压抑的惊呼。只有亲眼目睹这幕画面的人,才能感受到,那台白色MXT机甲相对于庞大战舰格外渺小无助,才能明白操控机甲的那个人是何等样勇敢或者说疯狂

    林半山皱眉望着画面,沉默片刻后感叹道:“就算是拍电影,也就是男主角爬爬汽车,谁会用机甲去爬战舰?”

    宪章局在最短的时间内计算出,虽然MXT机甲表面未曾涂装专业防烧蚀材料,但基于强悍的结构材料设计,大气层剧烈的摩擦应该不会烧毁机甲本体,现在的问题是,机甲维生系统很有可能被高温损毁,在进入太空之后给机师造成极大的危险。

    “把维生系统最佳方案传给他。”邰老局长说道。

    ……

    ……

    烈阳号战舰外身明显经过了很奇怪的工程改造,最外层不是坚不可摧的硬质战舰合金,而是某种高分子塑料与合金的复合结构,这种结构纵向强度不高,内部拉力却足够大。

    合金刀刺入复合材料后,瞬间被挤压到格外紧密结实,小白花机甲悬挂在狂风呼啸的舰身外,并没有看上去那般危险,下一刻小白花左机械臂合金指猛地击入舰身,顿时变得更加稳定。

    Scc全域监控系统、大半径高敏度雷达、红外辅助捕捉器,小白花机甲所有的监控系统此时已经完全关闭。

    通过最坚固的光学视窗,许乐看着那些如流火般的奇异画面,感受着四面八方传来的剧烈震动,知道自己此时正跟着那艘庞大战舰向大气层外飞去,距离自己极近的机甲外表涂层,正在因为大气层的剧烈磨擦而融化,随时有可能机毁人亡。

    然而他的脸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通过此时唯一能与外界联系的途径,对极遥远小行星带里那艘破烂飞船轻声说道:“小飞,你说的坏炸弹要炸了,我这时候正在试图去阻止。”

    片刻后,他耳中响起菲利浦尖锐的声音:“在哪里?让我来”

    “我这时候在一艘战舰的外面,我猜测这艘战舰里肯定有,至于别的炸弹放在联邦何处,我不是很清楚,但李在道肯定有控制他的方法,我要去杀他,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去杀。”

    此时菲利浦完成了自己的计算,沉默片刻后说道:“如果对方是要进入暗区,我来不及赶过来……小行星带距离S1太远,就算你提前两小时告诉我,我也来不及。”

    “乐乐,祝你好运,我会在远方替你加油的。”

    许乐停顿了一段时间后微笑回答道:“我请你来共襄盛举也就是客气一下,你倒是真不客气,说起来你怎么不羞愧到去死?”

    通讯忽然中断,他望向窗上,发现那边已经没有了流火,便知道战舰已经带着自己所在的机甲进入了空气稀薄的电离层。

    他深深地吸了口座舱内的沉闷空气,重新启动先前被手动停止的维生系统,降低呼吸频率,感受着高温的余暖闭眼等待。

    ……

    ……

    遥远的小行星带深处,一艘破烂的黑色飞船正在艰难地调整姿态,浑然不顾四周危险的陨石撞击,近乎横蛮地强行转身,然后高速向小行星带外冲去。

    贝得曼盯着舷窗外近乎擦身而过的巨大陨石,感受着飞船后方不时遭受的撞击,本来就为苍白的脸颊变得更加惨白,喃喃说道:“船壁破了,你不需要空气呼吸,我可不行。”

    那根纤细的机械臂在中控室内高速舞动,就像一个得了前列腺炎焦虑转圈却始终撒不出尿来的中年保卫科长,尖锐愤怒的声音回荡不休:“废铁废铁居然连这种事情都没有盯住联邦把你这种蠢货养了几万年,居然他**的一点用都没有”

    光幕上的巨大棋盘早已崩散,黑白棋子化作光点碎片消失不见,那场发生在两个机械智慧间的战争,此时没有任何继续下去的理由。

    “呼叫废铁呼叫废铁你快点儿把那艘战舰轰下来实在不行,就直接把李在道那个疯子将军抹了脖子”

    菲利浦不停向着那颗遥远的蔚蓝冰雪星球发出警告。

    “宪章电脑完全隔绝与你的任何联系,所以无论你喊的声音再大,他都听不到。”

    贝得曼提醒道:“就算它听到,也不可能进行直接物理操作,更不要说通过芯片进行双向联系然后杀人,要记住它不是你,它没有自我意识和真正的智慧,它的世界里只有冰冷的规则。”

    片刻后,贝得曼揉搓着枯草般的头发,无比严肃认真说道:“而且就算中央电脑能这样做,也不见得能够阻止李在道的疯狂,我知道这个人,我知道他对宪章的了解很可怕。”

    ……

    ……

    烈阳号战舰突破大气层,快速通过旧月新月之间的航道,向着极远处那颗苍白的恒星飞去,进入大尺度宇宙空间内,巨大的舰身顿时变成很不起眼的一艘飞行器。

    战舰内部共分七层,配备近千名成员,战舰第二层至第五层的通道场地间,停放着密密麻麻的军用MX机甲,还有无数小眼睛特战部队精锐正在沉默待命,他们的表情紧张而又无比兴奋。

    第一层的最前端是战舰控制大厅,近七百平米方的控制大厅呈半圆形状,数十名军官在工作台和控制光幕前忙碌来回,计算数据确认航线,完成上级交付的各项秘密任务。

    “报告,人工物理尺较准完毕,航线没有任何偏差,烈阳号信号完全屏蔽完成,试验溢出信号无效,受到敌人无遗漏拦截。”

    李在道缓缓自指挥大厅舰长座席上站起,从秘书军官手中接过咖啡杯,微笑道了声谢,向观察窗处走去。

    下属报告确认宪章局屏蔽了烈阳号所有外向传递信号的频段,并不能让他感到丝毫紧张,因为这种局面全部在他的计划之中。

    人类社会历史当中,有无数人尝试寻找屏蔽宪章光辉的方法,三一协会第一次秘密召集时,也曾经使用过崔聚冬提出的建议,进行过某种尝试,其后李在道一直在沉默思考直到今日。

    除了他此时目光望向的那道观察窗,整艘烈阳号战舰舰身和舷窗全部被某种复合材料挡板覆盖。

    这种挡板由高分子材料与锰钾合金三层聚合而成,在人类宇宙航行中用来覆盖飞船的可视舷窗,帮助飞船通过充满电磁风暴和射线狂流的扭率空洞。

    烈阳号现在并不需要穿越扭率空洞,然而依然加装了这种复合材料挡板,甚至不止是舷窗而是全体舰身都做了如此改装

    人类飞行器穿越扭率空洞时,这些由高分子材料与锰钾合金三层聚合而成的挡板,所要起到的作用是抵抗其间无处不在的紊乱狂暴电磁射线流,能够做到完全隔阻,那么能不能完全隔阻由脉冲和电波构成的宪章光辉呢?

    答案是肯定的,能够把穿越扭率空洞和抵抗宪章光辉联系起来,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看似简单却极为天才的构想。

    做为历史上第一个如此构想,并且将此构想变成现实的人类,李在道走到观察窗旁,望着极远处那颗有些变形的恒星笑了起来。

    战舰信号被宪章光辉屏蔽,无法引爆那些隐藏在阴影里的核弹,但只要保持既定航线,在联邦拦截之前进入罕有人知的宪章光辉暗区缝隙,到那时烈阳号便会成为真正自然的一颗太阳。

    一名联邦少将走进控制大厅,在他身前啪的一声立正,敬了一个标准的联邦军礼,压低声音问道:“将军,需要做最后通告吗?”

    李在道摇了摇头平静说道:“不需要。”

    少将焦虑说道:“李封上校在墨花星球前线,可能会被爆炸波及。”

    李在道沉默片刻后,声音稍作提高,对控制大厅里的人们说道:“我想大家应该会很清楚,我们所做的事情,或许在今后的历史记载中被称为史无前例的恐怖袭击。”

    无论正在忙碌还是在待命,大厅里的军人们纷纷抬起头来。

    “我们这些人,或许会被认为是不可宽恕的恐怖分子。”李在道看着下属们的脸平静说道:“但我们依然选择了这条道路,为什么?因为我们知道对于联邦来说,这是唯一正确的道路。”

    “为了正确的方向,我们不惜牺牲自己军人的名誉,不惜背负万世的骂名,不惜让自己的亲人陷入动荡甚至是危险之中。”

    李在道回头望向那位少将,厉声说道:“那你说,我又有什么资格在这种时候顾念李封,而置大家于不必要的危险里?”

    控制大厅里响起热烈的掌声,军人们的脸上充满了狂热兴奋的神色,通过系统听到这番话的战舰下层官兵也兴奋地挥舞着拳头。

    望着无比忠诚于自己的部属,看着这些狂热的军人,想着基地里的更多的同路人,李在道忽然有些感动,轻轻吸了一口气,胸膛微微鼓起,感觉自己并不强壮的身躯里充满了某种力量。

    经过近四年甚至是近四十年的秘密筹划、谨慎准备,隐藏在父亲那座奇崛高峰阴影间,沉默微笑温和平静,他终于拥有了改变世界改变历史的力量,拥有了那些让他赞美感叹的恐怖核弹。

    我也是从费城山中来,带着很多颗核弹,一颗送给宪章局,一颗送给怀草诗,一颗送给邰夫人,这大概便是最完美的安排。

    今天之后的宇宙必将因为我的名字而颤栗恐惧,人类的历史将在我的手中改变,手中握着人类历史上最恐怖的武器,先摧毁宪章,再震慑联邦,最后征服帝国,之后还要做些什么呢?

    李在道微笑平静想着。

    ……

    ……

    恒星静谧光辉照耀下的宇宙并不漆黑,烈阳号战舰前半部分明亮无比,后半截舰身相对黯淡,那台被高温烧蚀的斑驳焦糊一片,早已看不出白花洁净模样的MXT机甲,孤单悬在庞大舰身下。

    锋利的合金刀可以刺穿高分子材料和锰钾合金冲压成的覆板,却无法刺穿厚且无比坚硬的战舰外壁,稳定住机身的MXT闪电般挥动合金刀,在极短时间内把战舰外空平台维修门外的覆板割下,左区伸出修理臂悄无声息开启维修门旁的联结阀门。

    修理臂前端在极小的区域内做着精密操作,十几秒钟后,伴着一道淡白色的解封稳压气流喷出,维修门缓缓开启。

    焦黑色的MXT从维修平台上走进战舰内部,没有回头,沉重坚固的右机械臂向侧方重重击中,电火花四溅里,负责开启门阀的主控电子开关被彻底击毁,那道通向舰外的维修门再也无法关闭。

    “警报,有敌人沿656号维修平台侵入战舰。”

    “警报,入侵者为一台MXT机甲,现正在6层895C区。”

    “警报……”

    烈阳号战舰内部骤然响起尖锐的警报声,冰冷的电子合成女声快速而冷静地不断将情报传回控制大厅。

    大厅内的军官们震惊起身,望向内部监控光幕上那台浑身焦黑,像具深渊魔神般高速突袭的MXT机甲。

    李在道望着光幕上的机甲,仿佛看到座舱里许乐那一对标志性的小眼睛,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追击到了太空之中

    他眉头微皱,示意战舰相关部门做出应对,尽可能在最短时间内消灭那台破烂的机甲,然后向战舰操作军官沉声命令道:“引擎群全启动加速,提前进入光辉暗区,然后顺缝隙移至恒星背面。”

    ……

    ……

    焦黑的MXT机甲化作一道斑驳的流光,嗖的一声穿过幽深的战舰装备通道,狠狠一脚踹在抢出大门的那台黑色MX的腰腹间

    猛烈的暴冲力和坚硬的合金脚掌,直接震毁黑色MX护甲下的平衡仪,至于座舱里那名机师更是直接被震昏了过去。

    黑色MX颓然无力倒下,焦黑色的MXT机甲没有任何多余动伤,擦着他的身体掠了过去,继续向前方快速暴突。

    锃的一声锋利的合金刀探出右机械臂,自机甲侧下方闪电般冷酷刺出,喀喇一声割断第二台黑色MX机甲头部,

    紧接着焦黑MXT机械臂倒肘一击,准确砸中右后方准备偷袭的一台MX机甲,机械臂肘尖挟带的巨大冲力,直接让遭受重击的座舱门在迸的一声巨大闷响后变形下陷,电火花四处喷溅

    三台黑色MX军用机甲在已经不再白的小白花身旁缓缓倾倒,空旷通道前方约四百米处又涌出了三台黑色MX机甲,左前方通向战舰上层的拐角处则是冲出了两台黑色MX机甲

    噗噗噗噗

    MXT机甲左机械臂上的ACwww.TTZW365。COMX机甲,昏暗座舱内许乐面无表情一扭操作杆,身体微微一震,操控小白花在难以趋避的通道内骤然后退,避过面前那两道明亮的刀光

    沉重的焦黑色MXT机甲骤然一阵剧烈的颤抖,粗重的机械腿高速掠动仿佛带起一片残影,瞬间再次前冲至两台敌方机甲身前。

    斜向趋避,出拳

    前机械腿下蹲,合金刀斜捅

    两台黑色MX机甲被瞬间摧毁

    许乐操控下的MXT机甲看似焦黑破烂,没有做出任何前掠凌空的犀利机战动作,始终保持有一根机械腿与地面保持紧密接触,更没有什么花俏潇洒的动作,只有沉稳冷厉的简单趋避和进击,然而那些简单的动作却根本没有一台MX能够抵挡

    左机械臂的ACwww.TTZW365。COMXT机甲有时向前有时后撤,但在双引擎强劲的轰鸣伴奏下始终没有停止向前的脚步,无人能阻

    在这种冷厉肃杀的恐怖压力面前,烈阳号上的联邦机师们没有退却,被狂热冲昏头脑的他们操控着无数台MX机甲,完全无视前方一台台惨然倒塌的机甲,源源不断悍不畏死的冲了过来。

    敌人不怕死,那就只好让他们死,这是许乐在战场上唯一的信条,也是他操控机甲时对困难战局最直接的反应。

    一台台黑色MX被震飞被砸扁被刺穿,像失去生命气息的石头与木块飞起,撞向两旁的合金墙壁,然后伴着沉闷黯淡的巨响,重重摔落在地,摔落在那台仿佛魔神般的焦黑MXT脚下。

    焦黑MXT沉默向前。

    ……

    ……

    桃瘴,可以斩喜,也可以乐秋,可以像朵小白花平静开放在枝头。

    宇宙里有三台最强大的机甲,三个最强大的人。

    当那两个人那两台机甲不在的时候,许乐操控下的小白花MXT,便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行走武器,当他决定搏命,当他进行最狂暴的突袭时,任何机甲都不是他的一合之敌。

    这种癫狂状态下的小白花很可怕,如果他不会感到疲惫,如果小白花不会磨损或是出现能量不足的情况,他甚至有可能直接操控机甲从战舰第六层直接杀到最上层的大厅之中。

    然而许乐终究是人不是神,他会感到疲惫饥饿,他体内的真气再如何充沛,充究也有用完的那一刻,小白花固然强大,但它终究是由无数金属构件组成的物事,也会疲惫和磨损。

    当焦黑色MX机甲第一次停下沉重的机械腿时,已经抵达烈阳号战舰的第三层,竟是连续突破了两层防御。

    在焦黑MXT的身后,横七竖八躺倒着无数台黑色MX机甲,绝大部分机甲没有爆机,却完全失去了战斗的能力,沉重的机身徒劳地试图扶墙站起,却只能再次重重摔落在地,残破的机身层层叠叠,塞满了狭窄的通道,看上去无比惨烈壮观。

    焦黑MXT的前方,还有十余台黑色MX机甲,然而这些机甲再也没有了先前那些同伴的勇气,座舱内的机师们看着眼前这幕不可思议的画面,瞪着那台沉默伫立的焦黑色机甲,迟迟不敢上前。

    昏暗的座舱内,许乐的目光从面前十几台机甲移到主光幕上,看着已经突破峰值的CLK值和CLS两个云值,知道机甲的承荷能力已经达到极端状态,战损综合评估非常危险。

    ACW的子弹快要消耗干净,更令他感到身体微冷的是,小白花机甲在港都就进入超频状态,已经超频时间已经过长,随时都有可能导致引擎停机,如果发生那种状况怎么办?

    “很累啊,一个人……终究还是不行吗?”

    他擦掉眼睫毛上不断滴下的汗珠,带着黯淡的笑意深深吸一口气,眯着的眼睛变得越来越明亮。

    焦黑色MXT机甲缓缓举起左机械臂,前方那十几台黑色MX机甲惊慌失措,四处闪避却因为空间的关系,狼狈地撞在了一起。

    ACW猛烈开火,然而并不是向着那些机甲,而是向着右方的战舰外墙,高速旋转的子弹狠狠轰击在坚固的合金外墙上

    战舰外壁没能打穿,ACwww.TTZW365。COMX系列机甲的时候,过于看重近战理念,从而导致远程火力过弱。

    烈阳号上的机甲大队明显装配的是最新式MX,甚至取消了标配的达林机炮,许乐就算是想拿起地面那些残破机甲的远程火力,直接轰开坚固的战舰外门都没有办法。

    拿不到枪,那便直接拿机甲

    双引擎再次骤然轰鸣,涡流增压系统呜啸启动,在那十几台MX机甲惘然注视下,焦黑色MXT直接抓住脚下一台残破MX机甲右机械腿,把沉重的机甲生生提了起来,然后抡起向墙上砸下

    轰轰轰

    焦黑色MXT就像是一个远古的石像巨人,拎着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沉重机甲,就像拎着一把重锤,沉默而机械地向战舰外墙砸去,一下两下,狠狠地砸,重重地砸,仿佛要砸出一场最灿烂的烟花

    前方那十几台黑色MX机甲僵立原地,无措望着敌人近乎疯狂的举动,既不敢上前攻击,又不敢撤退,直到最后终于有人反应了过来,惶急地向后方高速撤离——那台焦黑色MXT竟是想生生把战舰砸出一个大洞,想要和整艘战舰同归于尽,且不论能不能做到,但这种疯狂的意志实在是太恐怖了

    沉重的军用机甲重重地砸在战舰坚硬的合金外壁上,外壁开始变形,开始拱起,开始撕裂,沉闷的声音随着每一次撞击暴响,然后传遍战舰每一处角落,听上去就像是巨大的钟声

    战觅最上层的大厅内,表情冷峻的李在道将军和下属们一道,神情复杂望向远方某处,听着沉闷的撞击不停传来,不知道有没有人会想到,如果这是丧钟……那么丧钟将为谁而鸣?

    ……

    ……

    战舰外墙被击穿,露出外面那片清美星空,然后只是瞬间,内外巨大的压力差席卷着战舰内部无数空气呼啸从破洞处喷出

    焦黑色MXT站在猎猎风中,没有一丝摇晃,右机械臂前端合金手松开,已经快要变成一坨废铁的机甲残躯啪的一声落在地上。

    检测到失压状态,战舰主控系统自动报警,在极短的时间内启动了相关区域的屏蔽措施,沉重的合金闸门开始缓缓关闭。

    在面前那道闸门关闭之前,MXT引擎轰鸣,闪电般冲了过去,然后伴着一声清脆的自检声,完成关停程序。

    就在MXT机甲CLK值险些暴顶之际,许乐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了对机甲的主动关停,避免了被动爆机。

    座舱门缓缓开启,许乐解下身上的拟真系统,重新穿上那件破烂的染血运动风衣,跳了下来,当他那双已经不能称之为鞋的军靴重重落在地面上时,身后沉重的合金门刚好完全闭拢。

    子弹打光,ACW毁了,手枪放在了小酒馆的桌上,许乐从靴里抽出锋利的军刺,握在手中快步向通道那头走去。

    向前方走去。

    啪的一声轻响,一道幽蓝色的粗壮电弧从军刺末端弹射而出,准确击中门后准备偷袭的一名小眼睛特战部队精锐,这名来自费城修身馆的强者,根本来不及有任何动作,便浑身抽搐瘫倒在地。

    左手如铁格住犀利袭来的一腿,右手倒提军刺斜斜刺出,噗哧一声刺中另一名小眼睛特战精锐大腿根部,然后快速拔出,许乐看都没有看一眼鲜血狂飙的对手,继续前进。

    军刺尖锋划破空气,顺着对方轰过来的拳头转了一圈,对方手腕上顿时多了一条细细的红线,许乐左指闪电般探出,指尖抠住那片分开的血肉,右手倒提着的军刺贴臂一挥,割断对方颈动脉。

    破开口子的军靴沉稳地踩在地上,许乐用左手格挡拔推,右手握着的挥刺看似简单实则角度极刁的刺进敌人的身体,然后快速拨出,噗哧噗哧的声音在幽暗的通道内不时响起,他一路前进身旁不时有人影颓然倒下,一路鲜血狂飙。

    没有机甲,没有枪械,只有一把军刺,但他仍然在继续向前。

    ……

    ……

    他挥舞着手中锋利的军刺,看似缓慢而极有效果的左手格挡,因为要珍惜体力,他很少选择跨腿顶膝的狠辣动作,只是沉默拖动着疲惫的身躯刺杀着似乎永无止尽的敌人。

    只有当枪声响起时,他才会奢侈的进行高速趋避,甚至有时候干脆用运动风衣里的硬陶防弹衣硬抗

    他的动作没有变慢,因为慢便意味着危险甚至是死亡,但他自己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自幼开始练习的那十个姿式,此刻施展出来变得越来越生硬。

    机械单调枯躁地重复着刺击格挡动作,击倒拦在面前的所有人,他仿佛已经变成了一台没有任何知觉的机器。

    大叔说过,人类才是第一序列的机器,如今的许乐或许真的可以印证这句带着玄妙意味的言论,然而即便是机器也会感到疲惫。

    在山脉间奔跑一百七十公里,拿ACW对抗铁七师半日,突进小酒馆逼联邦总统接受审判,奔向西郊飞至港都,然后来到这里。

    许乐忘记自己有多少小时没有睡过觉,只记得除了从刘佼手里抢到最后两个冷饺子,他再也没有吃过东西。

    极度的疲惫,失血伤痛造成的手指微麻,真气消耗殆尽没有能量补充,因为肌酸过多导致身体开始轻微颤抖,而不是颤抖神功又将大展神威之前的美妙预兆。

    呼的一声

    呼啸破空声起,许乐皱了皱眉头,发现右手握着的军刺第一次刺空,因为自己面前已经没有了敌人。

    身后通道里数十名小眼睛部队精锐躺在血泊之中,有人面色苍白捂着颈部的恐怖伤口,有人不停发出低沉的痛苦惨叫。

    战舰第三层H53区域的敌人已经清光,然而上面还有两层,还有无数的敌人正荷枪实弹等着自己。

    真的很累,一个人……终究还是不能改变世界吗?

    许乐拣起脚下两把沉重的枪械挂在身上,疲惫地低着头,继续向前行走,前面不远处的房间是他计划中必须到达的位置。

    所以他必须继续向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