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三百八十五章 你

    墨绿色的军车呼啸奔驰在首都大街上,车内的许乐确认老白那边的情况后,对着系统呼叫道:“佼子,搞辆飞机,马上要用,目的地港都。(牛文小说~网看小说)”

    正在西郊机场修理库黑暗房间的刘佼,收到命令后沿着通道,艰难爬进一架待命的军用战机,简单利落打昏两名飞行员,喘息着坐进驾驶舱。

    用最快的速度修复好被自己破坏的战机导航系统,刘佼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看到身旁有个保温盒,打开后发现里面全是饺子。

    抱歉,他望着身旁昏迷的空军飞行员耸耸肩,一边开始做飞行准备,一边开始吃温嘟嘟的香菇虾仁馅饼子。

    当他细条斯理把第三十七颗冷饺子送进嘴里,开始咀嚼第四下便要咽下去时,许乐闪电般钻进驾驶舱。

    他望着刘佼极为认真说道:“马上起飞,相信我,如果你能在四十分钟之内飞到港都,你绝对会成为联邦的历史英雄人物。”

    正在向前推动拉杆的刘佼听到许乐严肃的战前动员,噗的一声把饺子喷了出来。他急忙把饺子皮从身上拔拉掉,恼火说道:“头儿,你要一个出租车司机变成神仙,难度太大。”

    ……

    ……

    “港都警备区备用机场,有一艘轻羽级战舰开始预备启动,李在道的专机已经抵达该处,正在登机。”

    林半山表情冷峻坐在工作台前,通过宪章局无处不在的定位,监控着李在道的座标方位,确认他现在的活动区域。

    “远程控制战舰中控电脑,发指令让晶态引擎群分离降温。”

    “操作无效。”有官员从大厅处传来焦虑的回报,“该战舰进入全封闭,经过三次扫描,未能捕获到稳定频段远程信号。”

    林半山皱起了眉头,正在窗旁望着草坪的邰老局长转过身来,二人脸上都写满了不解,不明白为什么不能捕捉那艘战舰的信号。

    宪章局利用远程权限直接控制联邦战舰,是很少发生的事情,然而尝试远程控制却发现无效则是更罕见的事情

    遍布三林星域的宪章光辉能够普照世间,只有宪章局做试验时的厚重铅房才能做到成为一片黑区,然而此时停泊在港都警备区备用机场上的战舰轰鸣将起,凭什么能够阻止远程信号?

    “那艘战舰进行过改装,所有远程控制芯片都是全新生产的无标识芯片,而且还有些舰身改造连我都不清楚。”

    被反铐住双手的崔聚冬看着二人,神情黯淡说道:“我说过,在道比你们想像的更了解宪章,没有人知道他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疯狂的天才,如果要阻止他,除非宪章电脑直接杀死他。”

    房间里的人们都非常清楚,联邦中央电脑被严禁进行直接物理操作,更不允许与人体芯片进行双方联系。

    所谓像无所不在的恶魔般,通过芯片直接杀死某人,只是帝国人和百慕大反科学教的邪恶宣传,所以众人沉默。

    就在此时,在宪章局前所未有的压力之下,左天星域前线的联邦部队发回了邰老局长此刻最关心的某些数据,某些来自墨花星球比基高原地底深处的捕捉数据。

    邰老局长他盯着光幕上那些看似没有关联的各项数据,两道银白色的眉毛时而敛落时而挑起,神情显得异常凝重严肃。

    林半山皱眉问道:“比基高原地底试验的是什么武器,居然能造成地震还有如此强烈的电磁波紊乱?”

    “每一次地震,都是一次核爆。”

    “什么是核爆?”

    “除了宪章局局长,就连总统都没有资格知道,所以你不用问。”

    邰老局长面无表情望向崔聚冬,仿佛看着一个已经死去的冰冷尸体,寒冷浸骨的微哑声音从苍老双唇间逼了出来:“就连这些最核心的东西,你都敢泄露给他?”

    崔聚冬嘴唇微颤,似乎想要辩解些什么,终究什么都没有说。

    邰老局长佝偻着身子,仿佛比先前瞬间更加苍老了数十岁,他走到被窗帘遮住的房间角落,从那个多年没有人来探问的球杆筒里缓缓抽出一把坚硬沉重的金属球杆,猛地回头挥下

    啪的一声,球杆金属头狠狠击透皮肤与肌肉,敲击在骨头上,竟似乎能在闷响的余音里听到清晰的骨折声

    邰老局长像被激怒的苍老雄狮,不停挥舞着手中的球杆,残忍地用力击打着崔聚冬的痛到翻滚的身体,暴怒咆哮道:

    “这里是宪章局你是局长谁给你的胆子搞犯罪预止谁给你的胆子去跟踪定位七大家那些人谁给你的胆子违反宪章条例谁给你的胆子连最核心的秘密都敢说”

    发泄完心头的愤怒,邰老局长气喘吁吁扔掉染着血迹的球杆,看都没有看满脸是鼻不知多少处骨头折断不停痛嚎流泪的崔聚冬,面色如霜带着林半山走出了办公室。

    在大厅光幕之前,他沉声问道:“离那艘战舰最近的是谁?”

    “港都方向还有几艘转接飞船,不过速度偏慢。”

    “那艘战舰能屏蔽远程指令,我们也能屏蔽战舰的所有信号。李在道肯定清楚这一点,他的计划肯定是战舰进入太空,脱离宪章光辉之后,利用全频段码引爆炸弹。”

    邰老局长寒声说道:“知道依然要做,命令所有部门全面压制该战舰所有对外联系信号,哪怕一个片段都不能让他们漏出来告诉技术人员,如果有遗漏,在世界毁灭之前我先毁了他”

    “通知各舰队启动出发,如果军方有人抗命,直接接管他们的权限,我才不信联邦部队所有战舰都能屏蔽远程控制。通知旧月基地准备拦截,主炮基地能轰掉那艘战舰就直接轰,不用再请示。”

    “崔聚冬说李在道很了解宪章,加上古钟号遇袭那件事,我判断李在道肯定知道宪章光辉的暗区缝隙分布,那么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在那艘战舰进入暗区之前,必须彻底毁掉它”

    邰老局长继续皱眉说道:“全方位梳理墨花星球三次运输情报,国防部总装基地资源去向,887584号基地所有细节,倒溯计算那些炸弹在哪里生产,怎样运输,现在最有可能到了什么地方。”

    老人忽然沉默,片刻后神情复杂望着官员们,说道:“我唯一能确定的是,至少有一颗炸弹就在宪章局附近,最好能找出来。”

    林半山望着老人脸上罕见的紧张凝重神情,微微皱眉说道:“我让那些家伙帮忙一起找。”

    宪章局大楼内外一片忙碌嘈乱。

    韩楚和张小花率领着下属们,随着几名官员开始紧张搜寻那颗可能存在的炸弹,他们不知道那颗炸弹有多大长什么模样,只能利用扫描设备像荣誉缉毒犬那样在覆雪草坪上不停来回。

    联邦最上层的宪章局官员和最底层的黑帮分子们,在联邦面临致命危险的一刻,历史性的携起手来,开始并肩战斗。

    ……

    ……

    苍老的邰局长望着面前光幕上的绿色数据流,看着和自己相处了数十年的老伙伴,神情依旧凝重,喃喃说道:“老东西,一定算出来那些炸弹藏在哪里,所有的事情都只能靠你了。”

    在工作台旁等待战舰拦截预案计算结果的林半山,看着老局长瘦削佝偻的背影,终于再也无法抑止住心中的深深疑虑,低声问道:“核爆究竟是什么,难道真的这么恐怖?”

    “以后不要在任何人面前提核爆这两个字。”邰老局长揉了揉眉心,面无表情说道:“想都不要去想,不然你会死。”

    “计算结果出来了。”有官员报告道。

    光幕上出来无数道清晰的线条,那代表着各处军事基地和联邦舰队进行拦截预案时最快的路线,其中最粗的一道黑线,代表港都警备区备用机场上那艘战舰从S1到宪章光辉暗区缝隙的航线,计算结果非常糟糕,谁都没办法那么快。

    “许乐在哪里。”邰老局长忽然问起一个名字。

    “找不到,但他应该在追李在道的路上,有架联邦战机半小时前从西郊军场起飞,正在前往港都。”

    林半山看着工作台光幕,怔了怔后补充了一句:“飞的很快。”

    邰老局长寒声训斥道:“不要说找不到他,直接给他打电话”

    “绕过国防部权限,解除联邦境内所有机甲锁死程序”

    “把许乐那台MXT……什么秋?”

    “乐秋。”

    “真是烂名字,把那台小白花从库房里调出来”

    “让港都警备区转接舰做准备,准备送许乐上去”

    “给许乐加权限”

    “告诉那个小家伙,今天他要什么就给他什么,我只要求他必须把李在道和那艘战舰拦下来”

    一道道命令发出。

    林半山皱着眉头,看着老人低声说道:“如果现在联邦真的处于极大危险之中,您这样等于是把联邦的命运交到了一个人手中。”

    邰老局长说道:“当年麦德林准备出逃的时候,宪章局也曾经把联邦的命运交到他的手里,而他不曾让我们失望。”

    “虽然我和他有合作,但他毕竟……是个帝国人。”

    邰老局长瞪着他,喝斥道:“你现在难道不是是百慕大人?”

    林半山感慨着摇了摇头。

    邰老局长沉默片刻后说道:“而且……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办法?”

    ……

    ……

    “最新消息,宪章局正在试图拦截李在道,问题在于没有执行者,舰队和远程武器可以控制,宪章局却没有办法命令那些士兵向他们的李主席开枪,他要离开S1,没有人敢去拦他。”

    “导弹基地错过了第一次机会,旧月主炮主要针对外太空,远程武器基本可以不用考虑,联邦几支舰队就算愿意赶回来,他们也来不及,所以这件事情就只能你一个人去做。”

    “宪章局给你加了临时权限,联邦部队暂时不会攻击你,机甲已经自检完毕待命,几艘小型转接舰正在等你,座标稍后发过来。”

    正在S1大气空中高速巡航的联邦战机座舱内,电话那头的不是林半山而是邹郁,片刻后那女子清淡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冒危险去追李在道,我不相信他手里有能威胁到联邦的筹码,许乐,让他走吧,不是每次复杂都要从早到晚完成。”

    许乐没有解释,因为他无法解释。

    通过菲利浦的计算,他知道李在道可能有底牌,那张底牌一旦翻出来,将会显得格外恐怖,尤其是在此人好像有办法对付宪章光辉的前提下。

    甚至他都不知道那张底牌下花色的模样,他只知道那些坏炸弹曾经让一个比现在更辉煌的文明消失在时间的长河中。

    他让自己沙哑的声音尽量稳定些,说道:“没事儿,过两天吃饭。”

    “嗯,林园不错,还是那儿吧。”

    ……

    ……

    联邦战机呼啸降落在港都工业园区西面面积巨大的货柜车转运场上,在轰鸣的引擎声内随惯性向前滑动。

    嘈杂声音中,许乐对身旁的男人大声喊道:“佼子,你刚刚创下人类操控飞行器的纪录,你***就是神仙”

    刘佼掀起飞行头盔,伸出左手拇指比划了一个骄傲自信的姿式。

    港都工业园区货柜车场靠近警备区备用机场。

    那架联邦战机尚在滑动,座舱已经开启,许乐直接从上面跳了下来,军靴重重着地,前面裂开的口子顿时迸的更大了些。

    看着那台浑身蒙着经年灰尘,依然不能掩去冷厉寒光的小白花,看着在高大MXT机甲远处指挥工程部下属进行最后检查的戴眼镜的女工程师,许乐眼瞳微缩,加快了奔跑的脚步。

    他冲到那名女工程师身前,来不及说任何话,只来得及像蜻蜓点过去年夏天池塘面般匆匆吻了下她好些天没有洗的额头。

    脚步快若闪电,他解下身后沉重的行军背囊,掠上高大的小白花机甲,把ACW安在机甲左机械臂上,跳进座舱,伸指按下红色按钮,只听得噼噼啪啪一阵沉重机构脱离声,小白花机甲座舱都还没有关闭,直接进入了超频状态

    左手狠狠前推操作杆,机甲腰后的双引擎轰然啸鸣,沉重机甲骤然前突,就在座舱门关闭的短暂时间内,许乐完成了机甲弹匣更替,从背包里取出拟真系统穿好,完成与小白花的联结

    那一瞬间,许乐仿佛回到了很多年前,找回了在旧月基地卡琪峰下第一次操控小白花时的感觉,那种感觉很好很强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