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三百八十三章 你在道,我在追你的

    “敬礼!”

    椭圆办公厅门外,铁七师官兵啪的一声整齐立正敬军礼,杜少卿摘下鼻梁上的墨镜,沉默跟在了帕布尔先生身后。(牛文小说~网看小说)

    熊临泉等七组队员没有敬礼,身上满是灰尘血污的他们端着TP狙守在一旁,矫情从来不是这支队伍的气质,在没有确认目标进入司法部看守所之前,他们会一直保持警惕。

    保姆,厨师,清洁工,所有的服务人员分成两排站在走廊里,帕布尔先生伸出宽厚的手掌,与面带戚容的他们一一握手,温和低声表达自己的感谢,然后与这些在官邰共处七年的人们告别。

    走到官邰正门口,他对身后的杜少卿低声说道:“如果对方遵守承诺,卫一团和警备区那几个旅那边,你要认真去处理一下,我觉得李主席那边似乎有些问题。”

    杜少卿点了点头。

    帕布尔先生牵着妻子的手,轻轻在她脸上吻了一下,然后回头看了看这间见证了他生命最荣耀最黯淡时刻的建筑,看着空无一人的楼梯,眼神不禁有些黯淡。

    嗒嗒嗒嗒,楼梯上传来急促的声音,帕黛儿小姐冲了下来,她跑的太急,齐腰的卷发荡的有些散,她一头冲进父亲温暖而坚实的怀里,依旧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抱着他的腰,贴着他的胸膛。

    这对三年没有说话没有在一张餐桌上吃饭的父女,就这样安安静静地拥抱着,然后帕布尔把妻子也拉了进来,在两个女人的额头上分别印上一吻,然后微笑着走出门去。

    当他走过邰之源身边的时候那位年轻议员、也极有可能是官邰的下一位主人平静说道:“夫人和帕黛儿小姐会过的很幸福。”

    “这是承诺?”帕布尔先生反问道。

    邰之源细眉微挑温和应道:“是,但您不用表示感谢。”

    帕布尔先生大声笑了起来,浑厚的嗓音显得格外轻松:“七年前你帮助我第一次当选的时候,我也没有谢过你。”

    “那一次我学习到了很多。”邰之源微笑说道。

    帕布尔先生摊开双臂,感慨笑着说道:“然后用在了今天。”

    “正是如此。”

    宪历七十六年月末的寒风挟着雪Huā呼啸而来,帕布尔先生走下台阶,向那辆司法部派来的防弹黑车走去身旁是联邦议会司法委员会以及司法部派过来的专员。

    即将上车之前,他仿佛感觉到有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下意识里抬头望去,只见官邰对面街畔的屋檐下,穿着破烂风衣的许乐正站在那里,戴着帽子遮着细碎的雪,看不到他有没有戴眼镜也看不到那双总是喜欢眯着的小眼睛。

    帕布尔先生眼中浮现出极复杂的情绪沉默看着街那边的那个人,最终也只是笑了笑,坐进了黑车,关上车门,再向街那边望去时那里已经空无一人只有风雪。

    ……

    ……

    “刚才大家看到的是联邦电视台大楼附近,以及议会山附近联邦民众的庆祝画面口议会山通过对帕布尔总统的弹劾提案后,沉默行军指挥部宣布获得阶段性胜利,数十万民众走上Jiē头,表示对议会山决议的支持。帕布尔前总统的支持者,汇集在联邦图书馆附近,和老兵协会的yóuxíng队伍爆发了严重的冲突。”

    “根据最新的消息,帕布尔前总统宣布无条件接受议会山的弹劾决议,同时表示愿意接受相关案情询问,通过刚刚传回来的画面,可以看到前总统已经坐入司法部的专车。”

    “国家安全顾问,财政部长,医药食品管理局局长宣布辞职。”

    “联邦选举委员会发出通告:根据宪章相关法案规定,因为联邦副总统始终未曾补选,联邦总统一职将由联邦议会副议长锡安先生暂时接替,而总统选举程序将在最短时间内启动。”

    电视光幕上,联邦新闻频道某位男主播正用极快的语速播报着当前联邦最大的新闻,虽然专业素养要求他咬字清楚语速得当,但此时此刻所有观众都能看出他此时内心情绪非常激动。

    议会山弹劾总统成功,司法部宣布开始审理等相关指控,一连串爆炸性的新闻占据了所有电视台的内容,只要你是联邦人,那么此时无论你调到哪一个台,所能看到的播出画面,如果不是议会山通过弹劾提案的历史性一刻,就是帕布尔走出官邰的那一刻。

    某军方大楼电梯间内,联邦参谋朕席会议主席兼第一军区司令李在道,看着电视光幕上播出的画面,表情异常平静,看不出有任何异样,然而如果仔细观察,大概能够发现这位军方领袖眼眸最深处的愤怒不屑和浓郁的失望情绪。

    电梯门开启,李在道将军最后看一眼新闻光幕上帕布尔走出总统官邰的那幕画面,极不易察觉地微微摇头,走进面前的军车。

    迸的一声清脆qiāng声!

    墨绿sè军车刚刚驶出地下停车场,便遭遇到突如其来的qiāng击!

    大楼内外的联邦军人沉声呼喊着,端起qiāng械向四周散开,试图找到或者击毙那名胆大包天的qiāng手。

    停下的墨绿sè军车内,李在道看了一眼防弹玻璃上恐怖的弹Huā痕迹,有些厌憎地皱了皱眉头,淡然说道:“继续开车。”

    顶着零落的远程狙击步qiāng射来的子弹,车队快速驶出大院,呼啸进入首都大街,由西郊某处秘密军事空港驶去。

    “懦夫;伪君子;胆小鬼;失败者;犬儒主义;投降派;天真的理想主义者;幼稚的穷学生;精神自慰者。”

    墨绿sè防弹军车内,李在道想着那个在最关键时刻离开的同伴,Huā白的眉毛缓缓蹙起,失望而尖刻地喃喃说出一连串词语。

    “将军,其实我一直认为只有您才能领导这样伟大的事业。”

    副驾驶座上一名表情冷峻的少将回头说道:“总统选择了投降,或许正是告诉您,在这种时刻您不能推卸自己的责任。”

    “一个集体行走在这条漫长而艰辛的道路上,有的人会掉队,有的人会叛变,任何思想上的斗争反复,对事业都会造成极大的损害。所以在那个时候,我们必须坚定不移地支持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才能保证队伍最终能够抵达胜利的目的地。”

    李在道将军面无表情望着窗外,望着街道两旁冬树间飘着的雪,淡淡说道:“既然现在走在最前面的领路人选择了放弃,那么只好由站在第二位的人顶上去,你说的有道理,做为组成一个伟大事业的具体部分,或许这也是我人生自我实现的契机。”

    “三个预案计划已经全部启动。”[间客吧小蝶:他嘀的,李在道他又想干嘛!]

    少将看着手中的工作台光幕,汇报道:“西郊机场处于第四序列监控,港都警备区第六序列,所以决定选择经由港都离开。”

    他回过头来,望着李在道犹豫建议道:“将军,我明白雾要远离宪章光辉才能完成计划,但眼下宪章局里面一片混乱,为什么我们不选择直接由西郊机场升空?”

    “所有不想我离开的人,都能猜到西郊机场是我的目的地,更何况宪章局混乱,不代表宪章电脑也混乱。而且我相信一点,邰之源还是林半山当中,至少有一个人现在正在宪章局。”

    李在道平静说道:“按预定计划走。”

    墨绿sè军车组成的车队,刚刚经过西山大院,便在前一个街口迅速调头转向,顺着赫尔斯姆大道,向首都空港驶去。

    ……

    ……

    “李在道离开。”

    “尝试攻击阻止,无效。”

    “目的地可能西郊机场。”

    “错!车队转向,可能目的地调整为首都空港。”

    “佼子在西郊做备案,马上放弃。”

    “我已抵达民用空港。”

    “李在道专机确认,在跑道上,距离3.47公里。”

    “低空,17架鹞式战机!”

    “判断:西郊机场起飞,护航编队!”

    “目的地未知,注意:目的地未知!”

    “敌机开始滑行。”

    “第二次攻击尝试进行中。”

    “汇报中止。”

    通话系统内传来一阵激烈的qiāng声。

    ……

    ……

    前端裂开的军靴踩在覆雪的墙头,狠狠跺进松软的草坪,支撑着许乐的身体像道影子般快速掠过各式各样的障碍,在首都的大街小巷间穿行,他听着耳中传来的报告声,表情异常严峻。

    做为帕布尔zhèngfǔ最强大的支持者,做为联邦军方领袖,李在道自然是最重要目标,而且因为那个至今尚不清晰的阴影,许乐从来没有放松过对此人的警惕,所以当七组在和铁七师在和官邰艰险周旋的时候,他把自己最信任也是能力最强的同伴放在了那边。

    他对老白的要求只有一个:不管七组这边打的有多惨,白玉兰都不准脱离岗位,必须盯住李在道的所有动静。

    收到白玉兰第一次报告后,他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总统官邰,然后在宪章广Chǎng右侧坐进一辆没有标识的军车,按照耳中传来的座标,不停向那名穿着少校军装的司机指示方向。

    无标识的墨绿sè军车在首都街道上呼啸驶过,许乐听着耳中传来的越来越短促密集的报告声,直到最后听到qiāng声,心情变得越来越沉重,知道要阻止李在道离开已经变成一件非常困难的任务。

    想到这里,他掏出怀里的电话拨通一个号码,用沙哑的声音对那边愤怒吼叫道:“林半山!你说你能搞定宪章局,小爷我才没有管!那你现在到底搞定没有!马上找到李在道的座标!或者直接把他轰下来!如果让他跑了,你知不知道他Mā的会发生什么!”

    ……

    ……

    (啊啊不爽,好像真的快结束了,他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