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三百八十二章 东林石头最后的骄傲

    “死亡或者余生在监狱里度过,这就是你给我的选择?”

    “带着全世界一起去死,或者是勇敢承担责任,对于一个曾经无数次以牺牲精神要求别人的人来说,应该不是困难的选择。(牛文小说~网看小说)”

    “我没有想到,你到如今还相信联邦有法律正义这些东西。”

    “总统先生,其实你从来没有真正的了解过我。少年时的我哪怕被迫从东林逃亡到首都星圈,我依然信奉法律。

    直到后来我发现执行法律的人出了问题,我才开始自己的战斗。”

    微温的金属手镯在袖中,贴着他的手腕,那两行与星空道德有关的小字仿佛印入他的身体肌肤极深。

    “如果这是故事的最后结局,我真的很希望少年时天真的想法,能够得到一个相对合适的印证。所以我坚持你必须受到审判,如果你坚持不接受,或者狂妄一些说,审判的结果不能令我和死去的那些人满意,那么我将毫不犹豫地举起qiāng来。”

    许乐盯着帕布尔总统的眼睛,一字一句说道:“我会一qiāng打死你,或者两qiāng打死你,或者乱qiāng打死你。”

    话音甫落,远处响起一阵并不密集、显得格外纷乱的qiāng声,qiāng声距离此地有些距离,深在两旁的校园之中,大概是特勤局或者联邦调查局的特工正在组织某种攻势。

    因为这阵廖乱纷乱qiāng声,酒馆外举qiāng对峙的七组队员和铁七师尖刀连间,气氛骤然变得更加紧张。

    许乐抬头向酒馆外望去,比普通人敏锐不知道多少倍的目光,穿透酒馆极具百慕大特sè的Huā纹玻璃窗,未被飘扬雪Huā隔阻,落在约**百米之外校园内某处水塔上,发现了瞄准镜的反光。

    有狙击手正在试图瞄准他,只不过因为酒馆内部环境太昏暗,他距离帕布尔杜少卿太近,所以那些狙击手暂时没有开qiāng。

    许乐用空着的左手握住眼镜边框稍作调整,眯着眼睛望着水塔栏杆处,望着某幢宿舍楼的清洁间里,左手腕微微用力,肌肉轻微振动触发藏在袖间的那颗红sè触发按钮。

    迸!迸!迸!几道春雷般沉闷而响亮的qiāng声,瞬间划破深冬飘雪的天空,高速旋转的比ACW狙击步qiāng子弹不知从何处,仿佛自天外来,无比准确地轰中校园里的水塔和宿舍楼某处!

    水泥块飞溅,铁质栏杆扭曲崩断,水塔上端被轰出一道恐怖的创口,带着薄薄的冰块向下方剧烈喷泄!

    铁七师尖刀连的官兵们很熟悉这种qiāng声,今天从南方驻地往首都来,一路无路山脉或是乡镇,这些恐怖的qiāng声仿佛没有停止过。

    目光透过眼镜望向何处,不知藏匿何处的ACW精确轰击何处,这是真正的目光杀人,这正是当年施清海独闯议会山,在宪章广Chǎng前,当着全联邦的面看杀拜伦副总统的手段!

    铁七师大部队和机甲群没有进城,小酒馆四周布防的尖刀连依然超过了一百人,再加上外围的特勤局联邦调查局探员,足以压制住甚至生生堵死不知通过什么方式潜到此间的七组和许乐。

    然而杜少卿始终沉默,不发一言,正是因为一开始他就注意到许乐鼻梁上的眼镜,知道许乐所做的威胁无比真切:

    当想要妥协的人们杀死他之前,他只要依然睁着那双并不大的明亮眼睛,便可以一qiāng两qiāng乱qiāng打死任何他想打死的人。

    比如帕布尔总统。

    ……

    ……

    短暂匆忙严厉的情报交换和命令通传后,外围的qiāng声停歇,特勤局和联邦调查局的特工再也不敢发起试探性的进攻,至于那些狙击手则是全部撒离高处,以免白白牺牲。

    酒馆昏暗角落里,帕布尔总统望着许乐蹙眉问道:“你一直在寻找你的正义,可问题是你凭什么确定你做的事情是正确的?”

    “这个问题我以前曾经在某间黑屋子里和某人Huā太多时间,太多字数讨论,所以今天我们不谈论正义,我只能说……”

    许乐沉默片刻后,回答道:“我并不确认自己做的事情是不是绝对正确,我只能确认……你和李在道的做法是错误的。”

    他抬起手来,指向小酒桌对面的邰之源,说道:“错了就要认错,如果将来这个家伙当了总统变成第二个你,我一样不会放过他。”

    帕布尔总统微微皱眉,说道:“其实我一直有些看不懂你,一般人如果像你这般,生命中不断遇到离奇的变故纠结磨难,或者早就已经崩溃,至少很难再如此笃信某些东西。”

    他望着许乐那张平凡的面容,感慨说道:“然而你是如此的奇妙,时间和遭逢对你来说似乎没有任何作用,你还是像当年那样肯定坚持而执着,似乎没有任何变化。”

    “首都星圈的人把我们东林人叫做东林石头,那就是因为我们又臭又硬,对于我这块臭石头来说……或许我们没有办法改变这个世界,但也不能让这个狗rì的世界改变我。”

    听到这句话,帕布尔总统那双同样直的眉毛缓缓皱起,黝黑的脸颊上情绪复杂微惘,他看着许乐,仿佛看着自己,喃喃轻问又仿佛是在自言自语:“难道我真的已经被这个世界改变了?”

    昏暗灯光下,小方酒桌旁,死寂般的沉默维系了很长时间,帕布尔总统似乎是下了某个极重要的决定,凝重沉稳的脸颊上忽然散发出一种久违的放松神采,微笑说道:“我同意你的不同意。”

    zhèngfǔ文件需要总统签署命令时,有时候会用电子指纹,有时候会简单地进行圈阅然后注释,更多时候只会说两个字:同意。

    我同意你的不同意,桌旁的人都听懂了这句话。

    站在帕布尔总统身后的杜少卿眼眸里先是震惊,然后转为莫名的黯淡,面无表情,负在身后的双手握紧,青筋隐现。

    邰之源震惊望着桌对着的帕布尔总统,没有掩饰自己强烈的不解疑惑,他蹙着眉头,不明白难道有人真的愿意做出这种选择?

    帕布尔总统缓缓站起身来,这一次起身不再像发现铁七师没有进城,议会山局势严峻时那般沉重疲惫苍老,显得格外平静轻松。

    他向人们微笑说道:“不要忘记,我也是一颗来自东林的臭石头。石头的结局里不应该有逃避,只应该有粉身碎骨的骄傲。”

    “你的选择最后收获了我的尊敬。”许乐回答道。

    ……

    ……

    “真相无法永远掩盖:错误手段换来的正确结果,最终还是会变成错误:zhèngfǔ依靠……嗯,这些话谁都懂,甚至能背颂各种版本,然而可惜的是,能懂能背不代表能做到。”

    总统官邰橱圆办公厅内,帕布尔总统端着一杯红酒,望着窗外淡雪清旷景致,搂着怀里的妻子微笑说道。

    这时候电话响了起来。

    电话中响起李在道平静的声音:“抱歉,总统先生,因为要准备些事情,所以先前没有赴约。而且在道以为现在并不是怀旧时光,小酒馆怀旧应该是真正衰老之后的事情。”

    “一切都结束了。”

    帕布尔总统望着草坪外那些失望甚至痛苦的支持民众,平静中略带感慨说道:“议会山已经通过了弹劾提案。”

    “不,还没有结束。”

    电话中,李在道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沮丧与失落,反而显得前所未有的平静自信:“杜少卿和铁七师违抗军令,但首都三个方向的要害区域仍然在军方控制之中,我们还有很多部队支持。”

    “在道已经做好了所有准备和万全计划。

    总统先生,请你相信,就算被迫组织流亡zhèngfǔ,我们也只需要半个月的时间便能够重新控制秩序,我马上派部队过来接你。”

    帕布尔握着电话,沉默片刻后平静回答道:“在道,我昨天夜里做了一个梦,你想知道这个梦是什么内容吗?”

    电话那头沉默安静。

    “在梦里,我自己在天空zìyoú翱翔,既浪漫又开心,降落之后,却有无数暴民咆哮而来。我问身边军官发生了什么事,军官告诉我,为了满足我在任何地方都能zìyoú飞翔的梦想,全国人民都被驱赶着点燃自己的房屋,制造大面积的上升气流……”(注)

    有些荒诞的梦境,出现在弹劾前夜、某个强悍计划实施前夜的帕布尔总统脑中,可以说明很多隐藏在他精神世界深处的情绪。

    电话那头的李在道明白帕布尔想要说什么,表达了怎样的态度,所以他的声音变得冷冽起来:“总统先生,您很令在道失望。”

    “我已经不再是总统。在道,还记得我们在小酒馆里的谈话吗?”

    帕布尔平静说道:“难道你没有发现,我们正在逐渐变成当年自己厌憎并且恐惧的那种人?”

    李在道没有回答,沉默片割后他直接挂断了电话。

    帕布尔若有所思,将杯中红酒缓缓饮尽,对忧虑望着自己的妻子微笑劝慰几句,表示自己没有事。

    椭圆办公厅的沉重大门推开。

    帕布尔先生牵着妻子的手向门外走去。

    门外,杜少卿等联邦军人,熊临泉等七组队员,邰之源和林半山,议会山司法委员会的代表,在安静地等着他。

    他不是联邦第一位被弹劾的总统。

    但他肯定是联邦最[间客吧小蝶:应该是“被”?]弹劾的总统中,最有勇气的那一个。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