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三十六章 GU

    许乐应该得意,但他没有得意,应该有的兴奋也不如人们普遍认为的那样强烈,他看着光屏上最后那个黑色机甲狼狈离开的画面,只是开心地笑了笑。他的兴趣始终还是停留在机修方面,驾驭机甲确实有快感,但终究不是他的人生奋斗目标。联邦与帝国之间的战争平息了十几年,一个和平渐渐成为习惯的时代,许乐并不打算入伍参军,自然不认为成为一名操控机甲的机师是自己将来的选择。

    或许是因为老板大叔的遭遇以及自己的被迫流亡,还有来到都星圈后所看到的像邹氏兄妹那样的特权阶级,让许乐对联邦政府没有太多的好感和信任感,与之相比较,他其实对以麦德林议员为的**方观感要好许多。当然,如果将来帝国再次悍然入侵联邦,许乐也不会因为自己对政府的厌恶就逃的远远的,他必然会尽自己身为一名联邦公民的义务。

    只是一瞬间,许乐就从画面上的黑色机甲联想到自己很多年以后的人生,这种走神对于他来说,除了进行机修工作时,倒极少出现。腹中忽然传来一阵极为响亮的鸣叫声,许乐苦着脸朝下方看了一眼,险些被那道强烈的饥饿感击昏。

    封余大叔传给他的那套奇怪动作和体内神秘力量,除了那种颤抖太过显眼外,最大的弊端大概便是每次动用力量之后的饥饿感。先前从区狂奔而出,一直处于紧张状态下的许乐,并没有感觉到这点,此时真正的放松下来,顿时明白了饥肠漉漉四个字果然是干瘦无比,清汤寡水,写出来要人性命……

    光屏上的画面回到了校内网的论坛上,一个被管理员标红了的帖子进入了许乐的视线。他愕然地看着那个明显是女生的,用无比花痴的语气,征求捧腹而走地黑机王子。当她今天晚上双月节舞会的舞伴……

    关键是那位女生附上了照片,于是跟帖里一片骂声,主要是女生在骂,而正处于绝对饥饿状态下的许乐,则是赶紧关闭了光屏,捂着肚子逃出了自己的卧室。想到那位女生的脸,竟似是一瞬间就饱了。

    临海州最繁华的商业区里有一条最安静地街道,繁华与安静并不矛盾,所谓闹中取静是一种格调,闹中生静则代表着某种散着钞票油墨气息的清高。这条约摸两百米长的安静街道上,云集了联邦里最出名的奢侈品商店,装潢清雅却蓄着贵气的门脸,人数并不多却个个面带矜持之色的顾客,充分展现着拒穷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

    刚过中午。身份尊贵,或者是身家富贵的客人们都不会选择在飘着微雪的此时前来购物,但是那家名为地名牌衣店里的制服女士们。依然保持着极为标准的微笑,双手端在腹间,极有礼貌地注视着店外地空气,就像那里随时会冒出一个一掷千金的富家子来。

    叮咚一声脆响,门口那个颇有古风的小铜铃响了起来,穿着合身制服的女服务人员们同时精神一振,笑容更加温和,迎向前去。然而当她们看到进来的那个年轻人后,笑容却难以自抑地僵了僵。险些难以保持住一向被严格遵守着的礼仪形象。

    因为随着微雪进来的年轻人,穿着一件大学城里常见的学生制服,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依然穿得如此单薄,衣服还有些旧了,实在不像是什么有钱人。这个世界上喜欢**玄虚,扮穷人地富家子,这些小姐们见的多了,但她们更知道。那些富家子只是喜欢玩,没有谁喜欢在这种鬼天气里,还要刻意与自己的身体过不去。

    更令她们确认这名年轻人没有丝毫购买能力的事实是……这名年轻人一边往店里走,一边还用一种惊愕的表情观看着衣物上面的价格标签,最难以置信的是,他的手里还拿着三张大学城小摊子上才能买到的油饼……最最令店员工们难以忍受地是,这三张油饼上留着同样的缺口,明显这个年轻人是在同时吃这三张油饼,一口就吞了如此之多……

    饿成这样地穷人。进到以名贵著称地衣店。难道会是来买东西地?当值经理面色微变。却还是礼貌地对着那名年轻人笑了笑。然后用眼神示意一名女员工上前招待。虽然她非常不愿意这个年轻穷学生身上地油饼气息毁坏了店里地淡淡薰香味道。但是穷人逛店地权利谁也无法剥夺。她也不能。只能想办法请这位可能是来避雪地年轻穷学生快些离开。

    “这位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助地吗?”一名女员工轻声开口问道。

    正盯着成衣上面价格标签呆地许乐醒过神来。忽然注意这名清秀地员工眼神不起眼地在自己手中地油饼上滑过。才现了自己地不合适。带着歉意地笑了笑。说道:“不好意思。太饿了。”

    那名女员工极为勉强地笑了笑。没有接话。然而她地表情已经隐隐流露出了不欢迎地意思。许乐忍不住在心里叹息了一声。沉默片刻后说道:“我是来拿衣服地。”

    “拿衣服?”那名女员工微微一怔。有些不相信自己地耳朵。店地订做衣物极为昂贵。这个年轻穷学生确认没有走错地方?她下意识里重复了一遍:“您确认?”

    这三个字说地很没有礼貌。纵是好脾气地许乐。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那边地值班经理也知道自己地下属犯了错误。赶紧往这边走来。试图缓和一些气氛。许乐却只是摇了摇头。说道:“施清海订地两套衣服。拿出来给我看看。”

    这是他第一次走进真正属于有钱人的地方,尤其是想到呆会儿这两套衣服就要花自己几万块钱,许乐想到卡里只剩下三十几万,便有些呆。听到那名女员工的话,换谁都会生气,但许乐却不想理会什么,毕竟不是拍频道的电视剧,难道自己呆会儿还要真的拿出金卡。买了这间衣店里所有衣服,让这些女员工眼泛桃花,大生败倒之感?

    扮猪吃老虎固然很爽,问题在于自己确实没那么多钱,许乐苦笑着想道,然后接过了两套衣服。掏出了那张银行卡,准备付款。

    此时的值班经理和那位女员工已经多番致歉,而店里其余的女员工也成功地驱除了脸上的惊愕之意,只是觉得这世界上的事儿越来越古怪了。

    “里面是试衣间,麻烦您跟我来。”值班经理并没有接过那张额度不小地银行卡,有礼貌地请许乐跟着自己往里面走,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他手上被咬成月亮的三个油饼,微笑着说道:“您的食物我给您先包起来可好?”

    看着落地镜前那个精神十足的年轻人,许乐有些满意这身深色的礼服。小心翼翼地调整一下领节的位置,偏了偏头,又看了几眼。才将心里地肉痛感稍微驱除了一些。这套泛着淡淡亮的深色礼服非常合身,许乐也不知道店是怎样做到的,只能佩服施清海这个联邦调查局特工的眼,居然把自己的身材记得如此清楚。

    窗外飘着的雪渐渐大了,许乐微感担忧地看了一眼,心想施清海不知道被什么工作耽搁了,希望不要太过麻烦。

    “非常适合您。”为了弥补店员工缺失而一路亲自陪伴的女经理,非常简短而礼貌地给出了评语,让人听着就心生愉悦之感。

    “我还要等一位朋友来试衣服。”许乐收回了望外窗外的目光。对这位女经理说道。

    女经理温和一笑,指着店内一角的安静区域说道:“请您在那里稍微等一下,本店为您准备了一些糕点和咖啡,欢迎您品尝。”

    许乐笑了笑,心情变得不错,往那边走去,有免费地东西吃他当然不会反对,反正这时候的肚子还非常饥饿。

    女经理陪着他往那边走,心情也相当不错。她没有想到这位年轻人居然脾气这么好,先前店内员工犯了那样不礼貌的错误,对方也没有借机挥。令她心情更好地是,虽然今天临海州飘着微雪,天气有些糟糕,但刚刚过午,店里就已经出现了好几批客人,看来今天的业绩一定不错。

    身为店的经理,她当然清楚今天晚上是梨花大学的双月节舞会。只是那些学生里的富家子女们早就已经订好了礼服。今天忽然出现的几批客人,却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如此着急。

    “时间急不急。和我并没有什么关系,希望你们能够帮我办到。”一个冷漠而骄傲的声音在店里响了起来。

    那是一群正在挑选礼服的年轻男女,说话的是一位约摸二十岁地年轻男人,他的同伴此时都运气不错地挑好了礼服,唯独是他没有选中合适的成衣。店如果订做礼服,需要提前很长的时间,所有人都清楚这一点,只是时间确实急迫,所以他有些着急。

    经理迎了上去,解释了几句,却无法得到对方的体谅,不由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这批客人进门,她已经知道这些都是在贵宾目录上有姓名的人,她完全不理解这些惯常只会在都特区或第一大城学新泽出现的大人物们,为什么会同时出现在临海州。

    坐在沙上吃着糕点,喝着咖啡,享受着如春的暖气,悠哉游哉等着施清海的许乐,并没有注意到那边地麻烦,因为这和他没有丝毫关系,但他没有想到,下一刻麻烦却找到了他的头上。

    “这位朋友,你的身材和我似乎很像,我很喜欢你身上这套礼服,今晚有急用,把它脱下来,我出十倍的价钱。”

    许乐愕然地抬头,看见那个年轻男人正居高临下地望着自己。帮助人乃许乐所愿,但他从来不会犯贱,尤其是这个人说话看似平和,实际上骨子里却透着股理所当然和意指气使……

    于是许乐低下了头,直接把这个男人当成了空气。

    “你这个人很没有礼貌,我们和你说话,你居然敢看都不看我们。”另一个打扮的有如公主般的骄傲女生皱着眉头开口了,厌恶地看着沙上不停吃喝的许乐。

    许乐的眉头皱了皱,心想先前才在想生活并不是电视剧,怎么自己就总能碰着这么莫名其妙的事情呢?他抬起头来,看着那个并不难看,甚至有些漂亮地骄傲女生,认真说道:“这位姑娘,你地身材和我的女朋友很像,她应该很喜欢你这身礼服,而且我们也有急用,把它脱下来,我出两倍地价钱。”

    那个男人愿意出十倍价钱,许乐却只愿意出两倍,相同的话就这样刺了回去,说明性格沉稳温和的年轻人,偶尔刻薄起来,也具有相当强大的杀伤力。

    听到这句话,那一群年轻的男女同时呆住了,似乎没有想到居然有人会用这样平静而嘲讽的语气回赠自己。那个漂亮的骄傲女生,更是气的眼中寒光毕露。

    许乐温和地望着她和她身边那个男人说道:“我知道这是一个很不礼貌的请求,所以我收回。”

    他的意思很清楚,你们这样做是不礼貌的,要不收回,要不只能成为自己眼中的空气。

    “你晚上要参加双月节的舞会?”那名男人冷冷地看着沙上的许乐,说道:“我们也要去,到时候也许会再见,不过我再次重复一遍,你真的不愿意脱下你这身衣服,以换取十倍的报酬,以及我对你先前不尊重的宽恕?”

    许乐没有想到这些人居然会没品到这种程度,忍不住深深地吸了口气,想到了夜店门口遇到的邹氏兄妹,想到大概这些所谓含着金钥出生的人们,就是这样没礼貌。对方也要参加今天晚上的双月节舞会?一个大学的例行舞会,这些明显不是梨花大学学生的家伙什么也要来凑热闹?

    “你们是有钱人,我是穷人。”许乐望着他摇了摇头,“舞会上你们可能见不到我,至于不尊重……我宽恕你先前对我的不尊重。”

    这句话一出,场间的气氛变得更加诡异,那群年轻而富贵的男女安静地看着沙上的许乐,就像看到了一个怪物。许乐依然低头喝着咖啡,心里却在咒骂施清海非要挑这么个鬼地方,非要自己进入非人类的衣店,遇着一批非人类。

    (这事儿和施公子可没关系,纯属巧遇,这批年轻人自然是要参加舞会的人……只差四章了哈,同志们,另外汇报一声,信用卡今天寄到,俺也成为刷卡一族了……办的张南航什么卡,其实主要是为了攒积分换机票,以后可能就不停地奔波两地,机票太可怕了,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