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三百七十五章 风雨如晦(五)

    从来没有人知道果壳机动公司的所有者穷竟是谁,因为这家巨型企业的股权构造异常复杂。(牛文小说~网看小说)

    共和之始,有百分之三十股权收归联邦公民基金,名义上由议会代为行使权力,实际上受zhèngfǔ直接控制。

    其余的股权则由无数公益基金或私人基金构成,其中除了联邦zhèngfǔ之外的第二大单一股东是老兵协会,却也只占到所有股权的百分之一点四。

    关系到联邦命脉,如此重要的企业始终无法明晰产权,按照常理而言是不能接受的事情,但这种局面维持的时间太长,以至整个联邦都开始接受。

    在联邦zhèngfǔ和很多业内专家看来,果壳股权之所以分散复杂到如此地步,是历史造成的原因,是那些大家族和无数逐利者长年争夺下造成的局面。

    联邦统计署在宪历四十一年进行了最后一次计算,确认如果将联邦公民基金,及有军方背景的股权全部计算在内,联邦能够控制的股权已经达到百分之四十一。

    统计署以及经济学家认为,在相关法律的严密监视下,多达三千个股权所有者的内幕交易完全被封死,历史形成的复杂股权结构难以得到根本改变,在这种情况下,哪怕是联邦七大家集体朕手,都不可能在不惊动联邦zhèng

    fǔ的情况下,控制果壳机动公司。(注)

    正是基于这种原因,所以那位不再年轻的果壳总裁先生现在脸上的表情很震惊很精彩,经过联邦议会投票产生由总统先生亲自任命的他,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天自己会失去董事会的控制权。

    他看着参加临时紧急董事会的股东们,看着身前光幕桌面上复杂却又清晰的股权确认书,看着那几名表情漠然的修束基金会代表,很长时间说不出话来。

    与统计署和经济学家的认知不同,莫愁后山的邰家不需要和其它的大家族朕手,便拥有足够的股权提出私有动议,便能够面无表情要求zhèngfǔ把果壳还回来。

    没有什么内幕交易,因为那数千家籍籍无名的小基金和各式各样的协会组织……本来就是邰家的!

    从共和开始的那一年时,前皇朝的血脉便从来没有放弃过对果壳机动公司的控制权,邰家只是默默打散手中的股权,分散到无数新设立的机构之中。

    然后借由最可怕的时间风化,数千家小机构悄无声息地转换重建易名,让联邦开始遗忘它们的存在。它们消声匿迹隐藏在遗忘国度里沉默享受每年惊人的巨额红利,直到家族受到致命威胁时,这些消失了无数年的股权及附加股票权才再次浮出海面。

    “总裁先生,我们非常尊重您的专业素养。我想现在股权确认信息已经非常明确,我们拥有三大会计事务所的认证,如果您依然继续坚持审核需要更多的时间,我们将依照流程直接罢Miǎn您的职务。”

    修束基金会的代表面无表情看着果壳总裁,说道:“其实我们都很清楚,您拖延时间的目的是什么,但我必须提醒您,我们所做的事情都是在法律框架内完成,请不要为zhèng

    fǔ背上您不应该背负的责任。”

    总裁先生皱起胀痛的眉心,问道:“我很想知道,你们不惜暴露几千年的隐藏股权夺回果壳,目的是什么。”

    律师代表身后走出来,取出几份文件摊在桌上,非常和善说道:“根据果壳机动公司与联邦zhèngfǔ签订的采购合同及金融担保合同,有三笔巨额回款现在应该已经到帐,我们希望zhèng

    fǔ能马上还钱。”

    果壳总裁的眉心皱的更紧了起来,他非常清楚联邦zhèngfǔ现在的财务状况,为了支撑左天星域那场战争已经十分艰难,如果换作以往,zhèngfǔ完全可以延缓对果壳机动的应付款,而现在邰家却不可能接受。

    至于唯一有能力继续向zhèngfǔ提供战争贷款的三林联合银行?听说他们的新任总裁刚刚被zhèngfǔ逮捕。

    总裁先生的笑容变得艰涩起来,问道:“如果zhèngfǔ还不出钱来怎么办?”

    那名律师忽然变了嘴脸,冷漠暴戾像极了百慕大放高利贷的债主,重重拍打着桌面咆哮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如果zhèngfǔ不还钱,果壳下属所有生产基地一艘战舰一台机甲都不准再给他们!”

    “那四艘准备离开旧月基地的羽级战舰马上返航!前进基地rì常维护设备即刻停止!还有公司留在部队里的所有机修工程师必须全部召回!不要忘记是我们给他们在发工资!”

    总裁先生身体微寒,想着如果这些真的发生,前线的联邦部队将面临怎样可怕的局面,忍不住握紧双拳厉声质问喊道:“你们疯了吗!”

    ……

    ……

    律师没有疯,因为他执行的是邰夫人的意志。面对zhèngfǔ的进攻,那位夫人真正疯狂的回应还在后面。

    如果说议会里的投票权,果壳公司发生的剧烈变故,因为时效因为可以被强行控制的原因,并不能即时造成联邦zhèngfǔ的恐慌,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则完全不同。

    新月基地背后,国防部总装基地某处重要的晶矿库区,忽然发生了一场剧烈的爆炸,这场爆炸没有造成太多伤亡,却直接导致455个单位的晶矿变成了青烟!

    晶矿是非常会见的稳定能量体,除了受到激光照射发生电子跃迁变态这种方式外,安全的就像一堆石头。

    这场发生在新月基地突如其来的爆炸,就像一道闪电劈中了zhèngfǔ和军方很多大人物的心脏!

    对于联邦部队来说,对于与帝国的战争来说,晶矿石绝对是最重要的战略资源,没有晶矿,联邦的舰队根本无法穿越浩瀚的宇宙太空,而无论联邦的地面机甲部队如何强大,到那时也只能变成一堆在首都星圈遥望左天星域的钢铁垃圾!

    455个单位的晶矿在爆炸中变成青烟,并不是经受不起的损失,问题在于如果这场爆炸是有些势力刻意为之,那么说明对方拥有随时让联邦舰队瘫痪的能力!

    ……

    ……

    寒冽的冬风吹进露台骤然变得温暖,轻轻拂动夫人眼角皱纹旁的发丝,她接过沈秘书替过来的电话,微微一笑后回答道:“总统先生,莫愁后山控制晶矿联合体已经有太多今年头,从探测开采提纯灌注保存到运输,这当中的环节太多,就连我都不清楚,究竟有多少种方法可以让这些晶矿变成废石或者是青烟。”

    “从什么时候开始做的准备?”

    夫人缓缓站起身来,走到栏边望着冬雪覆盖下的如画江山,轻轻呼吸然后优雅应道:“或许从皇朝结束的那一天就开始了。在你我所处的历史阶段,莫愁后山开始准备这些措施,则始自露台上的某次谈话。”

    “那是三年前还是四年前?那时候施清海在议会杀死了你几位最重要的伙伴,许乐从西林回到首都星圈,你们用战舰都没办法把他打下来,然后李在道将军来到莫愁后山和我进行了一番长谈。

    邰夫人拿着电话说道:“总统先生,那时候我曾经说过一句话,钢铁怪兽一旦有了自己的意识,它们的食量将会显得格外贪婪,任何曾经的霸主,在他们的眼中都不过是几块香啧啧的合成肉。”

    “我的家族不想成为你们眼中香啧啧的合成肉,那么自然要做些准备,您应该允许合成肉也有反击的权利。”

    ……

    ……

    噗的一声闷响,钨金尾翼大口径子弹,从ACW粗壮的qiāng管口喷射而出,撕裂铅云阴影下的天空,在公路上那辆军车前轰出一个恐怖的深坑!

    距离超出有效射程太远,对于第一qiāng未能命中,许乐没有感到任何意外。他背着沉重的行军背囊,双脚一前一后踩在光滑的岩石表面,面无表情瞄准山下公路上的那辆军车,用极连惯的动作再次抠动扳机。

    食指与触发式扳机快速接触然后松开,ACW上半截qiāng身不停向后闪电般重挫然后弹回,在短短的3钟时间内,站在岩石上的许乐连续开了五qiāng!

    迸!迸!迸!迸!迸!

    山下公路上那辆遥远的军车四周的地面,几乎同时炸开,右侧方一辆军车后胎被射爆,喀喇一声震起反倒在地,烟尘骤然弥漫路面。

    做为联邦最强部队的铁七师,自然拥有最快的反应速度,qiāng声响起的第一时间,近卫营两台机甲便呼啸而至,高大沉重的机身碾压的路面片片碎裂,粗壮的机械腿闪电般探出,招在了那辆墨绿sè军车侧方。

    第七发子弹自山脉深处高速袭来,狠狠击在MX机甲机械腿的合金护甲上,竟射出一道刺眼的白痕。

    还是因为距离过于远的缘故,ACW的弹头无法射穿联邦军用机甲,岩峥之上的许乐依然面无表情,换掉弹匣后,瞄准山下公路继续不停顿地连续射击。

    要当着整个铁七师远程狙杀杜少卿,永远只能有几qiāng的机会,甚至只有一qiāng,问题在于还是那个该死的距离缘故,许乐的第一qiāng直接射偏。

    他此时的心情并不失望,只是有些淡淡焦虑。他不知道莫愁后山那位夫人在做什么,只知道对方让自己拖延杜少卿进城的步伐肯定有其道理。

    所以现在的目标已经不是狙杀杜少卿,而是骚扰,不然他根本不会选择在这里开qiāng。当然如果开始时那七qiāng能够幸运地命中那辆墨绿sè军车,自然最好不过。

    来自山顶的狙击还在继续,恐怖的弹头在两台MX机甲做为防弹屏障的机械腿上绽着怪异的弹Huā,发出难听的闷响。

    遇袭之后,训练有素的铁七师官兵依然保持着强悍的平静沉默,绵延十几公路的队伍整齐停止,散布在靠近山脉原野里的十几台MX机甲则早已经向着岩峰猛扑而去。

    “远程狙击,射距计算已经超过四公里。”一名参谋军官半蹲在那辆墨绿sè军车旁,对车内疑惑报告道:“联邦制式狙击步qiāng没有这么远的射程。”

    “春都疗养院那种狙击步qiāng比对过没有?”

    “比对过,那种狙击步qiāng也达不到。”

    墨绿sè军车门忽然被推开,一身笔挺将军制服的杜少卿走到机械腿旁,看着山顶那团像烟头般黯淡时亮时明的火光,听着身前近极处的脆闷qiāng声,冷漠说道:“是ACW。”

    他摘下墨镜放进军装上袋。

    然后他右手伸向身旁,接过那把沉重的狙击步qiāng,用一个无可挑剔的标准军事动作,闪电般平端qiāng身瞄准山顶,对着那处岩峰抠动了扳机。

    (羞涩并得瑟注:此处详见第二卷上林的钟声第八十八章:有金属的地方,就有果壳。

    羞涩是有因为这章前面三四百字是照抄那章的。

    得瑟是因为照抄的原因在于,果壳股权分配必须写清楚出来,但我发现怎么写也没办法比两年前写的更好。

    第二得瑟是因为我这章多出来的字数也够补那三四百字了,你们也没办法指责我不厚道啊。

    第三得瑟的原因你们懂,邰家太子爷的华丽遗产俺一直藏着,藏的像果壳股权一样久,两年前Huā这么多字解释果壳的股权,当时是谁在说我灌水来着?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