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三百七十四章 风雨如晦(四)

    铁七师开始动作,向首都特区进发。(牛文小说~网看小说)几乎同一时间,联邦多支部队也开始集结。

    首都警备区四个特级师离开了各自的驻地,沉默抚守住城市四周,卫一团机甲营直是直扑莫愁后山。

    经过李在道多年和风细雨般的部署,联邦首都四周早坚硬扎实的有如合金保垒,这些绝对忠诚于帕布尔总统的部队,正是联邦zhèngfǔ最强有力的力量来源。

    非战时调动没有经过议会山授权,也未曾经过参谋朕席会议审批,更没有国防部长的附署签名,而是来自总统官邰的直接命令,程序明显违宪。

    按照联邦Xiàn章条例的相关规定,面对这种明显的违宪举措,做为联邦序列最高的Xiàn章执行者,Xiàn章局应该迅速并且有能力做出强硬的反制措施。

    宪历七十六年初某rì,Xiàn章局大楼地底深处的Xiàn章电脑监控到这些违宪调动,即时发出警报,Xiàn章局大楼内顿时响彻尖锐的警报声。

    然而面对着严重的第二序事件,Xiàn章局局长崔聚冬表情严峻站在楼道旁,没有做出任何反应,甚至强行压制下某些工作人员焦虑的疑问。

    在Xiàn章局的默许或者是纵容下,联邦部队在极短的时间内控制住了首都特区三个方向的交通要道。

    来自首都警备区的卫一团机甲营,用最快的速度侵入风景优美的莫愁后山,那片庄园紧锁的铁门前,出现了数百名全副武装的士兵,而湖畔如画般的江山里隐隐可见十余台黑sè的MX机甲。

    在首都特区,在联邦第一大市港都,在很多州首府,面临着被裁撤压力的联合调查部门,暴发出前所未有的行动力,强悍的小眼睛特战部队拿着司法部紧急传真的逮捕令,冲进无数建筑开始逮捕。

    两架黑sè的武装直升机呼啸着空降在三林联合银行总部楼顶,黑索悬下,精锐的小眼睛特战部队成员自楼外荡来,狠狠撞破巨大的落地玻璃,闯进楼中。

    满地玻璃渣间,十几名蒙着脸的特战队员瞄准了桌后那名年轻的总裁先生,在银行秘书和工作人员的惊恐尖叫伴奏下步步进逼,其中一名队员厉声喝斥道:“利修竹,举起手来!”

    桌后的总裁先生微微皱眉。

    “利修竹先生,因为涉嫌操控股市,隐瞒相关收益,违反金融合算法及暴力对抗zhèngfǔ调查,联邦可法部宣布对你进行逮捕。”

    特战队员拿出手中的逮捕令,在他面前随意晃了晃,便拿出手诗,准备将对方逮捕。

    三林联合银行新任总裁望着身前的军人,眉头微皱,表情阴冷无比,沉声说道:“我不是利修竹,你们是不是逮错人了?我叫利孝通。”

    四周的小眼睛特战队员怔住,调出电子资料确认桌后的银行总裁果然不是利修竹,然而特战队首领望着利孝通同情说道:“如果我是你,我宁肯自己是利修竹。”

    紧接着他拿出另一份逮捕令,沉声说道:“利孝通先生,因为涉嫌向帝国出mài情报,与帝国间谍何友友合谋谋杀联邦上将钟瘦虎,你将接受联邦军事法庭审判。”

    利孝通看着那份由国防部签发的逮捕令,微微皱眉,沉默片刻叹息了一声,然后老实伸出了双手。

    这样的画面发生在联邦很多地方,就像利孝通般,那些家族的大人物们,无论他们藏身何处,总会被小眼睛战斗部队找到,并且被以各式各样的理由逮捕。

    隐藏在联邦阴影中无数年的七大家,拥有普通人难以想像的实力与人脉,然而此时此刻,面对着联邦zhèngfǔ恐怖而不讲理的暴力攻势,依然是不断溃败。

    因为这是联邦历史上第一次出现,总统官邰、军方、Xiàn章局同时向七大家发起进攻的局面。

    在神圣恐怖的三位一体攻势下,绵数万年的七大家已然摇摇欲坠,似乎将要看到死亡的深渊风景。

    在这个时候,隐于岩峰看铁师出征风景的许乐,接到了莫愁后山那位夫人的电话。

    许乐不知道邰夫人为什么知道联系自己的方式,他只知道好像无论自己在任何地方,对方都能找到自己。

    “我要你把杜少卿拖住,至少拖到议会通过弹劾案。”

    电话中邰夫人淡淡说了这样一句话,然后就直接挂断,留下愕然无语的许乐望着山下沉默发呆。

    山脉下是整整一个师,联邦最强的铁七师。

    一百多台恐怖的军用MX机甲散布在原野间,十几辆军车后方,数百台装甲车正在铺天盖地挟尘而来。

    他只有一个人和一把qiāng。

    “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对我荒唐的信任?”

    许乐闭眼瞬间,在脑海中对那位夫人致以最崇高的问候,然后霍然转身,拎起沉重的ACW,双腿一震跳上阳光下的岩石,对准山下公路上那辆军车。

    没有任何犹豫,他站在岩石上,用最标准的平射姿式,眯着眼睛向那辆遥远的军车抠动扳机。

    ……

    ……

    莫愁后山露台上,邰夫人沉默坐在桌旁,望着面前平静的冬rì湖水,望着湖面那些飘浮的冰片,望着冰片反射出来的对岸山林雪景。

    “你很紧张吗?”她忽然开口问道。

    靳管家注意到夫人面前那杯茶一直没有喝,缓步走上前去替她换了一杯,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知道夫人问的另有其人。

    沈大秘书站在夫人身后,沉默片刻后回答道:“确实有些紧张,首都星圈动荡危险如此,真的很难想像。”

    邰夫人手指轻轻捏住微烫的杯耳,微笑说道:“那是因为你还太年青,或者说没有机会接触到历史教科书之外真实的历史。皇朝结束共和以来,三林星域的历史中像今天这种局面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

    “执政者与七大家之间的战争不是从个天才开始,也不可能在今天就因为这般粗暴简单的方式就结束。

    夫人望着湖对面的冬林,平静说道:“我们的祖辈曾经有无数人掺死在军事监狱里,也有好几任总统死在暗杀的血泊之中,直到后来大家发现这场战争持续下去,没有任何好处,所以才选择了共存。”

    她继续面无表情说道:“总统先生和你这样的青年相仿,都不愿意多学习一下历史,李在道家族历史毕竟太短,所以他们无法理解任何存在都有存在的理由。”

    说完这句话,邰夫人望向沈离,微笑说道:“做为三一协会最忍辱负重的角sè,他们以为通过你就能知道我的底线,知道七大家的全部底牌,所以才敢用如此粗暴无礼的方式,但他们哪里想到,通过你我把他们的每一步动作都看的清清楚楚,我知道他们在议会里的支持者是谁,而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夫人深谋远虑。”沈大秘书跟随邰夫人近十年,并不认为自己这句话是在逢迎,低声皱眉说道:“但既然提前就知道zhèngfǔ会动用部队,为什么您坚持不肯离开?”

    “这些千世之家能够在联邦生存下去,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握有太多的资源,更是因为这些家族有自己的坚持和荣耀感,所以我相信无论是利家还是南相家,面对联邦部队的逮捕,他们肯定不会望风便逃,至少会留下几个足够份量的人以维系自己的荣耀。”

    邰夫人微笑说道:“做为皇朝余脉,邰家更没有逃走的资格,如果被随便一吓便要逃到百慕大去,这场战争或许在几千年前就结束了。”

    “可是依然太过冒险。”沈秘书望向湖对面的山林。

    邰夫人望着山林里若隐若现的机甲身影,微嘲一笑说道:“既然通过你早就知道,负责进攻此间是卫一团机甲营,那还有什么危险?或者你这时候应该给总统先生打个电话,质问一下为什么这支部队始终没有发动进攻,那些机甲反而在替莫愁后山看家护院。”

    沈大秘书震惊望向山林里那十几台果真正在逡巡的黑sè机甲,终于明白夫人的平静来自于何处,费城军神压制七大家数十年,原来终究也没有完全成功。

    他的右手微微颤抖,取出电话都显得有些困难。

    ……

    ……

    联邦zhèngfǔ向七大家发起了最后的攻势,那些沉默了整整三年的家族,也终于开始展发自己锋利的獠牙。

    处于激烈控辩交锋中的议会山,一位帕布尔总统的铁杆支持者临时要求发言,这位议员在发言中用最强硬的态度向总统先生和zhèngfǔ发起攻击,在弹劾投票尚未开始前,便慷慨激昂宣布自己肯定会投赞成票。

    会场一片哗然。

    紧接着发生的事情,则是令整个联邦都一片哗然。

    邰家下属的修束基金会与三林联合银行朕手,正式宣布对果壳机动公司全面私有化!

    联邦有句话:有金属的地方便有果壳的标识。

    这家曾经发明静农蓄电池,晶态引擎的著名机动公司,历史极其悠久,与联邦军方关系极为紧密,现在联邦绝大多数的MX机甲,近半数战舰都由该公司生产。

    更直观的解释是:果壳是联邦最大也是最重要的机动公司。

    然而这样一个巨无霸企业,就这样被宣布私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