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三百七十二章 风雨如晦(二)

    同样的晨光峰顶军营更加强大甚至感觉不可撼动的敌人。(牛文小说~网看小说)而且因为联邦严密控制的关系联邦里的那些同伴们无法给他提供机甲.他只有一把aCw。

    粗壮的枪管前端没有加装消声器.因为他相信杜少卿只会给自己留下开一枪的机会.只要格击发生、铁七师训练有素的部属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内寻找到狙击点.然后便是漫山遍野的机甲群狂枫。

    既然如此,安装消声器便显得很没有必要.不加装消音器,反而能够最大程度发挥原装钨金尾翼弹的破甲和附加磁扳能力.保证第一击的成功率。

    躺在巨石下仰望黑灰色的天空.许乐发现刚刚现出一丝的晨光又快速黯淡下去.从北方缓慢挤来的铅云重新笼罩苍穹,有风渐起光线晦淡。

    “一个帝国人,不远无数万年来到联邦……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病?”

    他唇角微翘,泛起自嘲的笑容,在心中默默自问曾径问过很多遍的的那个问题,却找不到答案。

    狙杀杜少卿成功的可能性很小即便成功,一位深受联邦民众爱戴的联邦名将,死在帝国皇子手中,谁也不知道会引发怎样的骚乱与动荡。

    如果有选择,许乐绝对不会来到铁七师营地外。

    如果议会通过弹劫案.帕布尔总统愿意接受这种结局,平静下台,自然是故事最好的发展。

    然而他了解帕布尔,因为他们都是同样倔荤坚忍的东林石头,他同样也很了解李在道.因为他知道费城李家这种光辉足以扭曲很多人的思维与判断。

    所以许乐很清楚,这个故事里没有如果,他也没有别的选择,帕布尔和李在道肯定不会认输,而当他们开始调动军队可怕的力量.包括自己在内再也没有任何人能够拦阻这一切.他只能选择杀死最危险也是最强大的杜少卿.然后再继续尝试杀死另外两个人。

    李在道端着杯清茶缓缓嚷着。

    这位联邦军方领袖兼联合调查部门最高领导人.这些天一直表现的很平静,无冷是沉默行军进入首都,七组突袭表都疗养院,最高法废止爱国者法案,还是议会山现在正在激烈辨冷的弹劫案.都不能让也他脸上表情有丝毫变化.让杯中茶水浓浓驴几分。

    联邦已然风雨如晦.渐有飘摇大动之势,他却依然安坐如山。在联席会议大楼里平静如常,偶尔关心一下追辑七组的情报,却又显不是特别关心,仿佛能不能抓住许乐和那个七组对他来说毫不重要。

    “封儿有没有来信?”他转乌放下茶杯,缓声问道。

    秘书军官赶紧把目光从将军花白的鬓角挪开,轻声回答道:“抱歉将军,李封上校没有来信。”

    所有军官都觉得将军最近这些天的表现有些奇怪.他们想不明白在这种局面下他还能如此平静自信。

    只有最亲近的那几名下属,联想起三年多前那场许乐和联邦之间的战争.隐约明白了一些什么。

    当时面对拥有宪章第一序列、仿佛杀神般不可战脸的许乐,李在道的表现也像现在这般平静,事后宪章电脑始终不为人知的变化.证明他的平前来自于对自己智慧手段的强大自信.来自于谁都想不到的底牌。

    李在道看着杯中缓慢打着旋的茶叶,想起小时候父亲从前线回到费城家中。径常会用八稻真气震荡杯中茶水旋转奔腾,试图用这种手法让自己开心。

    当时还是小男孩的他确实很开心.然而随着渐渐长大.发现自己无法拥有像父亲这样的神奇能力后.他再也无法开心起来。

    随着结婚生子,发现自已的儿子拥有这种能力后.李在道那种复杂的情绪达到了顶点,然后沉默将儿时的渴望伤感永远埋进内心深处,从未对人提起。

    “父亲,您的那种能力能够让茶水旋转,但在道现在不再羡慕你也不用再羡慕封儿了,因为在道找到让一种无比强大的力量.强大到可以让星辰旋转。”

    李在道在心中默默说着,然后拨通官邸的电话。

    “总统先生,在道认为,现在必须下决心了。、,“将军.这种决心不好下.我们的名字是会被记在历史教科书上。

    “总统先生,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冒着内战的危险.奔向未知钟将来?”

    “如果您担心这两场战争的胜负,在道向您保证.我们必将获得最后的胜利。”

    电话那头的帕布尔总统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声音疲惫回答道“将军.再等等。,参谋联席会办公大楼对面街巷深处.有一间著名的百慕大风情餐以咸猪腿和黑啤闻名。阳台绿桌旁.白虽兰缓慢咀嚼着香肠和包。目光从帽檐下穿出,望向远方的大楼,里面满是疑虑与不安。

    遥远的小行星带里,那艘黑色的破烂飞船船中,纤细机械臂不停地东摇西晃.像喝醉了酒的女人般细声喃喃自语道:“坏炸弹你在哪里?

    你究竟在哪里?”

    巨大的二维光束棋盘上面落满了黑白二色的棋子.与宪章局地底那诧废铁的战争持续到棋盘将满的地步.菲利浦已经开始感觉到吃力。

    对于他来说,现在更重要的问题是要找到那些可能存在的坏炸弹,从比基高原的线索计算分析到现在.依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踪迹。

    满头潦乱脏发的贝得曼,比几天前显得要更加惫疲.他像个疯子瞪着惨白的眼睛.机械的喝着咖啡.问道:“你不肯说在找什么.我帮不了你。”

    “这是最核心的程序.不能告诉你。”菲利浦喃喃回答道:“问题在于,我现在没有数据库、找不到历史相关材料.也就等于没有经验.我怎么找?”

    宪历七十六年,联邦政局陷入动荡之中.首都特区涌入了十几万名沉默行军示威人群、虽然这些示威者们尽可能保持了良好的秩序.但如此多的人依然让首都很多区域的交通和治安受到了极大影响。

    幸运的是.像此时联邦百亿民众中的大多数那样.首都市民这两天基本上都留在家里.他们端着面碗.抽着香烟.喝着啤酒.或紧张兴奋或无聊地被新闻频道的直播所吸引、从而没有让社会秩序变的更议会山的直播进入到了弹劫总统程这幕大戏.所有电视台开始并直播,以至于某些政治虚无主义者发现遥控器基本等于无效后,愤怒地砸烂了电视光暮。

    就在这个时候.联邦新闻频道忽然在议会山直播画面方上角显示出一个窗口画面.在窗口画面中、主持人对着稿子宣布了一条最新的消息。

    栖霞州州议会通过决议,州长在电视上愤怒宣布,基于总统的无耻行为,牺霞州不再支持该届联邦政府。

    紧接着.SZ树州宣布了大致相同的内容再接下来是SZ山四州里其余三个州。

    就在议会山为启动弹劫程序激烈辩论的过程中,联邦一共有十七个州的州议会通过决议,宣布不信仰帕布尔政府,要求总统马上辞职。

    到此时,除了西林大区和青龙山反*政*府,联邦各地政治势力都旗帜鲜明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东林大区各州理所当然选择支持了支持帕布尔政府.只可惜如同过去的很多年那样.这颗废弃星球很容易被人遗忘。

    没有多少人知道.张小萌已经提前离开首都特区,回到青龙山。

    在病榻之前,她向南水领袖清晰地阐述了自已的看法。

    昏暗的房间内,满脸老人斑的南水领袖望着她.洽桑目光中浮现出老人独有的容智和莫名的淡淡笑意。

    在她离开前,老人低语喃喃说道:“……激进修正主义是要不得的。,第二天.青龙山中央委员会通过首都特区日报发布了告全体联邦公民书告全体公民书中.青龙山方面要求彻查古钟号爆炸一案.要求总统辞职接受审判.要求民众们团结起来.把李在道等战争贩子送进倾城军事监狱.同时表示不排除在适当的时机.动用武力雄护真正的宪章精神。

    同一天.联邦西林军区某机械师进入落日州首府.包围国防部联络处所在地金星酒店,另一支快速反应旅空降长风军事基地、一枪未开便夺取了控制权。

    十一名国防部高级军官,以及三十余名钟家亲戚被宣布为不受西林欢迎之人.被全副武装的钟家部队押上飞船,轻由长风基地被放逐回首都星圈。

    忠诚于联邦政府的部队开始快速某结备战,速度最快的一支机甲部队在傍晚时分逼近了落日州首府。

    一场内战似乎就要拉开序幕,西林局势骤然恶化,气氛紧张的令人快要窒息。而就在此时.受到西林人民狂热拥戴的钟家小公主.在落日之下走出纬二区老宅。

    在那间红油饭馆散,钟烟花对着面前的镜头,眯起那双明月般的眼,微笑着平静说道:“关于古钟号爆炸事件,关于我父母和西林官兵们的死亡.如果联邦不给西林一个说法……”

    “那么西林就将给联邦一个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