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三百七十章 举起手来(下)

    “为难?为难你妹!”

    林家着名的纨绔子弟对着电话暴怒咆哮道:“不要瞎忽拢我,告诉你,我大哥现在就在首都,呆会儿把你投票的那只手给我看好点儿!该举起来的时候就举,不该举的时候就别瞎举,不然当心被砍掉!”

    因为过于畏惧许乐的关系,纵使对方早已被确定是帝国人,林斗海依然只敢老老实实呆在S3星球上,看腻了流火节上美丽的姑娘,吃腻了当地的特产粽子。(牛文小说~网看小说)

    今rì连这样一位无能庸碌愚蠢着称的二代子弟,都开始行动起来,并且能够在议会山里寻找到自己可以试图控制的对象,那么可以想像出,当那七个家族今rì全力发动后,会造成怎样的声势。

    达文西的轮椅推上主席台,议会山里低语说话声此起彼伏,工作人员表情严峻奔跑,议员们表情震惊复杂,全部都是因为这些来自阴影后方的电话。

    然而这样并不足够,至少不够决定议会的风向。

    中期选举后,帕布尔政治派别在议会山里取得了极大的投票权优势,正是凭籍这一优势,联邦zhèngfǔ连续通过相关法案,对反对派进行连续打击。

    如果七大家能够控制议会山,那他们何至于沉默如此长的时间,而邰之源提出的第一次弹劾案何至于连程序一读都无法通过?

    座席上的议员们与月伴们低头商议,有的人表情紧张,有的人表情冷漠,有的人表情复杂,在进行快速的计算统计之后,议员们怔然发现,如果没有新的变化发生,议会山的局势很难因为这些电话而改变。

    就在这个时候,栖霞州州长办公室内,表情阴沉的州长先生拨通一个电话号码,用强硬的语气说道:“帕派锡派那只是你们的说法,不错,栖霞州一直以来非常支持总统阁下,但从现在开始不再支持。”

    “邵议员,你应该非常明白,没有栖霞州的支持,你怎么可能当选联邦议员?做为栖霞州在联邦管理委员会内的代表,你必须忠实地履行本州人民的意愿!”

    “我的多大的决心?”

    州长先生沉声说道:“抬起你的头看看台上那辆轮椅,那上面坐着的是我的儿子,他就在你的面前。”

    “关于国家安全法案,我代表栖霞州请求你,要求你必须投反对票。不!这并不足够!有什么能够换回我儿子的一双腿?他是这么优秀的青年!”

    州长先生听到邵议员的询问,眼前浮现出儿子在墨Huā星球前线,被联邦部队追杀,然后被那颗ZhàDàn炸断双腿的血腥画面,像一位被激怒的狮子般厉声喊道:“我要你举起手来,弹劾那个该死的鞋油总统!”

    港都某大型药企董事长办公室内,苍老的前任董事长看着儿子留下来的书信,又看了一眼电视新闻上的画面,沉默片刻后终于拨通了电话,对那边轻声说道:“斯库里议员,我的老朋友,今天有件事情必须麻烦你……我知道这个要求有些过分,但你应该记得我曾经对你说过,犬子曾经从军是七组的一名队员。”

    “他现在正在和zhèngfǔ作战,如果zhèngfǔ获胜,他只有死路一条,所以我想用我们一生的友谊请求你的帮助。”

    秋山别墅区内,一位贵夫人披头散发坐在床上,身边全部是凌乱的纸团,对着电话喊道:“如果你还坚持什么狗屁政治操守,我会让我丈夫停止对你办公室所有金援,你小姨子再也别想在我这里再拿到一分钱!”

    贵妇人狠狠地擦掉脸上的泪水,恨声说道:“苟夜羽议员,如果这样还不能说服你,你可以猜猜一位失去独子而绝望的母亲,还会做出什么更疯狂的事情来!”

    议会山第一波密集电话攻势结束,暂时沉默安静,正要进行相关质询阶段,谁也没有想到,密集的电话铃声再次响起,而且这次轮到那些中立派议员甚至是帕派议员们脸sè变得极为复杂或者难看。

    半小时后。

    帕布尔总统这时候正在官邰内沉默观看议会山的表决现场,当看到国土安全法案一读都没有通过,当他听到下属的报告后,才想起自己和杜少卿说话时所感到的隐隐忧虑是什么。

    他想起来了当年一件事情。

    ……

    ……

    通过那部金星纪录片厂摄制的纪录片,联邦认识了七组。在所有人的印象中,那是一个骁勇善战团结无畏的战斗集体,每名队员都是最勇敢的战士,然而在那些光彩夺目的事迹画面掩映下,人们早已忘记不是每位七组队员从一开始就如此生猛无双。

    宪历六十八年,除了人数很少的老队员之外,从港都警备区补充进七组的新队员,身上根本没有现在的沉稳坚毅气质,他们嚣张孱弱怯懦,是彻头彻尾无用的老爷兵,是一群废物般的纨绔子弟。

    为什么?因为那一百多名七组队员的父母是联邦各地的强力人士,他们的家族始终占据着联邦上层社会某些位置,所以他们本身就是废物就是纨绔。

    时间就像无数道纱,过滤了很多过往画面,包括zhèngfǔ和军方在内,所有人只记得七组队员本身的强悍,却忘记他们拥有同样强悍的家世背景!

    在联邦中能够拥有财富与权势的队员父母们,自然不关心什么是道德责任忠诚,但随着岁月流逝,他们开始理解并且骄傲于青年们的骄傲,在不断收到儿子在前线牺牲的消息后,他们痛苦悲伤却并不后悔。

    直到他们发现这件事情背后的那些黑影,于是这些本来保持中立沉默,甚至隐隐倾向zhèngfǔ的地方势力,在极端愤怒情绪作用下,开始不遗余力出手。

    他们自然远不如七大家那般强大,但他们以及他们所生活的圈子,却是构成联邦上层社会的基石,是一张密布无数地域与产业的密网。

    如果还记得宪历六十八年那场声势浩大、震动议会山甚至让zhèngfǔ都沉默无语的拯救大兵Yùn动,大概便能明白这样一个阶层的集体愤怒,会拥有怎样的威力。

    正如那句话:当每个人都举起手来,海浪便开始呼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