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三十五章 校

    (筒子们,先算帐了……十一号十二号十三号都只更了一章,十四号请假未更,按承诺的每天两章计算,俺一共欠了五章……这时候更五千字,然后晚上九点半再更四千字,一共九千字,那就是补了一章,呃,我第一次补欠帐,也第一次算帐,应该没算错。就是说欠了大家五章,今天之内补一章,那就是明天还欠大家四章,我慢慢补……妈呀,一算很多嘀,压力巨大。)

    取过雪白的手巾擦拭掉身上的咖啡污渍,邰之源自嘲地笑着摇了摇头,心想已经多少年没有笑的如此开心了。他从沙里站起身来,对身旁的靳管家说道:“今天记录修改一下,就说我在区进行学习。”

    靳管家微微低,马上明白了少爷的意图,停顿片刻后说道:“少爷,许乐既然拥有进入区的芯片权限,我想他和靳教授的关系,绝对不是梨花大学档案上显示的那样简单。靳教授不可能随便修改区的央控电脑程序,只是因为偶尔在新兵营里遇到的一个士兵……这件事情是不是应该向夫人说一声?”

    无数夜来,除了靳管家之后,没有别人知晓邰家继承人每天夜里在区的学习并不孤单,而是有一个同伴。

    没有人知道许乐也能够进入区,靳管家今天在光幕上看到那台黑色机甲最后爆出的那一击,心里微感担忧,再次向邰之源提出了建议。

    邰之源沉思片刻后摇了摇头,除了像**礼这种事情之外,在没有得到他允许的情况下,靳管家绝对不会向任何人提及与他生活有关的一切细节,哪怕是他的母亲。关于许乐这个有趣的家伙,邰之源相信自己的判断,只是很凑巧的相遇,并没有隐藏着什么阴谋。

    “不用想的太多。人生数十年,总要有些出计划外的出现,才会显得有趣一些。”邰之源如是说道,微显苍白瘦削地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想起与许乐认识以来的点滴细节,他早已肯定对方是一个值得信任的家伙。

    “是。那我马上去处理记录。”靳管家微微低头,他其实也愿意看到注定无法享受绝大多数联邦公民正常人生的少爷……也能够拥有像友情之类比较奢侈的事物。

    “我这时应该汗湿了,应该洗了个澡,所以要……去换件衣服。”邰之源将手中地白手巾扔到桌上,笑着说道“想必呆会儿从校长便要过来和我商量晚上舞会的事情……也许还想最后确认一下刚才捧腹而走的黑色机甲里……是我。”

    安静幽深的区右手边的那个房间里,忽然想起一阵金属机械的声音。房间最远方沉重的合金墙壁刚刚关闭,数据线和动力线都还没有来得及重新置入黑色机甲的体内,机甲一直挡在腹部的两只变形合金拳已经猛地拉开。

    面色微白地许乐像受惊的老鼠一般,出现在破损严重的操控舱里。他用最快地度脱下身上那套堪称古董的拟真操作系统。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强忍着腹中的饥饿,再次调用体内的神奇力量。双腿一颤,便像一只猿猴跳下了高达数米的黑色机甲,变成一道灰尘,冲到了房间正门处的终端显示屏后方。

    将拟真操作系统和那个小工具吃力叠好塞进双肩背包。许乐背起双肩背包。还没有忘记在终端上输入了全面清洁地指令。随着指令地输入。自行清洁设备嘀嘀鸣叫着从区地四周走了出来。天花板上无数地除尘喷洒设备探出身形。开始对整个房间进行清理。尤其是黑色机甲所在地平台更是被反复地打扫。想必过不了多久。许乐留在机甲操控舱和这个房间里地所有指纹都会被抹去。

    再次抹去额头上地汗珠。许乐沉默而沉稳地背起背包。走出房间。来到了紧紧关闭地合金门处。芯片扫描和命令输入结束。他站在两道门之间地走廊中。从最外面那扇门地缝隙处……谨慎地确认了外面地区暂时还没有什么勤奋地学生。这才一闪身走出了区。

    用帽子严实地遮住了面容。许乐低着头。快步从安静地图书馆区里走过。不得不说他地运气相当不错。这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半钟。平时地图书馆区里早已有无数梨花大学地优质生开始勤奋地研习。一定会注意到从来没有人进出地古怪区里走出来一个学生。只不过今天第一军事学院来访。绝大多数人都在综合馆里观看那场惊心动魄地机甲对战。而且晚上就是双月节舞会。再如何书呆子地学生。都会尝试着努力地收拾一下自己。祈望晚上能够和自己心爱地女生能够共舞一曲。在那成双成对地月儿见证下。收获一段甜蜜地爱情。

    小跑出了图书馆区。穿过那片幽静地树林。确认没有人现自己是从区里出来。许乐终于放松了下来。长长地吐出了一口闷气。放缓了行走地度。此时地他双手插在裤兜里。背着双肩包。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很寻常地学生。直到走出去很久。才遇到了几个正兴奋不已讨论什么地学生。却也没有人注意到他。

    顺着玫瑰河畔地草地行走。天上渐渐飘下细微地雪花。落在枯黄地草地上。许乐摘下了帽子。揉了揉微湿地黑色乱。有些不安地取出手机一看。才现此时已经是十一点了。唇角不由露出了自嘲地笑容。心想自己果然是糊涂地厉害。居然在机甲里睡了好几个钟头。刚才和那两台机甲对战地时候。愚蠢地以为还是在凌晨四五点钟。

    想到先前那一幕。尤其是后来对战室天穹打开。无数地欢呼喝彩声。无数地目光投来时地那一瞬间。许乐地心禁不住咚咚地跳了起来。此时他早已经判断出来。不是一个简单地地方。而自己误打误撞地和第一军事学院地机师军官生们进行了对战。而且落到了这么多人地眼里。由不得他不感到震惊与惶恐。

    从东林大区逃出来一年了。许乐有时候会下意识里忘记了自己逃犯的身份,从而显得不够小心谨慎,可是……今天居然在这么多地人面前操控了机甲,而且最后还用的是古董拟真系统,调用了体内那股奇异的力量……虽然那股奇异的力量,已经不再会以颤抖的典型方式表现出来。可许乐依然无比担心,黑色机甲最后的一击会不会惊动联邦某些方面?

    淡淡地悔意涌上心头,他踩着被雪粒冻的僵脆的草枝,往梨花园的铁门处走去,或许是少年初恋的无疾而终,或许是这些天里的遭遇,让他的心里一直藏着股火,所以才会糊涂到了这种地步,犯了下这种错误。

    喀喳。喀喳……随着脚步的前行,心中的悔意也越来越淡,既然已经成了既定事实。再去后悔也没有什么益处,许乐向来是一个干脆利落地人。他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哈出一口白色雾气,低着头继续前行,在心里想着,如果真有人来查黑色机甲,大不了自己再换个身份,离开梨花大学,去别的地方过另一种人生。

    只是……好像有些舍不得。有些舍不得这梨花大学里地像雪一样的梨花,像梨花一样的雪,像梨花一样纯洁可亲,有时却又像雪一样冰冷无常的……那个女孩儿,还有施清海这个流氓官员朋友,还有每天夜里一起吃夜宵的那个孱弱富家子。

    许乐急促的脚步声缓了下来,帽子下那两抹像飞刀一样的眉毛渐渐柔顺平和,最终他站立在玫瑰河边,现此时的自己和刚逃出东林时的自己已经有了不一样地心境。他有了牵挂,爱情友情这种东西……是负担,却是他很喜欢的负担。

    看着河上的薄薄浮冰和淡淡雾气,许乐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就像是在笑一样,他下定了决心,先不急着离开,而是要看看今天这一幕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如果没有人能够查到黑色机甲里的人是自己。那自己为什么要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淡淡的提琴弦律响起,许乐微微一怔。从怀里摸出手机,放到耳边,然后听到了施清海懒洋洋却格外迷人的声音:“你在哪儿呢?综合馆里没见着你,我这时候在门房也没有找着你。”

    “我在河边读书。”许乐的声音因为紧张而显得略为沙

    “读个屁的书……我在订了两套衣服,晚上参加舞会用地,你快点儿过来,我跟你去拿。”

    许乐笑了起来,知道对方是担心自己这个木讷的家伙不懂舞会的规矩,不由感到一丝温暖,说道:“谢谢。”

    “谢个屁,你是有遗产的人,这钱归你出。”

    许乐无奈,本想说自己已经有衣服,但再次想到那衣服是张小萌买的,不禁心头微酸,而且他此时确实也不怎么敢留在校园里,说道:“我马上过来。”

    “不行,我这时候有急事。”电话那头,施清海的声音忽然变得平静起来,“你先自己去吧,我一会儿去找你。”

    许乐将手机放回衣服内,将帽子压的更低了一些,遮住了他微微皱起的眉毛。他听出施清海的声音地忽然变化,总感觉对方似乎有什么心事,却不知道究竟生了什么事,施清海一向是个神秘地人,或许是因为他的职业?

    许乐微感担忧地向着梨花园铁门处走去,一路上看见了许多刚从综合馆里走出来地学生。这些学生不仅仅是梨花大学的,还有很多穿着大学城里别的学校制服的学生,相同的是,这些学生们的脸上都残留着兴奋的神情,眼睛里都泛着骄傲和激动的光芒,议论的声音更是不绝于耳,响起在初冬树林小道与教学楼间。

    这些学生们都在讨论先前那两场机甲对战演练,尤其是最后黑色机甲和银色的那一场对战。梨花大学里出现了一个神秘的机师学生,操控着原型机甲,居然能够和操控着机甲的第一军事学院王牌学生战成平手,毫无疑问,这让所有大学城里的学生都感到了光荣与骄傲。

    他们兴奋地讨论着,甚至有些学生还忍不住摆动着身体开始模仿黑色机甲最后那凌厉的一踢。虽然他们都知道,银色机甲地操控水平似乎要更高一些,最后的破腹一击,也格外霸道,可是他们的注意力,依然只是停留在黑色机甲上。

    戴着帽子的许乐。从这些学生们的身边快步走过,虽然他并不想刻意去听,但那些黑色机甲之类的词汇,依然不停地灌进他地耳朵里。他越听越是心情复杂,知道最后与自己对战的银色机甲果然是第一军事学院的王牌生,他难名也会觉得有些喜悦,可是当他看到那些学生一这大笑,一边模仿黑色机甲捂着肚子逃跑,又不免觉得有些尴尬。

    当时他只急着遮着脸逃走。哪里还顾得上所谓机师的风度和形象问题。

    回到了属于自己的门房卧室中,许乐终于完全放松了下来,他灌了一大缸子凉水。补充了一下先前流失的水分,聊解腹中可怕的饥饿。背着双肩背包进了洗浴间,他小心翼翼地取下那面镜子,镜子后面的瓷砖基本上已经被他掏空了,足以放下一个双肩背包。

    藏好背包后,许乐微微沉思片刻,又撬起下方的一块瓷砖,取出那根被他命名为飞刀地电击棍,放到了身上。接下来的几天不知道要生什么。还是小心一些为好,上次在会所外遇到钩子那些人,如果当时他的电击棍放在身边,也不至于在那枝冰冷地枪口下无计可施,只有冒险凭肉身搏击。

    离开房间之前,他下意识里打开了墙上的光屏。校园网络上不停闪动翻滚着的帖子标题,出现在光屏上,映入了他的眼帘,让他的表情变得极为丰富。身体也僵在了原地。

    “黑色机甲……你在哪里?我们呼唤你!”

    “综合馆直播帖,黑色机甲的大逆转!”

    “机甲为什么这么黑?这和黑马是一个道理。”

    “捧腹而走的背后,梨花大学的传奇究竟想隐瞒什么“骄傲的一院黯然败退,潜伏着地天才为什么总在民间?”

    这是置顶的几个帖子,而下方滚动的帖子列表也基本上被今天综合馆内那一幕所占据。在资讯无比达的都星圈,校园网上对于综合馆内的机甲对战一直在进行直播,不知吸引了多少人的关注。尤其是在最后黑色机甲奇异消失之后,无数人在喝彩之余,开始猜测黑色机甲的真实身份。无数的人起了寻找黑色机甲的活动。

    这才过去多久。居然就引起了这么大地轰动?许乐不可思议,愕然地看着光屏上的那些文字。先前天穹打开的那一刹那。他已经知道机甲对战时的情形,已经落入无数人的眼中,先前路上也看到了很多兴奋讨论的学生,可他真的没有想到,只不过是一场机甲对战演练,便能让整个大学城的学生们兴奋成这个样子。

    许乐看着光屏,有些莫名地挠了挠头,眼睛习惯性地眯了起来,抬起手臂,点开了其中一个高清录像的链接帖子,光屏上地画面在极短地时间内,转移到了联邦最大的视频网站番茄……

    看着画面上那个笨拙地黑色机甲移动,看着那个身法迅疾无比的银色光流,许乐的眼睛缓缓睁大,一刻不停地注视着,一想到先前有无数人就和自己一样,盯着综合馆那个无比巨大的光幕,而自己就在光幕之中而不自知,他的心情便有些怪异。

    画面上,黑色机甲倒了,站起来了,然后六秒钟一掠即过,黑色机甲在不可能的情况下,劈出了那一腿!

    行进模式转换中,在极短的时间内,机甲下半区块护甲会出现问题。许乐看着每一祯画面,心情渐渐平静安乐,他学习的比谁都努力,梨花大学里所有能够找到的系列机甲结构图,他全部背在了脑中,那些牢牢记熟的数据,和在东林大区时,封余大叔潜移默化教给他的技术混合在一起,让他对机甲有一种天然的直觉判断,所以才能准确地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

    这真的只能归于直觉,和他体内的奇异力量和信息传递通道无关,只是这种直觉要归结于海量的资料集合与长年的实践,才能拥有与机械元件的天然亲切感。

    知道银色机甲唯一可能露出的漏洞在哪里,却也要有抓住这个漏洞的能力,许乐的操控水准依然远不是第一军事学院王牌学生们的对手,但他拥有对方绝对不可能拥有的能力,那就是体内的颤抖。

    已经被联邦淘汰很多年的古董操控系统,与他体内强大的**控制能力结合起来,就能让机甲做出平时绝对做不出来的动作!

    三十度角,只能是三十度角,许乐静静看着画面,唇角泛起一丝快乐的笑意,想到古钟号上那个胖子船长向着自己劈来的那一腿……画面上黑色机甲的那一腿,看上去已经有了田船长凌烈一腿的几分神韵了。

    许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股说不清楚的情绪开始充溢他的胸膛,或许叫做自信,或许叫做喜悦还是别的什么东西,他毕竟只是一个少年,人生每一次的胜利进步,都会让他快乐,哪怕今天的快乐极为冒险和糊涂。

    他隐隐明白了体内那股力量的真实用处,也明白了大叔当初是怎样从容面对联邦一整队的特种机甲。

    这个世界,只有大叔和他才懂得,人体本身就是第一序列的机器,机甲只不过是这个机器的外延,也只有大叔和他才能使用体内那股强大的力量,通过被联邦淘汰了的手段,或者是像大叔那样神乎其神的方式……

    用人体直接控制机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