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三百六十五章 雪坪与餐桌

    官邰后草坪四周,数十名举着黑伞的特勤局特工警惕注视着四周,整片街区都处于严密的控制之中,某棵雪松畔,满脸焦虑的布林主任望着草坪上的二人,没有得到允许上前,只好紧张交待下属们更加小心。(牛文小说~网看小说)

    帕布尔总统在覆雪草坪上缓慢行走,他穿着深sè的风衣,手里握着把黑sè的雨伞,飘落的雪花悄无声息地落在伞面,粘在衣襟。

    在旁边稍落后一步沉默跟随的杜少卿没有打伞,将军今天没有戴墨镜,手上戴着黑sè的小羊皮手套,深sè军装如平rì那般笔挺,寻找不到一丝皱纹,雪花落在军服上或坠落或融化,染出深浅不一的sè。

    他望向总统先生黝黑的侧脸,低声建议回到官邰。

    帕布尔总统摇了摇头,望着草坪那头的众人,说道:“因为那些叛乱军人的出现,他们有些过于紧张。”

    杜少卿保持着沉默。

    “把那些军人定义为叛乱分子,在我看来实在是有些荒唐,甚至可以说是无耻。”

    帕布尔总统停下脚步,目光从黑伞下方伸展出去,却不知道看着何处,微涩一笑说道:“官邰收到过国防部的报告,相信你也应该看到李封上校正式提出的指控,但直到昨天晚上看到那名坐在轮椅上的军官,我才敢相信在墨花星球上发生的一切是真的。”

    他回过头静静看着杜少卿,说道:“现在看起来,你劝阻我任命胡链为前敌总司令是正确的。他和贝里主任做出来的这些事情,会让联邦zhèngfǔ付出极大的代价。”

    前线那场针对新十七师的清洗,那场针对前七组官兵的谋杀,帕布尔总统事先并不知情。

    甚至在接到报告之后,他仍然不愿意相信,忠诚于zhèngfǔ的那些高级官员,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举措,冷血丑陋之余,居然还如此愚蠢。

    帕布尔总统想到春都市疗养院发生的袭击,想起昨夜里集会上那名七组队员悲愤的指控,想起那个已经回到联邦,隐藏在黑暗中的小眼睛男人,带着浓郁的自嘲之意发出一声深沉的叹息。

    还有那些七组队员们的父母心总统先生的表情变得更加冷峻,隐隐预估到,有些棘手甚至是极度危险的因素将要出现,而且那是自己无法控制的事端。

    沉默的杜少卿终于开口说话,他望着帕布尔说道:“总统先生,狮子带领一群温顺无能的绵羊做战,虽然辛苦但不见得失败,可如果狮子带领一群贪婪的土狼做战,或许在没有击败敌人之前,自己便先崩溃。”

    帕布尔总统微微皱眉,陷入沉默之中。

    “我还是坚持当rì的观念,zhèngfǔ以及军方有很多人不值得信任,不值得依靠,这样的人对于我们的事业只可能产生伤害,而不可能有任何帮助。”

    杜少卿面容冷漠,坚定说道:“我所指的对象也包括李在道主席,胡链中将是他的学生,那个臭名昭著的联合调查门是他在领导,您应该和他保持距离。”

    帕布尔总统望着他,沉默片刻后说道:“少卿,如果你愿意拿出战场上的耐心,来观看人类社会的历史,大抵便能明白,李主席甘愿自污实际上也是一种牺牲。”

    他挥手阻止杜少卿继续建议,沉声说道:“那些家族尤其是莫愁后山已经沉默了太长时间,现在他们迎来了最好的机会,我相信他们不会再继续沉默下去,你现在的任务是让部队做好所有准备。

    “当然,如果时局没有进入最艰难复杂的局面,我们尽量不要让部队参与到这些事务当中。”

    说完这句话,覆雪草坪再次陷入安静,过了很久之后,杜少卿立正敬了一个军礼,然后冒雪离开。

    走入官邰,帕布尔总统将开始滴水的黑sè雨伞交给职员,脱下风衣揽在臂弯,推开餐厅沉重的古董木门。

    走进门后,他脸上的忧虑敛去无踪,望着正在忙碌的妻子大声笑着说道:“亲爱的,今天中午吃什么?”

    联邦第一Fū人转过身来,接过他臂弯里的风衣,温和笑着回答道:“青豆肉泥,桌上有热汤,你先喝口暖暖身子,看这雪势还得降温,只怕进三月都不会转暖。”

    夫人开始整理餐桌准备午餐,把面包篮放到正在喝场的丈夫面前,然后顺手打开了电视,随意说道:“李主席最近来官邰吃饭的次数少多了。”

    “你也知道这段时间他很忙。”帕布尔总统低头喝着胡椒汤,黝黑的脸上露出满足的神情,夸张赞美道:“汤的味道还是这么好,喝两勺就开始浑身发热。”

    “装做饭菜好吃来讨我喜欢,从当年谈恋爱时你就开始用这招,也不嫌烦。”夫人笑眯眯说道。

    “你这招真不如许乐上校,他每次来吃饭的时候,什么赞美的话都不用说,什么赞美的表情都不用演,只是低头不停地吃,连续加三四次饭……”

    她忽然想起自己是在谈论一个已经三年多没有来官邰吃饭的故人,是在谈论一个帝国皇子,是在谈论自己丈夫最大的敌人,有些情绪黯淡地住了嘴。

    帕布尔总统握着汤匙,默默看着妻子很长时间,忽然眼角的皱纹被挤的深了起来,哈哈大笑说道:“那个家伙只是天生饭量大,这你可被他骗了。”

    笑声渐渐消失在总统官邰的小餐厅里没有人再提起许乐帕布尔总统撕扯面包蘸着浓稠的汤汁,混着青豆肉泥缓慢吃着,平静地看着电视光幕。

    身为联邦总统,在私人生活中却很少看联邦新闻频道,这时候也是如此,因为即便是他都很不喜欢,那个被zhèngfǔ严密控制的所谓权威新闻媒体。

    名为四月花的私人电视台正在播放重要时政新闻难以掩饰兴奋表情的现场记者,拿着话筒大声说道:

    “最高法院以四比一的投票结果宣布即时废止爱国者法案,现在距离当时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然而沉默行军yóuxíng队伍依然没有离开拉比大道,数万民众在此地展开了狂欢,而我们发现有越来越多的首都市民加入了狂欢庆祝的人群之中……”

    现场记者后面还说了些什么帕布尔总统没有听清楚光幕里传来的声音进入他的耳朵,全部变成了模糊的噪音,让他的脸sè变得难看起来。

    最高法院宣布即时废止爱国者法案的第一时间,他就知道了这个消息,所以才会有先前和杜少卿在雪地上缓慢行走的一幕。

    就在联邦各大势力都认为他所领导的联邦zhèngfǔ将会因为此项违宪审查判决遭受巨大挫折总统先生本人会暴跳如雷的时候,他却一直保持着平静甚至可以安安静静陪妻子在小餐厅内吃着简单的午饭。

    帕布尔总统认为自己可以一直平静下去,然而没有想到在充满家庭亲情温暖的餐桌边看到这些新闻,和在擂圆办公厅里听到这些消息,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听着记者兴奋的报道,看着十几年一直或热情或沉默支持自己的普通民众,越来越多人加入反对自己的阵,他忽然觉得浓稠的胡根汤变得没有什么味道。

    一双温暖的手轻轻落在他的肩头,缓慢前后摩娑着表示自己的慰问,帕布尔总统轻轻拍了拍。

    夫人站在他椅后,轻声说道:“帕帕,不要忘记我当年也是位律师,虽然只是你的助理,但从看到爱国者法案的第一天开始,我就知道那是有问题的。”

    帕布尔总统沉默片刻后回答道:“亲爱的,我很清楚爱国者法案不止是有问题,而是很彻底的一部恶法。”

    他转过头来,望着自己的妻子,严肃说道:“但此时此刻的联邦需要这部恶法,就如同一个病重将死的病人,非常需要非法的精神刺激药物,帮助他们撑过手术。”

    “法律出身的人很容易判断出,爱国者法案一旦进入违宪审查程序,肯定会被那位老法官的最高法院废止,所以我和zhèngfǔ做了很多程序做保护。”

    他站起身来,黝黑的面容上闪过一丝自嘲的笑容,继续说道:“只是zhèngfǔ没有想到,握有最强大暴力机构的我们一直在艰难的自律,我们的敌人却如此肆无忌惮,无视法律开始动用暴力手段。”

    这句话指的是春都市疗养院的袭击。

    “是那些大家族做的吗?”夫人忧虑问道。

    帕布尔总统摇了摇头,说道:“是许乐做的。不管是不是他们在幕后策划甚至推动,那些大家族永远不会承认,而且zhèngfǔ无法找到任何证据。”

    听到许乐的名字,夫人的脸上闪过一丝震惊,然后她轻轻叹息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端起餐盘离开。

    推开二楼卧室的门,她望着坐在窗边正在玩手机游戏的女儿,微笑说道:“黛儿,吃饭了。”

    帕黛尔小姐抬头望着母亲露出甜美的笑容,放下电话走了过来,这位联邦第一千金现在已经出落成楚楚动人的小姐,却似乎依然不怎么愿意说话。

    夫人怜爱抚摸着女儿的卷发,叹息说道:“已经过去了三年,许乐他也确实是个帝国人,亲爱的,你究竟什么时候才肯原谅你父亲,和他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呢?”

    帕黛儿小姐沉默与青豆肉泥战斗,倔犟地不肯回答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