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三百六十三章 藏身于意想不到的别处

    整个联邦只有两把ACwww.TTZW365。COM阅读网)

    传闻总有其来源,所以这是真事,这些年那把ACW始终在某僻静地窖里等待,直到被张小Huā拿走。

    他知道那把qiāng拥有怎样恐怖的魔力,在这场战争中能够扮演怎样的奇兵,但当林半山要求他交给许乐这个帝国人时,却没有任何犹豫。

    因为张小Huā从来不曾怀疑过林半山的判断。

    或昏暗或明亮的灯光从街道两旁的公寓楼内投下,刺着青Huā的男子沉默行走在夜sè与雪Huā间,随着他稳定而快速的脚步,两旁的建筑物高度渐渐降低,风景变得杂乱而环境音开始嘈杂起来。

    一辆夜班出租车停在修理铺外,里面的司机正盖着毯子眯着眼,似乎正在睡觉,没有人注意到,当张小Huā毫无情绪目光掠过时,司机微微领首示意。

    前面的烧烤摊老板挥舞着大勺炒着青菜,肥胖的老板娘满是油腻的手在臀后轻轻挥动,像是在驱赶并不存在的蚊子。

    张小Huā所经过的街巷,不时出现这样不起眼的普通市民,他们用各自的手式目光表达黑道特有的语言。

    就这样,被联邦zhèngfǔ通缉的魁梧汉子,一路安全走进了首都特区唯一的福利区:黄风庄。

    所谓福利区,不过是贫民区另一种称谓。

    这里的民众基本上没有正式工作,收入微薄需要依靠社会福利,按时领取乏味的合成蛋白肉,领取极少的补助津贴,住着zhèngfǔ提供的廉价租屋,送孩子进入富人们极为不屑的学校,生活非常困苦。

    正如社会历史书籍上的描述,生活困苦的区域总是容易滋生罪恶。下水道经常被避yùn套塞住的非法妓院、满是烟味与汗臭味的地下赌场、巷尾阴影里的毒贩子,是这片街区最常见的三道风景。

    张小Huā挥手掀开草帘,再无表情走进一间大杂院,顺着楼底的雨廊,避开拦在面前的破烂杂物,一路经过很多半阖着门的房间。

    透过缝隙,可以看到那些房间里的人们有的在看电视,有的人很紧张,有的人脸上只有麻木,有小孩在和黑帮分子玩着刀尖插泥巴的游戏并且极为兴奋,有被单独关押的中年人正气喘吁吁在妓女身上拱动。

    张小Huā看似面无表情,目不斜视,实际上一路经过时,已经把所有房间里的画面前看了一遍。

    这些房间,除了他最忠诚能干的下属,还有很多衣着气质和黄风庄环境极不相符的人,人质。

    有吃有穿还能满足生理需要,那些人质的精神状态都不错,至少距离疯狂的边缘还很远。张小Huā确认这点之后,脸上终于露出满意的表情,在后门处向那个表情恭谨的中年人微微点头,便走了出去。

    后门处的夜sè雪Huā间停着一辆极普通的汽车,张小Huā打开车门坐进驾驶座,接过旁边递过来的粗烟草点燃,轻轻吸了两口,因为身材过于魁梧的关系,铁肺轻吸便让粗烟草前端骤然红亮,烟雾瞬间占据车厢。

    坐在后排的韩楚皱了皱眉头,扯出细腻的丝质手绢捂着口鼻上,开始不停地咳嗽,苍白如鬼的脸颊上挣出几团鲜艳的红晕。

    “我很明白一个权威新闻媒体在这场战争中能够起到怎样巨大的作用,咳……咳……”

    韩楚放下手绢摇了摇头,蹙眉说道:“我所不明白的事情是,绑架那些电视台员工的亲属家人,究竟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如果他们报警怎么办?”

    “南科州那件事情,证明这种暴力方法是有效的。”

    张小Huā轻轻抚摩光滑的头顶,沉默片刻后说道:“如果惊动警署肯定有大麻烦,不过我们必须赌一把,赌那几位主管先生并没有鲍勃与伍德的勇气。”

    韩楚的目光落在他空着的右手边,眼瞳微缩,像毒蛇般阴寒可怖,声音细锐冰冷说道:“真就这么给了那个帝国人?”

    “嗯。”张小Huā面无表情回答道。

    “这件事情真的很有趣,那位帝国太子似乎非常信任我们,其实我一直在等着他用李飞绒和孩子的性命威胁我们,结果他没有给我这个回报的机会。”

    韩楚目光微垂,简单的语句里隐着极强悍的意思。

    张小Huā沉默无语。

    车辆缓慢驶离这片糟烂的街区,半开着的车窗间不时喷出浓郁的高级烟草雾气,渗入纷飞雪Huā之中。

    数十分钟后,这辆外表普通的汽车来到首都西郊一处外表普通的建筑群外,昏暗的灯光照亮建筑群上方缓缓落下的雪片,没有人能够发现四周布置的重火力点。

    铁门缓缓开启,张小Huā和韩楚乘坐的汽车,没有经过任何检查,便进入了这片暗中戒备森严的建筑群产群。

    占地面积极大的扁平无梁房,道旁粗大的束线管,隐隐传来的低沉电机嗡鸣声,远处污水处理设备排出的白烟,证明这片建筑群是某种工厂。

    车辆停在某间厂房外,张小Huā和韩楚走了进去,顺着一条透明的长廊向里行走。

    长廊玻璃那边是几条全自动流水线,无数精密至极的尖端机械设备,正在近乎真空的无尘环境中不停运作,尖细到肉眼几乎快要看不到前端,闪电般探处收回,仿佛正在对流水线上某基片进行着微雕工作。

    如果这时在透明长廊里行走的是许乐,他绝对会震惊于眼前看到的一切,甚至有可能会贴着玻璃看着那几条流水线怔怔发呆,因为如此尖端的微量级设备,就算是在果壳研究所里也无法找到。

    张小Huā和韩楚却没有任何异样的情绪,面无表情或脸颊惨白的沉默前行。最开始进入这间厂房的时候,他们曾经震撼过,后来发现缺乏高级工程师思维的大脑怎样无法理解那些设备,便只好无视。

    透明走廊尽头的办公室内,一位穿着全身绿sè过滤服的中年男人,正在低头看着电子记事本上的数据,虽然过滤服有些大且厚,却依然遮不住那对如山般的肩。

    像名高级工程师的林半山抬起头来,望着自己最得力的两名同伴微微一笑,说道:“看来事情很顺利。

    “确认鲍勃主编和伍德记者交到了沉默行军指挥部手中后,我按照你的吩咐,亲手把qiāng交给了他。”

    张小Huā回答道。

    韩楚在旁边站了很长时间,发现林半山又准备低头去看电子记事本,再也无法压抑住心中的焦虑,解开黑sè礼服的第二颗扭扣,皱眉说道:“如果事后被人发现,我们和一名帝国人朕手对付zhèng

    fǔ,而且那个帝国人还是位皇子,这样会遗臭万年的。”

    “遗臭万年?”

    林半山抬起头来,笑着说道:“我不在乎这个。”

    仿佛是偷听到了这句邪恶无谓到让人感觉无比洒脱的话,厂房外面的风骤然变得更加猛烈,一片刚刚粘附在房顶上的雪Huā被呼啸寒风轻易掀起,拂向高处。

    那片雪Huā打着旋翻滚着飘的越来越高,然后轻飘飘的再次缓缓降落,飘越这片占地十四平方公里的厂房,落到厂区南门那片松树林畔的奠基石处。

    光滑黑sè石碑上积着浅浅的雪,仿佛戴着一顶滑稽的白帽子,石碑上刻着一行字。

    “宪章局第24基准芯片生产基地。”

    南科州首府流血事件后,林园门口不欢而割裂,联邦zhèngfǔ开始四处搜捕林半山和追随他的下属,意图将这道黑暗势力直接扑灭,然而谁能想到,那位百慕大君王竟是藏身在宪章局某芯片厂中。

    毫无疑问,对于林半山来说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

    ……

    ……

    窗外的雪停了,张小萌望着宪章广Chǎng上的积雪的五人小组雕像,眉宇间泛着淡淡的忧愁。

    敲门声音响起,清晨时分被人打扰休息,无论是谁都会觉得不愉快,但张小萌只是平静转过身来,将有些潦乱的头发挽成马尾,然后把门打开。

    这里是戒备森严的议会大厦,她是青龙山反zhèngfǔ军驻首都特区最高官员,负责四科那片深海,这时候会来打扰她的人妾者是消息,必然非常重要。

    当然,她现在如此平静,更因为她今天醒的特别早。

    “鲍勃和伍德出现在集会现场,按照您的指示,组织开始了反向调查,现在有了一些初步结果。”

    公开身份是副武官的男性下属,看着她紧张汇报道:“根据国防部那边传来的情报,首都时区昨rì正午二十点,春都市傍晚六点,第一军区疗养院发生了一场袭击事件,攻击方应该是那些前七组军人。”

    张小萌点了点头。

    下属望着她欲言又止,迟疑说道:“根据目击者报告,确认前联邦上校许乐出现在袭击现场。”

    青龙山之叶与联邦英雄之间的青涩初恋故事,虽然不如男性当事人与那位国民偶像少女订婚广为人知,但也不是秘密,至少这片深海里所有的鱼,都清楚他们的年轻女领导有不可触碰的某些区域。

    然而出乎他的意料,张小萌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异样,只是轻轻嗯了一声。

    房门关闭,她走进卫生间,望着轮椅上那个满脸不自然神情的男人,沉默片刻后低声问道:“你叫达文西?是许乐给你出了这么一个疯狂的馊主意?他……有没有说些别的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