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三百五十八章 断楼

    昏暗光线之中,许乐看着光幕上的电子邮件,看着那些发生在联邦各地暂时不为人知却已经让宪章局和联邦政丵府焦虑不安的事丵件报告,看着邮件末端清晰的小红花标识,脸上露出感慨微笑。(牛文小说~网看小说)

    两场战争在太空在地表,在无形空间和寒冽冬意中将要先后打响,他很清楚没有哪一场更重要,但是菲利浦与宪章电脑的交锋将是一切的基础。

    如果不能把宪章光辉从他及队员们的头顶驱除,那么一切后事都不用再提起。

    在最开始的计划中,菲利浦的任务是监控宪章局,掌握对方发出的情报,对地表战斗提供保护,然而令许乐感到有些惊喜的是,在得到贝得曼帮助之后,菲利浦做了更多的事情,做的比想像中更好。

    销毁掉邮件,他望向房间里沉默待命的队员们,停顿片刻后沉声问道:“计划都清楚没有?”

    “清楚。”众人压低声音回答道。

    “再重复一遍。”许乐握紧举在空中的右拳,面无表情说道:“我要的是全面压制。”

    “明白。”

    右拳在昏暗光线中散开,许乐沉声命令道:“散开。”

    房间隐藏后门开启,二十几名队员低下头快速离开。房间位于春都市地铁线路末端,门后便是这座旅游名市发达的地下通道系统,在黑暗遮掩下,谁都不知道那些开始响起轻微脚步声的通道通向何方。

    许乐和顾惜风留了下来,身为七组电控水准最优秀的成员,他们要负责组装控制中心。

    各式各样复杂的数据线和电缆在两个人或粗圆或细直却同样灵巧的手指下,渐渐变成铺满地面看似混乱却非常精密的网络,然后与城丵市民用网络联接。

    9分钟后,地底房间里的战地临时指挥中心布置完毕,发送几个数据确认回馈遗失比例,确认渠道畅通,许乐神情凝重望向顾惜风偏头表示询问。

    顾惜风举起右臂,擦掉额头上的汗水,压低声音向各处的队员进行方位确认。

    “辅助侧翼火控?”

    “到位。”

    听到系统内史航清晰的回话声,顾惜风满意地点了点头,转头望向许乐汇报道:“战地步兵指挥c3设置成功,3143米范围加密通讯无碍。”

    “确认继续。”许乐说道。

    “主火控正面集群?”顾惜风问道。

    春都市郊区某风景优美的山谷间,第一军区南方疗养院,隔着一道河堤遥对的山野间,熊临泉听到头盔里的询问声,眯着眼睛在达林机炮座基上拧下最后一颗螺丝,低声回答道:“熊临泉六人到位。”

    在他身旁数十平方米的树林内,隐藏着山炮等几名七组队员的身影,匍匐于长草间的他们听着头盔里的应答声,对手中的Tp小红点改狙进行瞄准调适,然后平静平伸黑洞洞枪管,对准河堤那边。

    河堤那边的存养院大楼一片安静,院中隐隐可以看到几个重火力点和十几辆军车。

    河堤这边是队员们隐藏着的山野,满山腊梅正在盛开,或红或白或粉,恰如头盔上那些斑驳的伪装粉墨。

    地铁深处的昏暗房间里,顾惜风继续沉声问道:“撤退路线控制?”

    片刻后,系统里响起白玉兰依旧轻柔却格外平静的回答声:“到位。”

    沉默片刻,顾惜风看了许乐一眼,开始对最后一处进行方位确认,那里将是本次行动最关键的点。

    或许是受到紧张气氛的感染,顾惜风的声音压的更低了,喃喃问道:“药贩子到位没有?”

    漆黑的管道里,弥漫着疗养院特有的药水味道和一般疗养院绝对没有的鲜花香味,南科州影院清洁工胡宗华抬头望着头顶的微光,附着小吸盘的手套在光滑的管道上缓慢移动,整个人就像一个灵巧的蜘蛛。

    听到系统里的询问声,胡宗华没有回答,继续小心翼翼将电触芯片插进塑胶炸丵药,然后按照头盔光图上的显示,将炸丵药准确地附着在某处承重合金梁下方。

    利用工具确认角度精确无误后,他张开嘴唇将棉棒般的话筒含进嘴里,用牙齿轻轻啮咬摩擦。

    管道里一片黑暗,胡宗华看不到任何外界的图像,更看不到疗养院夫楼最东面相同构造的那条管道,但他相信此时正在那条管道里作业的江锦,应该这时候也和自己做出了相同的回应。

    他相信江锦“卖药”不会出任何问题,因为他是七组最好的攀援卖药高手,而江锦是他的徒弟。

    听到清晰难闻的细微摩擦声,顾惜风忍不住浑身发抖,苦着脸说道:“老胡还是这个臭习惯。”

    “知道到位就好。”

    许乐站起身来,解开脚下的行军背囊,取出需要的装备,推开铁门,然后回头望向顾惜风微笑说道:“马上就要开始战斗,让我们先把敌人的衣服脱掉。”

    顾惜风眉梢特得意一挑,示意我办事你放心,挥手让他离开。待铁门关闭后,他双手交叉,十根肥圆的手指交错扳了两下,然后搓手摩擦加热,坐在工作台前。

    手指轻轻落下,房间对外四道铁门顿时被锁死。

    紧接着,联邦伟大作曲家穆赫所做的战斗交响曲,开始在昏暗房间里回荡,激昂而令人热血澎湃。

    顾惜风陶醉在交响乐中,手指像弹钢琴,又像指挥一般神经质的高速颤动,如风迅疾、如露易逝、如电不可捉摸般,诡异拂过工作台光幕。

    伴着激昂的音乐,随着手指的颤动,无数道指令从地下房间通过线缆进入疗养院,瞬间侵入对方的战地指挥系统,然后完成所有准备工作。

    钢琴曲段落的最后是一个极重的鼓点。

    顾惜风睁大眼睛,盯着光幕上不停起落的数据曲线,手指高高举在空中,随着那个鼓点进入耳膜,手指落下,重重按动起爆红钮。

    依据爱国者法案,联邦政丵府对鲍勃主编和伍德记者进行了秘密关押,关押地点极为机密,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两名胆敢与政丵府做对的联邦新闻名人,一直被关押在春都市第一军区南方疗养院中。

    负责疗养院防御工作的是小眼睛特战部队某分队,还有第四快速反应旅的一个营,指挥官是陈春雷上校。

    用如此多数量的精锐部队看守两名这辈子连架都没打过的新闻记者,看上去似乎显得有些过于紧张,但陈春雷上校非常清楚,这是因为这两名新闻记者对千联邦政丵府来说非常重要。

    在收到某些叛乱退伍士兵可能会前来劫囚的情报后,疗养院方面加强了防御,尤其是大楼遥对山野的那面墙做了临时加固,除了早就换成防弹玻璃的窗户外,就连墙体本身都进行了合金块混编筑基。

    陈春雷上校坐在办公桌后,端着茶杯检查着各处的防御措施,心情非常平静,如果疗养院遇到袭击,他的部队只需要坚持半个小时,便能得到来到春都市警备区的支援,到那个时候,不要说是那些叛乱退伍士兵,哪怕是黑鹰保安公司全体出动,也不需要担心。

    靠小眼睛特战分队和一个营能够坚持半个小时吗?陈春雷上校的答丵案是斩钉截铁的肯定,当然能!

    因为他们的任务中并不包括保护那两名记者囚犯,只需要保证对方不要逃出去,而相反的,敌人的目标不是杀死那两名记者,是要完好无损地救走他们。

    在这种条件环境下,哪怕是杜少卿的铁七师也做不到!

    陈春雷上校端着茶杯,望着防弹玻璃窗外的风景,望着河堤对面星点梅花遮掩下的山野,望着那些可能只是存在于幻想中的敌人,脸上泛起嘲讽的笑容。

    在这时候,他忽然想起在学校时曾经学过的某句皇朝古谚语,具体的字句有些忘了,大概的意思是:我坐在某处城楼上,观江山风雨晦暗,自不动心。

    眼看他人起高楼,眼看他楼垮了?

    陈春雷上校摇头感慨自己日渐衰退的记忆力。

    然而就在这一刻,他的脖颈忽然感到前所未有的僵硬,望着窗外的眼眸因为恐惧和不可思议急剧收缩,手里的茶杯在重力作用下脱离颤抖手掌,重重摔在地上!

    陈春雷上校瞪圆了双眼,眼睁睁看着身前厚重的墙壁,仿佛像魔幻电影中的场景一般,缓慢地离开大楼本体,然后极其缓慢的倾斜,向河堤方向倒下,露出外面大好明媚阳光和清透的山野梅花远景!

    眼看他楼垮了?

    他惊恐地颤抖站直身体,望着脚边悬崖般的楼边,望着烟尘之中碎成无数截的加固合金夹层楼壁,直到此时才明白过来,大楼整整一面墙垮了!

    方正坚固的疗养大楼,就像一个水泥盒子平静矗立在河畔,给人一种永远不会倾覆倒塌的感觉。

    然而就在傍晚某刻,大楼临河的整整一面墙,发生了令所有人目瞪口呆无比惊恐的变化。

    噗噗噗噗噗!

    一连串清脆的炸丵药暴炸声,在楼体联结处连续响起。

    86道轻微的烟尘,在疗养院大楼两恻,从最顶端直至地面,极有节奏的迸射而出,就像礼炮一般整齐!

    烟尘间隐隐可以看见那些药剂助推装置尾流在进行精确的角度调整!

    疗养院大楼整面墙,就这样缓慢地离开楼体,每河堤方向倾斜,就像被造物主自云端随意一刀斩断。

    整面墙的倾覆开始极为缓慢,甚至肉眼都能看清楚它与楼体依依不舍的分离,能够看清楚那些被重量生生撕断的钢梁,还有那些如泪珠子般垂下的水泥块。

    然后墙体倒下的速度越来越快,终于猛烈地砸在河堤旁的绿地间,摔成无数断裂的墙体,烟尘飞舞d

    这一幕画面实在是太过骇人。

    大楼里的人们眼睁睁看着身旁的墙离自己而去,看着光线骤然明亮,楼外风景变成房内的装饰,目瞪口呆不知如何言语,痴痴傻傻走到断墙边,望着渐起的烟尘,完全没有想到这是一场袭击,更不知道自己已经变成山野里某些瞄准镜里的风景。

    顾惜风设计的爆破方案,完美地利用了埋药点的位置和连续爆破路径时间差所带来的应力撕裂作用。

    当然,如果这座疗养院大楼临河的那面墙是普通建筑构造,想要它这般整齐夸张甚至带着魔幻色彩倒下,是非常困难的事情,胡宗华和他的徒弟江锦可能需要在管道里爬更久,卖出去更多炸丵药,冒更多危险。

    然而疗养院大楼刚刚经过加固,合金混编夹层,就像是无数道坚韧的针线,把有些酥脆的整面墙缝成一个结实的整体,于是一倒便是一面,壮观不已。

    疗养院大楼整整一面墙垮了,还是面临河堤的那面墙垮了,这就像是一个挥舞旗帜宣誓保护贞操的坚强少男,忽然被无耻而强大的暴徒女硬生生撕裂了身前的衣襟,被迫展露出所有的要害和脆弱。

    47个房间露在余晖中,心个房间里的人们棒着脑袋,揉站头发,站在悬崖似的残楼畔,恐惧地向下望着。

    大楼房间残壁间,发生着不同的故事。有护士在惊恐的尖叫,在士兵在徒劳的呼唤,顶楼某处那两名被折磨的无比虚弱的记者囚犯,则是缓慢地揉了揉眼睛,想要确认自己是不是又被噪声逼出了幻觉。

    陈春雷上校站在平时最欣赏的晚山暮色间,望着烟尘渐息处,河间的金光流影,无助惘然地张开双臂,不知道这个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河堤对面的山野里响起一道粗豪的声音,因为距离遥远的关系,这声音明显经过设备的放大,从而显得异常有力而嚣张。

    “对面大楼里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请马上放下手中的武器投降!”

    “再重复一遍,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请马上投降!”

    大楼临河整堵墙垮了,办个房间袒露在暮色之中,袒露在不知道多少枝狙击步丵枪的枪管下,这就是最冷酷无情而强悍嚣张的包围。

    仿佛为了证明这一点,河对面的梅山里响起一记清脆的枪声,六层楼某房间里,一名试图举枪反击的小眼睛特战精锐应声而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