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三十四章 捧腹而走(下)

    对方说请,许乐很自然地接了一句:“请……稍微等一下。”

    不得不说,同样一种锅底汤熬出来的白菜滋味也各有不同,这是菜的问题。第一军事学院的学生们都是很骄傲的人,可是这份骄傲表现出来的气质却是截然不同,驾御蓝黑色机甲的安达会表现的躁狂轻浮,周玉则是表现的相当优雅。

    听到耳中传来的声音,周玉微微一笑,看着监控屏幕上那个勉强维持着平衡的黑色机甲,轻声说道:“好的。”

    他不知道黑色机甲里的那人要自己等什么,或许是争取一点休息时间,或许是想出战胜自己的方法?绝对的自信让周玉平静而从容地表现着第一军事学院的风度。而黑色机甲里的许乐似乎也真的只是在休息,机甲呆呆地靠着墙壁站立许久,没有任何动作。

    长时间地安静与对战的停顿。对战室里诡异的气氛,呈现在综合馆巨大的光幕上,终于被综合馆里那些不停鼓掌,摒着气息替黑色机甲加油的学生们注意到了,掌声渐渐稀落下来,回复到无比的安静之中。所有人意外地看着光幕上一丝不动地两台机甲,都不知道生了什么。

    施清海正百无聊赖地搓着被烫红了的手指。秀气地眉毛皱的极为好看,忽然间被四周环境里地异动吸引了注意力。好奇地看了一眼光幕,静静看了片刻,将对战室里两位机甲操控者间的交流猜到了少许,忍不住笑了起来,心想周玉这时候一定会给予对方最大限度的宽忍。以表现自己的风度,一院出来的人果然都是这么臭屁。只是那台黑色机甲还想蹦什么?实力地差距太大,哪怕再沉默地思考下去,黑色机甲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击败周玉操控地银色机甲,除非黑色机甲里那位太子爷忽然间小宇宙暴。

    距离综合馆并不遥远,却格外森严安静的小别墅里,邰之源也正捧着咖啡杯,饶有兴致地注视着光幕上两台机甲的沉默,对战的双方一个是他不为人知的“朋友”,另一个是他将来的下属,他很清楚双方的实力。^^^^双方的性格。笑眯眯地准备看许乐倒下再爬,爬起再倒。就像频道那丫头演的热血太空剧般上演。

    便在此时,沉默了很久的黑色机甲忽然动了。

    施清海地眼睛眯了起来,综合馆里地人们紧张而有些不忍地看着,小别墅里的邰之源微笑喝着咖啡,屈起了搁在扶手上地左手拇指,在心里轻轻数道:

    只有六秒,邰之源相信自己的判断力,许乐只能支撑六秒。

    在第二秒钟的时候,黑色机甲与银色机甲已经狠狠地再次撞击在了一起,这次却没有响起清脆沉重的金属碰撞声,因为就在肉眼无法分辩的那一刹那间,黑色机甲已经损坏的两只机械臂忽然搭起了一个奇怪的角度,封在了机甲的正前方!

    银色机甲像刀锋一样撕裂空气,直取黑色机甲操控舱要害地的突击右臂,便在黑色机甲两只残破的,甚至隐隐冒着火花的机械臂挡住了。更准确地说,不是挡,而是格,两只机械臂之间的角度显得格外怪异,呈放射状向外,恰好将银色机甲的机械臂夹在了当中!

    银色机甲的突击,带动着两台机甲机械臂上的护甲不停摩擦,出令人心悸的滋滋声,巨大的冲击力,全部集中在了这一段亲密接触的区域,让两台机甲不约而同地同时一震,从金属地面上震起了十几厘米的距离!银色机甲里的周玉有些意外对方的操控精度和度,但隐隐中他又不是特别奇怪,因为先前他就已经看出,对方拥有很怪异的反应度,操作本来就不应该差成那个样子。

    黑色机甲笨拙的动作,因为这一刹那的成功捕捉,而不再需要面对银色机甲高的运转和轻灵的机甲步法,从而最大程度上掩饰了自己的优点。这一点看上去简单,但实际上非常困难,因为机甲的金属动力属性,注定了操控者无法做到像指挥自己的身体一样指挥机甲任何细微的动作,在机甲对战操作中,从来没有这种像人体格斗一般的规范动作。

    黑色机甲退步御力,双臂格挡,完全像是一个在修身馆里练习了无数年的人类,根本不像是一个冰冷的机器。

    综合馆里紧张注视着光幕的学生们并不懂黑色机甲这个简单动作所隐藏着的困难度,他们只是现已经摇摇欲坠的黑色机甲不但站了起来,而且第一次成功地阻止了银色机甲的攻势,这个事实让他们看到了梨花大学获胜的一丝可能性,禁不住爆出一阵极为热烈的欢呼声。^^

    但周玉懂,那些一院机动系的学生懂,施清海和邰之源也懂,他们不禁都有些吃惊。

    周玉不知道黑色机甲里的那人如何能够让一台冰冷的机器,像一个人类一般流畅地完成先前那个动作。就像他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能够拥有比自己还要快地反应度,但是吃惊之余,这位第一军事学院王牌学生的心里没有一丝担忧,平静注视着监控屏上各项数据回馈的双眸中,甚至闪过了一丝笑意。

    异变再生。

    本来僵持在一起的两台机甲间忽然剧烈的震动了一瞬间,本来被黑色机甲牢牢地格挡在身前的银色机甲机械臂。再次向着前方伸了过去!泛着寒光地合金拳头,直指机甲最致命的操控舱。当然在这种系统监控下地对战,不可能允许机甲间出现真正的死亡。但如果银色机甲真地能以某种力量击中操控舱,系统自然会判定银色机甲获胜。

    这正是周玉平静信心的来源,不论黑色机甲那古怪的格挡是下意识做出来,还是真有什么奇怪的操控方式,他都并不在意。两台机甲的机械臂纠缠在一起。银色机甲丧失了高机动性,似乎吃了大亏。但实际上此时地对战完全考量的是双方在狭小空间内地微操作,以及本身机甲的动力系统威力。而在这两个方面,周玉都很自信,黑色机甲不是自己的对手,论起微操作,周玉拥有出常人太多的水准,而银色机甲属于加强型,本身的动力功率输出,要比原型机出太多……

    伴随着静农式高能蓄电池功率全部输出,银色机甲的后侧方出了周玉无比熟悉。无比亲近的嗡嗡声。强大的动力输出。让银色机甲的再次突进,显得无可阻挡。尤其是周玉的右手不停在指触式光屏上输入着指令,让银色机甲地机械臂在以零一秒单位下不停地进行着最小范围内地快颤移,在黑色机甲的两只机械臂上不停碰撞,笃笃笃……

    像啄木鸟不停地啄着坚硬地树木,渐渐将树木震松,又像一只远古巨人的手,不停地击打着岩石的缝隙,让岩石的缝隙越来越大……

    机甲的合金机械臂不会疲劳,但在这种极小范围内的颤移震动下,却是根本来不及进行复位,黑色机甲只能眼睁睁看着身前的空隙越来越大,银色机甲机械臂越来越近,度越来越快……

    不得不承认,第一军事学院机动系王牌学生的机战实力,已经强大到了一种很变态的程度

    邰之源的咖啡杯停留在了唇边,沙上的五根手指已经全部屈起,眉头微皱,认真地看着光幕上,那个即将落败的黑色机甲,下意识里觉得马上会有什么古怪的事情生。周玉也感觉到了,因为对方黑色机甲在这两秒钟的时间内,一直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似乎已经丧失了所有的信心,只有等着被击中,然后被系统判为失败。可是周玉确定,黑色机甲里的那个人是一个不会轻易言败的人。一种不祥的预兆出现在了周玉的脑海中,他的表情平静,手指却开始快地在光屏上移动,将的动力输出调为瞬间突域,同时让机甲下半身的机械腿开始微屈转为行进模式……

    电流声,金属构件的组合声响起,对战室内两台巨大机甲不停颤抖的身躯似乎同时一僵。银色机甲机械腿开始下蹲,将要转为行进模式。周玉决定不再等待那个不祥的可能,要以这种冒险的方式,获取更多的动力输出与抓地性能,务求一击成功。

    然而……

    一直沉默的黑色机甲似乎等待的就是这一刻,当银色机甲下半部区机甲因为转换模式而向后方微移一刻的时候,黑色机甲动了,粗重的机械腿动了,笨拙而绝决地动了起来,变成了空中的一道黑色的弧线,以肉眼绝对无法看清的度,以三十度角的精准角度,狠狠地向着银色机甲下半部的区劈去!

    这是机甲对战中绝对不应该出现的画面!

    这绝对是任何一个机甲教程里面都没有过的动作范例!联邦地系列机甲都是二型机甲。沉重的机械腿主要用于支撑沉重的机甲本身负荷,又可以转换为行进模式,经由金属构件重新组装转换,可以让机甲以每小时一百公里以上的度在原野上快前行,如果因为战时需要,还可以临时装上履带。顺利地跨越那些地形复杂的沼泽区域。

    总而言之,在联邦的机甲设计和使用理念中。机甲这一双沉重地机械腿有着相当重要的作用,但这种作用主要是体现在结构和移动方面。对战时机甲地平衡更是最重要的事情。只有维持住机甲地平衡,才能保证机甲三大系统能够拥有一个稳定的参照计算反应平台——正因为机甲对于这方面的要求太高,所以不论是设计还是使用当中,联邦的人们一贯只会将武器系统装载在机甲的上半身,而很少有人会想到。===那双沉重而笨拙地行进机械腿……居然也能够成为攻击的武器。

    过往无数万年地历史当中,肯定有科学家或是那些出身修身馆的机师强者。设想过机械腿能不能在机甲作战中挥重要的作用,然而无数的实验和推算,早已证明,如果要保证机甲的稳定性,必然要牺牲机械腿的灵活性。

    机甲毕竟是机器,再如何灵巧的机器,终究不是人类的身躯,不可能像那些特种兵或修身高手一样,能够在林间腾跃,像人类自身那样飞踢……或许有的初学者会兴致勃勃地进行这种尝试。但是迎接他的。必将是彻底地失败,因为一台连最基础地稳定平衡都无法保证的机甲。再如何花哨地抬起腿来,也只能被一阵风吹倒在地面之上。

    在真正的机甲特种作战中,当然可以用机械腿进行一些平时绝对不会做的动作,但那一定是已经被逼入了绝境,才会使用这种极为冒险的方法。

    三大军事学院及西林军校机动系的教授们通过务虚的机甲动作推演早就得出了结论,想要像操控自己身体一样地操控机甲,除非机甲里的那位机师能够拥有电脑一般的计算度和控制精度,高级中控电脑或许能够完成这些动作,但是电脑自身又无法拥有人类天生的反应判别能力……

    所以联邦军方的机甲教材上,从来没有这方面的内容,因为这是一种得不偿失的进攻方法,这是一种需要失败无数次才可能成功一次的进攻方法,换句话说,这是一种很愚蠢的进攻方法。

    周玉以前看过这种机甲的腿部攻击。第一军事学院机动系里有一位经常异想天开,却又无比执着的学弟,那位学弟曾经花了半年的时间,试图让机甲能够用机械腿进行离地攻击,同时能够在对方的反击下保持快的回应手段。

    然而半年之后,那位异想天开又无比执着的学弟,终究还是悻悻然放弃了,虽然连周玉都欣赏那位学弟的才华,可是人类联邦无数年来形成的共识,不是随便谁都能够推翻。

    所以当周玉从监控屏里那到那如黑色光影的机械腿,极为精准而有力地向着自己劈来,并且黑色机甲的本体依然保持着稳定,格挡着银色机械臂的双臂依然不乱时……他居然下意识里停滞了十分之一秒,眼瞳猛地缩了起来。

    对方怎么做到的?是因为黑色机甲半个机身靠在对战室的墙壁上?还是误打误撞?不论哪一种,其实周玉都不会感到惊慌,因为无数次的机甲对战中,总会有些奇妙的情况生,而在下一次,或许那名机师再也无法使用出同样的效果——周玉自己,就曾经在一次机甲操作实验中,无意识中让银色的完成过一次漂亮的回旋踢,当时让他无比激动,然而当他在以后的日子里试图再次重复当时的过程时,才现在整整十四次的实验中,他只成功了两次。=

    这么低的成功率,根本无法用于实战。生性严谨的周玉,从此便把这件事情丢到了脑后,因为他知道以自己的……不,以联邦所有机师的操控能力,都无法让机甲下半区的攻击成为一种有效的手段。所以周玉认为黑色机甲只是在绝境中忽然爆。忽然运气极好地踢出了这一脚,就像自己当年漂亮地回旋踢时一般。

    真正让周玉感到无比巨大压力的是黑色机甲的反应度和冷静,对方似乎从第一秒钟开始便判断出了对战之后的所有走势,知道两台机甲必将陷入僵持,而银色则会凭借着更强大的动力,获得无法逆转的优势。而自己则会在最后时刻让机械腿转为行进模式,进行最后地一击……

    黑色机甲的反应太过神奇。就在银色机甲转换模式地那一瞬间,捕捉到了区那块护甲的漏洞。便攻向了此处!对方一直沉默,难道等地就是这一刻?

    如果是真的,这种隐忍,这种冷静,这种眼力。甚至是这种赌博式的攻击方式,都将令周玉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周玉心里闪过一丝凛意。却根本来不及进行接下来的思考,微缩地眼瞳里光芒乍现,王牌机师的实力在这一刹那瞬间爆,拂过指触式光屏地手指快到肉眼快要看不清楚,一直因为风度而空着的左机械臂猛地向前探了出去。

    卸载了火力系统的机甲近身对战,其实更像一种原始的打斗,比拼的只是蛮力与度,也就是机甲的动力与机师的操控。此时黑色机甲如风暴一般的腿击,让周玉大感意外,他必须要和对方比拼度。只要能够比对方快上一丝击中对方的操控舱。那这次对战,他依然是胜利者。

    第六秒终于结束了。

    毫不意外。黑色机甲这谁都没有想到的一腿,这像倒拔地杨树被狂风卷起横打,又像白色巨浪击打在临海州大堤上再喷吐而出地一腿,准确而沉重地击中了银色机甲的下半身,击中了区,只听得喀喇一声巨响,笨重地黑色合金机械腿在银色机甲暂时失去防御能力的地方,劈出了一个令人触目惊心的创口!

    电火花耀亮对战室,银色机甲下半身,无数的金属连线与管线凄惨地断裂!

    便在同时,银色机甲的一双机械臂也成功地突破了黑色机甲的防御,狠狠地击中了黑色机甲腹部的操控舱位置,噼啪碎响之中,半透明的操控舱门严重变形,如蛛网一般的裂痕开始不停延伸!

    白烟开始弥漫在对战室中,遮蔽了一切的视线,沉寂片刻后的系统电子合成声再次响起,是一个很干脆简单的判断。

    “和。”

    对战室里陷入了一种奇怪的沉默,两台破损严重的机甲都已经脱离了对战模式,安静对立着。

    银色机甲的左机械腿遭受到了那壮烈的一击后,结构系统完全被破坏,整个机身都已经半倾斜,丧失了完好的行动能力。片刻之后,银色机甲操控舱门打开,周玉怔怔地看着面前的浓浓烟雾,似乎想要看清楚近在咫尺的那台黑色机甲。

    黑色机甲的舱门此时已经寸寸裂开,只是有烟雾弥漫室间,看不清楚烟雾那边机师的真实容颜。周玉微微皱眉,在对战模式中,最大攻击输出功率都有限定,尤其是针对操控舱的那一击,为什么对方的舱门却完全碎了,不知道对方的人有没有事,他有些担心,却根本不知道,黑色机甲的舱门是今天临时安装的备用品。

    “你没事儿吧?”周玉对着烟雾那边喊道。

    过了许久,烟雾那边传来几声咳嗽,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你真厉害,我还以为这一脚踢中了,你应该来不及打不到我。”

    周玉听出了对方语气的真诚,忍不住微微笑了笑,只是笑容有些苦涩,确认对方只是一个初学者,只是好像具有某种方面的天赋,他看着渐渐散去的烟雾,皱眉问道:“你是梨花大学的学生?刚才那一腿你是怎么踢出来的?要不要来我们一院进修一些基础知识?”

    周玉只是下意识里说出这句话,旋即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今天你已经成为梨花大学的英雄了,想来从校长也不会放你这种人才离开。”

    他们两个人先前的通话以及此时隔着烟雾的喊话,都局限在对战室内,综合馆里的无数人根本听不到。烟雾那边的声音却忽然变得惶惑起来:“什么英雄?”

    “你不知道?”周玉纳闷地看着渐渐散开的烟雾那边。

    对战室的空气系统全力运转,烟雾瞬间淡了许多,天穹的合金棚顶缓缓拉开,震的人耳膜欲裂的喝彩声传进了下方。坐在黑色机甲里的许乐愣愣地看着这一切,忽然叫了一声糟糕,黑色机甲也同时迅地动了起来。

    烟雾渐散,周玉听着对面传来的电流声,更添纳闷。他眯着眼睛看着对方破裂的舱门,想看清楚这个奇怪的小子究竟长什么模样时……却只看到了一双破损严重的合金拳严严实实地挡在了舱门处!

    综合馆里早已喝彩之声震天,梨花大学和大学城别的学院的学生,都彻底陷入了亢奋的状态。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那台看上去已经不行了的黑色机甲不仅顽强地站了起来,甚至最后还和第一军学院的王牌学生战成了平手!

    主席台上从校长和梨花大学的教授讲师们也笑的很欣慰,便是第一军事学院领队的邝教授也笑的很开心,平手是最好的结果,至少不用得罪那位年轻人。

    对战室的天穹缓缓拉开,烟雾渐渐散开,无数的目光投向了那里,无数人想要知道这个神秘出现的黑色机甲里,坐着梨花大学哪个系的学生,不论这个学生以前是什么样的人,但在今天之后,他必然将会成为无数届学生们念兹不忘的传奇人物。

    从不知校长微笑看着那里,心想晚上就是双月节舞会,邰家继承人提前几个小时选择这样的出场方式,或许上天更好的安排。

    然而令所有人意外的是,当烟雾散去时,他们只是看到了一台破损严重的银色机甲还有一台……用合金拳挡着裂开舱门,正扭转了机身,向着对战室后方渐渐开启的大门奔去的黑色机甲!

    没有人能够看清楚黑色机甲里面的人是谁,哪怕光幕拉大到了最近处,也没有办法看去。

    这一幕留在了很多人的记忆中,因为在一场惊心动魄的机甲对战演练后,他们看到了被自己视为英雄的黑色的原型机甲捧着腹部,一拐一拐,像一个可耻的小偷般,无比狼狈、无比惶恐地快逃离……

    综合馆因为这一幕顿时陷入了无比的安静,通道旁边的施清海张大了嘴看着那个机甲像条狗一样的背影,忽然间痛骂一声,赶紧去吹又被烟头烫伤了的手指。小别墅沙上的邰之源怔怔地看着光幕,心想黑色机甲如果去演戏,一定能够成为星云奖的得主,这捧腹逃离的一幕,多么像一个吃坏了肚子的可怜人啊……一念及此,身份尊贵的他难以自抑地喷出了一口咖啡,险些极不符合他身份地捧腹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