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三百五十五章 飞

    “天才就应该呆在疯人院,然后一直到死。(牛文小说~网看小说)”

    前宪章局非著名最优秀电脑天才贝得曼,瞪着那双白色占据大部分区域的眼睛,脸上天才孩童般的笑容里充满了畸形的变态意味,微笑说道:

    “人类历史长河中,伟大的先知物理学家斯坦、伟大的一只耳画家以及伟大的我,都会在这里死亡,疯人院永远是真正天才最好的墓场。”

    许乐沉默看着他,不是很了解这种人的心理状态,比如为什么看见自己并不吃惊,而且也不愿意离开。

    贝得曼此时的情绪就像是被冰块封闭的火焰,外表和语调极为冰冷平静,内里却隐藏着某种激动亢奋的情绪,声音又尖又涩说道:“你要带我离开,我为什么要跟着你离开?出去做什么?天才就是疯子,疯人院才是我应该呆的地方。”

    “当年你曾经逼着我跳出宪章光辉,你带着小眼睛不停追捕我,那时候的你并不像现在自己描述的这样宁静,不愿意被外界打扰。”

    许乐停顿片刻后,看着他那双白色侵蚀黑色从而显得格外诡异的眼睛,低声说道:“如果你是觉得外面的社会没有挑战性,没有趣味,那么你更应该跟我走。”

    “跟我离开,你就有再次正面挑战宪章的机会。”

    听到这句话,贝得曼的瞳孔微微一缩,眼珠的白色部队比先前显得更大了些。

    然而他依然没有给出任何答案,沉默很长时间后,挥了挥手示意许乐跟着他离开会议室。

    回到那间幽静昏暗,窗外有两株枣树的病房中。

    贝得曼微佝着瘦削虚弱的身体,缓慢挪到窗边,用枯树枝般的手指,指着玻璃上那些密密麻麻的数据公式,声音微沙说道:“你把这道题做出来。”

    “做题?”

    许乐走到窗边,看着那道比自己大脑皮层沟回更繁密复杂的题目,忍不皱起了眉头,心想这位莫非是在疯人院里给病人上课时间太久,真把自己当成了教授?

    “你设计出MXT后,被联邦很多人看成是天才,但我并不认为拼凑一台又笨又重的机器人有什么难度。只是你能解决湍流器里的量子可测问题,让我感到有些惊讶,我想看看你的能力上限是什么。”

    贝得曼走到床边坐下,取过桌上的茶缸喝了一大口。

    许乐眉头皱的极紧,他的时间非常紧张,然而基于像贝得曼这种研究天才或者说怪胎的脾性,就算他把此人打昏扛走,对后续事态也没有任何帮助。

    “数学和理论物理是我的弱项,我的强项是多维几何和结构叠加方面,这道题我解不了。”

    MX机甲双引擎湍流器问题,解决最根本问题的是沈裕林教授的研究成果,许乐微涩一笑说道:“是不是没有答案,你就不肯跟我离开?”

    “我明白疯人院的环静比外面相对要单纯很多,像你这样的人呆在这里舒服些,所以你需要一个很有力的理由说服自己离开,很抱歉我做不到。”

    听到许乐这段很诚恳的话语,贝得曼忽然笑了起来,细碎的牙齿上染着旧年的烟斑,因为营养不良的缘故,牙龈泛着怪异的淡白色,笑容极为惨淡。

    “呆在这间疯人院很舒服?也许你说的是对的,我现在觉得呆在这里越来越舒服,不过我也越来越疑惑,自己是不是真的得了精神病。”

    贝得曼缓慢扯过薄被,神经兮兮蒙在自己的头上,渐渐尖利的声音穿透黑暗与棉花,回荡在房间里。

    “最开始被关进这间疯人院,我无时无刻不想出去,结果医生护士他们给我打针,打氯丙嗪。”

    “打了三针,我的大脑就有些不好用了,我知道如果再打下去,我肯定不会变成疯子,但绝对会变成白痴。”

    贝得曼顶着薄被,呵呵怪异笑着,说道:“为了不变成白痴,我开始装白痴,用了些方法让他们不再打针。”

    许乐隐约觉得自己会听到一个很悲惨的故事,低声问道:“什么方法?”

    贝得曼没有回答,举着被子,神经质般喃喃说道:“医生护士都不讲理,比那些真正的白痴更不讲理,所以我喜欢给白痴们上课,而白痴上课的时候很安静,医生护士会省很多事,所以他们也喜欢我给白痴上课。”

    许乐看着床上那团不停颤抖的被子,能听出他叙述声音里无法被被子过滤的痛苦与仇恨。

    贝得曼忽然一把掀掉头顶的被子,像死人一样盯着许乐,脸上汗珠不停淌下,面色变得越来越潮红,眼眸里那抹极为深刻的恐惧逐渐消失。

    “我怕什么呢?”

    “我为什么要怕呢?”

    “你是最有名的屠夫,你会保护我。”

    “是的,我要离开。”

    “我要离开”

    听着贝得曼疯狂发泄般的尖叫声,许乐完全没有料到看似艰难的工作路线图,陡然间回到预定的轨迹上。

    “我们不能让这一代最杰出的头脑毁于疯狂。”贝得曼死死盯着许乐的眼睛,喘着粗气说道:“答应我一个请求,我就跟你走。”

    ……

    ……

    硬且粗的木棒狠狠砸在男人的身体上,飙出一道血,留下一道青痕,有时候能听到清楚的骨折声。

    穿着白色工作服的男护士,在湿冷的地面上痛苦辗转,每当木棒狠狠砸到自己身体上,便会像触电一般弹跳,然后哭泣凄嚎。

    男护士非常高大魁梧,但一开始就被许乐直接废了反抗的力量,于是根本无法反抗贝得曼疯狂般的殴打。

    “饶了我吧我错了”男护士哭嚎着喊道。

    贝得曼苍白的脸颊上涂满了兴奋的红晕,对着男护士的右腿狠狠又砸了一棍,清脆的骨折声,仿佛洗去他大脑最深处的耻辱与仇恨,让他的笑容变得天真起来。

    男护士捧着自己颌骨尽碎的脸,鲜血从指间滴落,痛苦恐惧地看着贝得曼,哭嚎不停:“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那样对你求求你千万不要杀我”

    贝得曼像孩童一样天真笑着,像孩童玩弄秋蝉般残忍的挥动着木棍,灰白的嘴唇高速颤抖,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早已泪流满面。

    许乐站在房间外吸烟,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身后门内沉闷的棍击声,清脆的骨折声和凄惨的求饶声,清晰地讲述了一个疯人院里的丑陋悲惨故事。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贝得曼终于结束了惨忍的殴打或者说虐杀,推门走了出来,他擦掉额头上因为运动过量而产生的汗水,如同擦掉过往。

    “爽了没有?”许乐问道。

    贝得曼点点头,声音沙哑回答道:“爽了。”

    许乐看着他非常认真问道:“要不要干脆杀了他?”

    贝得曼冷冷回答道:“断了这么多根骨头,再加上至少要接受三台直肠修复手术,活着会比死了更痛苦。”

    在许乐的默许甚至是帮助下,拥有这个时代最杰出头脑的贝得曼,对这间疯人院里的某些人,用最杰出的手段完成了自己的冷酷复仇。

    他在走廊拐角水池畔,用很长时间仔细把染着血的双手洗了一遍,然后像一个教授巡视课堂般,背负着双手走进了会议室。

    没有最后一课的离别感受,贝得曼只是拾起地面那截粉笔头,放进口袋,然后就离开了疯人院。

    ……

    ……

    三辆不起眼的灰色汽车,驶抵疯人院后墙下方,从车上走下一名中年男人,身上穿着黑色的丝绸礼服,脸色极为苍白,黑白映衬之下给人一种格**森的感觉,不是那种见不着阳光的阴森,而是永恒黑夜的阴森。

    中年男人走到许乐身前,自我介绍道:“我是韩楚。”

    这是许乐第一次看到韩楚,他能感受到这个气质阴森的中年男人,绝对没有张小花那般恐怖的实力,却让人感觉更为危险。

    果然不愧是林半山手下最可怕的人,许乐在心中默默想着,然后皱眉问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宪章局会不会跟踪你们?”

    韩楚平静回答道:“根据宪章法案,除非政府申请,宪章局才能参与到内部事务之中,而根据我们的情报,宪章局似乎还一直没有收到申请。”

    “我是帝国人现在都在参与联邦的内部事务。”许乐看着他摇头说道:“这种理由真是不充分。”

    “我们有自己的方法。”韩楚微笑回答道。

    许乐不再询问。

    韩楚却认真解释道:“但这些方法对你和对你的队员没有效果,换句话说在宪章的眼里,你们太重要。”

    离开疯人院的贝得曼,仿佛瞬间变回那名骄傲的电脑专家,那名就算当着李在道和崔聚冬的面,依然无比嚣张骄傲的男人。

    听到宪章两个字,贝得曼的眼瞳下意识里收缩起来,然后看着韩楚嘲笑说道:“你们在局里有内鬼。”

    韩楚眉梢缓缓挑起,然后微微一笑,没有解释什么。

    三辆灰色汽车悄无声息驶离疯人院。

    许乐走到小镇某偏僻处,然后站在大树青荫之下等了很长时间,直到收到某处传来的确认信号。

    沉默片刻,他从怀中取出电话,向联邦各地的人们轻声发出命令:“行动。”

    港都某地,一辆黄色的出租车骤然加速,像装甲战车般轰鸣,向道路旁一辆联邦调查局黑色休旅车撞去。

    ……

    ……

    (这一章写的麻烦,花的时间太长,删了很长一段,觉得有点可惜。

    另外:我知道月票双倍,但这个月一直都没有拉过,就是想安安静静写结尾,这时候不可能费太多心思在那些事情上。

    当然有肯定是很好的。所谓如果爱请深爱,如果投就猛投,我先说谢谢,但我这些天肯定是不会花心思在这上面,就算拉,我也只会简单拉,瞎拉。

    最后,袍哥人家,在关键时刻从来不能拉稀摆带,大约从下周二开始,我会一直三更到这书结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