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三百五十二章 七

    计算能力无比强大的宪幷章电脑,在这朵由无数溅射轨迹曲线组成的烟花面前,仿佛思维也变的有些错乱,与旧月基幷地联结的自动控幷制光幕上,夯个数据值剧烈振荡,瞬间溢出上限,然后骤然停滞。(牛文小说~网看小说)

    所以当那七截破烂舰身爆成数千粒流星掠过旧月时,地面准备很长时间的数十门光能主炮始终没有发射。没有精确的座标确定,即便发射又能击中几块?

    相对于数千块碎片来讲那没有任何意义。

    宪幷章局地底深的二维光幕上,绿色数据流快速流淌,极为罕见地出现了片刻凝滞画面,就像永远潇洒垂落的瀑布,突然被顽童扔过去的石块打断瞬间,虽然只有瞬间却是极为关键的瞬间。

    宪幷章电脑计算程序恢复,在23秒之后,向旧月基幷地发送了最准确的计算结果,然而这个时候,那艘爆幷炸后的黑色破烂飞船已经变成无数碎片,大部分坠落大气层变成美丽的流星雨,还有些碎片擦着大气层边缘弹向更远处的星系深处。

    郧些被大气层俾飞的飞船碎片,因为没有后续动力的缘故,轨迹变得缓慢而难以计算,其中有一块碎片悄无声息潜入星系小行星带。

    对于浩翰宇宙来说,那只是块不起眼的微小碎砾,但真幷实体积依然有一幢房子大小,如果近距离观察,可能发现在外部焦黑丑陋废弃金属构件包裹下,竟隐隐出现了一艘深黑色的飞船。

    那艘伪装飞船此时并没有受到小行星带密集碎石的撞击,然而最前端的中控舱内,纤细的机械臂却不知道为什么剧烈的摇晃不停,仿佛有人正激动挥舞着手臂。

    ▲q67q块碎片!非衡定速度!单一不可测轨迹!”

    “箅啊!算你妹啊!”

    “你这坨没有灵魂的废铁!只知道按照人类规定拼命算,算到头晕到脑溢血还要算!那就让你一次算个够!”

    “这个宇宙只有我知道你的计算阀值是多少!多加了2s个冗余信号就要你超阀脑瘫!老幷娘算不死你!”

    尖利的声音响彻飞船,获得全面胜利的菲利浦格外嚣枨得意,像极了一位叉着腰指夭呵地的女王。

    数千峰片撕幷裂大气层呼啸坠落地表,S「星球夜面绽开一朵美丽的烟花,那个画面非常壮观震撼,甚至地面上的人们用肉幷眼就能看到「只不过他们捕捉到的合面是无数流星雨正斜斜划破夜空。

    临海州黑市肉贩在往货车上抬送黄羊的尸体,栖霞州的姑娘正在露台上思念自己的情郎,南科州海滩上有民众正围着烛幷光,悼幷念前线死去的战士。

    人们下意识里抬起头,望向被流星照亮的夜空,有的眯起了眼睛,有的默默祈祷,有人微笑沉默。

    一对年轻情幷侣离开家乡去首都参加沉默行军运动,那辆喷着黑烟的老式汽车嘎吱一声停在雪地边。

    “看那是什么?’’“流星!”“天文台没说最近有流星雨啊。“不要说那么多,赶紧许愿,不然就来不及了!”片刻后女孩问道:“你许的什么愿?”男孩挠着头说道:“我希望总统下幷台,然后接受审判。

    女孩嗔怒瞪了他一眼,然后将头靠在他肩上,低声道:“这种事情就算向流星许愿也没有用处吧?

    宪历七十六年的联幷邦,社幷会气氛变得越耒越紧张压抑,遭受重创的经济让城市变得萧条起来,但还是有很多普通民众不问政治,苦苦坚守着自己的小日子小情趣。

    当这场突如其来的流星雨白天际坠落,有很多天文爱好者走出家门,向着流星坠落的方向走去,希望能够寻找到一颗陨幷石做为人生的纪幷念。

    有一名天文爱好者顺着郊区泥泞的田野道路,吃力地向深草匡前进,惊喜地发现面前出现一条清楚的碾压痕迹,空气里还有淡淡的焦糊味道。

    拧亮照明灯,当他试图在翻腾泥土间找到一颗燃幷烧后残余的焦黑小陨幷石时,却骤然发现了自己身前矗立着一块巨大无比的黑色陨幷石。

    天文爱好者瞪大了眼睛,紧紧捂着唢唇,这才发现原来这颗巨大黑色陨幷石居然是艘飞船!

    距离此地三公里外的深长草丛间,一个背着行军背囊的男人沉默走了出来,他望着远处隐约可见的灯火,浓郁的黑色眉毛媛:缓挑幷起,双眼微眯露幷出一丝笑容。

    站在离别三年的土地上,许乐深深呼吸,寒冷而没有味道的空气湿入鼻腔,滋幷润肺叶无比愉悦。

    从怀中取出言!利浦特制的移动电幷话,熟练拔通那个三年没有拔过的电幷话,淡蓝色的光线照亮唇上的胡须,电幷话接通蓝光德去,他稍作停顿后芙着说道:“我回来了。”

    肆虐的风雪和低温是消灭人类热情的最好方法,临海州入侵的冷空气让整个北半球都感觉到了寒冷,在这种环境中就连**都会显得姿式僵硬毫无乐趣,更何况是本来就;支有什么乐趣只有危险的游幷行示幷威。

    从去年十一月起,沉默行军幷队伍慢下了向口棚首都前进的脚步,因为联幷邦的风雪因为政治氛围里的低温,「有很多人离开,有更多的人选择坚守在一处体育馆内。

    莫愁后山夫人一直沉默,三林联合银幷行却轻蔑无视政幷府寒冷警告,不停向邰之源方面输送源源不断的支援。

    金钱永远是人类社幷会最强有力的弹幷药,有钱便可以购幷买一切,所以无论风雪再大,沉默行军需要的各种物资都可以奢侈的敞开供应,体育馆和相邻几幢被租下来的公寓楼秩序良好,没有发生任何问题。

    “现在没有问题不代表永远!支有问题,任何事情一旦持续时间太长,就容易让人络入疲惫枯躁情绪之中。”

    体育馆两公里外一幢灯火通明的办公楼内,指挥部的工作人员在大厅里忙碌紧张工作,安排着各项具体事宜,顶层办公室里却只有两个人。

    大红色的雪褛挂在衣架上,一身素黑的邹郁看着桌后清瘦的年轻议员,蹙着纤细精致的眉梢,说道:“现在的局面其实非常清楚,关键点就在爱幷国者法案和古钟号调幷查两件事情上,而要让这两件事情有突破性进展,我们必须救出鲍勃和伍德,为什么迟迟不开展工作?”

    “怎么开展?”邰之源用拳头堵住嘴唇,轻轻咳了两声,望着自己曾经的女同桌,平静说道:“爱幷国者法案并未废除,联幷邦政幷府要求他们接受审幷查,一年羁幷押期当然绝对不合理,但却合法,我们能做什么?

    邹郁没有什么情绪看着他,不就这个问题继续争论,直接说道:“根据我拿到的情报,关幷押鲍勃伍德的地方,除了小眼睛特战部幷队,就只有第四旅的一个营,如果你调动黑鹰的部幷队强攻,难度并不大。"

    邰之源眉头缓缓皱起,望着她沉默片刻后回答道:“动用暴幷力绝对不符合我们的政治主张,难道你想我像帕布尔总统幷一样,用错误的手段去解决错误?”

    “这和手段无关,这间办公室里没有示幷威民众也没有选民,我们可以把话说的更明确一些。

    邹郁不为所动,冷冷说道:“关于鲍勃伍德这件事情,七大家都不肯动,除了想借此掀起民众愤怒,我很清楚你们更担心会逼军方表态。

    “可你们难道没有想过军方实际上早就表了态?李在还本身就是态度,而杜少卿愿意从前线撤回,更是态度!”

    “但至少现在联幷邦政幷府还没有,也不敢不顾宪幷章精神和舆幷论压力动用军幷队,如果我们开始使用黑鹰这样的武案,政幷府便有了最好的借口.

    邰之源看着她摇头说道:“我们和政幷府,无论谁最开始动用武幷装力量,将来都无法收拾残局。”

    邹郁看着他的眼睛,确认他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自嘲地轻轻叹息一声,航道:“阿源,虽然我承认你非常优秀,甚至比小时候我想像的更加优秀,但我必须要说,你身上终究还是带着那些家族的保守味道。

    她靠着桌缘转过身去,望向窗外的雪花,沉默片刻后继续说道:“如果是许乐,这件事情就会简单很多。”

    邰之源同样陷入沉默,然后低头开始处理繁杂的事务,似乎无意间说道:“听说他要回来。”

    邹郁眉梢微机,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手中的电幷话忽然响了起来,铃幷声清脆悠扬。

    没有来电号码,她看着手中特制的加密电幷话,有些不理解,因为不确定要不要梏,于是铃幷声响了很久。

    “在你走之后,临海州图书馆里再也没有人买清粥,体育馆的地下没有雨滴,那部纪录片没有了续集,东林的矿坑里只剩下真正的石头一一r一一一”

    桌后的邰之源抬起头来,听着这首被联幷邦禁播名为流年的歌曲,听着简水儿的声音,露幷出回忆微笑。

    邹郁接通电幷话,轻轻喂了一声。

    轻轻的一声喂,仿佛从三年幷前到如今,她清媚眉眼骤然徼傩,然后像脑后那朵红花般瓣瓣缓慢绽放。

    没有对邰之源说什么,她紧紧幷握着电幷话,取下衣架上的红色长雪褛,推开侧门走向露台。

    邰之源注意到她那霎时间流露幷出来的紧张惊喜,望着露台上那道显眼的红色背影,若有所思。

    绵幷软的雪片缓缓落在露台下,并不骤密非常稀疏,就像邹郁此时脸上淡淡的笑容。

    “我的电幷话一直在被政幷府监幷听,不过不用担心什么。”

    电幷话那头的小眼睛男人笑着回答道:“我知道你如今在帮邰之源做事,莫愁后山要是不能对付政幷府监幷听,这场仗你们就不用打了。”

    “不给阿源打电幷话,而是打给我,看来你暂时不想和他联幷系,所以升才我没有告诉他。”

    许乐稍一停顿后低声解释道:“哪怕是最好的朋友,毕竟现在我是帝幷国人,我不知道他会怎么想。”

    邹郁嫣然一笑,眉眼如花,轻声说道:“难道对于我来说你就不是帝幷国人?”

    许乐不知道应诶怎样解释,直径切入了正题。邹郁拂去刘海儿上沾着的雪花,平静而认真说道:“救出鲍勃和伍德,你选择的切入点很好。

    她继续说道:“我同样认为应该这样做,只不过大家族自有大家族的局限性,习惯暗中影响历幷史的人们,总是太过矜持,担心政化矛盾惹怒军方而不敢动。”

    许乐回答道:“我不怕,我来干,问题是怎么干。”

    听到他的回答,邹郁觉得非常舒服,已经三年不曾听到这般凛冽的字句,有些想念。

    “林半山正在和政幷府捉迷蕺,他从百慕大带了很多人过来,在联幷邦底层也有很多力量,如果你需要中间渠道,他是最合适的人选,关键是你们能不能彼此信任。”

    “我现在的问题是,联幷邦有谁能信任一个帝幷国人。”

    “林半山久居百慕大,他的家国观念应该会淡漠些。”邹郁犹豫片刻后继续说道:“不过这个人谁也很难看透,首先还是要保证你自己的安全。”

    电幷话那头沉默很长时间,许乐声音徽涩回答道:“他最宠的女人和独子现在在我手上,他应该不会卖我。”

    如果在这场战争中或者结束时,林半山枭雄聊发家国念,想要顺手把许乐这个帝幷国太子湮灭在联幷邦,许乐相信波普星上的李维绝对不会有任何犹豫,直接对李飞绒和那个叫林惜花的男孩儿下狠手。

    雪花斯密风斯大,夜晚的露台滥度低了几度,邹郁神情漠然望着风雪那头的体育馆,说道:“三年幷前的你,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许乐在电幷话那头尴尬笑了起来,回答道:“你还是这么了解我,不错,我顶多也就是吓吓他。”

    邹郁握着电幷话的手放松了些,唇角的笑容也更加放松。

    “但是在联幷系林半山之前我还有件事情要做,这件事情需要你帮忙,你帮我查一个人的下落,我这边有些资料,但因为不是第一手的,所p>L无法确认。”

    “没有问题。”

    “当然在所有事情之前,有-件事情我必飧最先做。”邹郁微微一笑,说道:“召集你略七组。”

    首极在下雪,费城却在下雨,虽然地处温带,然而深冬的雨水落在身上依然寒冷刺骨。

    姜睿医师走出公寓楼,望着街上的寒雨,这才想起来自己没有打伞。

    他取出白色手绢擦掉颌下的口红印记,想着先前楼中那名少幷妇患者的火幷热**,脸上不由露幷出回味的笑容。

    当年因为某件事情,姜医生得罪了某些大人物,而且被那个俏护幷士扇了数记耳光,再也没有脸在陆军总医院呆下去,于是来到费城某间私立医院。

    在最开始的时候,被吓坏了的他始终记着当时那些大人物们的威胁,老老实实工作上班,再也不敢招惹女护幷士,连正经恋爱都不敢谈,甚至医院里的同事们开始怀疑他的性倾向。

    然而随着时光流逝,尤其是他最害怕的那个大人物忽然变成了万幷民唾弃的罪人,那个组幷织的名字在新闻媒体上如同消失一般,姜医师再也没有什么畏惧,正式开始了寻欢作乐的美好人生。

    雨一直下,姜医生看到街角停着一辆出租车,不由自嘲视力变差了很多,吹了一声口哨把对方招了过来。

    天色逐渐入夜,街道显得暗沉很多,姜医生钻进出租车,擦掉身上的雨水,报出自己的住址,根本没有注意到出租车司机长的什么模样。

    然后他渐渐感觉到了异样,因为他从来没坐过这么快的出租车,他从未没有遇到车技如此好的出租车司机。

    是的,都说世界上开车最快的人就是出租车司机,然而规规矩矩等红灯,这辆出租车从港都L街区到湖湾码头居然只用了五分钟不到!

    自己并不是要来幷潮湾码头,姜睿医师忽然想起这件事情,他看着窗外的大雨,看着雨中黑幷暗的码头,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前方,心惊胆颤想道,难道自己遇到了传说中的雨夜出租车恶幷魔!

    出租车停在一处偏僻的黑幷暗巷口,驾驶座上的出租车司机缓缓转过头来,面无表情看着他。

    没能打开车门的姜睿医生,看到司机的脸,恐惧地尖幷叫起来,却发现自己的尖幷叫幷声根本无法穿透暴雨,然后又发现前面司机的面容非常普通,看上去并不狰狞。

    “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

    姜医师用颢抖的双手摸出钱包,取出现金扔到前面副驾驶座上,惊恐说道:“我也不要你送我回家了,你就让我在运儿下车吧。”

    那名面容普通的司机冷冷望着他,一拳狠狠砸在姜医师的鼻梁上,骂道:“老幷子是差钱的人吗?”

    姜医师捂着流幷血的鼻子,哭喊道:“那你要什么?”

    拳风再次凛厉呼啸,出租车内的惨嚎甚至压过了车外的暴风雨,却无法压-住司机恼怒的吼骂。

    “要什么?你的承诺呢?”

    “谈恋爱?泡妞?你当老幷子们七组全死幷光了!”

    (第九天完成,还有一天,胜利曙光在前,我开始提前感动了,就像想着七组要集幷合了的感觉,虽然还没胜利,但提前开始爽了。

    所以这章大概是最愿意写的一草了。

    另外说件极重要的事情:书评大赛奖幷品在我手边,这两夭就马上找快递寄,拖了这么久,各位获奖者,实在是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