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三百五十章 如烟

    都特区郊外,那条断头路末地底深处,如万年巨树根系般繁密线路的最中央,联邦宪章电脑核心区内。(牛文小说~网看小说)

    像旗帜般悬在宏伟地下空间里的二维光幕,风吹不动地震不裂,平静淡然仿佛从宇宙初生直至毁灭都不会有任何变化,平缓流淌的绿色数据瀑布流,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发生了极短暂的瞬间凝滞。

    「石器3秒钟后,遥远地面上那幢像盒子般方正的建筑内,响起尖锐的警报声,警报声中夹杂着清晰的机械电子合成音,表示这是第一序列事件警报。

    宪章局局长崔聚冬看着像蚂蚁般焦虑穿行于工作大厅里的下属们,脸色铁青沉声训斥道:“从现在开始禁止所有外部通讯,对所有重点部门加强-监控,数据搜集提速然后绕过规程直接上报。

    “这是第一序列事件,等同于帝国入侵。”

    总统官邸笼罩在风雪之中,露台前方的草坪早已被积雪覆盖,无论青黄都找不到丝毫色彩,时间走进宪历七十六年第一个月,联邦政府处于极大的压力之下,甚至可以用风雨飘摇这四个字来形容。

    但官邸里的工作人员还是第一次看到布林主任脸上的表情如此生硬,也极难得地听到椭圆办公厅内响起总统先生严厉训斥官员的声音。

    荇手示意最忠诚的下属离开办公厅,帕布尔总统用力地搓*揉有些麻木的脸颊,比起刚刚当选总统时他已经消瘦了很多,黝黑的面容上第一次显现出苍老的痕迹。

    他看着桌面上那张模糊的照片,看着那座像垃圾山峰般的庞大破烂飞船,眉梢微微抽*动,想起三年前那艘速度恐怖的飞船横行于鲥星球表面的画面。

    然后他想起四年前那个小眼睛男人6帝国归来时,亿万民众在家里在街上激动紧张注视直播时的场景。

    耶一次联邦热情欢迎英雄e!i归来,这次呢?

    “是的,总统先生。

    “依照您的指示,第四舰队已经驶离基地,前往宪章电脑判定的

    璺汇YI圣域进行拦戬。”

    “在道向您保证,双月基地主炮群已经启动待命,无论那艘三翼舰是不是过像当年那么快,军队都有信心把它打掉,绝对不会让它进入首都星图。”

    都西郊一幢戒备森严的建筑内,联郏参谋联席会议主席兼第一军区李在道将军缓缓挂断电话。

    紧接着,他通过绝密指挥系统,平静而又极为清楚地发布一道道命令,脸上根本看不出任何紧张情绪。

    轻击系统待命按钮,李在道将一张图片拖进光幕桌面,他看着模糊照片上在猎兔系恒星光辉前如深渊阴影饮的巨大黑色飞船,唇角缓缓露出嘲讽笑容。

    “一堆垃圾的归来,又有什么意义?”

    无数道命令从联邦首都传向宇宙各处。

    漆黑空间某处的第四舰队开始缓慢调整舰姿,然后骤然提速,伴着群晶态引擎喷射的幽蓝尾焰,向璺丈YI星域沉默高速飞去。

    第四舰队由联邦舰队总司令洪予良上将亲自组编,由于负责担任首都星图太空防御这个至关重要的任务,该舰队能量配额充足,战舰主炮数量非常惊人。

    几乎同时,在sl两侧相对环绕飞行无数亿年,极少能够同时出现在同片天空下的新月与旧月上,面向深沉宇宙的那边,数十道如同油井般的装置缓慢升至地表,沉重的合金阀门伴着尘烟喷溅缓缓打开。

    驻守联邦各星球的地面部队同时提高了警备等!&,没有一支部队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只是依据上级命令,开始准备作战,无敌台泛着金属光泽的N×军用机甲开始进行白检程序,双引擎轰鸣声响彻军营。

    宪章局地底深处的光幕上,那只已经整整三年没有睁开的眼睛,再次出现在繁密流淌的绿色数据瀑布中,没有丝毫情绪望着上方,仿佛在说你还是回来了

    因为那艘垃圾破烂飞船归来,整个联邦都开始准备战斗,莫名紧张的情绪出现在很多地方,而此时遥远宇宙那边,黑色破烂飞船内部也正在开最后的准备会议。

    这片邻近百慕大的星域距离上林还极为遥远,距离西林反而极近,联邦舰队没可能这么快就赶到,而除了整编舰队很难有什么能威胁到这艘破烂飞船。

    所以舱内的队员们情绪并不紧张,许乐的目光缓缓从男人们的脸上拂过,在心中默默数着:

    熊临泉,顾惜风,达文西,山炮,珠儿,猴子,还有东方玉和一名十七师NTR队员,这就是所有人。

    “这次回联邦,我们的目的就是要替死去的兄弟们报仇,让帕布尔

    总统和政府为之付出代价。”

    随着许乐的声音在舱内响起,嬉笑抽烟的队员们表情变得严肃起来,达文西取过轮椅旁那个行军背包拍了柏,包里的金属身份牌清脆作响,仿佛是那些死去的七组队员灵魂在回应:我们听到了。

    “就这几个人便想让联邦政府垮台,你们这些家伙果然还是那么夭

    真,目标总是这么宏伟而不切实际。”

    墙角的东方玉嘲讽道,在墨花星球西南一路逃亡,所有人都习惯了这个家伙时不时的尖酸,想

    “总不能说我们回联邦的目标是没有蛀牙。

    许乐摊开双手无奈说道。

    东方玉扶着舱壁站了起来,严肃说道:“做为战斗计划制定者和最高指挥官,你应该明确应该少死人。”

    许乐沉默片刻后回答道:“我明白你的意思。我毕竟是个帝国人,我答应你这次一定争取死最少的人,寺定不会在联邦搞出一场内战。

    做完不需要做做了也白微的战斗动员,许乐回到控制舱中,揉着疲惫的脸,盘膝而坐望着窗外发呆。

    钟烟花走了过来,在他身边安静坐下。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她鬓角插着一朵鲜艳欲滴的大红花,衬着她白哲娇嫩脸蛋,显得格外清雅动人。

    红花映入眼帘,许乐忽然想起以前那些年的某些画面,橄涩一笑说道:“哪儿来的鲜花?”

    “许飞做的,下面生物培养舱里面还有一大堆。”

    许乐皱着眉天说道:“回联邦肯定需要帮助,但我不知道现在他们能不能相信我这个帝国人。我只擅长战斗却不擅长策划,其实这时候真的有些惘然。”

    在联邦里,他曾经进行过无数场战斗,但那时候他身旁有像邰之源这样深态权谋之术的同伴,最重要的是,他有一个值得全方位信任的女军师。

    在望都公寓里,在林园中,每当郧朵红花或是红衣映入眼帘时,很多困扰他的问题都会变得非常简单。

    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当时此时看到钟烟花鬓角的红花时,他忍不住说出自己的困惑,并不奢望小西瓜忽然变身酷邹郁,只是倾吐一下苦恼罢了。

    “之所以你这时候惘然,其实原因很简单。”

    钟烟花望着他微笑说道:“哥你把自己和七组想的太重要,结果却发现这种重与■很虚假,如果要改变联邦,说句实话,你们所有人加起来还不如我有用。”

    许乐知道这是事实,西林钟家小公主的归来,想必会让联邦政府感到非常棘手。

    “我-能精到你一直没有说格计划。”

    钟烟花看着他的眼睛,叹息说道:“肯定就是回去搞暗杀,一枪杀死帕布尔总统,一枪杀死李在道。”

    许乐摸摸后脑勺,承认道:“这确实就是我的计划。”“果然如此。”

    钟烟花睁着大眼睛,感慨说道:“你能不能稍微成熟一些?关系到联邦数十亿民众,你的计划就这么简单?”

    许乐笑着说道:“老白说过,我运人最大的优点就是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

    现钟烟花的脸色有些难看,他赶紧摊开双手,认真请教道:“好吧,如果你来处理会怎么安排?”

    钟烟花从包里取出几个椰香面包,摆在桌上,很认真地说道:“人类社会从来就不是整体,联邦的话简单划分,大致可以分成六十,部分。

    “政府,议会山,宪章局,七大家,媒体以及民众。

    “想要坏人接受司法审判,首先就要让他手中没有权力,换句话说,此次回联邦的直接目标就是:让帕布尔总统下台,政府全面换血。

    “让联邦总统在任期内下台,除了被像你这样的人暗杀之外,只有

    一个方法,那就是被弹劾。”

    “去年联邦管理委员就启动了对帕布尔总统的弹劾程序,只不过没

    有通过。”

    “母亲曾经告诉过我,永远不要低估那位夫人对联邦的影响力,甚至说联邦的议会山其实就是莫愁后山。”

    “既然如此,那么我敢肯定在去年件劾案时,邰夫人肯定没有出全力,运段时间她的沉默肯定也不代表退让,而是觉得还没有到发出雷霆一击的时间。”

    “邰夫人在等什么样的时机?她在忌惮什么?很简单她忌惮帕布尔总统在民众间的影响力,她一直在默默等待民众远离帕布尔的那一天。

    “沉默行军运动已经越来越有影响力,尤其是南科州流血事件之后,更是如此,但依然不能对总统声望造成殁灭性打击,最近半年对联邦政府来说,最沉重的打击反而是首都特区日报那版特刊。”

    “如果针对古钟号的调查能够深入下去,报纸能够继续披露真相,总统和政府的名誉必将一败涂地,只可惜唯一敢报道的那两个人现在已经被政府关押。”

    “还有一个关键点就在于爱国者法案,如果能够废除这项法案,

    联邦政府便丧失了绝大部分的秘密力量。”

    “废除爱国者法案要打违宪诉论,很巧的是这半年唯一在最高法院

    排期的违宪诉-论,当事人就是鲍勃。”

    “民众不再支持帕布尔,政府失去统治需要的秘密力量,这就是那

    位夫人等待的时机。”

    许乐皱着眉头问道:“好像都是废话,怎么侠?”

    钟烟花没好气说道:“当然是把鲍勃和伍德救出来,然后交给邰之源,让他们重新开始报道和打那场官司。”

    “这么简单?”许乐说道:“这个计划好像也不复杂。”

    “这叫清晰,而不是简单。”钟烟花认真纠正道。

    许乐皱眉道:“如果那两个人出来就能解决这么多问题,为什么邰夫人他们一直没有动手?

    “这我就不知道了。”钟烟花蹙着眉尖解释道:“不过我相信只

    要你把那两个人救出来,绝对大有好处。”

    “麦德林还有古钟号的证据,是你交给他们两个的。”

    许乐纠正道:“是施公子那个流氓。”

    钟烟花的计划听上去仿佛很有道理,但在许乐看来任何一场战斗总是充满无数的未知数,比如鲍勃伍德为什么始终没有被营救出来,都无法找到合理答案。

    然而看着蹙着清丽眉尖思考的少女,看着她鬓角的那朵大红花,他不禁想起了邹郁,那位曾经最亲密的军师,想起了联邦的种种过往和朋友,脸上露出笑容。

    “你知不知道,刚才笑容奠-的f艮淫荡?”

    钟烟花瞪了他一眼,愤怒说道:“想起邹郁了?我就知道你心里蕺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那可是你兄弟的女人,你的思想能不能不要这样禽兽?

    “有比答应你的要求更禽兽吗?”许乐恼火训斥道。

    钟烟花低下头去,喃喃咕哝道:“反正我不比邹郁差。”

    沉默片刻后,许乐神情凝重说道:“其实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联邦军方的态度。”

    “我想鲍勃两个人一直没有人敢去救,就是因为七大家不敢在这

    时候激怒军方。”

    “如果联邦军队表明自己态度怎么办?当一群机甲包围议会山的时候,谁敢让弹劾案通过?如果帕布尔真被逼入了绝境,他有没有可能调动部队清剿七大家?”

    这是最惨烈的结局,然而也是极有可能的结局,不然无论出于何种考虑,联邦政府都不可能在前线紧张局势下,把杜少卿和铁七师调回sl.

    “田叔在西林还握着不少部队,利家和许飞一直在暗中支援,等我回西林后钟家不会垮,除非联邦政府敢打一场内战,但别的家族我就说不准了。”

    许乐沉默,做为底层孤儿出身的他从来不曾喜欢过那些大家族,与七大家的战斗是他人生中比较快意的一部分,然而如今在联邦政府的冷酷野望,帕布尔和李在道的冷血阴影前,似乎将不得不携手做战。

    “有办法解蠢吗?”他问道。

    “没有任何办法。”钟烟花回答道:“看邰夫人有没有什么应对措施吧。另外如果哥哥你现在是帝国太子,带着几千艘战舰柽过来,或许还能支撑一下。”

    许备沉默很长时间后说道:“如果按照你的计划走不通,最后逼是是到这步,那我还是按自己方法做。

    “怎么做。”

    “杀死帕布尔和李在道。”

    “又绕回去了?哥你怎么这么固执?”

    “我本来就是一个固执的人。’’

    覆在***娇嫩肌肤上的睫毛微微颤动,躺在床上的钟烟花脸色惨白,双唇抿的极紧,显得格外痛楚,垂在身畔的小手紧紧抓着许乐的手,一刻也不肯放开。

    锋利的合金刺缓慢从她颈后肌肤里缩回,因为创口极细微的缘故,没有渗出一滴血,然而芯片释放生物电流冲击神经,却让她痛的快要昏厥。

    金属手镯外表像水银般流淌关闭,那些若微观星辰般的芯片被遮住所有光芒,许乐椅少女搂在怀里,轻轻抚摩她的后背,安慰道:“不痛不痛。”

    这种置换或安装身份芯片的痛楚,整个世界除了封余之外就只有他尝试过,他知道那是怎样的难以忍受。

    “握着哥的手就不痛了。”钟烟花睁开双眼,看着他艰难地笑了

    笑,说话时嫩嫩的唇上露出牙齿咬出的血痕。

    “要重新变成钟家小公主,痛一下也值得。

    许乐笑着宽慰道。

    钟烟花疲惫地眨眨眼睛,说道:“没有斌后那块芯片,我一样也是钟家的小公主,不,是钟家的公主。”

    就在这时候,纤细的机械臂嗤的一声来到两个人面前,菲利浦恼火说道:“要打情骂俏换十,时间,我说你们两个能不能快一点,那坨废铁一直在盯着我的船,我好不容易在光辉里找到一个点,别给我错过了!”

    钟烟花脸色苍白瞪着探头,嘲笑说道:“废话,你自己让船这么嚣张闯进联邦,肉眼都能看到,还以为宪章电脑会发现不了你?”

    “我才不管那坨废铁能不能发现,我就是要让检查站上那些宪章局

    职员看到”

    纤细机械臂愤怒摇晃,菲利浦嚣张宣告:“我回来了!”

    许乐懒得理这台看多了黑道电影的机械生命,望着钟烟花凝重问道:“准备好没有?”

    钟烟花用力点了点头。

    几分钟后,就在宪章光辉的笼罩下,那座像垃圾山一般的黑色破烂飞船骤然矣生一场剧烈的爆炸。

    破烂飞船被炸成两截,其中一截高速横飞,然后在某地某时再次爆炸,炸成了一蓬美丽的带火陨石雨。

    像烟花一样,飞向西林。

    第八天结束。

    女生网有位作者叫琴律因为脑出血住院,虽然并不认识,但在此送上真挚祝福,祝她早日康复。

    另外今天是二十二号,药案二审要出结果了,起来后看。

    为了方便您阅读,请记住“彩虹文学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