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三十三章 捧腹而走(中)

    看上去动作笨拙的黑色机甲,奔跑的路线忽然僵了一下。如影随形而至的银色机甲,没有放过这个机会,直接一个侧撞,将高能电池赋予它的动作,全部转换成为冲击力,施放在黑色机甲的机身侧方。

    合金表面的碰撞,在对战室内激起了一道非常响亮的金属声,伴随着声音,黑色机甲就像是断线的风筝一样,被狠狠地撞到了坚硬的墙壁上,虽然没有真如风筝那般粉身碎骨,但那些结构固件与关节连动都出了哀鸣的声音,嘶嘶索索,似乎马上便要停止工作。

    黑色机甲沿着墙壁滑落,几处破损翘起的合金表面,磨擦着墙壁出令人牙酸的吱吱声,同时在墙壁上留下了几道新鲜的痕迹,最后颓然无力地重重摔到地面。

    银色机甲先前那一击的威力,在这个画面中展现的一露无遗。

    梨花大学综合馆内的欢呼声早就停了,从机甲对战训练再次开始的那一瞬间。而后随着黑色机甲的连连败退,就连那些猜想黑色机甲里是谁的议论声,对第一军事学院银色机甲里那位最优秀的军官周玉的介绍……也都渐渐停歇。当黑色机甲凄惨地撞到墙壁然后滑落,无数人同时陷入了最彻底的,他们心情异常复杂地看着光幕上的那个画面。

    主席台此时也早已经安静了下来,两所大学的教授官员们静静地看着光幕,不知内情的梨花大学方面表情都有些遗憾,他们都不知道这个操控黑色机甲的学生是哪个系的,也没有指望他能够接连战胜一院的两个强者,但是总归有所希望,此时便成了失望以及失望之中的担心。第一军事学院方面的表情比先前安达惨被痛扁时的表情要舒缓了许多,却也没有什么得意的表情,因为在他们看来,周玉军官生这个连机动系教官都无法轻言胜利地年轻人,理所当然应该轻易地获得胜利。

    以为自己知道内情的从不知校长与邝教授。代表着两所大学,却有着与众人完全不同的心情。邝教授知道一院的荣誉是保住了,可是邰家那位继承人,只怕不会同意转回一院,想到院长的嘱咐,他的心情没有丝毫喜悦。与他相反。从校长却是微笑看着光幕,心想以那位年轻人外表温和内心孤傲地性格,想必能清楚地知道,不是区的训练条件不如一院,此番落败,这一年他一定会非常无整而努力地在梨花大学度过。

    沉默安静的综合馆,所有人盯着光幕上那个试图重新站起的黑色机甲,在系统依然没有宣判获胜方的时候,这场实力看上去有些悬殊的对战。还没有结束。所有人都知道黑色机甲不是银色机甲的对手,但看着黑色机甲没有认输的迹像,不禁都有些为之动容。

    不知是谁开的头。综合馆里忽然响起了很有节奏地掌声,起始的声音还极小,后来却吸引了更多人的加入,掌声渐渐变大,如暴雨般震耳,然后寻觅到了相同地节奏,雨声变成了鼓声,啪啪啪啪地响了起来,响彻了整个综合馆。替那台代表着梨花大学甚至是大学城的黑色机甲加油助威。

    看台上一个角落里,临海州议员公子海清舟激动地鼓着掌,掌心都已经拍红了。他的身边,戴着黑框眼镜的张小萌认真地看着光幕,心里猜测着黑色机甲里那人的身份,虽然也有些为那台黑色机甲担心,但更多的还是平静。

    她是信仰非暴力,属于联邦反对派里温和的一方,然而毕竟是一个体系。在环山四州时曾经接触过不少当年联邦军队与**军之间战斗的资料,知道那些战斗机甲,曾经如此无情的撕毁了那些热情热血地年轻**军士兵的身体。看见战斗机甲,她的眼前就会浮现出那些血淋淋的录像与图片,她的心中对机甲对战有着先天的厌恶。

    这些情绪只是一闪而过。张小萌又陷入了这些天里常有地怔状态。眼睛盯着光幕。思绪却不知道早跑去了哪里。或许是野花。或许是清粥。或许是雪或许是雨。谁知道呢?

    这位天真而绝不称职地女间谍哪里知道。她这时候在想地所有一切地源头。其实就在光幕上。就在她地眼前。只是被机甲地外表所遮挡了。

    如击鼓般令人热血上涌。甚至生出一些悲壮感觉地掌声。落在施清海地耳中。却只让他地唇角翘起一道表示嘲讽地曲线。他靠在看台最下方一个通道墙壁处。仰着头看着综合馆穹顶地光幕。微嘲想到。学生们果然是一群除了热血什么也没有地蠢材啊。就连许乐那个有趣地家伙。也曾经在夜店门口表现出如此这般地固执。

    夹在手指间地烟灰掉落在地面上。施清海闭上了眼睛。没有注意到香烟快要烧到自己地手指。他在脑中回放着先前银色机甲地那一击。确认黑色机甲就算无比坚强地再次站起。在周玉地面前。也只可能再次倒下。情报应该无误。除了那位太子爷之外。也没有谁能够进入梨花大学从未对外公开地区。坐在黑色原型机甲里地那个人就应该是目标。

    看来那位太子爷在这方面也没有太多天赋。不过禀性倒还算刚直。施清海睁开眼睛。有些苦恼地想道。如果这位太子真如他自己前些天才从组织获得地情报所言那样。是邰家地继承人。怎么也表现地如此热血?这种大人物年轻时地热血。对于他所服务地**军来讲。可绝对算不上什么好消息。

    坐在沙上。端着咖啡地邰之源。对于黑色机甲地表现没有丝毫意外。这么多天地接触。他早就知道许乐是这样性格地家伙。而且此时也只有他一个人知道黑色机甲里是谁。他轻轻地摇了摇头。知道许乐就算重新控制住机甲。在下一波银色机甲地攻击下。顶多也只能撑六秒。

    因为银色机甲里坐着的是周玉,是邰家已经暗中观查了四年。将来注定要成为自己手下工作人员的周玉。邰之源举起咖啡杯敬许乐的失败,笑了笑。

    联邦科学家们充满智慧的设计,让机甲里地操控者,能够最大限度地减低外部传来的冲击力量,所以黑色机甲舱中的许乐才没有在那次撞击之中昏过去。可是他此时的感觉非常糟糕,咽了几口口水。才阻止了自己呕吐的**,视线才回复了清晰。

    他苦笑着,下意识里抹了抹自己的嘴唇,然后双手开始重新操作,试图让黑色机甲站起来。

    失恋地少年想用一场无由而至的对战,抑或是被虐来渲泄内心无处倾诉的苦闷与惘然。他已经预料到失败的结局,甚至隐隐盼望着被痛打一顿,然而真当失败开始,觉自己在那台银色机甲面前像孩子一样没有任何还手之力。许乐下意识里生出不甘心。这是性格使然,从小一个人长大的他,拥有东林人特有的坚韧乐观和不服输精神。他从未习惯不经努力便承认失败,更不习惯此时心中微涩的挫败感。

    输给第一军事学院优秀的军官生,对于许乐来说,是一件很容易接受的事情,但他不能接受自己会在那一击之后,自己生出了认输地念头。

    非战斗状态下的机甲机械臂前端,都安装着拟人的合金指节,紧紧拢在一起时,便是一个强大地拳头。黑色机甲的合金拳头在先前击倒蓝黑色机甲的对战中。其实已经破损的相当严重。

    就是这个破损的合金拳头顶在了地板上,支撑着黑色机甲的平衡,让它重新站了起来。许乐是很自然地这样做了,然而呈现在光幕上,却让综合馆内响起了更热烈的掌声,其实许乐根本不知道有多少掌声在为自己响起,他甚至连有人在观看着这场对战都不知道,他做任何事,都不需要掌声的鼓励。

    机甲舱内一旁古董级的拟真系统。忽然间吸引了许乐地目光。

    “你很厉害,我还想向你学习。”

    他打开了对战系统的内部通讯,向着那台极有风度的银色机甲驾驶员,非常诚恳地说道。

    银色机甲里面无表情的周玉,此时的表情终于愣了愣,下意识里看了一眼通讯器,听出了对方的诚恳与实在。那张英气十足的脸上闪过一丝疑惑,其实却不是因为对方此时所表现出来的态度,而是因为先前对战里他从数据分析中所捕捉到的细节。

    在所有人地眼中。黑色机甲先前那段时间内。已经败的溃不成军。只有银色机甲内的周玉,这位年轻的机控天才。敏锐地嗅到了一丝怪异的味道——他此时已经确认,操控黑色机甲的人,无论是在手还是控制细致度上,都与自己有很大的差距,但问题在于,黑色机甲每次躲避时的反应度,总比自己所推算出来的时间要快上一丝。

    快上一丝时间,似乎是件不重要地事情,但在电光火石一般地机甲对战中,却显得极端重要。虽然黑色机甲的反应度因为没有强地操控水准,而没有得到完全的展现,但是那些数据里的问题,依然让周玉确认,对方的反应度异于常人,甚至比自己都要快很多,他怎么也不明白,对方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难道真有传说中的直觉这种东西?

    银色机甲里的周玉,沉默片刻后,对着重新站起来黑色机甲里的神秘人,认真说道:“互相学习……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