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三百四十六章 一杯酸酒,一只小手

    许乐很欣赏林半山,这种欣赏并不是七大家二代子弟林斗海南相守他们那种仰望敬畏,而是对于自己无法拥有的某种气度的淡淡向往。(牛文小说~网看小说)

    当年在首港高铁车厢中第一次看见那名双肩若山的男人时,他是果壳公司普通的技术主管,而对方已经是破门而出十余年,单手打出一片天下的传奇人物。

    其后数年间偶有几次来往,他从技术主管变成联邦重犯再变成军神接班人,林半山却还是那个林半山,两个人之间似乎已经看不到太明显的差距。

    但他不得不承认,那个男人身上的气魄仿佛天然生成,站在那里便像名川大山般,只需远观便能见其风采,是自己这种矿坑石头怎样都学不来的。

    此时听到李维转述的百慕大传闻,他不禁想起邰之源曾经讲过的某个联邦传闻:宪章局前任邰老局长退休之前,最看中的候选人并不是当了多年助理的崔聚冬,而是在外人看来和宪章局毫无关朕的林半山。

    许乐皱着眉头,眯着眼睛,若有所思道:“联邦人能在百慕大这种异乡挥袖风雨,林半山真的很不简单。”

    “自然不简单。”

    李维望着他认真说道:“就,像你再如何强大,甚至变成帝国太子,我也能把你当成兄弟,但像半山大兄那种人物,就算他想把我当兄弟,我都不敢。”

    “他好像天生不可能居于人下,比如一个会场,就算他安安静静丵坐在最后一排,就能让所有人觉得,最后一排才是最前排。”

    “你对他的评价很高而且很文艺。”许乐笑着说道。

    李维耸耸肩,把面前的酒一饮而尽,感慨说道:“因为那个人本来就很文艺,百慕大经常形容他的目光是专门在宇宙里赏美,你说这话酸吧?”

    “但这还真贴切,所有百慕大人包括昨天你看到的那些会议巨头们,如果让他们说实话,他们绝对相信林半山最适合做的工作,不是联邦总统就是帝国皇帝。”

    许乐轻轻握着酒杯,微笑想道难道就是因为这种禀性,林半山连如此重要的宪章局局长都不肯当?

    李维继续感慨道:“可在他看来,当总统和皇帝是最愚蠢的事情,为国为民责任什么的没有一点意趣,哪有在百慕大当他的黑道君王舒服。”

    许乐摇头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责任。林半山当年破门而出,成为七大家最罕见的叛逆,看似对家族没有任何感情,可一样要护着那个不成器的弟弟,现在依然要回联邦替家族向政府开战。”

    李维笑了笑,没有继续这个话题,随意说道:“现在半山大兄的儿子还在加斯城里,他最宠爱的女人叫李飞绒,恰好和我一个姓,前些天她想和我认干姐弟,我拒绝了,不过你想不想见他们?”

    许乐回答道:“不用了,我来百慕大是做正事儿的。”

    “说到正事儿,虽然停战协议已经签订,那些会议里的老家伙短时间内肯定不敢反悔,但联邦政府如果直接派人过来怎么办?就算宪章规定的死,他们一样可以想些别的法子,我可没有信心和联邦军队抗衡。”

    李维脸上浮现出书虑的神色。

    许乐承认他的担心是有道理的,联邦宪章明确规定政府不得干涉百慕大内政,但笛卡尔的到来,还有当年慕壳下属那些像七组一样的雇佣军,说明这些限制只不过是一层薄薄的纤维纸,并没有真正的约束力。

    “我过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情。”他望向李维说道:“林半山离开百慕大之后,对这片星域影响最大的,不是联邦也不是帝国,而是西林。”

    李维隐约猜到他的意思,皱眉问道:“这些年西林忠于钟家的部队,有很多被调往了前线,而且听说在战略物资和武器方面,首都星圈一直在控制输入数量。”

    “铁算利家你应该听说过。这三年里他们一直在暗中或者明着支援西林钟家,有钱就有可能,西林军区基本的装备还能保证,当然现在力量肯定不如钟司令在世的时候,但要对百慕大形成震慑,难度不大。

    李维沉默很长时间后,叹息说道:“真好。”

    许乐好奇问道:“什么真好?”

    “拐带女童真好,尤其是拐带西林钟家的小公主三年时间,那就是最好的事情,随随便便一句话,就敢确定西林军区会派部队过来给兄弟我撑腰。”

    李维摇头感慨道:“在望都的时候,我见过她,印象很深刻,那个小姑娘是我这辈子见过的第一个没看过盗版光盘的人,真不愧是西林钟家的小公主。”

    他很严肃地问道:“离开酒店之前我看到她了,小姑娘长大了,变得很漂亮,你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看上去很严肃,实际上很无耻,许乐瞪了他一眼。

    李维无所谓地耸耸肩,然后真正严肃望着他问道:“在这么紧张的时候,你出现在百慕大,不可能就是为了给我撑腰,事实上你来之前应该都不知道我面临的危局,你究竟想做什么?”

    “这次来有四件事情,除了西林那办……,”

    许乐眉头微皱,沉默片刻后说道:“我要给兄弟们找条后路……”

    “和联邦政府开战很凶险,一旦失败,就算事后侥幸活下来,我队伍里那些兄弟在联邦内再也找不到任何立足之地,百慕大就是唯一的后方,唯一的后路。”

    说到这里,他想起离开墨花星球时,为了留下保罗和那两名帝**人,飞船并没有直接飞离大气层,降落至帝国司令部的时候,熊临泉他们的脸色很难看。

    “他们不可能去帝国。”

    许乐望向李维,说道:“如果有那一天,我把熊临泉这帮兄弟就全部托付给你,希望你能善待他们。

    “没有问题。”李维微笑回答道:“你知道我来百慕大有个重要原因就是给你留后路,现在既然你用不上,让你那些兄弟用上,也算没有浪费。”

    接着他兴奋补了一句:“以后带着一帮七组老爷们在街面上晃荡,谁还敢惹我?这事儿想着就真给劝儿。”

    “德性。”许乐笑着说道:“第四个原因,就是我要来看看你,看看这个最老的朋友是不是还是这个德性。”

    李维没有笑,他注意到许乐少说了个原因,也没有追问,沉声说道:“你这很像是在交待后事,不吉利。”

    “以前在联邦部队里,在绍力出任务的时候,在去杀麦德林之前,还有很多次,我都像今天这样交待过后事,甚至连遗言都写过两份。”

    许乐笑了笑,继续说道:“但我现在还活着,我坐着船离开帝国,穿过加里走廊,避开宪章光辉,来到你的地盘,就这么活生生地坐在你面前,陪你吃烧椅喝酒。”

    他拍拍李维肩头,认真说道:“像你我这种臭不可闻硬不可摧的东林矿坑石头,真的是想死都很难。”

    墨花星上与保罗感动拥抱告别后,许乐和他的姐姐怀草诗曾经进行了一番没有人知道的对话,在那场谈话中,愤怒失望的公主殿下,严厉反对许乐回到联邦替那些异乡人打生打死的愚蠢决定,并且试图用最强悍的武力手段将这种反对变成事实。

    许乐没有反抗,只是在怀草诗拳头快要【za】到自己脑袋上时,说出和上面那段话极类似的一番话,他说的很诚恳,诚恳到自己都觉得自己是块不会死的石头。

    但东林矿坑的白石边缘都会被岁月风化,卡琪峰顶的石头在真空中都会在恒星光芒下极缓慢坍塌,最坚硬的钻石都会被磨出八心八箭的俗气模样,被女子戴在手指展示骄傲而不复原石里的倔犟奇崛模样。

    这片宇宙里哪里会有永远存在的石头?

    烧烤摊小方桌,久别重逢的兄弟不再重复那些看似坚定有力,实际上却因为过于复杂而没滋味的谈话,他们正式开始喝酒,开始拼酒,待酒意蒸醺上头,便开始像老人一样回忆童年的点点滴滴。

    对于寻常男人而言,三十来岁正是风华正茂,然而对于许乐和李维两个人来说,他们从偏僻荒芜的东林矿区,来到满天繁晏之间,短短三十载岁月便经历了普通人一辈子都不曾经历过的故事。

    人还年轻心态也未老,只走过去的那些时光忽然间变得极为遥远,如果不努力回忆便恐惧将要忘记。

    河西州的青丘为什么那么美?为什么那片贫暮的红土上能生出如此葱葱的灌木丛?矿坑深处的石头为什么那么臭?以至于东林石头成了又臭又硬的代名词?

    这都是东林孤儿们常年累月不停撒尿的功劳。

    喝多了的两个男人,相互搀扶着离开烧烤摊,走进小巷拉开裤链,就在光天化日之下开始小解。

    李维喝吐了,但他却坚持不肯承认,认为那是烤羊腿味道太过腥腹的缘故。

    许乐也喝吐了,他从来没有想过用体内真气能不能化解酒精,即便能他也不舍得,因为今天喝的不止是酒,当然也不是什么见鬼的寂寞,喝的走过往。

    很酸的词汇,但当时烧烤摊小方桌旁两个像小男孩儿一样的男人,就是这样想的。每每想到再也回不到小男孩的时光,哪个男人的胸臆间不会偷偷酸一下?

    高歌而回,两个人的心情都极为快活,然而刚刚走进酒店大堂,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望着醉董黄的李维,毫不掩饰脸上的厌恶之色,皱眉刮斥道:“怎么喝成这样了!明知道现在是什么局面也不谨慎一些。”

    那少年衣着简单而名贵,纯手工缝制,明显家世不凡,而在此时此刻的百慕大,居然敢用这种态度对待李维,那就不仅仅是不简单可以形容。

    醉眼迷离的许乐根本没有看清少年的衣着,这小子敢对李维不客气,他的眉梢已经缓缓挑起,而当他注意到下一个画再时,浓眉骤然平缓,眼睛却眯了起来。

    因为他看到面前这个小子牵着兰只洁白细嫩的小手。

    钟烟花的小手。

    (没什么争风吃醋,虽然我写的酸,但不可能搞那种事情,咳咳,三章完了,你们可以把我当今屁放了,俺再去躺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