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三百四十四章 最初的理想

    死寂沉默中,许乐忽然望着季火微笑说道:“其实我们曾经打过交道,你应该知道我的做事习惯。(牛文小说~网看小说)”

    季火一脸惘然,他从接手产业开始便一直在走私各类军火,打交道的人不是黑帮首领便是某些不能见光的组织,却不记得曾经遇见过对方。

    许乐提醒道:“有三艘消失了的船。”

    季火脸上表情骤然僵硬,手指间一直在无谓燃烧的粗烟草,啪的一声落到地面,盯着许乐的脸说不出话来。

    做为TP改装狙击步qiāng的唯一承销人,没有人知道季火当年看见这批货物后是如何动心,甚至有一次他被那些小红点所引诱,鼓起勇气试图吞下十箱狙击步qiāng自用,或是高价mài给联邦或帝国。

    然而就在他着手准备进行这件事情的时候,手下三艘最先进的军火走私船,忽然毫无理由地发生爆炸,变成漆黑宇宙里的灰烬。

    暴怒的季火对这件事情进行了详细的调查,确认从船坞到接货再到出发,没有任何外人混进这三艘船,那么这三艘船为什么会发生爆炸?

    这时来自TP改狙神秘供货方的一封电子邮件,揭示了所有答案。供货方冷漠提醒他,如果下次再出现类似的情况,爆炸的就不再只是三艘船。

    对方神秘而难以想像的能力,让季火在此后的TP走私项目上表现的格外谨慎老实,直到此时此割,他才知道,那个神秘供货方居然和许乐有关!

    从脚下拣起那根粗烟草,季火颤杵着压进烟缸中碾灭,抬头望着许乐声音沙哑说道:“我同意您的建议。”

    最凶狠不驯的军火巨头都表示了臣服,早就已经被许乐那番话震的胆魄皆丧的百慕大枭雄们,再没有谁跳出来表示自己的勇敢无畏。

    “如果诸位没有异议,请随我们离开寻找一个安静的场所,你们和李维谈一下这场战争应该以怎样体面的方式结束,还有相关的细节。”

    许乐解释道:“我们是外来者,谈判终究是你们和李维或者林半山之间的事情。”

    说完这番话,他走到轮椅旁,把轮椅的方向转了过来,推着达文西向房间外走去。

    轮椅一角挂着一个沉甸甸的军用背包,里面有十几枚联邦军方金属身份牌,这些金属牌的主人们都已经葬身在墨Huā星球的硝烟与阴谋之中。

    轮椅缓慢自笛卡尔尸体旁碾过,达文西冷冷看了尸体一眼,将手中把那大Huāqiāng平静地放在膝头。

    达文西手下最亲近忠诚的队员战士,在NTR两个营地被小眼睛特战部队伏袭时,全部牺牲,而他虽然在西南战区拣回了一条命,飞船医疗舱却没能保住他的两条腿,被迫截肢,甚至还有些很可怕的后遗症。

    许乐拍了拍他的肩头,没有说什么。

    众所周知笛卡尔是帕布尔的忠犬,此次行动众人刻意把此人留给达文西杀,是因为大家清楚,现在对zhèngfǔ怨恨最深的人,就是轮椅上的他。

    走廊里人头攒动,先前仿佛消失一般的人们不知道什么涌了进来,那些没有携带qiāng支或者暗中带了几把qiāng的保镖们,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老板被七组队员们押解而出,根本不敢有大动作。

    随着轮椅推动,两把黑洞洞的qiāng管下,数名百慕大枭雄沉默跟随而动,走廊里的人群下意识里向两边分开。

    就像是被魔法分开的海浪,并不壮观却令人印象深刻。

    ……

    ……

    走廊尽头沉默站着李维和他的孤儿帮成员,那些以狠辣不怕死著称的孤儿们青年们,望着向自己走来的那些男人,嗅着对方身上清晰的铁血军营气息,脸上再也没有什么蛮不在乎的残忍之sè,只有疑惑与警惕。

    在拳台上出面帮孤儿帮打赢了拳赛,紧接着俘虏了那些会议巨头,怎么看都应该是自己的朋友,前来帮助自己,但是他们为什么要帮自己?

    这些明显出自军队的男人,居然能够轻而易举带着qiāng潜入会场,抓住那些恐怖的枭雄人物,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太过可怕,可怕到孤儿帮众人心中尽是惴惴。

    无知者方能无畏,无爱者始能无怖,孤儿帮成员能够在这场战争中苦苦支撑一个月,逼着百慕大会议进入僵局,依靠的便是这种气质。但这时候他们知道正推着轮椅前行的小眼睛男人就是许乐,所以畏惧警惕。

    混黑道的人们对这个名字有无限敬畏,但他是帝国人,那他身边这些汉子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帝国皇家特种兵?如果对方忽然翻脸想要占据百慕大怎么办?

    就在这时,孤儿帮众人愕然发现,自己的首领李维仿佛根本没有看到对方黑洞洞的qiāng管,也没有理会旁边人的眼sè示警,就这样迎了过去。

    许乐松开推轮椅的手。二人张开双臂沉默的拥抱,用力地拍打彼此的后背,表示自己的思念。

    ……

    ……

    会场外有很多车,很多武装分子,很多威力惊人的qiāng械,但许乐一行仿佛根本没有看到这些东西,沉默登上汽车,向着加斯城南郊驶去。

    那些百慕大枭雄们挥手示意自己的下属们保持冷静,拨打了几个电话后,跟随李维的车队去了另外的地方。

    没有接受孤儿帮的安排,许乐和队员们在加斯城南郊自行挑选了一处宾馆住下,然后香甜睡了一夜。钟烟Huā在飞船上,有菲利浦照料,另外虽然现在百慕大大概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来了,但因为会场里的那些画面,他们并不怎么担心。

    第二天清晨,许乐醒来,梳洗之后简单用了些早餐,来到窗边望着街上萧条的景sè,看着异乡的风景。

    房门被人推开。

    许乐看着李维脸上的憔悴疲惫之sè,微笑说道:“谈判一夜,对你来说果然要比打整整一个月的仗更难熬,真不明白你对那个理想的坚持。”

    “小时候我们在钟楼街看到的帮派,谁需要天天谈判?”

    李维皱眉走了过来,接过他手中的茶杯灌了两口,然后把手中一叠文件递了过去,说道:“虽然细节上争执了很长时间,医药费和抚恤费那些东西太头痛,但基本上没有什么大问题,会议承诺今天马上撒军。”

    间客吧时不时广而告之,朵朵女王有号外。

    “这是什么?”许乐看着手中的文件问道。

    “停战协议,对方要求你必须在上面签名,虽然负责谈判的是我,谈的是半山大兄的产业,但很明显,如果你不签上自己的名字,那些老家伙根本不相信。”

    许乐笑了笑,接过递过来的碳素笔,签下自己的姓名。

    把笔迹快速吹干,李维拿着文件向房间外走去,走到门口时忽然停住脚步,转头沉默看着许乐,过了很久之后感慨说道:“我真没想到这辈子还能看到你。”

    “我们都还很年轻,只要不嗝屁总能看到。”

    “我马上派人过来给你们换住所。”

    李维挥挥手中的停战协议,微笑说道:“我回来时如果你休息好了,我带你去逛逛,这里现在算是我的城市。”

    “瞧你那臭屁样。”

    许乐摇了摇头,听到逛逛这两个字却动了心,三年前他就来过百慕大,却一直没有机会在这片陌生星域里逛过,略一思忖后他联系了菲利浦。

    “你和小西瓜下来玩吧。”

    ……

    ……

    十点多钟的时候,许乐和队员们换了酒店,熊临泉等人有孤儿帮那帮眼露仰慕之sè的年轻人照看,他则是被李维毫不客气地拉了出去。

    名贵的银sè幽灵汽车缓慢行驶在街道上,许乐透着车窗玻璃好奇地看着街景,飞船前天夜里抵达波普星,降落地表后又一直在搜集情报,做战斗计蚜,竟是没有机会认真看看那些奇形怪状的建筑。

    百慕大的建筑风格和联邦与帝国都不相同,虽然有些偏向联邦,但又有很大的差异,每幢建筑的外表都极不相像,线条格外怪异,如果要称赞可以说极富艺术风情,如果不喜欢则可以说很畸形。

    由南城向郊区,街道上隐约可以看到qiāng孔弹痕,因为这场连绵多rì的战争,满是肃杀意,但侧巷深处却能清晰嗅到酒精粘液之类的混乱味道。

    许乐不习惯这种深植在城市血肉之中的混乱味道,就像每次去港都时,他的情绪都会变得有些浮躁。

    好在喝酒的地方很简单清静。

    这是一处烧烤摊,白天本来不营业,但当那辆已经变成斯加城保护符般的银sè幽灵停在档口,睡醒惺松的老板与佣工,脸上顿时流露出无限热情与激动,用嚣快的速度在街边支起一张小方桌。

    许乐和李维从不懂事的时候就认识,童年少年时一道在钟楼街和那些矿坑里厮混,他们的感情已经不需要任何客套,只需要两瓶酒一番话。

    “还记不记得我小时候的梦想是什么?”

    李维一仰脖子,一杯无sè透明的烈酒灌入腹中,透心的火辣瞬间激得他脸上红晕发光。

    “当然记得,你想成为河西州最猛的黑老大。”

    许乐慢条斯理地夹了一筷子猪耳朵,慢慢嚼着,然后端起酒杯抿掉,虽然缓慢同样是杯落酒尽。

    “我说的不是这个,我说的是最早的理想。”

    许乐怔了怔,然后脸上露出怀念的笑容:“你想把郑六摊子上的黑市牛肉全部炖来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