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三百四十三章 私人的恩怨,铁血的承诺

    百慕大是个需要狠竽护身才能生存并且壮幷大自己的地方,此时坐在包厢里面的大人物,谁不是狠字当头狠字当先狠字当饭吃的第一流狠辣人物?

    然而当他们看到轮椅上的达文西一花枪轰死笛卡尔时,依然感到前所未有的震撼一一他们同样看出来包厢里这三名七组队员是刻意卖给笛卡尔一道破绽,让他产生能逃走错觉后,才开了那枪!这些百慕大的枭雄级别人物们面无表情,内心却早已恺惴不安,杀人不眨眼这种事情他们常看甚至也常干,但杀之前还要像猫儿猎鼠般玩对方一遭,诱对方入希望之境再残幷忍将对方拖进绝望,纵是他们也难承受。(牛文小说~网看小说)

    达文西收回望向笛卡尔尸体的目光,面无表情在室内众人幷身上扫了一遍,手上那把大花枪随着日光缓慢移动,黑幷洞幷洞的枪口杀意十足。

    没有任何人带头或是示意。

    包厢里的百慕大巨头们毫不犹豫举起双手投降,动作是那样的整齐划一,双手举的是那样高,投降意愿表现的是那样充分。

    换成以往任何时刻,这些大人物都不会在一名平日极瞧不起的大兵面前做出如此屈辱姿式,给使外面有狙幷击幷枪,身后还有两把枪。就算投降,他们也会周整衣衫面带难以捉摸的微笑,缓缓道出妥协意愿。

    但此时不行,他们经历过太多大事丵件,见过太多鲜血,知道轮椅中那个卷发年轻人此刻有多么危险,而因为规矩进入会场的下属全部没有带枪,所以他们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甚至聊装潇洒气度的资格。

    “不用紧张,这是我们和联幷邦政幷府之间的私人恩怨。”

    随着平静声音响起,许乐走进了包厢,他眯着眼睛看着栏杆下笛卡尔的尸体,脸上没有流露幷出任何情绪,望向沙发上那些高举双手的大人物们点头致意。

    如果说不用紧张便可以不紧张,联幷邦山麓百货商店李小山老板祖上传下来的笑话集里,便会缺少一个著名的桥段,而那些上考场的学生则会多出很多笑容。

    事实上听到许备这句话后半截时,高举双手的百慕大巨头们的表情骤然变得非常精彩,心中紧张反而又增添了几分。

    这是我们和联幷邦政幷府之间的私人恩怨。

    从孚面意义上看,私人恩怨自然指的就是发生在私人之间的恩怨,重点在于私人。

    比如某某与某某争风吃醋,比如李某某断了晓某某的财路,比如未某某和西门某某淫了某某的妻女,再比如李匹夫杀了帝幷国皇帝的老幷爷,这等恩怨便开始逐层发酵上升,直至情饥不共戴天非得分出个你死我活。

    如果这个名词的对象不是一个人而是联幷邦政幷府,这代表亍什么意思?这就等于说许乐和七组把联幷邦政幷府整体看成一个人,政幷府不垮,这场恩怨便永远不会结束!这是何等嚣张而决然的战斗宣幷言。

    包厢里的人们被这句话里隐着的强悍意味震住,然后马上释然一一如果评价谁有资格有胆魄向整个联幷邦宣战,那么许乐和他的七组毫无疑问能排在第一位,事实上三年幷前这个小眼睛男人就已经这样做过。

    季火关心的重点在别的地方。

    观察片刻后他确认会场内外应该没有自己最畏惧的西林特战部幷队出现,自然推测出,外面那些七组狙击手之所以会有TP改装狙幷击幷枪,是因为许乐和西林之间有钟家小公主这道密不可分的桥梁。

    心情放松了些的他,缓毁放下双手,望着对方强自馈定问道:“许乐上校,不知道我可不可以这样称呼你。”

    许乐点了点头。

    “我不清楚为什么您会插手百慕大的内部事务,但我想您应该清楚百慕大的规矩。”

    季火皱着眉头说道:“如果要战争,就不会有今天的拳赛,既然决定由拳赛决定胜负,那就要按规矩走。我尊重您和您的队伍,希望您也能尊重百慕大的传统。”

    许乐回答道:“做为外来者,我很尊重百慕大的规矩,所以我们出人打拳赛,我甚至还亲自上了场。”

    望着栏杆旁笛卡尔的尸体和远处那名小眼睛特战部幷队精锐的枪幷械,他继续说道:“可惜的是,当我们按照规矩赢了拳赛之后,有些人似乎并不想遵守这里的规矩,他们带着枪,而会场外的武幷装分幷子似乎正在集结。

    他抬头望向沙发上的百慕大巨头们,平静说道:“既然你们有人先不尊重规矩,我也就不需要再尊重。”

    包厢里几名百慕大巨头互视一眼,忍不住苦笑着摇了摇头,对方明显早有准备,甚至还埋伏了狙击手,偏在此时揪着笛卡尔不放,自己这些人能说什么?

    许乐继续说道:“还有一件事情,虽鼓我们的目称是联幷邦政幷府,但因为我和对面包厢里的李络有些关系,所以这次可能还要委屈诸位一下。”

    “我能不能抽口烟?”季火问道。”请便。”许乐回答道。

    李火用颤幷抖的手指从怀里取出一根粗烟草,点燃后用力嘬了一口,咳嗽两声后认真问道:“我有一个疑问,会幷议在这片街区布置了十六个检幷查卡,还有几百条枪,你们是怎么带着枪摸进来的?”

    许乐回答道:“这大概就是专幷业和业余的区别。”

    季火放下手中的粗烟草,微白脸颊上魃强挤出一丝笑容,问道:“所谓的委屈,是不是指把我们全部杀死?”

    “如果这是百慕大的战争,那么我能告诉你们的是,这场战争已经结束,你们被斩首。”

    许乐平静解释道:“但这只是一个战术名词。”

    “我没有想过把你们杀光,杀死人质从来都是最愚蠢的选择。我只需要你们跟我离开,然后宣布战争结束”

    “抓幷住我们,或者说杀死我们,并能结束这场战争,因为会幷议成员今天并没有全部到场,而这颗波普星上,我们还有很多忠诚的下属会为我们复仇。”

    季火盯着许乐的眼睛说道:“我知道你们很强,但你们人数太少,你或者说李维无法承受我们死后,整个会幷议的愤怒反扑,这才是你不杀人的真幷实原因。”

    “你也可以这样与里解,我的队伍人数确实太少,不到十个人确实不可能把你们的战斗部幷队全部杀光。

    说完这句话,许乐停顿了很长时间,静静看着沙发上的百慕大幷会幷议巨头们,直到包厢里的空气快要凝结的时候,他才继续认真说道:“但你们知道我是谁。”

    房间里一片安静,所有人沉就听着他的发言。

    “我奉着六名队员就敢闯进会场绑了你们,我就敢放了你们,我根本不怕你们反悔,你们也不用害怕。”

    “如果宣布战争结束以后某时,你们忽然反悔,也许可以攻占加斯市,夺走林半山所有的基业,杀死我的朋友李维和他的下属,但封时候我一定会杀死你们。”

    “包括今天没有到场的那几名会幷议成员,只要你们当中有一个人反悔,我就会杀死你们。”

    “不管你们藏进最偏僻的星域,或是找到像帝幷国皇帝那样的背幷景靠幷山,我都会把你们找出来杀死。”

    “当然如果那之前我已经死了,这些约束自然没有什么力量,但在我死之前……”

    许乐说着这些令人感到莫名寒冷的话语,表情平静自然,脑海里却忽然想起三年幷前离开联幷邦的时候,自己给利孝通留过一张纸条,说过类似的威胁。

    他感慨微笑,对面前的百慕大枭雄们平静说道:“请一定要相信我遵守承诺以及实现承诺的能力。”

    像石头一样砸在地上的这句话,溅起无形无声的烟尘与碎石,击幷打在这些百慕大巨头们的耳中,让他们骤然间觉得有些呼吸困难,心跳开始加速。

    此时在他们眼中,许乐那张普通的面容显得格外可怕,即便是那丝微笑都显得格外诡异嗜血。

    房间里一片沉就安静,沙发仿佛都快要禁受不住压力的折磨,嘎吱嘎吱响了起来,其实只是坐在上面的百慕大巨头暴幷露内心挣扎的身幷体颤幷动。

    这些百慕大枭雄们狠辣狡猾,根本不在乎什么道幷德以及承诺,真遇到绝境或利益够大时,就算是传承千万年的规矩他们也敢不放在眼里,但他们必须把这段威胁放在眼里,更放在心上,因为说话的人是许乐。

    他们确实不甘心,更不情愿,然而面对着许乐如此简单直接的威胁,再多的不甘不愿,到最后大概也只能变成圆石碾压下的粉末,随意一阵风来,便被吹至无影无踪,就如同人死之后的骨灰那般。

    罂的红叶,卡琪峰的小白花,从早到晚的复仇,一个人与联幷邦的战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许乐的性幷情,知道这个人说要做到的事情就一定会去做,而且一定会做到,无论艰难不管坎坷。

    奋这个小眼睛男人铺满硬石的铁血道路上,不知道有多少联幷邦的议员将军帝幷国的亲王郡王死在他的手中。

    包厢里的枭雄们都是百慕大真正的大人物,但和那些曾经声震宇宙如今却变成幽魂的名字比起来,他们又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