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三百四十二章 TP的小红点,文西的大花枪

    听着满场惊呼,听着那个名字从无数张或猩红或苍白的嘴唇里喷出来,然后像炸雷一般穿透耳膜进入自己脑海,笛卡尔先前那刻无比僵硬的身体忽然发软,险些趴着栏杆就跪了下去。(牛文小说~网看小说)

    紧紧抓住拦打的手臂,让这位联邦高官艰难没有发生如此丢脸的事情,然而不停颤抖的手臂,却表明他此时心中的恐惧已经像黎明星的乌云般无休无尽涌出。

    包厢里一片死寂,他忽然转过身来,用疯狂目光盯着包厢里的人们,挥动手臂尖声厉叫道:“杀死他!不管用什么方法,杀死他!”

    场间的人们很理解并且同情笛卡尔先生的失态,因为他们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确认拳台上站着的男人身份后,没有几个人有力气从椅中站起来。

    他们是百慕大巨头,那个男人却是战场上的神话,而且现在明显站在李维那边,幸运的是他们的危险程度应该远远不及笛卡尔先生。

    整个宇宙都知道,联邦zhèngfǔ这些年最不愿意看到的人,就是拳台上那个叫许乐的小眼睛男人。

    这场百慕大血腥战争进入到最后阶段,眼看着便要胜利,哪怕是卑劣的胜利,难道就要因为拳台上那个男人的出现而终止?

    过住十年间发生的无数事迹,让包厢里这些大人物们清楚许乐拥有怎样恐怖的战斗力与坚韧性情,他们甚至愿意承认拥有无数部属的自己,根本没有勇气和这一个男人进行战斗,然而局势如此,他们不得不战。

    季火皱眉快速思考,在他计算中,无论许乐如何强大,他终究还是一个正常人,百慕大本土武装加上联邦zhèngfǔ的支援,应该有超过九成以上的胜算。

    做为这片星域最著名的军火走私贩,季火拥有百慕大会议其他大人物所不具备的狠厉心情,他看了一眼仍然在犹豫的合作伙伴,望向等卡尔沉声说道:“请把您的特战部队指挥权交给我,我保证干掉那个男人。”

    笛卡尔脸上的惊恐慌乱神情,随着他这句话变得稍微放松了些,颤着声音赞赏道:“一切都拜托季火先生。”

    季火不再那般谄媚,笛卡尔也不再那般骄傲轻蔑,这里不再是庄园夜总会,而是有许乐存在的会场。

    就在季火准备站起身去准备战斗时,敏锐地他忽然注意到身侧拦杆下方出现了一个小红点。

    然后是第二个小红点,第三个小红点……

    红色的光点很黯淡微弱,如果不留意去看,在包厢昏暗的环境下,根本无法注意到,而如果有人凑近去看,可以发现红色光点的中心有两个非常细微的古字母。

    XF。

    三粒黯淡的红光点像红蚂蚁一般,悄无声息顺着墙壁进入包厢,在沙发脚下和那些一无所察的大人物身上爬行,流畅灵动难以捉摸痕迹。

    正准备起身的季火看见红色光点后,颓丧无力地坐回椅中,额头上瞬间渗出无数冰冷狗汗珠,浑身上下充满了恐惧的感觉。

    至少有三把改狙正瞄准着自己所在的包厢。

    他看过这些像红蚂蚁一样的红色光点,知道是某种改装狙击步丵枪的激光校准点。他不需要仔细观察,就知道那些红色光点最中心,一定有又F这两个古字母。

    他甚至清楚这种改狙的激光校准点可以被调至肉眼完全看到的程度,这说明外面那些狙击手根本不在乎被包厢里的人发现,对方有信心掌控局面。

    能够看出这些并不仅仅因为季火是百慕大最大的军火走私贩子,而是因为整个宇宙只有他卖过这种枪。

    被季火叫做n的改装狙丵击枪,是他漫长军火贩卖生涯中见过的最先进狙击步丵枪,除了不能与传奇级别Absp;TP并不是联邦或者帝国的标配枪丵械,来自某个神秘卖家。能够获得这种枪的独家贩卖权,本是伴非常荣耀的事情,只可惜季火这两年里根本不敢四处去炫耀。

    因为他曾经为此付出三艘走私舰爆炸的惨痛代价,那些教训太过铭心刻骨。

    然而此时他如此恐惧,并不仅仅因为被三把TP改狙瞄准,也不是因为那些教训,而是因为只有他知道那些枪被送到了西林,送进了纬二区的老宅。

    ……

    许乐来到了百慕大,那位钟家小公主也应该随之来到了百慕大。季火瞪着脚下那三粒红色小光点,浑身寒冷想道,难道西林持种部队已经包围了会场?

    因为这种恐惧的推测,因为对TP改狙神秘供货方的畏惧,前一刻还准备与联邦zhèngfǔ携手消灭许乐的季火,下意识里看着那三粒红色小光点举起手来。

    脑海里的想法在瞬间完成,包厢哩的大人物们并不知道他的心中经过了怎样的挣扎,看着他举着双手的怪异模样,皱眉问了几句。

    冰冷的汗珠顺着季火的脸颊滑落,下一刻他便发现,自己提前举手投降,是多么明智的选择。

    昏暗包厢最黑暗的角落里,忽然浮现了两张脸,仿佛幽灵一般出现在众人身前,其中一人端着枪丵械对准了笛卡尔,轻声说道:“所有人都不要动。”

    包厢内骤然紧张,坐在沙发上面大人物望着这两名不知道怎么潜进来的枪丵手,一脸震惊,根本说不出话来。

    包厢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廊光穿透入室,照在那两名枪丵手的身上,人们才发现他们身上穿着深黑色的作战服,脸上涂着伪装深色油彩,就像是真正的幽灵。

    轻柔散漫的廊光中,一辆轮椅伴着滋滋电机声开了进来,轮椅上坐着个卷发男人,看不清楚他的脸,只能看到他的膝盖上拥着一把很粗的花弹枪。

    包厢右侧沙发后窗帘边,那名负责保护笛卡尔的小眼睛特战部队成员,趁着廓光照在那两名枪丵手眼睛上的瞬间,快速掏出腰间的枪丵械,准备射击。

    这名特战精锐的选择非常正确,只可惜他没有看到那三粒流畅滑动的小红光点,不知道外面有狙击手。

    对面顶棚某处传来一声轻微的咯嗒声,加装了消声器的TP改狙远距离开火。

    窗帘边那名特战精锐的身躯猛地一弹,骤然无力瘫倒在角落,片刻后鲜血从沙发底下淌了出来。

    大人物们被这死亡一幕震慑住了心神,紧紧抿着嘴唇,表情严峻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谁都要面子,谁都不想受制于人,但谁都不敢在狙击步丵枪面前嚣张。

    那两名全身黑色像幽灵一样的枪丵手,仿佛根本没有看到狙击子弹把那名小眼睛特战部队精锐射爆,面无表情绕过笛卡尔,占据包厢内视角最大的角落,平端手中枪丵械,瞄准所有人以作压制。

    “你们是什么人!”

    脸色苍白的笛卡尔,瞪着眼睛望向门口那辆轮椅,望着轮椅上那个脸色比自己还要苍白的男人颤声问道。

    轮椅上的年轻男人微微皱眉,苍白的脸颊上满是仇恨,沉默很长一段时间后,他回答道:“七组达文西。”

    听到七组两个字,包厢里的气氛变得更加压抑,笛卡尔和那些百慕大巨头们,并不清楚墨花星球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根本没有想到七组会出现在这里。

    许乐就已经非常可怕,如果再加上那个快要被淡忘却一直没有被世人真正忘记的七组,那意味着什么?

    认出许乐时,笛卡尔已经快要疯狂,发现七组也在跟随许乐一起行动,他直接陷入了绝望。

    人在处于绝望情绪中时,总是容易出现幻觉,就比如此时,笛卡尔看着面前那辆轮椅,看着轮椅上那个虚弱的卷发男人,看着对方膝上那把枪,察觉身后那两名枪丵手根本没有注意自己……

    如果冲过去抢到那把花弹枪,制住那个虚弱的男人,威胁许乐和七组,应该能够活下去,只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好的机会?难道这是幻觉?

    不,他瞪圆了眼睛,确认这并不是幻觉而最后的希望!

    笛卡尔浑身颤抖狂喙一声,像清晨去超市抢购限时特价豆荚的家庭妇女般,猛地向轮椅扑了过去!

    轮椅上的达文西似乎早就预料到这名联邦高官会这样做,就在笛卡尔嚎声刚刚挤出喉咙时,他双手快速拿起膝头上的花弹枪,瞄都懒得瞄一下直接枢动了扳机。

    轰的一声巨响!

    包厢里充满了焦糊的味道,笛卡尔的身体被数百粒近距离发射的硬石墨珠喷中,被蕴含其间的猛烈冲量喷的高速倒飞数米,重重撞在拦打上。

    就像是根折断的竹子,味喇一声脆响,前来执行总统秘密任务的笛卡尔就此死去,胸腹间一片狼籍。

    不知道此时的他还有没有记挂百慕大人送给他的庄园和美女,或者说是后悔于此。

    轮椅来到笛卡尔的尸体前,达文西恨恨吐了。唾沫,看着尸体说道:“给你希望,再让你绝望,老子就是在玩你,看你们这帮傻丵逼还敢不敢再玩老子!”

    包厢里安静一片,那些以狠辣著称的百慕大会议巨头们看到这一幕,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心情却是异常冰冷,他们这才知道原来传闻中的七组竟然这么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