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三百四十一章 他来到了百慕大

    灯光从会场高悬顶棚处洒下来。(牛文小说~网看小说)

    对面那个身影不高大也不强壮,和魁梧这个词更是扯不上半分关系,就那样安安静静站着,像极了校园里树下发呆的年轻学生,普通而不起眼。

    但因为和自己最厌恶恐惧的那道身影相像,田行天心情骤然变得极为糟糕,脸色阴沉掀开围绳,听着耳旁响起的开始铃声,便向对面走去准备将他撕成碎片。

    那个身影同时动了,很寻常向前踏了一步,膝盖微弯,两条腿之间保持着极近的距离,做了一个看上去有些怪异的姿式,仿佛有根无形的绳子系在膝间。

    田行天暴吼一声,右臂如石碑一般抬起,蛮不讲理毫无花俏砸向对方的头顶,对于他这种真正的高手来说,什么近身战技都是假的,只有力量才是最强大的武器。

    站在对面那个寻常男人明显拥有不一样的战斗理念,双脚以极以幅度极高频率擦着台面交错而前,右手怪异地自腋下反穿而出,像把犀利军刺般捅了过去。

    这是第三场也是最后一场,将要决定拳赛的输赢,也将决定这场百慕大血火之月的最后胜负。

    然而拳台上的两个人都没有这方面的自觉,他们并不紧张,甚至都不重视,充满自信走上拳台,简单甚至有些随性地做出第一个动作。

    令人感到寒冷的是,接下来闪电般发生的幕幕画面,最终只确认了田行天的自信随意是那般的可笑。

    这名身经百战的小眼睛特战部队副指挥官,号称费城第三,踏上拳台时强者风范尽显,却很可怜的在潇洒做出第一个动作后……永远只能做出这个动作。

    他肩头微沉,强劲右臂刚刚抬起,还没有来得及摆出拉弓放打的前续,对面那个普通男人已经如道沉默闪电般掠至他的身前,然后一片骤风暴雨袭来。

    手指尖狠狠戮中田行天软肋,肘弯略抬横打,错步再进,膝尖顶中大腿内侧,左拳不知从何处平空而来,像砸核挑的铁锤般砸在田行天的侧脸。

    那个普通而不起眼的身影,沉默而至,指如狂风拳如骤雨,动作间陈极快而每个动作都显得那样精确,快而精确到超出正常人的想像,更像是一台机器。

    这片拳风指雨来的太快,快到很多人都觉得自己眼睛花了,仿佛先前那刻寻常男人踏出向前的右脚的同时,他的左臂肘尖身体的每一处同时发起了攻击!

    绝对不到一秒钟的片段时光内,那个普通男人似乎瞬间长出了数十根手臂,像弹硬树枝般同时松开,密集狠厉同时落在田行天的脸上小腹上鼻尖上!

    田行天确实很强,然而面对着这样恐怖的攻击,他根本做不出任何反应,徒劳地举着右臂睁着惊恐的眼。

    对当时局面更准确的形容应该是:费城第三高手田行天被那个寻常男人打懵了,或者说被打傻了。

    啪!啪!啪!啪!

    一串清脆击打声,像鞭炮声一般极富节奏感,却因为过于密集在大多数人耳中只是单音节炸开。

    那个寻常男人收回踏前的脚步,束手平静站立。

    身前的田行天依旧保持着抬臂蓄势击打的姿式,只是此时这个姿式看上去是如此的荒诞可悲,就像是一个不为人所理解的行为艺术家,脱了衣服扮演雕像,却终于发现自己**下部并不雄壮,于是羞愧难当。

    来不及用眼泪或表情表达自己的羞傀悲愤,田行天僵硬的身体忽然像座被抽掉底部的雕像般垮塌,强壮的身躯以脚底为轴瘫软倒地。

    身躯重重摔落拳台表面,发出一声闷响。

    先前那刻暴风骤雨般击打砸进他身体的劲道,随着这次撞击终于全面透了出来,他身上的衣服像燃烧的纸片一般卷曲,然后片片崩裂化蝶而舞。

    衣服崩裂而飞,田行天***身躯上片片青肿,被打碎的鼻梁骨鲜血迸流,像朵带血的花挑,他努力睁开像挑子一般肿起的双眼,却只能眯出两道小缝,望向头顶那片阴影中的面容。

    他没有看清那张脸,但看到了那对已经变成恶梦的小眼睛,而且对方的小眼睛绝对不像他是被揍出来的。

    田行天喉中嗬嗬作响,惊恐望着对方疯癫一般哭喊道:“是你!是你!又是你!”

    用最后的力气憋出悲伤的凄喊,这位费城第三高手再也支撑不住,就此昏厥不知生死。

    李维出来打广而告之,摆渡间客吧欢迎尔。

    顶棚的灯光依旧笼罩拳台,虽昏暗却恬静,仿佛并没有看到先前那幕令人胆颤心惊的画面,或者说根本来不及看清楚那幕画面,因为一切发生的太快。

    会场内一片死寂,数百人望着举台上方,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表情,他们当中有很多人根本都没有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便发现一切都结束了。

    那个寻常身影像学生般安静站在拳台上,双手悬在身体两侧,仿佛根本没有出过手,然而就在他面前不远处,那名费城高手惨不忍睹的身体证明了一切。

    最后一场甚至比第二场结束的更快,交战双方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差距,已经无法用压倒性优势来形容。

    在那个普通男人面前,田行天就像是一个被死死捆住的稻草人,而这场草方面疾风暴雨极富羞辱牲的战斗过程,更像是一个愤怒的家长在教训不听话的顽童。

    依然一片死寂般的安静,人们目瞪。呆看着那个不起眼的身影,在心中暗自猜测着他究竟是谁。

    会场顶层包厢中,李维激动无比看着拳台中央那个身影,双手紧紧握着拦杆,青筋隐现。

    这场拳赛他以为输定了,自己和孤儿帮便只剩下死亡这条道路,所以他做出同归于尽的决定。

    在做决定对他胸中满怀悲壮拓荡意,并不畏惧,然而现在场间局势陡转,不用赴死,怎能不激动?

    看到一起长大经年未见的那道身影,他怎能不激动?

    ……

    对面包厢中,笛卡尔先生那张稍嫌肥胖的脸,在昏暗灯光下显得格外阴沉,他愤怒地扔掉手中红酒杯,指着下方拳台上生死不知的田行天,寒声质问道:

    “这是怎么回事!他不是说自己是费城第三高手,怎么让人打成了一滩烂泥?真是个废物。”

    下属官员在旁边擦着冷汗,颤声解释道:“看上去田中校的敌人确实很强大,不知道对方从哪儿找来的。”

    笛卡尔望向身前的季火,还有那几名百慕大会议成员,沉声说道:“谁能给我一个解释。”

    本以为只是个过场的拳赛,忽然发展到现在这种地步,眼看着便要到手的巨大利益,忽然变成了泡影,包厢内的百慕大本土巨头们,在震惊之余心情极为暴怒,但面对联邦zhèngfǔ代表的问话,没有一个人敢表现出来。

    季火表情难看望着拳台上那个身影,说道:“根据情报,李维花钱从黎明星请过来的合气场高手,绝对不可能是田中校的对手,更不可能这么厉害。”

    他犹豫片刻后建议道:“笛卡尔先生,看来这件事情需要从长计议,我们首先要查出拳台上那个人是谁。”

    笛卡尔皱眉不语,忽然开口沉声说道:“今天晚上必须结束所有事情,如果你们没有把握消灭掉对面那些孤魂野鬼,我这次带的特战部队可以加入战斗。”

    季火震惊莫名,急忙劝解道:“笛卡尔先生,您大概不清楚百慕大的规矩,这场赌赛是经过公证的,愿……”

    他没有来得及说完愿赌服输四个字,笛卡尔冷漠挥手截断,用不可置疑的语气说道:“在联邦zhèngfǔ面前,没有任何规矩,总统阁下要求尽快,你们必须马上动手。”

    昏暗包厢里,百慕大会议巨头们沉默互视,看出对方眼中被轻视的愤怒,也看到了很多的无奈。

    笛卡尔扶着栏杆望着拳台上那道身影,残忍嘲笑说道:“不知道被乱枪打死的时候,你还能不能这么酷。”

    就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拳台上那个普通男人抬起头来,望向顶层包厢所处的位置,摇了摇头。

    他走上拳台后始终微垂着头,哪怕是在进行恐怖进攻的时候,依旧保持着这种姿式。

    此时当他抬起头,棚顶垂下来的直光第一次落在他的脸上,轻柔昏暗的光线照亮那张绝对称不上英俊的面孔,映出面部清晰坚毅的线条,还有那双小眼睛。

    这张脸很普通,很没有特色,然而和那双眯着的小眼睛配在一起,便成了人类社会最著名的一张脸。

    处于压抑安静中的会场,在灯光照亮这张脸的瞬间,竟是显得比先前更加死寂,然后便是海啸般的惊呼!

    赌徒震惊地拍打自己的脑袋,吼叫道:“是那个人!”

    女侍者不可思惊地捂着嘴唇,忍住尖叫。更多的人在情绪难明的惊呼:“是许乐!他怎么到百慕大来了!”

    笛卡尔站在包厢栏杆旁,看着拳台灯光下的那张脸,清清楚楚看着对方向自己摇头,身体顿时一片僵硬。

    他脸上残忍的笑容早已消失不见,只剩下无尽惊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