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三百三十九章 一群男人

    林半山挟着强横决心和最强横的下属去了联邦,却把基业留在了百慕大,他甚至没有带走这些年最宠爱的女人李飞绒,还有自己没有多少人知道的独生子。

    能走的如此潇洒,是因为在他眼中,身后的百慕大虽然凶险,但与联邦比较起来依然算是安全。然而在这件事情上,此生极少犯错的他还是低估了联邦政府的魄力和那些百慕大黑帮的决心。

    幸运的是他选择了李维。

    把自己的后路女人孩子全部交由李维保护,林半山当然不可能仅仅基于对许乐的盲目信任,事实上几年前知道李维与许乐关系之后,他一直在沉默注视此人在百慕大的发展,通过观察他确认这个人够狠。

    林半山一直认为够狠是最重要也是最稀缺的素质,李维拥有这一点,甚至有些极致,那便值得寄予厚望。

    刚刚得知此事时,李维吃惊的无法言语,他不明白对面这位百慕大君王为什么要把如此重要的任务交给自己,但他知道这件事情很困难。

    没有思考更多时间,他答应了林半山的请求。

    他清楚如果事后自己能活着,孤儿帮依然存在,林半山还能活着从联邦回到百慕大,自然能够获得极大的回报,但让他默然接受这片或许风光但注定无比凶险血腥未来的原因,要更简单一些。

    三年前孤儿帮眼看着便要沦入覆灭的深渊,是林半山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挽回了一切。

    换句话说,在触怒百慕大会议某巨头之后,李维和孤儿帮能够在百慕大存活到今天,靠的就是这句话。

    对于林半山来说,说句话是很简单的事情,但对于李维和孤儿帮来说,却是生死分际线上最美妙的曙光。

    拥有无尽财富的商人随意施舍一碗剩饭,就能让快要饿死的乞丐活下去,对于某些人来说,既然这碗剩饭对商人而言无足轻重,那么他的感恩便只有一碗饭的重量,但在李维的理念中,乞丐没有那碗饭就要饿死,那么这碗饭就是一条命,你必须拿命去还。

    林半山看中的人,许乐在意的人,自有别样气质——李维看似没有什么特别强悍的能力,但自幼在矿道黑市里厮混,在江湖里磨砺打杀,衣襟带霜,胸襟拓荡,若在邰氏旧皇朝,当是国士一般人物。

    他答应这件事情的时候,对林半山直接说道:“如果我死了,那就没有办法保住你的这些东西,不要怪我。”

    林半山笑了笑,眼眸里满是欣赏之意。

    这句话的意思很清楚,很硬,要表达的就是,只要我不死,这些你的东西我就一定替你守住。

    李维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

    ……

    接过身旁年轻人递来的洁白餐巾纸,李维缓慢擦掉紫色衬衫里渗出的血水,望着会场下方被抬出去的昏迷拳手,眉眼间浮起淡淡忧虑,瞬间便回复平静。

    这场黑道战争持续了整整一个月,这个月他的孤儿帮过着浴血披火的日子,面对百慕大最强大的几股势力联手攻击,纵然他和兄弟们张开嗜血的嘴唇,露出狰狞的白牙,在每条街道上苦苦支撑,依然不可避免地被对方逼入了绝境,浑身浴血。

    这场按照百慕大地下律条举办的拳赛,是双方都撑不下去之后的妥协产物,在这种局面下能支撑到此时,李维本应觉得骄傲,但他很清楚这只是暂时的胜利,随着拳赛的结束,极有可能变成一片泡影。

    他在百慕大终究根基尚浅,没有真正的强者效命,手下兄弟虽然骁勇嗜血善战,但在会场下这种被绳围住的方台下,却绝对称不上高手。

    与之相比百慕大会议那些大人物,不知道传承了几世几代,庄园之中总会隐藏着一些强悍角色。

    在这种情况下,李维用韩楚留下来的大笔现金,从黎明星上请来了三名厉害拳手。

    他本想着至少能够和对方较量一下,没有想到第一场拳赛居然没有超过二十秒,便以己方的惨败而结束。

    与百慕大会议约定拳赛三场两胜,第一场便败的如此之惨,一股不祥的气氛渐渐笼罩整个包厢。

    李维望着台上那名光头拳手,注意到此人获胜后并没有什么炫耀的举动,而是沉默平静地退了出去。

    身旁年轻下属不甘心说道:“如果花爷在这里,一个人就能把对面那几个家伙的骨头全部拆了!”

    李维眯着眼睛,看着昏暗角落里那名光头拳手,鼻翼微微翕动,仿佛嗅到一股军营特有的铁血味道,忽然问道:“你们说最强大的男人一般都在什么地方?”

    年轻下属们怔了怔,有人回答道应该是黎明星合气场,有人则反驳道肯定是在费城的修身馆。

    李维摇头说道:“最强大的男人在军队,不在联邦的军队就在帝国的军队。”

    年轻下属们想起那两个传奇般的名字,点头表示赞同,只有一个平时就特别调皮的少年笑着反驳道:“除了许乐和李疯子,那位公主殿下可是个娘们儿。”

    包厢里一片哄笑,然而李维下一句话让笑声嘎然而止。

    “三炮他们请来的拳师,应该是联邦特种部队精锐。”

    就在这个时候,包厢门被人推开,一名下属脸色阴沉带着一名干瘦汉子走了进来,凑到李维耳旁说了几句。

    李维的表情也骤然变得阴沉,冷冷盯着那名干瘦汉子,说道:“你要退赛?”

    干瘦汉子点了点头。

    李维将手中染了血的餐巾纸缓缓放在桌上,皱眉问道:“黎明星合气馆的高手,也会害怕?”

    “我看的出那些人是军人,是很厉害的特种军人。”

    干瘦汉子回答道:“我学习的是技击,参加过很多拳赛,也在台上杀过人,但他们的职业就是杀人。”

    “我有信心在技法上胜过他们,但我没有信心最后站在台上的是自己,准确说我肯定会被他们杀死。”

    李维眯着眼睛,像看一堆垃圾般看着他,说道:“你知道按照百慕大的规矩,你这时候离开是要死的。”

    干瘦汉子回答道:“如果我这时候上台肯定会死,至于我会不会死,还要看你们今天晚上能不能活下去。”

    紧接着这位高手平静说道:“会场内不能动枪,你们拦不下我,我只是来表示一下歉意,并且退钱。”

    ……

    ……

    包厢门紧紧关闭,气氛压得格外压抑紧张,年轻孤儿们脸上的表情非常难看,请来的拳师居然临战脱逃,还如此嚣张,实在是让人觉得很羞辱。

    一名身材魁梧的年轻人缓慢解开衣领上扣子,憨实说道:“下一场我上,维哥儿受了枪伤,我最能打。”

    “我知道输了可能会死,但总不能认输这么丢脸。”

    所有人的表情都凝固了一般,偏偏李维脸上没有什么悲戚神情,甚至连沮丧都找不到一丝。

    他拍了拍憨实大汉的肩头,说道:“好好去打,打输了我们都去地下陪你,反正大家都是一个人。”

    “现在包厢里有五个人,我们都会去陪你,不过我觉得这个会场几百号人全部一起死,应该会热闹一些。”

    李维眯眼望着热闹的会场,看着那些飞舞的赌签,声音骤然寒冷说道:“你要打输了,我就把这会场炸了。”

    “维哥儿,这不合规矩。”有下属震惊说道。

    百慕大的所谓的地下世界便是社会,法律基本等同于空文,这里最重要的便是规矩,那些规矩流传了无数个年头,伴着血与泪早已深入百慕大人的身体血脉之中,没有任何人怀疑,更没有人敢挑战。

    就算是林半山在百慕大,对这些流传无数年的规矩都要表示一定程度的尊重。

    这间议事会场不允许带枪进入,就是规矩,所以季火这个以冷血闻名的军火走私贩子,都不敢带一把枪。

    愿赌服输也是规矩,所以会议巨头们才会同意与孤儿帮进行这场拳赛,所以忠心下属都对李维提出了质疑。

    “人都要死了,还讲什么规矩。”

    李维平静说道:“而且我是东林人,凭什么要守百慕大的规矩?”

    ……

    ……

    孤儿帮那名魁梧憨厚的汉子叫胡狮,他挥手拒绝了职业理疗师的帮助,一个人走到拳台后方角落里活动身体,小步跳跃,举起双手用力挥舞热身。

    做为孤儿帮格斗最强者,他参加过数次无限制拳赛,有相当的经验,刚才注意到拳台对面那名精瘦的拳师,像李维一样嗅到了极度危险的味道。

    然而他并不畏惧——就算要输要死,包括对方那名来自联邦军队的强者,包括顶层包厢里那些敌方的大人物,整个会场的人替自己赔葬。

    胡狮黯然想到,只可惜维哥儿为了不引起对方怀疑,坚持也要留在包厢里,等着爆炸的那一刻。

    当当当当!

    清脆的仿古铜铃敲响,穿着拖地白色长裙的姑娘走上拳台,展示手中的提示板。

    胡狮深吸了一口气,向通道那头走去,他用力摇晃硕大的头颅,粗壮的脖颈发出啪啪脆响。

    一只手掌搭上了他的肩膀。

    那只手的力量很大,瞬间让他无法前进,他猛地回首,却发现自己只看到一面墙。

    “下一场我上。”那人沉声说道。

    胡狮震惊抬头。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比自己更魁梧更强壮的男人,那个男人就像是尊钢铁雕像,浑身肌肉强劲的无比夸张。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