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三十二章 捧腹而走(上)

    光幕上,机甲对战室后方那扇门打开,黑色的原型机甲现身,梨花大学综合馆内无数人的眼光都投射过去,震惊之余,学生们欢呼震天,他们并不清楚自己学校什么时候居然也有了机甲,也不知道黑色机甲里是什么人,但他们认为,这台黑色机甲是为了梨花大学的荣誉,勇敢地站了出来,面对着第一军事学院那个骄傲的傻比,仅此一点,已经值得他们不再思考别的,而将欢呼的呐喊与兴奋的跺脚声,全部送给那台黑色机甲。

    而当那台黑色机甲用一种谁也没有想到的方式,直接踹倒了蓝黑色机甲,紧接着无比执着而略显笨拙地一拳一拳击下,到最后系统判定黑色机甲获胜……综合馆里的气氛达到了一个更恐怖的程度,相反,此时的欢呼声少了许多,因为大家都被这一幕震惊的快要说不出话来,女学生们的眼里开始生出星星,男学生们张大了嘴,不可思议地看着光幕,而主席台上更是一片死一般的沉寂。

    第一军事学院交流访问团代队的邝教授霍然站起,一脸震惊地看着光幕,半晌后才回过神来,转头对身旁的梨花大学校长从不知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除了军事学院之外,一般的大学基本上不会涉及到机甲方面的系统知识,虽然梨花大学在这方面有些名气,可是这间大学没有机动系。怎么可能会拥有一台机甲?而且那个操作机甲地学生,竟然击败了自己的学生!虽然黑色机甲的战法在邝教授看来,显得有些不够光明正大,可是疑问与震惊让他根本顾不得别的。死死盯着从不知,想要弄明白,一个社会大学怎么会出现机甲地问题。

    “只是原型机。”从不知校长微笑着说道:“这是二十几年前,教育部和国防部特批的。”

    “那……驾御机甲的学生是谁?”邝教授受了刺激。快问道:“您应该很清楚。联邦法律明文规定,非军事系统人员,不得接触战斗机甲。”

    从校长的眉头微微一皱,旋即温和笑着说道:“秦院长派你们过来进行机甲表演,那些军官生大概不明白原因,你应该能猜到一点……我们梨花没有机动系,但不代表没有机甲训练场地,至于黑色机甲里那个人地身份……他接触战斗机甲,我想不论是国防部还是总统安全委员会,都不会有任何意见。”

    邝教授愣了愣。渐渐想起一个可能性,震惊地回头望着光幕上那个呆呆站立着地黑色机甲。颤抖着声音说道:“以他的身份,怎么可能选择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出现?”

    “不要忘记,他现在是我们梨花的学生。”从不知校长依然微微一笑,格外平静,“既然一院来访问的同学,向梨花起挑战,他愿意出来替梨花争争脸面,我也不能阻止他不是?”

    邝教授愣了片刻后,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如果黑色机甲里真是那位身份尊贵的年轻人。第一军事学院的脸只怕真要在今天丢尽了。看来那位夫人以及那位年轻人,很不喜欢一院这次旨在让梨花大学难堪。从而夺回对邰家继承者教育资格的手段。

    从不知校长注意到了邝教授脸上的苦涩,心里就像吃了一块野猪肉一般畅快,脸上却没有丝毫表情。他看着光幕上那台黑色的机甲,暗自感激那位故人地子弟,愿意替梨花大学争这一口气。

    是的,看上去高深莫测地校长,之所以高深莫测,是因为他以为黑色机甲里的人是邰之源,如果是邰家继承人以梨花大学学生的身份出战,第一军事学院也只有牙断往肚里吞,从校长当然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这位忙于工作的校长,根本就不知道这间大学能够进入区的不止邰之源,还有一个他曾经注意过的小门房。

    综合馆内的震惊又已经被欢呼所取代,主席台上第一军事学院访问团的成员们脸色无比难看,而就在这时,光幕上的情况又生了变化,蓝黑色地机甲被吊装离开,而另一台银色地机甲却冷漠地出现在了场地中。

    正准备离开的黑色机甲愣了愣,然而有些笨拙地转过身体,面对着对方。

    综合馆里地学生们看着这一幕,知道第一军事学院那些骄傲的军官们,准备再次起挑战,纷纷屏住了呼吸。

    从校长眉头微皱,看了邝教授一眼,说道:“是周玉?如果他将黑色机甲里那人打伤或者是激怒,你觉得合适吗?”

    邝教授沉默地看着光幕,忽然开口说道:“先前只是我们为了争取他的表演,现在则是学生要维护一院的名誉,在这种大前提下,我不会阻止,也不愿意阻止,相信那位年轻人应该很明白一院有一院的骄傲。”

    从不知校长没有说话了,看着那台黑色的机甲,微微一笑。

    许乐不知道校长和第一军事学院的上层,此时将他当成了身份尊贵,无比神秘的邰家继承人。他像平时那样沉默地进行完对战,然后准备离开。此时他的心里并没有太多的喜悦情绪,甚至连这些天积累下来的负面情绪都没有完全泄掉。

    这个年轻人在某些时刻很敏感很谨慎,但在某些时刻却显得有些糊涂,比如此时,他总以为自己只是在机甲里眯了一会儿,此时顶多是凌晨四五点钟,他总以为这是一场第一军事院访问学生的热身练习,没有任何旁观者……

    他却不知道此时是上午十点半。先前所做地一切,被无数双眼睛和监控设备看到。他不知道此时的梨花大学已经因为他的出现而变成了一片惊喜的海洋,更不知道此时那些兴奋地学生们,都在猜测究竟是谁能够击败第一军事学院的高材生。他已经成为了梨花大学的英雄人物,还是孤胆冷酷的那一类……

    外面地一切他都不知道,他只是觉得既然蓝黑色机甲是一个比自己还要菜地菜鸟,击败对方实在算不上什么。自己还是那个六级都只能坚持十几秒的可怜家伙。侥幸一胜,有何可以庆幸且兴奋?总不过是个失恋的少年,心情依然郁郁不能解脱。

    便在他转身准备离去的时刻,系统里再次出来电了合成声,十分清晰:“对战训练请求,是否接受?”

    许乐愕然回头,黑色的机甲笨拙回头,然后看见了对战室门口出现了台浑身泛着银光,显得格外贵重的机甲。还是,但好像具体的结构有些什么变化。他皱着眉头,隔着光屏看着那个出对战请求的机甲。心情十分复杂:“第一军事学院的这些访问军官生,难道也要玩车轮战?”

    他对自己操控机甲的实力有格外清楚,甚至清楚到有些惘然地低估,看着那台银色机甲稳定而流畅的前行轨迹,他下意识地想到,自己应该不是对方地对手。然而是不是对手,并不是许乐此时考虑的重点,他所考虑的,只是怎样泄一下心中的郁闷,哪怕被对方暴扁一顿似乎也无所谓。这不是自虐。只是一个拥有平凡人的年轻人下意识里的反应。

    接受了对战的请求。他操控着黑色的机甲,有些木然地向着那台银色机甲走去。

    “里面应该是周玉。听说他弟弟去了西林军校,就是因为不能承受自己兄长的优秀。”小别墅沙上的邰之源,表情有些奇怪,他当然清楚这一场第一军事学院地表演是想表演给自己看,却也没有料到事情地展最后竟然变成了现今这般模样。

    他轻轻啜了一口细杯里的香槟酒,似笑非笑地看着光幕上地画面,自言自语道:“许乐你这次可惨透了。”

    邰家继承人与许乐每晚都会在虚拟的系统里进行对战,自然十分清楚许乐的真正实力。在他看来,先前许乐能够击倒那台蓝黑色机甲,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许乐的取巧还有那个蠢货的轻敌。而此时既然周玉亲自驾驭着银色机甲出战,迎接许乐的,只可能是无比凄惨的下场。

    机甲对战开始,正如邰之源的预测,许乐操控的黑色机甲,在那台银色机甲的面前,连一瞬间都无法抵抗,直接变成了暴风雨中的野草,被精准的攻击变成了不停摇摆,随时可能倒地的存在。

    一声闷响,黑色机甲半透明操作舱舱门被合金拳准确地击中。许乐被强大的震荡逼的心头一闷,有些愕然地注视着光屏上的数据显示,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避开对方的攻击,不论是度还是操控的细秩上,与对方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

    似乎只能输了,许乐有些无趣地想到,手指依然快地输入着指令,让黑色机甲避过了一些关键部位的伤害,眼睛看着那台像天神一样的银色机甲,却充满了挫败感与……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