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三百三十七章 百慕大有一条呲着牙

    宪历七十五年最后一天,利修竹戴上了一顶黑色的小圆帽,帽檐并不宽,但阴影落在他英俊无比的眉眼上,顿时将过往的锐利尽数掩去,只剩沉稳低调。

    同一时间遥远的百慕大星域,最繁华热闹的波普星上,联邦商务部首席助理笛卡尔先生,也戴上了一顶缀着碎兰花瓣的宽檐帽,身旁那些面露谄媚之色的走私商人介绍道,这是波普星最有风味的装扮。

    笛卡尔先生满意地调整帽檐,阴影落在他普通容颜上,衬得眉眼间一片傲然得意。

    南科州流血事丵件及新闻频道播出事故后,联邦zhèngfǔ开始以前所未有的严肃态度看待那位肩若陡山的男人。

    zhèngfǔ一方面加紧对张小花等人的通缉,另一方面则是加强了与百慕大本土势力的接触支援,希望铲断林半山深植此地的强大根基。

    这项工作已经进行了数十天,笛卡尔此次前来是要为此事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验收成果,然后顺道体验一下风土人情庄园享受。

    当年帕布尔律师事务所的大学生,二十年后已经变成大腹便便的中年高级官员,笛卡尔唯一没有变化的便是对帕布尔先生的忠诚以及敬畏,此番执行总统亲自交待的秘密任务,他本应该表现的更加谨慎严肃……

    然而被百慕大大人物们包围讨好的感受是如此的好,他绝对不介意多享受一下所谓风情,因为所谓风情除了头顶这顶碎兰花瓣圆檐帽,还有很多别的趣致。

    豪华车队缓慢行驶在波普星的街道上,大气层上方隐约可见的射线过滤膜,将远处的恒星光辉变成淡淡的蓝色,四周风格怪异的建筑物笼罩在一片蓝色中,显得格外诡异幽魅。

    笛卡尔看着窗外异乡的风景,听着身旁那名下属的报告,心中默然感慨,传说中波普星拥有宇宙间最多的赌场和美女,怎么街上看不到闪动的光幕与裸着双腿的翘臀女人?看来因为这场该死的战争,就连百慕大都受到了波及,变得萧条了许多。

    “第七舰队封锁了百慕大通住联邦的三处大型扭率空洞,林半山属下企业想要与联邦进行贸易,已经变成非常困难,最近两个月他们的资金链已经快要断裂。”

    下属看着手中的电子记录册,有些紧张地汇报道:“三军区暗中向百慕大输送了两批军火,最近波普星上连续发生了十七场械斗,林半山的手下死伤惨重。”

    “步步进逼,步步惊心,你做的很好。”

    笛卡尔先生笑着感慨道:“我一直认为,一个黑道分子居然胆敢和联邦对抗,真是霸气外露,找死。”

    “还有最关键的两条行货线路在林半山手中,再就是百慕大五个居住星球的地下控制权,还处于争夺阶段,只要稍后能够成功,zhèngfǔ就可以不用再担心这边。”

    笛卡尔先生嘲讽说道:“这就是百慕大那些土皇帝为我安啡的特别节目?”

    豪华车队在波普星最著名的夏威夷会所外停下,百慕大那位最臭名昭著的军火走私商人,小跑来到车旁,恭敬无比打开车门,把笛卡尔接了出来。

    会所门口的光幕上闪烁着各式各样的刺激线条,笛卡尔站在车旁微微皱眉,问道:“就是在这里?”

    “是的,笛卡尔先生。”军火商人解释道:“林半山虽然已经离开了大半年,但却在这里留下了一条恶狗。事实上我们一直以为那条恶狗没有主人,没有想到在当前局面下,这条狗居然会为了林半山到处咬人。”

    “只要今天晚上能够把这条恶狗打掉,拿到最后的两条线路和区域控制权,那么整个百慕大都将是您的。”

    军火商人谦卑无比地躬身行礼。

    笛卡尔微微皱眉,说道:“注意一下,不是我的。”

    军火商人尴尬笑了笑,手掌扇在脸颊上,说道:“瞧我这张嘴,百慕大将是总统阁下最坚定的支持者。”

    “还是不对。”

    笛卡尔严肃纠正道:“根据宪丵章,百慕大拥有完全独立自主,百慕大永远属于百慕大人,我只是代表联邦zhèngfǔ和总统阁下,对这里发生的事情表示严重的关切。”

    数十名提着联邦军用枪械的武装分子,占据会所大门四周,拱卫着众人向会场里走去。

    进入会场后,所有持有枪械的人都被礼貌地请了出去,笛卡尔和那位军火商人直接走进最上层的包厢。

    看着下方被灯光照亮的宽阔拳击台,他摇了摇头,毫不掩饰脸上的厌恶之色,说道:“居然靠打黑拳来确定线路区域的归属权,你们这些百慕大人真的很幼稚。”

    军火商人尴尬回应道:“地下世界有地下世界的规矩,确实粗鄙了一些,还请您多多担待。”

    拳赛正式开始。

    台上两名气息狠厉的男人交手没有超过二十秒,臂上系着黑色丝带的拳手闪电一拳击在对手下领,紧接着一个小错步欺进对方怀内,用膝盖狠狠击中对手小腹。

    整个会场仿佛都听到某些物事爆裂的声音,观众们心脏骤然收紧,发出整齐的吸气声。

    看着那个浑身是血的拳手被抬出场外,虽然明知道是已方获胜,笛卡尔先生脸上依然流露出厌恶神色,摇头说道:“真是野蛮原始。”

    军火商人笑了笑转过头去,充满谄媚神色的双眼顿对变得无比冷静,默默看着对面的包厢。

    他没有对笛卡尔说实话,之所以今天晚上会选择用赛黑拳这种幼稚方式来决定如此重要的事项,是因为他被那条恶狗咬的遍体鳞伤,被咬到怕了。

    虽然有联邦的支援,虽然明明看着就要把那条恶狗打死,谁也想不到那条恶狗居然支撑着活了下来,而且还是狠狠露着狰狞的利牙,白牙上挂着恐怖的肉丝。

    对面包厢中那个男人感受到对面投来的目光,缓缓眯起双眼,缓缓摘下右肩枪伤上的绷带,缓缓站起身来,双手扶在拦杆上,缓缓张开因为失血而苍白的双唇,露出满口被烟黄黄的牙齿,缓缓说出轻蔑的宣告。

    “三炮,我今天还要操丵(河丵蟹)你妈一次。”

    他的声音很轻柔,却透着股令人家冷的悸意,他扶着栏杆咧着嘴眯着眼,就像一头绝境中的野兽盯着猎人的咽喉,露出自己锋利的獠牙。

    从东林到百慕大,李维横蛮阴狠从未改变,仿佛还是当年,当年那个拿把军刺就敢横扫钟楼街的孤儿首领。

    (第三天三更完成,好像越来越晚了,残念。情节很顺,这点很好。)(未完待续)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