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三百三十五章 小黑帽(中)

    雪一片一片一片。

    那名联合调查部门官员,震惊看着那辆车原本所在的位置,很长时间都说不出话来,眼眸里充满了被枪指头的恐惧,还有一些羞愧。

    当所有这些情绪变成愤怒,他的牙齿嘎嘎吱吱咬了起来,恨恨咒骂道:“这里是首都,你又能逃到哪里去?”

    取出怀中电话准备向上级报告,启动联邦政丵府恐怖的系统力量开始追缉利孝通和那名可怕中年男人时,电话却抢先响了起来。

    电话中他的直属上司语调依旧平静而冷淡,却挟着丝怎样也无法掩饰的喜悦:“暂时不要追缉利孝通,因为,铁算利家马上就要完了。”

    利家专车此时正在出城高速公路上狂飙突进,疯狂旋转的车轮碾碎初凝的冰雪,卷起一道道白色飓风。

    后排坐(座)位上,利孝通痛苦地捂着额头,想着刚才电话中那个消息,眉梢忍不住快速的颤动着。

    戴了一辈子黑色小圆帽的老人,就要离这个世界,此时此刻,他所思考的根本不是要不要和利修竹争夺继承权,而是恐惧惘然于,失去那位老人的智慧指引,利家怎样才能在这场战争中存续下去。

    ……

    首都出城高速公路后方,一列政丵府车队正在缓慢行驶,前后方防弹车中,特勤局特工警惕地注视着四周,总统专车前后方的数辆墨绿色军车内,全副武装的数十名铁七师精锐侦察兵时刻准备迎接袭击。

    联邦政丵府正式向七大家宣战,虽然这场战争三年前就已经开始,但今天议会山里的控诉还有那项恐怖罪名,才真正让战场从幕后走上前台,撕掉了一切伪装。

    在这种紧张局势下,谁都不知道那些实力雄厚的大家族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要知道在联邦的历史上,并不是没有总统被七大家暗杀的故事。

    总统专车内的气氛并不如何紧张,被隔绝成私密空间的车厢内,面色黝黑的帕布尔总统静静看着窗外被防火膜滤成棕色的雪花,忽然开。说道:“战争已经开始的第一天,我们便要去探望敌营最重要的领袖,如果后世的历史书写到这一段,不知道会怎么形容。”

    杜少卿沉默坐在对面,一身中将制服笔挺有如是雕塑家在钢板上雕出的那般,他的面部表情同样如此,沉默肃厉线条清晰。

    听到帕布尔总统的问话,杜少卿没有接话,眉头却是缓缓皱了起来,沉声说道:“我不喜欢小眼睛,也不喜欢那个联合调查部门,更准确地说,我很讨厌那些人。”

    帕布尔总统静静看着自己最忠实的下属,最倚重的将军,沉默片刻后回答道:“我清楚这一点,所以墨花星球上那次枪决已经没有人再提起,按照你的建议,官邸安控工作也交给特勤局以及铁七师。”

    杜少卿面无表情回答道:“但他们依然存在。总统先生,我以前说过,李在道不是一名合将军人,他虽然出自费城李家,但他不是军神大人也不是李疯子,他顶多只能成为一名阴险的政客。”

    “李在道主丵席是我最重要的政治伙伴,在这条道路上,他给予了太多支持,我永远不会怀疑他对事业的忠诚度,虽然我清楚你很反感那些手段,但你不要反感他。”

    帕布尔总统看着杜少卿,正色说道:“任何改革过程总是需要有些人去承担黑暗工作,我不能,你不愿,他甘愿向自己身上泼洒污水,令人尊敬。”

    摆渡间客吧广而告之时间:看二手复制的你们伤不起啊!到起傻叉点支持老猫有木有啊!推荐票月票有木有啊!

    杜少卿寒声回答道:“我是一名军人,我不懂任何政务,但此次回首都星圈,看到了很多问题。”

    他抬头直视总统先生的眼睛,没有任何保留说道:“现在的联邦政丵府,充斥着黑幕交易还有一群无能的废物,我觉得您应该有所警惕,有所改变。”

    帕布尔总统认识杜少卿已经很多年,如果说李在道是他最重要的政治伙伴,那么杜少卿就是他最后的王牌,他知道这位军人的铁血牲格,知道他对自己的无上忠诚,所以并未动怒,眼眸里反而露出赞赏之色。

    “无人可用,这是联邦政丵府当前所遇到的最大难题。”

    帕布尔总统看着杜少卿,缓声说道:“联邦公务人员总数在三十七宪历四十年就已经超过了一千二百万人,在过往僵化的政治体系里,在七大家不停的渗透腐蚀之下,还有多少人可以用?”

    “联邦就像一艘巨形的战舰,由无数小而重要的构件螺丝组成,如果这些螺丝构件已经被腐蚀,那么怎样才能打赢这两场艰险的战争?”

    “做为舰长,我只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一些听从指令的构件,还没有被完全腐坏的螺丝顶替,至少这样我们还能把联邦这艘战舰开动起来。”

    杜少卿皱眉表示自己的反对:“哪怕那些官员本身极为贪腐可憎?哪怕他们都是南科刚刚长那样的人?是那些连军队后勤物资都敢贪污的家伙?总统先生,请允许我直言,这样的官员对您的事业没有任何帮助。”

    帕布尔总统静静望着他,问道:“少卿,以你的才华无论是在怎样的联邦政丵府领导下,都可以成为宇宙间最耀眼的将领,钟司令当年压制你十年之久,也只能延缓这个时间的到来,那么你告诉我,你为什么愿意追随我踏上这条险恶的道路,甚至不惜痛苦放弃自己的人生原则,甘愿被那些阴谋污了军装?”

    杜少卿双手扶在膝上,坐姿极为标准,沉默很长时间后,他沉声回答道:“因为我尊重并且赞同您的理想。”

    帕布尔望着他微笑说道:“做为联邦总统,我曾经拥有全体联邦民众无怀疑的爱戴,我曾经拥有莫愁后山那位夫人的绝对支持,我拥有军队的忠诚,拥有像你这样的人类精英,这样的总统可以做些什么?”

    “这样一个总统,可以率领联邦打赢这场宇宙战争,获得光辉的胜利,可以做些不痛不痒的改良,便可以让民众感激数百年,他还能与七大家维持良好的合作关系,任期结束之后拥有优渥而备受尊敬的晚年。”

    “如果这个故事就这样发展下去,我完全可以成为联邦历史上最成功的总统,而且也是最轻松的总统,而这些都将记载在联邦的历史教科书上,宪章广丵场甚至说不定会多出一尊我的仿古铜雕像。”

    车厢内一片沉默,杜少卿隐约明白总统先生的意思,身姿愈发挺拔,就往是守护青山的大树。

    “但我没有这样选择,我选择了继续作战。”

    帕布尔总统表情冷峻说道:“我选择了很多年已经没有联邦总统会选择的战场,我把那些大家族逼到政丵府的对立面上,直至联邦风雨飘摇。”

    “今天的我随时可能被弹劾下台,甚至戴着脚镣被囚进监狱,最终成为历史教材上最臭名昭著的总统……而且还是最荒唐可笑的联邦总统,想用独裁的方式替联邦谋求民丵主,结果把自己裁成了碎片。

    “为什么我会做出这样看似愚蠢艰难的选择?理由和你一样,因为我也尊敬并且赞同自己的理想。”

    帕布尔总统字句如山般沉重坚定,然后话锋忽然一转,自嘲微笑说道:“但这个世界上,像你我这样的理想主义者又有几个?”

    “但我需要有人跟随我去战斗,因为这些人至少忠诚于我,那么我能拿什么来吸引他们?在硝烟中飘舞的战旗?还是演讲台上掷地有声的宣言?”

    “不,像韦布和笛卡尔这样的人,一旦拥有权力地位后,又怎舍得抛头颅洒热血,仅仅为了自己的理想甚至是他人的理想,去和看似不可撼动的七大家战斗?”

    “联邦政丵府拥有什么?我只能拿官位所带来的虚荣感,权力所带来的成就感,**所带来的金钱利益去吸引他们去鼓舞他们,为此我甚至可以睁着眼睛,看着那引起(那些?)蛀虫侵蚀部队后勤物资而毫不在意。”

    帕布尔总统神情凝重望着杜少卿,说道:“那些大家族隐藏的实力太过强大,我们必须团结一切能够团结的力量,才能找到一些胜利的机会。”

    “以腐朽的新一代特权阶层去置换旧的特权阶层,这看似阴晦而嘲讽,但你要记住,联邦政丵府体系内的官员和他们的前辈相比,有一个最大的先天缺陷,他们没有七大家的支持,他们只是无根的浮萍,一场风雨过后,便会消失在腻腻的池塘中。”

    帕布尔总统平静说道:“少卿,我向你保证,只要这两场战争,不,和七大家的战争能够获得全面胜利,联邦马上就会迎来一场风雨,到时候街巷就会干净。”

    杜少卿沉默片刻,回答道:“总统先生您不用向我保证什么,我明白您的意思,这算是阵痛,我会一如既往地支持您,直到整个联邦都熬过去。”

    这一场发生在两个强大男人之间的漫长对话,在帕布尔看来非常感动,他欣赏器重杜少卿,所以他需要向对方无保留地袒露心中所想,获得对方无保留的支持。

    可如果是在封余看来,这只是擦鞋油总统又一次成功的演讲,听演讲的只有一个人,很重要的一个人——帕布尔再次成功地欺骗了对方,或许也欺骗了自己……

    (这是第一章,这章写的蛮欢迎的,觉得我是辩论会主丵席,其实我的屁股没丵立场,我觉得都是好人啊,咳咳,我就是个乡愿贼。)(未完待续!)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