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四章星光流年 第三百三十四章 小

    “做为代表三林联合银行出席听证会的聆讯人,对于这多达六十九项指控,你有没有什么要解释的?”

    议会山内部宏伟的空间里溢满了紧张的气氛,然而因为那些话语和证据的交锋,并不冰冷,与建筑外缓慢飘落雪花所挟的寒意截然相反。

    “强行赋予的罪名,辩解没有任何意义,对于今天的听证会我代表三林联合银行表示愤怒以及失望。”

    席上的利孝通穿着一身黑sè正装,如三年前一般浑身上下依然透着股雪中寒梅的冷煞味道,和三年前相比他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眉眼间隐隐多出的几丝细纹。

    细纹的产生并不是因为苍老,而是因为疲惫。

    帕布尔领导下的联邦zhèngfǔ开始这场与七大家之间的战争,战火最开始燃烧的区别便是利家的传统领域。

    金融合算法,基金公开法,关朕股权置换条例,在帕布尔zhèngfǔ的强力推动下,议会山连续通过多项法案,然后zhèngfǔ凭借这些法案,向铁算利家发起了凶猛的攻势,做为利家浮现在联邦台前的代表企业,横亘星河的三林联合银行则是遭受了最猛烈的炮火。

    “你不辩解不代表今天的质询就此结束。”

    联邦议会金融委员会主席宁则楷议员,冷冷看着台下的利孝通,说道:“过去数百年甚至数千年上万年间,做为三林联合银行唯一股东的贵家族,欺瞒相关监管部门,通过基金互相持股易名的手段,逃避了所有的反垄断调查,实在是无耻大胆到了极点!”

    “宪章对公民**的周密保护,是基于对弱势群体的权利补给,却绝对不是给你们这些金融寡头的遮羞布!

    “以前的你们,可以利用宪章法案中的**条例,拒绝zhèngfǔ监管和调查,但现在根据爱国者法案,你们再也没有办法动用这个保护伞。”

    “如果截至宪历七十六年一月十八rì,三林联合银行还是未能提供相关股权分配报告,议会将同意联邦zhèngfǔ派权联邦审计局进驻三林联合银行总部的请求。”

    听到这句警告或者说威胁,本来尚算平静的议会山里骤然变得热闹起来,支持利家的议员愤怒的拍打着桌子,慷慨激昂地表示对zhèngfǔ滥用权力的愤慨,支持帕布尔总统的议员则是激动地挥舞着手臂,表示支持。

    “爱国者法案?”

    利孝通脸sè阴沉抬起头来,望着上方的议员先生,沉声回答道:“如果我的记忆力没有发生偏差,首都特区rì报资深主编鲍勃先生,已经于数月前入禀联邦最高法院,要求法院宣布该项法案违宪。”

    “鲍勃主编现在被联邦zhèngfǔ关押,我想请教议员先生,他什么时候能够被释放?如果他不能被释放,最高法院的违宪诉论便无法进行,那么爱国者法案究竟能不能成立没有任何人知道。”

    利孝通盯着宁议员脸上的皱纹,嘲讽说道:“联邦zhèngfǔ和议会同时动用一个极有可能违宪的法案,来审查支撑联邦金融体系数千年的三林联合银行,难道你不觉得这件事情很荒谬?”

    不等对方回答,他转身望向全体议员,举起手中的文件愤怒挥舞,厉声质问道:“第六十九项指控称,三林联合银行未经zhèngfǔ批准,向第四军区提供大量资金援助,严重违反相关条例,这是什么意思!”

    “为了前线浴血奋战的将士,我三林联合银行捐献巨额资金,支援部队更换新式装备,有什么问题!”

    利孝通愤怒地扔掉手中的指控书,厚厚的优质纤维纸像夸张的雪花般在议会山间片片飞舞。

    议会山再次闹作一团,刚刚得知第六十九项指控具体内容的议员们交头接耳,震惊无语,他们当然清楚利家实际上是在支援西林钟家残余力量,然而战争时期,利家用的向军方捐献名义,谁能说些什么?

    一名支持利家的男性中年议员,愤怒地脱下鞋子,向主席台上掷了过去,骂道:“向军队捐献也成了罪名!这是什么狗屎逻辑!联邦zhèngfǔ向三林联合银行大量战争贷款,难道宁则楷你要指控三林联合银行收买联邦zhèng

    fǔ?”

    因为距离太远,议员的鞋子没能扔上主席台,在半途便坠了下来,险些zá中一名女记录员的头顶,场面一片混乱。

    主席台上的宁则楷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与身旁的道德委员会主席低声交谈几句,便把发言席让给了对方。

    扩音设备里响起道德委员会主序苍老的声音,就如他头顶的苍苍白发,一味苍白乏味。

    “有一个突发事项,因为牵涉到帝国方面,事关重大,所以请允许我占用一下此次听证会的时间。

    “这是针对利孝通先生的最新指控,就此我想对利孝通先生提几个问题,第一个是,你和帝国间谍何友友之间有什么关系?”

    利孝通皱眉望着台上,如果不是因为帝国间谍这四个字,他根本想不起来何友友是谁,说道:“不认识。”

    “我猜到你会这样回答。”

    道德委员会主席望着他叹息说道:“不过那位帝国间谍的妻子和同事好像并不这样认为。”

    议会山巨幅光幕上出现一张照片。

    ……

    ……

    照片,珍珠项链,口供,利孝通沉默听着,双眉皱的越来越紧,脸sè变得越来越难看,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他与那名帝国间谍有关系,而那名帝国间谍正是古钟号爆炸的关键人物。

    在当前局势下,这是谁都无力承担的罪名,哪怕他是铁算利家的七少爷。

    会场间变得死寂一片,很长时间内没有任何人开口说话,所有议员都清楚,联邦zhèngfǔ指控利孝通勾结帝国间谍,其意直指其人背后的铁算利家,如此可怕而不容挽回的罪名,表明这是一场没有后路的决战。

    就算是支持利家的议员们也陷入了沉默,先前那名愤怒难抑的中年男性议员,接过工作人员递回的鞋,默默穿回左脚,然后系鞋带便系了五六分钟时间。

    打破沉默死寂眉面的是一道刺耳的电话铃声。

    议会山开听证会要求关闭所有通讯工具,然而利孝通一直没有关,电话铃声正是从他身上响起。

    接通电话,他沉默听了片割便挂断,脸sè骤然变得极为难看,阴沉到了极致似要滴下浓墨般的雨水来。

    在无数双或愤怒或复杂的目光注视下,利孝通毫不犹豫转身下台,向议会山外走去。

    宁则楷议员阴郁盯着消失在议会山门口的背影,沉声训斥道:“对议会毫无尊敬之意,真是个混帐东西!”

    坐在主席台最上方的锡安副议长一直在打瞌睡,无论是听证会质询,还是利孝通就这样嚣张的离开,他都像是完全没有看到。

    自从邰之源决定把晶矿联合体交给全体联邦民众后,莫愁后山在这片凄风苦雨间一直保持着诡异的沉默,那么做为邰夫人亲密政治伙伴的他,自然沉默。

    ……

    ……

    冒着缓缓飞舞的雪花走下议会山长长的石阶,利孝通脸上阴沉的表情没有丝毫舒缓,而在他将要进入专车之前,几名穿着黑sè正装的zhèngfǔ官员拦住了他的去路。

    “利孝通,公民编号……你因涉嫌何友友间谍案,必须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我们是联合调查部门。

    宣读完这句话,三名官员漠然上前围住了他,脚步简单却极为强劲,给人一种难以抗拒的感觉。

    “居然出动了三名小眼睛部队的精锐来逮捕我。”

    利孝通面无表情看着那名官员,说道:“我不知道是应该受宠若惊还是觉得羞怒,如果平时我不介意跟你走一趟,因为你们伪造的证据确实不错,但今天不行。”

    “我们是在执行法律,你的意愿并不重要。”

    官员摇了摇头,然后抬手挥掉发间的雪花,那三名没有穿军装的小眼睛部队精锐,已经粗暴地将利孝通的手臂揉了过去,准备套上手镑。

    利孝通没有摇头,而是点了点头。

    一位穿着普通制服的中年男子始终安安静静站在车旁,准备替利孝通拉开车门,无论发生什么情况,他的脸上都没有表情,也没有任何动作,更看不出来有什么危险的地方,就像是一个夜练有素的司机。

    直到利孝通点了点头,中年男人知道这是在示意自己可以动手,于是他动了手。

    他叫曾哥,是这个世界上少数几个能够让许乐感到忌惮的猛人。

    当他安安静静站在角落里时,就像一把被粗布束缚了无数层的复古长qiāng,没有什么光泽锋芒,普通至极。

    当他动手时,qiāng身外裹着的粗布便片片碎裂,恰如此时身上那件变成漫天蝴蝶的制服,精芒暴现!

    三名强悍的小眼睛部队精锐,根本不知发生了什么便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惨然震飞,喷血坠落远处的雪地!

    曾哥的袖子也碎了,露出腕间一把小巧但威力绝对惊人的手qiāng,对准那名官员的眉心。

    他根本没有去观察官员脸上的惊怖表情,冷静拉开车门护送利孝通上车,然后自己坐上驾驶位。

    吱吱轮胎剧烈的磨擦声,那辆委车像道烟尘般在风雪中消失,在人们的眼前消失。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