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二百三十章 枪决

    赫雷走上前来,从左胸口袋里取出一张纤维纸条,对着上面的字迹,沉声宣读道:“沐非,刘宇成,尼奥,樊勇……被点到名的人留下来接受调查,其余的小眼睛战斗部队成员,必须在半小时内撤离行星地表。”

    他的目光越过李疯子铁尺般的肩头,望向灰蒙蒙的天空,微微颌首说道:“舰队的接应船马上就要降落。”

    联合调查部门有九个名字被点到,被要求留下,除了贝里主任之外,还有六名高级调查官员以及两名小眼睛特战部队的指挥官。这些人都参与了对新十七师NTR部队的调查,直接策划了那场冷血无耻的构陷。

    新十七师不接受贝里主任向宪兵本部自首的请求,而是强势地要求他们留下来接受自己的审查,其中隐藏的一些隐含意味渐渐清晰,联合调查部门的官员们终于明白贝里主任为什么先前会有那样的表现。

    危险的气氛弥漫在场间,顺着冰冷钢铁机甲和枪械的边缘缓慢而沁人的流转着,仿佛要冻结所有的热度与嘈杂,贝里主任脸色微微发白,望着李疯子的脸,垂在裤边的手指微微颤抖。

    他很怕不代表部门里所有人都怕,联合调查部门拥有罕见的高级权限,直接向总统和参谋联席会议负责,这些年来肆虐首都星圈官场与司法界,从未遇到过任何真正的挑战,尤其是里面那些来自宪章局的高阶官员,更是早已经习惯了冷漠站在最高的山坡上,看着被自己审查的对象如冬日黄羚瑟瑟。

    被点到名的尼奥就是其中一员。

    大学毕业直接进入宪章局,除了联合调查部门这三年接触过普通的联邦社会,他一直在那个神秘机构里工作,在神圣不可侵犯的宪章光辉之中沐浴了太久,很自然形成宪章局官员同样神圣不可侵犯的概念。

    他走过贝里主任身旁,看着李疯子的脸,微笑说道:“很抱歉,我不能按照你们的要求留下来,因为我的人事关系还在宪章局,虽然小李师长你家世惊人,但我想你依然没有逮捕宪章局官员的权限。“表情是微笑,还说了声抱歉,但在这种局面下说出这种话,淡然之中透着股由内而外的骄傲轻蔑劲道。神秘而强大的宪章局,是整个联邦的基石,政仧府再强力的部门,都不敢违逆这个机构的意愿,甚至议会山和总统府都必须对这个存在表示出足够的尊敬。

    这是联邦深入人心的传统或者说规矩,就连联邦军方都不得不有些窝囊地遵守这一切,眼睁睁看着那些技术官员像大爷一样留在基地中,带着轻蔑劲儿指挥着宪章网络的重构与启动。

    无数重岁月里,只有几年前在3320那艘战舰中,拥有最高权限的许乐,曾经对整个宪章局嚣张过一次。

    今日的基地Y3区,谁又拥有能够震慑宪章局的权限?

    在东林的矿坑边,封余曾经教育过许乐,在首都郊区的湿地里,他也曾经指点过许乐,宪章光辉固然强大,权限固然可怕,但执行宪章的终究是人、这也就意味着宪章光辉强大的上限,取决于执行者的能力上限。

    李疯子并不知道那位和宪章光辉抗争一生的叔祖,曾经对这种情况有过相当精准的设计,他只是简单而朴素地贯彻了部队里的最高准则:谁有枪谁就是老大。

    所以他举起手中的枪,对准那个叫尼奥的宪章局官员,面无表情抠动扳机。

    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响,尼奥脑后骤然喷出一蓬血花,然后眉心间缓缓现出一个深深的血洞,就像是一个怪物惊愕而惘然的第三只眼。

    咚的一声闷响,宪章局官员的身躯像塞满石墨矿的麻袋,重重地摔落到地面,稍一弹起便僵硬无觉。

    清清袅袅的枪声回荡在基地里,并不如何响亮,却震的那四五百人的耳膜有些发麻,脑海掀起风暴。新十七师官兵没有想到会看到这幕画面,但震惊稍平之后,他们马上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痛快,为了那些无辜死在西南战区的兄弟而痛,为了这些阴险审查官员付出血的代价而快。李疯子笑了笑:西北角一台MX机甲里的花小司,通过光学系统认真看着场间的动静,唇角微微咧开,无声的欢笑。

    在师部里李疯子曾经对他们说过,要当新十七师长,要成为新十七师真正一员就必须够狠,那名死去的宪章局官员是一份明证:原来这就叫狠。

    只不过说了两句话,一名高阶宪章局官员就在李疯子的枪口下变成冰冷的尸体,小眼睛部队精锐们的感受自然和新十七师众人截然相反。

    他们当中大多数人震骇莫名地望着李疯子的脸;试图在这今年轻师长的脸上找到一丝暴戾或变态的情绪,却什么都无法找到,只是一片平静或者叫冷漠。

    有少数还没有被缴械的小眼睛部队精锐在这种精神冲击之下,试图拣起脚边的枪械,然后却听到身后的空气里骤然震荡,像钢针般扎进他们后背。数十台黑色的MX机甲,像冰冷的钢铁巨人般微微调整姿态,机身前倾,机械臂上的达林机炮同时开始高速旋转,凄厉的嗡鸣声迭加在一处,份外煞人。新十七师姿态很明确,如果小眼睛特战部队此时胆敢开火还击,那么占据绝对优势的机甲群绝对不介意用数万颗比手指还要粗的子弹,把他们全部削成肉渣。

    贝里主任很冷。

    从李疯子走下军车的那一刻开始,这位合联邦政仧府和社会各界无数大人物感到恐惧的著名阴谋专家官员,便开始感到恐惧感到寒冷,直到此时寒意穿透胸腹,占据后背开始令那些汗珠渐要凝结。

    最开始的时候他一直不理解,为什么新十七师不愿意和自己对话,李疯子为什么不理自己,这时候才想明白,谁会愿意和一个必死的人多废话呢?新十七师如此疯狂地突入联邦司令部所在的基地,根本就不是要让联合调查部门垂下自己高贵而骄傲的头颅,而是直接要砍掉他们的头颅……

    他们就想这么简单地杀死自己这些人?难道他们不用调查,不用审问,甚至连罪名都不安排一个,也不需要靠刑讯逼供取些证据,或者去伪造一些证据?

    贝里主任瞪着眼睛,看着面前不远处的李疯子,还有四周那些处于亢奋危险状态下的新十七师官兵,无法理解这种违背他美学与续治理念的现象。在死亡面威胁下,他微微颤抖的右手有些难以控制的伸向腰间,快要接触到枪把。

    事态发展到此时,场间所有人都确定了一个事实,一个冰冷残酷而不容否定的事实:刚才被赫雷点到名的九个人今天肯定会被新十七师血腥杀死。

    其中有一个人已经死了,倒在地上。被点到名的人中有两个是小眼睛特战部队的指挥官,身为精神身体同样强大的军人,他们不甘心就此受死,面临这种残酷前景,目光向场间飘了过去。

    目光落处,几名指挥官的死忠盯着脚下的土地,看似没有任何交流,却骤然身体一紧,如凶恶的猛虎般扑了出去,手中握着不知何时抽出来的军刺。

    他们的目标是站在最前方的李疯子,只要制服此人,小眼睛战斗部队便可以重新控制当前局势,至少也拥有了讨价还价的余地,应该可以保住指挥官的性命。数道虎影扑至,换来的是几声清脆的迸迸响声。

    这几个不知死活的家伙,被一条腿闪电劈中,生生震出二十余米之外,吐血摔落尘埃之中,不知生死。如凶虎一般杀过圭,然后变成几只病猫,那是因为他们袭击的青年师长才是真正的老虎,是胸腹间禀着西林瘦虎之气,在铁血沙场上成长起来的猛虎。

    李疯子面无表情收回右腿,转头冷冷盯着贝里主任的脸,没有看他伸向腰间的手,目光却渐渐变得暴戾燃烧起来,像一条火鞭般狠狠抽打过去。

    “杀死我们,你怎么向全联邦交待?”贝里主任颤着声音问道:“就算你是李疯子,也没人能保住你。”

    “那是我的问题,我带着部队来基地当然就是要杀你,难道你指望我把你们送上军事法庭,还要顺便向部队官兵灌输一下法制精神?”

    李疯子说道:“刚才我就说过,军人解决问题的方法向来比较暴力直接,更何况是我。”

    基地A1区一片安静,或者说死寂,新十七师进入基地后,所有的联邦部队仿佛都平空消失了一般,所有的重型火力武器仿佛同时失效。

    贝里主任望着司令部的方向,知道某些人正在暗处冷漠看着这一幕,他知道没有人会来救自己,陷入了真正的绝望之中,然后回头看见李疯子火鞭一般的目光。

    似乎被目光中的高温灼伤,他的右手不受控制地握住枪把,猛地掏出对准李疯子的身体。今日第二声枪响!

    李疯子手中的枪口冒着缕缕青烟,不是垂怜感伤于地面血泊中的贝里主任,而是祭奠那些本该死在战场上,却死在小人手中的战友。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