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三百二十八章 小李师长中

    这就是李疯子就任新十七师师长的开场白。

    一个外来者宣告对一支联邦王牌师的所有权,显得如此理所当然理直气壮,横蛮无礼。

    花小司林爱弥塞留一众新十七师军官沉默互视,然而以他们的骄傲强横,也没有提出任何反对意见,正如胡链所言所想,在联邦军方所有人看来,十七师天生就应该姓李。

    历史传统自军神李匹夫开始,重新组建后的师长于澄海是李匹夫的厨师,曾经有备选师长是李匹夫亲自挑选的许乐,直到今时今ri,费城李家的嫡孙终于浓墨登场。

    “十七师的师长不是这么好当的。”

    李疯子面无表情看着赫雷,沉声说道:“我祖父可以,于老师长也可以,许乐如果不是帝国人也可以,我也可以,但你不可以,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做不到像我祖父那样开着一台破烂机甲奔袭千里,就把帝国皇帝杀了,你也做不到像于老师长那样,对着我父亲派去审问你们的将军暴跳如雷,像个护崽子的老兔子般红着眼时刻准备咬人,敢当面骂杜少卿是小白脸!”

    “你也做不到像许乐那样傻不拉叽地开着一艘三翼舰就敢穿越空间通道去追杀一支帝国舰队!”

    “要成为十七师真正一员……”

    李疯子环视房内的军官们,目光最终还是落在赫雷的脸上,厉声说道:“要做十七师师长,就要比所有人更狠!”

    赫雷脸上的表情很复杂,做为前任代理师长,刚刚结束禁闭,便被现任代理师长一通毫不留情面的刻削,而且对方军衔和自己一样年龄却比自己小太多,有谁能够承受?

    但这时候正沉着脸训话的家伙是李疯子,十二岁入伍,机甲刀锋所向斩出无数传奇战绩,有足够的资历与底气背景,把房间里这些本来骄傲强势的军官骂成狗屎。

    林爱坐在角落里,他安静听着这位代理师长的第一次训话,总觉得对方的字里行间有些不一样的味道,似乎是在刻意挑弄众人的某种青绪,让房间里的味道开始暴躁起来。

    “这个……小李师长。”

    他摘下军帽,摸着发青的光头,望着李封认真问道:“我想请教,在当前情况下十七师应该怎么做才算做狠?”

    房间内的十七师军官们都很清楚,所谓当前情况指的就是本师nr部队奉命执行最艰难的任务,然后被军方高层诬陷叛变,在联邦调查部门的威压和小眼睛战斗部门的追杀下伤亡惨重,而他们却没有任何办法。

    李疯子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眼帘微垂,漠然说道:“我手下的机甲部队已经交出去了,我想知道十七师的机甲现在在哪里,状况怎么样,能不能战斗。”

    “除工程相关机甲外,我师共计44台m型号军用机甲,均在营地中,机甲群保养完好,自检频率一直没有降低,随时可以投入战斗,只是师长……”

    新十七师机甲主管花小司起立汇报,随着时间过度他的声音越来越兴奋,又有些疑惑,隐约猜到了些什么,却不敢相信猜到的内容,颤声问道:“我们要去哪里战斗?”

    “身为联邦军人,哪里有敌人我们就要去弊里战斗。”

    李疯子说了一句和七组名言很类似的话,停顿片刻后继续说道:“无论那些敌人在外面还是在部队内部。”

    听到这句话,房间里的十七师军官终于明白了他想要做什么,脸上的表情在震撼与疑惑、亢奋与犹豫之间振荡挣扎,最终尽数化为铮铮铁血暴戾之意。

    包括赫雷在内的所有军官,轰然推开椅子站起身来,啪的一声笔直立正,向桌后的代理师长敬了军礼,虽然依旧沉默,但态度已经表露无遗。

    刚刚进入十七师军营不足半小时的代理师长李封,带领着下属乘坐着数十辆防弹军车,呼啸挟尘离开军营,车队的目标是联邦军方司令部所在的基地黑è的防爆轮胎高速旋转,时不时发出刺耳的挫鸣声,原野间的石子被碾压的四处溅飞,松软的泥土更是被抛的到处都是,数十辆联邦军车同时呼啸前行,拖出无数道黑黄è的尾龙,看上去显得异常壮观,声势惊人。

    大本营战区三年前就被联邦完全控制,方圆数千平方公里的区域内,驻扎着十七支联邦地面部队,兵员人数超过了二十万人,虽然深处后方不需要严密监控,但这支声势惊人的车队还是在第一时间惊动了各部队的哨岗。

    整编机械师,新番装甲师,快速反应旅,各部队将领在收到情报后曾经尝试想要做些什么,但当那些战功昭著的将领们确认车队来自新十七师驻地,而最头前那辆军车里坐着李疯子时,他们马上明白了新十七师想要做什么,在沉默片刻后他们约束各自的部队进入奇怪的沉默期。

    基地里的联邦司令部不可能沉默,胡链中将强抑愤怒的冷厉声音在车载系统里低沉响起:“ā的胡闹!马上给我回去!”

    李疯子望着地平线远处的基地轮郭,面无表情的答道:“司令,如果十七师真的要闹兵变,这里不会只有几十辆军车。”

    胡链中将愤怒地咆哮道:“几十辆军车?你不要以为参谋部里有你的故交就可以瞒过司令部的眼睛!宪章局刚刚发出紧急报告,光辉监控到十七师的机甲已经启动,正在路上,你究竟想干什么,你脑子是不是出了问题!”

    李疯子清秀双眉缓缓蹙起,他确实没有想到墨花星球残破的宪章网络,居然能这么快注意到自己的部署,沉默片刻后他平静回答道:“司令,做为新十七师代理师长,我将率领我师内务部门前进基地调查某些涉嫌通敌罪名的军官,为了防止遇到抵抗,所以命令机甲群启动随行,请您理解。”

    胡更*新最快链中将怒斥道:“狗屁!一个师的内务部有什么权限查案子!还是说你一个师长就想把司令部端了!”

    “您误会了。”

    车在颤抖,李疯子的眉眼却没有一丝颤抖,沉声回答道:“前线需要稳定,部队需要稳定,我对司令部没有什么想法,但是我既然当了十七师的师长,有些态度总是需要表明一下。”

    “不要忘记你的身份,你是联邦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如果你不马上撤回,我将以意图哗变的罪名逮捕你!”

    李疯子很简洁地回答了两个字:“欢迎。”

    通话系统那头沉默片刻后,再次响起胡链中将有些疲惫的声音:“这里是前线,你的表态会让整件事情变得无法控制,小封……你应该很清楚,帝国人还在北边看着我们,如果基地乱了意味着什么。”

    “正是因为帝国人还在北边盯着我们,所以我必须先把基地里的脓疮先割掉,不然在前线做战的官兵时刻要防备背后射来的冷qiāng,这场仗怎么打下去?”

    “这是哗变!”

    胡链中将明显被新十七师出来的这支车队激怒了,重重拍打着桌子,愤怒地吼叫道:“就算是你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李疯子眉梢微挑,微讽说道:“前线哗变责任重大,我只是一个代理师长,您是司令,这个责任您必须担起来。”

    “李封……你真是个……疯子。”

    车队开始减速,窗外的烟尘渐趋平息,李疯子挑起的眉梢缓缓平敛,安静回答道:“是人都知道。”

    不等通话系统那边再次发问,他中断了通讯。

    盯着不停传来无应答嘀鸣声的通话系统,铁青着脸的胡链中将唇角微微抽摔,用沙哑的声音问道:“他们登舰没有?”

    “贝里主任和联邦调查部门的官员还没有来得及登舰。”

    将军身后的参谋军官紧张回答道:“已经过了预定降落时间,飞船还没有抵达基地……之前十七师师部曾经和联邦舰队有过一次秘密通讯,不知道和这有没有关系。”

    胡链中将双手扶着桌面,双肩微微颤抖,沉默很长时间后,他用疲惫的声音命令道:“暂停基地防御,撤回y3区所有地面部队,联邦调查部门那边,通知他们一声就行。”

    参谋军官震惊望着他,然后马上清醒过来,明白将军在面对那位小李师长疯狂时,最终选择了退避以及……出基地大门敞开迎客,隐藏在角落里的各项重型武器沉默安静的有如夜总会学生风情周里的姑娘,面对着呼啸而入的数十辆新十七师军车,矜持羞涩无比,没有做出任何主动的反应。

    新十七师车队呼啸驶入基地,然后伴随着尖锐的刹车鸣啸,围住了联合调查部门所在的y3区,一百余名全副武装的士兵推开车门而下,杀气腾腾举起了手中的qiāng械。

    联合调查部门收到情报后,在基地司令部的强行命令下,有些狼狈地准备离开,然而负责运输的战舰,却不知道为什么迟迟没有到来。这是他们的不幸,也是他们的幸运,因为此时的y3区里,隶属他们的小眼睛特战部队已经集结,这些联邦最强悍的特舟战士足足有三百人。

    力量对比很好,贝里主任脸è阴沉看着对方,开始准备训话以夺对方气魄,然后沉痛晓以大议以便谈判。

    啪的一声闷响,车门被重重关闭,李封慢慢走到场间,对着那三百名联邦最精锐的特种战士,面无表情说道:“没有谈判,只有投降明儿不知道能不能更,如果没时间写,我会向大家请假,后天要飞一天,而且没本子了,是必请假的,然后十三号到大庆了肯定会更新,从十四号开始,我再连续三更十天,希望大家能同意这样的安排。

    十四号我会再发一个gjj的誓,这样你们才会相信俺,俺知道你们肯定同意这个。X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