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三十一章 自信的强者

    这是定时的一章,这时候我人还不知道在哪儿呢,也不知道月票榜的情况怎么样了,大家伙儿使点儿劲砸月票吧……)秀军官生安达来说,宪历六十六年的梨花大学之行,是他职业军人生涯开端的一笔无法抹去的污迹,这个污迹伴随着他的一生,时不时地会被人提起,因为后来联邦的人们都知道,他对面那个黑色的机甲里的许乐,还只是一个第一次参加真实对战的菜鸟。

    那时候,安达操控着蓝黑色的机甲,还在万人注视下倒立着拇指,得意而伪装冷酷地回视着被对战室墙壁隔绝的万人目光,他甚至希望梨花大学那些只会骂人的学生目光越愤怒越好,因为对方反正不敢来打,便只有被自己轻视的资格。

    此时主通讯已经因为他的对骂而关闭,他不知道此时对战室外面的无数人都已经变得安静沉默下来,所以当他听到机甲内部的系统合成声说到对战请求被接受后,了呆,才想到去看第三视野光屏。

    他看见了一台黑色的机甲,也看到了那台黑色机甲竖起来的中指。于是安达开始习惯性的疯狂和愤怒,准备用机甲粗重的机械臂比划一个更有杀伤力的手势,结果……他现对方早已经冲了过来。

    安达的蓝黑色机甲根本没有任何反应,因为他所经历的任意一场机甲对战练习,双方总是要习惯性地交流一下,如果关系不好,可能也会用机语表示几句对对方家人的亲切问候,可还从来没有谁,会像一个泼妇一样,上来就揪着对方干仗。

    那台黑色的机甲就这样做了,而且做的很彻底,沉默而壮烈地扑了过来。在安达毫无反应的情况下,一脚狠狠踹中了蓝黑色机甲的机械腿根部。

    “偷袭!无耻的偷袭!”安达在操作舱内破口大骂,却根本无法阻止那股强大的震动,他产生地耳鸣,也没有办法控制因为平衡感应器短暂失灵,而向地面砸下去的机甲。

    蓝黑色机甲重重地摔落在坚硬的金属地板上。出一声巨响,那些强劲地冲击力,被机甲里巧妙的减震设计消除了绝大部分,而第一军事学院艰苦的训练,也让安达在最短的时间内消除了脑中地晕眩,确认了机甲没有受到真正的伤害,他愤怒地快输入着指令,只要面前这个黑色机甲不再继续如此无耻的动作,他一定能够反败为胜。

    操控着黑色机甲的许乐。怔了一怔之后,相信面前这个看似冷酷骄傲的机甲确实是个菜鸟,既然如此他还客气什么。手指快地在指触式光屏上输入指令,驱使着身下的机甲重重地出拳,狠狠地向着蓝黑色机甲的下腹部锤了下去。

    依然是平衡感应仪隐藏的那个位置,黑色机甲的机械臂挥动地合金拳,在空中奇异地转了个弯,依循着第一脚的角度,从正面右斜四十二度角砸了下去。

    一拳一拳又一拳。

    强烈地震动。平衡感应仪地微小偏移。这些让正在愤怒输送指令。意图让机甲做出反击地安达同学傻了眼。因为他现每当自己快要校正机甲地参数时。总会被对方地拳头干扰并打断平衡参数重置地过程。

    蓝黑色地机甲在电流声中不停地试图抓住地面。试图反击。试图站起。然而随着黑色机甲拳头地不停落下。却表现出来像抽筋一样地悲惨戏码。

    机甲对战有很多种。在不同地背景环境下。不同拟真程度地对战。自然激烈程度也不一样。今天第一军事学院访问梨花大学。虽然慷慨地运了三台机甲过来。也准备了内部地机甲对战表演。但是机甲地远程攻击武器系统全部都已经拆卸了下来。许乐此时操控地原型机甲。更没有什么攻击性武器。所以两个人此时地对战。其实是最原始地近身格斗。

    而很明显。被封余大叔教了四年地格斗。许乐最擅长地就是这个方面。近一年地时间。他在梨花大学里恶补了基础知识。在区里又查到系列前半部分所有地机甲图纸。十分凑巧地是。这些图纸最后一个系列就是……在机械方面拥有过人直觉和天赋。并且实践经验无比丰富地许乐。对那台机甲无比熟悉。在他地注视下。这台蓝黑色地机甲其实并没有外面那些繁复而强悍地护甲。更近乎于一个**地。只有合金骨架与控制系统地东西。

    他已经占得了先手。成功地找到了最薄弱地环节。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那台蓝黑色地机甲还能站起来。只怕封大叔会气地从那道白光里再次重生。出来把许乐痛扁一顿。

    许乐不是一个阴险地人。也不是一个天生具有流氓气质地人。对方所以为地偷袭。在他看来是很正常地反应。既然对战训练已经开始了。那还要等什么?蓝黑色机甲已经倒地了。他自然要继续攻击。直到对方丧失所有地机动能力。或者是系统判断自己获胜。无论是区里地六级虚拟测试。还是和邰之源每夜里地对战训练。他都习惯了沉默地开始。平静地结束。却根本想不到偷袭这种概念。

    这是一种很诚恳木讷执着的态度,再挟着他这些天来的无名怒火与阴晦心情,便构成了此时黑色机甲不停痛锤蓝黑机甲大腿根的难看画面。

    黑色原型机甲的输出动力已经到达了百分之八十的数值,在指触式光屏上的指令输入,变成了机甲合金拳不知疲惫,渐要越风声的狂暴出击,而在黑色机甲的拳下,蓝黑色机甲不停地颤抖,明明没有受到真实的不可逆的损坏,却永远也站不起来,只能**地被痛扁。

    咔的一声脆响,蓝黑色机甲机械腿根部的护甲终于裂开了一条小缝隙,机甲内部的平衡感应仪再也无法抵抗如狂风暴雨般渲泄,却又如老农般执着的精确打击,在一道青烟之后,正式停止工作。

    安静的对战室内响起了系统的声音,黑色原型机甲毫无疑问地成为了胜利者。许乐操控着机甲退后了五米,他还以为此时只有自己和对面那台蓝黑色机甲在对战室内,根本不知道刚才生的一切,已经落在了无数人的眼中。

    综合馆里的欢呼声口哨声早已经像沸腾的海洋般响了起来,只有许乐全不知情。

    蓝黑色的狼狈地从金属地板上爬了起来。最后才完成了数值重置,将平衡感应仪负责那部分自动调姿程序强行中断,将机甲由半自动操控改为全手动操控,这台蓝黑色的机甲终于站了起来,然而全手动操控,在近身格斗里面等于是半个残废。

    像灰尘一样的小卷飘荡在机甲的操作舱中,同时飘荡着安达的愤怒吼叫。他这一辈子没有这么窝囊过,明明对方的操作水平也不过如此,除了最开始的突击度快到有些可怕之外,其余不过平平,看上去甚至还有些愚痴,只知道傻傻地让机甲出拳砸,而根本不知道应该攻击机甲更脆弱及更重要的部分……

    可偏偏就是这样,不知道对方是不是走了狗屎运,机甲的振荡每每在关键时刻,影响到平衡感应仪的重新校准,让自己根本没有办法进行有效的操作!就这样输给一个社会大学学生操控的原型机?安达这时候自杀的心都有了,痛苦无比地揪着自己头上的卷,愤怒地盯着那台看上去有些笨拙的黑色机甲。

    “当然不会是凑巧,虽然这台黑色原型机甲的操作并不如何强悍,但无论是什么人在操作这台机甲,能够连续一百四十七次攻击,包括最开始的机械腿一踹,都能准确地命中同一个地方,而且依循的是完全精确的同一个角度……那都只能说明,这个人很强,非常强。”

    机甲对战室外,第一军事学院的人与梨花大学的教师脸上流露着截然不同的两种情绪。周玉眯着眼睛看着光幕上那个略显呆滞的黑色机甲,对身旁那些愤愤不平,指责梨花大学搞突然袭击,那台机甲玩偷袭的同伴们说道。“我们都知道最大的漏洞在哪里,可是我们谁会想到去利用这个漏洞?没有,因为这样操作的难度太大……虽然今天的对战没有远程武器系统加入,让黑色机甲这种操作的可能性大了许多,可是我们谁都不能保证自己输入的每一道指令,都能保证机甲执行的精确性。这需要对自己大脑分析的自信,还需要对每一次角度变化的奇快判断……没有自信的人,不可能选择这样执着的作战方式。”

    “一个自信而强大的机甲战士,我现在有些明白了,校长为什么让我们这些人牺牲假期,而来梨花大学进行表演。看来不论是在什么地方,都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对象。”

    第一军事学院机动系的王牌学生周玉笑了笑,往机甲对战室里走去,身后综合馆内梨花大学学生们的呐喊声,就像是一道道军令,催促着他的脚步,他知道今天这件事情是安达最开始做的不对,但身为一名军人,在这么多人的眼前,他必须保证第一军事学院的光辉不会有一丝黯淡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