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三百二十六章 我是我的眼(下)

    “是不是觉得你不讲理,表现的很暴戾,我就会怕你?李疯子你大概忘了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有需要的时候,我会比你更不讲理更暴戾,因为此时此刻,我比你更理直气壮!”

    “你给了我公平决战的机会?”

    许乐眯着眼睛环视四周黑色石像群般的联邦机甲,说道:“把你的M给我,我一个人干你们全部这算不算公平?你们不要忘了这些机甲都是我设计的,联邦这么对我公平吗?”

    环视一圈,像钉子般的目光最终落在李疯子那张冷漠的脸上,他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蹙眉质问道:

    “如果说我因为是帝国人就没有资格享有公平,那么七组呢?我的部队上前线对是一百三十七个人,你知道三年之后包括这颗星球包括退伍的老家伙总共还剩多少?”

    许乐的声音变得有些清淡疲惫,比这异乡的晨风还要无趣,他神经质般嘴唇微翕,低声说道:“还剩三十一个,其他的都死了,就像灌木丛后面那些家伙一样,莫名其妙的死了。”

    戈兰高地上陷入短暂的沉默,机甲群外围的灌木丛微微颤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许乐盯着李疯子的脸,声音陡然提高,不再压抑已经压抑数日的愤怒,厉声喝斥道:“联邦打的最惨的部队有没有这么高的死亡率?杜少卿往西南战区投的四个师有没有?海峡会战区的部队有没有?如果都没有,那么你来告诉我,这***又算什么狗屁公平!”

    李疯子眉梢微挑,缓声说道:“老七组死的这些人是在为你承担代价。”

    “但他们没有道理承担。”忤乐看着他,嘲讽回答道:“我是不是帝国人和他们没有关系,就如同你父亲是个混帐东西,但我并不认为你是混帐,我也不认为你需要承担代价。”

    “叛军?你真相信基地那位将军的话,你相信军方上层的指控?不,我知道你不相信,七组是我和老白一手带出来的,你知道他们是多么了不起的家伙。”

    “熊临泉他们战前被临时调进NTR,被派遣到西南战区,被刻意遗忘,被人试图冷死在敌占区,然后他们很强悍的活了下来,并且很漂亮地完成了那些该死的任务,结果呢?”

    “结果就是已经快要进入绝境的他们,被联邦军方当成叛军追杀!你刚才说我无耻,那我想问一下这又算是什么?联邦现在究竟怎么了?怎么就变成了这样一个垃圾场?”

    “李疯子,我曾经是这个部队的人,但我未曾想过短短三年时间,这支部队就变成了一滩滩的狗屎,你不去查这些阴谋,不去查高原地底究竟发生了什么,结果吭哧吭哧跑到这儿来追杀自己的战友,你又变成了什么狗屎?”

    许乐盯着李疯子的脸,以消失多年的刻薄尖酸口吻训斥着对方,嘲讽说道:“你和你爹死之后怎么有脸去见老爷子?”

    “够了!”

    李疯子耐心听着,眉梢时不时暴躁地抽搐几丝,直到此时终于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训斥,缓慢而冷漠说道:“我有我的眼睛!我会去看究竟发生过什么,该查的事情我会去查,轮不到你这个帝国太子来教训,但你必须死!”

    “你有你的眼睛?”

    许乐缓缓松开左手,让脸色发白的机师能够呼吸到一点新鲜空气,望着李疯子眯眼说道:“可问题在于这个世界,联邦里大部分人的眼睛已经瞎了。”

    说到此处,不知是想起什么事情,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停顿片刻后,继续平静说道:“其实我一直没有想好要不要回联邦,什么时候回联邦,因为有个最麻烦的问题始终没办法解决,但现在我才明白,这些都只是借口。”

    “那是用来说服自己逃避的借口,因为再麻烦的问题,再难以解决的问题,你总得去才能解决,你总得踏出第一步,如果只是徒劳地躲在角落里冥思苦想,那只是最无趣的空想。”

    “我会回联邦,而且很快。”

    很平静的声音,很淡然的叙述,然而听到许乐说自己会很快回到联邦,李疯子的眉梢仿佛受到某种刺激,猛然挑了起来,感受到那些平静字眼间蕴藏着的杀意,凛冽至极。

    许乐眯起眼嘻嘻做了句***,百度间客吧朵朵女王最威武。

    因为他一直记得,三年前在那封著名的告别信里,许乐曾经这样说过:“无论是政亾府还是七大家,我要看着你们会把联邦变成什么模样,把自己变成什么模样,不要试图伤害我想保护的人,不然总有一天我会变成一块燃烧的陨石从天而降,将你们所有人的宫殿与权座砸个稀烂。”

    他想保护的人是沉默行军里的民众,还是沉默死在前线的七组队员,或者说只是他想保护的那些东西?

    李疯子的眉梢一旦挑起便再难落下,他静静看着站在座舱门上的小眼睛男人,隐约看到那颗来自东林的石头,自天边堕落,拖着长长的火尾狠狠砸向首都特区,砸向议会山,砸向官邸,砸向那些一直不愿看到流火的大人物头顶。

    李疯子从齿缝里缓声逼出几个寒冷压抑的字:“联邦的事情自有联邦人处理,你一个帝国人去联邦做什么?”

    “你可以说我贱,我始终还是认为自己是个联邦人,我几十个最亲的兄弟死在这颗混蛋星球上,以前我一直装作自己能不知道,但现在没有办法再继续装下去,那只好回去。”

    许乐平静望着他,忽然唇角一翘,露出满口整齐洁白的牙齿,说道:“回去做什么?第一件事情当然是去杀你亲爹。”

    忽然间他往昏暗座舱内退了一步,左手依然谨慎警惕地提着那名机师的身体,遮在自己身前,脚跟缓慢踩住某处按钮。

    “现在让我们把事情搞的更简单一些,这是私人恩怨,不牵涉其余,关于这些事你有自己的眼睛,那我就是我的眼睛。”

    许乐举起右手,用两拇指头对准眼睛,说道:“黑白分明。”

    李疯子缓慢地偏了脖颈,以侧画框视野看着半个身体浸在座舱昏暗间的他,沉默片刻后忽然说道:“死人的眼睛也能黑白分明吗?”

    “我死后也会把眼珠子挖出来,泡在甲醛水里,看帕布尔和你父亲究竟会怎么死。”

    许乐踩下脚边突起的按钮,说道:“而且我哪这么容易死。”

    随着许乐的脚踩中那颗按钮,场间异变陡生。

    黑色MX机甲开始剧烈颤抖,噗噗连续闷响声中,十几处精密火箭推射装置全面启动,强大的反作用力带动整个座舱瞬间脱离机身,如同一个浑圆的金属壳,呼啸着喷向斜上方的荒原天空!

    几乎同时,数百米外安静沉默太长时间的灌木丛处也传来剧烈的轰鸣声,一艘浑身涂满光学吸附材料的深色飞船,在强劲引擎的推动力下,呼啸斜掠而至!

    十余台联邦MX机甲根本无法做出任何反应,眼睁睁看着弹射而出的座舱与那艘不知何时隐藏在灌木丛后的飞船,在空中完成一次无比精确的空中擒获动作。

    然后化为一道显眼的线条,撕裂初显湛蓝的清晨苍穹,呼啸高速远离戈兰高地,向大气层外飞去。

    也许是七月,天有流火,却并不只是一颗,通过精密计算和材料配合,菲利浦向戈兰高地一次性投放了两艘空地转接飞船,拖着火尾的那艘飞船只是用来吸引联邦注意力的靶子,真正用来接人的飞船则是悄无声息降落在灌木丛后。

    当许乐在荒原间与李疯子还有那十七台联邦机甲对峙时,熊临泉等人早已抬着担架,悄悄登船。

    为了不让李疯子注意到那边的动静,许乐必须停留在场间,整整三次精确完美的弹射动作,不可思议的机甲操控,让他完成了这个动作,并且最终潇洒地登高而退。

    许乐加上老东西,向来等于无敌。

    李疯子沉默望着天边远去的飞船,很长时间没有说话,终究唇角微微抽搐,低声自言自语道:“三次弹射,你果然还是这么厉害,但谁能做到一直黑白分明呢?”

    四周的机甲座舱门依次开启,被许乐挟持的机师也被救了回来,在座舱弹射前的最后瞬间,这名机师被扔了出去,短暂昏迷后便醒了,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晨风拂过,十几台黑色机甲望着东方的天空,这些联邦最优秀的军人脸上挂着愤懑不平和不某的神色,他们恼火地咒骂着许乐的无耻狡诈,然后神情复杂地望向斩喜机甲。

    做为李疯子直属的核心机甲营成员,他们非常清楚上校拥有怎样的实力,所以此刻的心情有些疑惑茫然,为什么在最后座舱弹射那瞬间,上校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是的,在最后座舱弹射的过程中,以李疯子强悍的机甲操控能力,绝对有时间有机会把座舱拦下或者打下,但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最终他还是没有出手。

    或许是因为许乐最后那句话的缘故。

    “他说要回联邦杀我亲爹。”

    李疯子点燃一根香烟,面无表情说道:“我觉得这件事情可以做一做,我自己不好意思做,那么总得有人去做。”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