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三百二十五章 我是我的眼(中)

    奇迹其实从来都不是造物主的恩赐,而是来自于永不凋零的决心以及事先最充分的准备,暂时的失败并不可怕,真正关键点在于你有没有做好失败的准备并且试图利用之。

    那台破烂拼装机甲瞬间被轰的七零八碎化为漫天黑雨,没有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包括座舱里的许乐在内,然而旁观者所没有注意到这场凄惨的一面倒战斗中其实暗藏着很多不起眼的小细节,没有注意到他的准备。

    比如宽幅履带的脱落显得快了些,比如粗笨装甲的崩溅比mxT刀锋造成的后果显得更壮观了些,再比如拼装机甲惨被腰斩时,那几蓬隐约可见的火箭喷射装置,让组装机甲上半截倾倒的度比计算中更快了些。

    因为度上的差异导致画面顿时变得诡异起来,黑色mxT像个性情暴烈的樵夫劈砍着笨重的石树样拼装机甲,断裂的上半截树却像是有了一双无形的脚,伴着蓬然几声闷响,脱离漫天溅飞的沉重合金构件碎片,呼啸砸向右前方!

    右前方有两台正在沉默观战的联邦mx军用机甲,他们看着那砣重达数十吨的半截工程机甲,像一块天外巨石般呼啸砸来,却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只能眼睁睁等待着撞击的生。

    没有人能够对许乐这招极其诡异的招数做出反应,除了李封,看似暴戾的狂劈实际上一直处于极谨慎冷静的状态中,他知道许乐是一个怎样难缠强大的敌人,知道此人绝对不会就这么愚笨待毙,而会有很多古怪的手段。

    比如此时此刻,在火箭喷射弹射器的帮助下,拼装工程机甲把自己的上半截沉重机身,变成原始的投石器,意图脱离黑色mxT的控制范围,行险而制敌。

    既然有了准备,自然毫不慌乱,当那半截工程机甲如灵异画面般横掠而向右前方疾射时,李封操控下的黑色斩喜机甲仿佛身后多了几道高敏度监控系统,唰的一声转过身来,机械臂前端的达林机炮轰然开火!

    高密度的弹雨被死死封锁在三十平方厘米的范围内,变成一道极具杀伤力的笔直线条,追微着空中半截工程机甲,迸迸迸迸,绽出无数朵白花!

    沉重的半截工程机甲被逾百大口径机弹狠狠击中,根本无法弹跃两百多米远的距离,如同被天上的雷电劈中,悲惨的重重摔到戈兰高地荒原之上,出一声沉闷的巨响!

    坚硬地面上灰砾四溅,笨重的半截机甲徒劳地翻滚,焦黑机身上狼籍一片,电火花在翘起的护板间悲伤的闪耀着。

    战斗没有结束,这时候才是刚刚开始。

    就在那半截拼装工程机甲顾然堕落地面的同时,座舱门处再次爆出清晰的喷溅声,十二枚微型自弹射火箭桂同时爆破,沉重舱门噗的一声被推向远方。

    许乐踩着座舱边缘,双脚猛然力,借着恐怖的弹射初闪电般掠出,避开身后密集的弹雨,如暴雷般强突一百余米,然后身形一转,若一张落叶轻轻袅袅落在目标机甲上……

    黑色斩喜机甲机械臂前端的达林枪炮骤然哑火,因为像落叶般贴在机甲上的许乐正在不停攀援跳跃,很难被锁定,更麻烦的是,如果李封试图再大密集弹雨杀死他,那么也极有可能同时摧毁他所在的机甲。

    迸!

    黑色mx机甲座舱里的联邦机师马上反应过来,明白李封上校停止攻击的真实原因,他瞪着眼睛操作沉重的机械臂向机甲的座舱门砸了下去,即便这个运作极有可能直接导致自己的死亡,但他根本没有任何犹豫。

    巨大坚硬的机械臂狠狠地砸在座舱门上,合金门明显的变形挤出一道极刺耳的金属吱鸣声,许乐一蹬41区护甲夹缝,险之又险地避过,身如落叶翻滚,攀援直上高大机甲肩胛,手臂上的工程机械修理臂开始快的转运,嗡鸣震动。

    鸭嘴形修理臂探口,卸下mx机甲肩肿后方的隐藏护板。

    高旋转钻头,迅拆开六颗定位螺丝。繁密如麻的数据线裸露在许乐的眼前,他面无表情用手握住然后用力一滑,塑胶片丝丝嘈化,数据线真正的裸露,包括里面那些集芯线条。

    随着那些湄湄细流通过集芯线条,进入mx机甲的控制中枢,只听得喀喇一声悦耳的响动,机甲座舱门开启了。

    如一片落叶轻轻悠悠贴上这台黑色mx机甲,卸护板拆螺丝融线皮再到成功开启座舱门,许乐完成了十七个有效操作,而总共只用去了不到五秒钟的时间。

    更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当他进行这些操作的时候,身上那台黑色机甲一直在试图不惜同归于尽地攻击他,沉重的机甲在荒原上拼命疯狂的跳跃甚至翻滚,就像是一头雄师(狮)想像(多像字)摆脱身上那只讨厌的老鼠,许乐等于是在一艘无尽翻滚的海船上,不止要站稳脚步还要用最快的度解决问题。

    做为mx机甲的设计者,他知道这台机甲所有的细微构造甚至是每一个隐藏设计,而这依然不够,他还必须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机修师,拥有最强悍力量的渔夫,拥有最冷静粗壮神经的破解者,最重要的是,他还必须拥有用人体控制机甲的能力,才能完成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今天的许乐终于做到了。

    座舱门开启,许乐像片叶子般飘了进去。

    穿着深色机师服的联邦军人满脸震惊,他不明白为什么中控系统会忽然失去控制,为什么座舱门会在这种时刻开启,把自己袒露在晨光寒风敌人之前。

    许乐闪电般捉住他的手腕,扔远那把手枪,然后用三根手指贴住他耳垂下方的动脉,回过头去只见舱门外一片黑暗。

    眼睁睁看着他突进座舱,十几台联邦mx机甲疯了一般围了过来,高旋转的达林机炮对准了舱门方向,构成一片沉睡森林般的画面,然而却没有人开枪。

    在联邦军方的很多传闻中,曾经的许乐上校已经是一个渐被神话的角色,今天亲眼目睹他所做出来的神话般举动,这些联邦军人愤怒之余,更是难抑敬畏,不敢轻举妄动。

    黑色机甲群分开一条道路,沉重的斩喜mxT机甲缓慢地走了过来,直接走到被俘获的机甲面前,相对不足十米才停下脚步,伴着轻微的气流喷溅声和自平衡系统的咯嗒声,座舱门再决开启,露出李封那张没有任何情绪的脸。

    二人再次相见,距离已经极近,局面与开始时也已经大不相同,许乐多了一台完好无损的机甲,还有一个人质。

    李封左手缓缓离开操作杆,将身上的拟真系统脱下一半,冷漠看着不远处的许乐,用前所未有的认真语气说道:“做人不能这么无耻,你这是在逼我飙。”

    许乐缓缓把手放到操作杆上,黑色mx机甲的达林机炮随之而转折,对准了座舱门,弹雨覆盖面积把他和所挟持的联邦军官都包括在内,他的表情异常平静,回答道:“为了活下去更无耻的事情我都能做,关于飙这种事情,你应该记得很清楚,就算是杜少卿我也不会给他任何飙的机会。”

    听到他的回答,李封忽然笑了起来,清秀的眉毛一阵颤抖,眼眸明亮异常,却有股暴戾无比的气氛开始喷薄而出。

    笑意迟迟没有敛去,却格外寒冷,李封冷漠说道:“他是个士兵,我给你公平决战的机会,你就不应该偷袭他,你以为抓着人质,我就会放你离开?”

    话音落处,他猛地一堆操作杆,斩喜机甲左机械臂猛地向后探出,准确地穿透机甲群的缝隙,对准数十米外那坨陌石般的飞行船,猛烈开火!

    迸迸迸迸爆烈声起,李封在被威胁的情况下,没有做任何让步,甚至没有和许乐多说一句废话,直接简单粗暴地摧毁那艘飞船,断了对方所有退路,活路。

    刚才的李封是执行军务的联邦上校,这对候的李封才正式变成了李疯子,以暴戾冷酷强大著称的李疯子,可怕的李疯子。

    联邦所有人都怕这种状态下的李疯子,包括现在的锡安副议长和所有的强势人物,因为李疯子一旦疯了,就不会讲任何道理,除了军神李匹夫和钟瘦虎的话,谁都不会听。

    军神李匹夫和西林那头猛虎已经变成宇宙里永恒的星辰,许乐似乎陷入了真正危险的境地,然而他依旧不惧依旧冷静,因为他从来没有怕过对方,无论林园卡琪还是倾城,打败军中无敌手的李疯子,没有击败过他。

    看着远处那台被暴击成垃圾的飞船,许乐的眼睛缓缓眯了起来,左手拖住机师的咽喉,向前踏了一步,面对着十几把高旋转的达林机炮,走到了座舱门的边缘。

    他面无表情举起左臂,将机师的身体悬在半空之中,然后盯着李疯子的眼睛,开始泄自己的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