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三百二十四章 我是我的眼

    出乎所有人或者说合金机甲的意料,那台体积庞大的破烂组装机甲,狠狠挥动夸张工程机械臂向地面【za】去,并没有引山崩地裂,更没有造成什么海枯石烂的恐怖后果,甚至地上被【za】出来的坑却显得有些可怜,那根看似粗壮的工程机械臂,却随着反震之力扑簌断成了无数截,异常凄凉。

    准备迎接最强者的最强一击,结果却看到这种画面,感受不免有些异样,有些荒谬可笑毕竟是用无数废弃零件凑合而成的临时机甲,结构之疏散可怜由此可见。

    然而就算是唬人,总算是震慑住那些联邦机甲的突袭动作,稍一耽搁,熊临泉等人便快撤回了灌木丛后。

    十七台黑色机甲并不在意那些正在撤离战场的家伙,只是警惕地盯着包围着场中央那台已经断了一臂,模样有如残丐的破烂组装机甲。

    他们清楚凭那些残兵的机动能力,根本不可能逃离戈兰高地,他们所需要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击倒击溃面前这台破烂机甲,抹掉机甲座舱里强大的姓名。

    就在这时,破烂组装机甲再次有所动作,座舱门伴着难听的嘎吱异响缓缓开启,晨间的昏暗光线照耀入内,显出许乐普通而格外平静的脸。

    两百米外,联邦机甲群中那台颜色更深的黑色机甲,锃的一声弹出右机械臂前端夸张的合金刀,厚实座舱门开启,露出李疯子的脸,依旧清秀的眉眼间蕴着依旧疯狂的暴戾意味。

    三年不见,隔着两百米的荒原,许乐和李疯子遥遥相望,看着彼此脸上岁月的怯懦痕迹,长时间里沉默不语,不知道是不是看到了更久之前的那些画面。

    就像是旧月上的卡琪峰,秣园里的胸间刀、牙间血,山野间的【木仓】声,囚室里的共话,一前一后向着碧海狂奔。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们两个人是联邦公认的最强者,曾经交过手,却未曾真的决过生死,直到时隔三年再会于血火连绵的战场之上,终于到了最后的时刻。

    座舱门向下开启,仿佛是战舰尾部阔大的门,通每无尽深幽的宇宙,许乐通过这个截面,看着近处的陨石飞船,看着远处十几台黑色的联邦机甲,目光最终自然地落在那台机甲中,落在李疯子的脸上。

    “单挑?”

    许乐问道,他的声音并不如何响亮,却清清袅袅地穿透晨间的高地,进入所有人的耳朵。

    “没门。”

    李疯子回答道,他的声音就像以前那般骄傲冷漠,像把暴戾的狂刀般,直接斩碎所有叙旧情的乱絮。

    听到这两个像从纤维纸上跳跃出来的字,许乐浓眉末梢微微挑起,静静看着远方的他,说道:“连个公平决战的机会都不给我们留下?”

    “我是在执行军务,不是街头斗殴。”

    李封沉声回答道:“你也曾经是名联邦军人,应该很明白战场之上谈论公平,说什么决战是很幼稚的想法。”

    许乐微微皱眉,沉默【pian】刻后说道:“问题是你自己都不相信你执行的是军务,如果说你要杀我是因为我是帝国人,那大熊他们这些人没有理由被你杀死。”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李封说道。

    许乐嘲讽说道:“这种话有意思?三年之后很多人都在嘲笑我变成三流哲学家,三年之后我不想嘲笑你变成杜少卿那种冰雪人妖,你什么时候把上级军令当过一回事?”

    “所有人我都必须带回去。”李封眉尖微蹙,说道:“如果他们受了冤屈,我保证他们会受到公平的审判。”

    许乐看着他就像看着一今天真的孩子,微笑说道:“联邦现在还有公平这种东西?”

    李封很厌恶他望着自己的眼神,沉芦冷笑道:“难道你认为只有帝国有才能找到公平?”

    “不,帝国也没有公平,帝国是一滩狗屎。”许乐平静望着远方那张熟悉的脸,稍一停顿后继续说道:“但你不能因为这样,就愿意糊一把叫做联邦的狗屎在你脸上。”

    李封望着那台破烂的组装机甲,长时间沉默。

    “做为军神的亲孙子,你应该很了解我们十七师的作派,也应该了解七组的作风,当我们受到侮辱和损害的时候,我们不会相信任何外人能够帮我们解决问题,我们只相信自己。

    许乐说道:“所以今天你不要指望他们会投降。”

    李封紧蹙的眉头缓缓散开,沉默【pian】刻后,望着晨光中那张脸说道:“许乐,我给你尊严打一场,如果你输了你的人就必须放弃抵抗,我不想把这次行动变成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许乐静静望着他,左手慢而稳室地在操作杆,滑动,他这时候没有拟真系统,身下是一台破烂的随时可能崩体的杂合机甲,所谓有尊严的公平一战,其实都是狗屁。

    然而谁也不知道在他平静的表情之下,隐藏着一颗正在微笑的花,正如昨夜对熊临泉说的那样,他了解李疯子,所以他能对付李疯子,事态正在按照他的设想进行。

    “如果我赢了呢?”他向那边喊道。

    最强悍的机甲的是人是李疯子,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军神李匹夫重生,封余横渡星河而来,怀草诗骤然再强一倍,也不可能击败对方。

    所以没有人认为许乐会赢,包括自认为足够警惕谨慎的李封自己也不这样认为,但很奇妙的是,基于内心深处的某种隐忧,李疯子沉默【pian】刻后认真回答道:“如果你赢了,我保证灌木丛后面那些人不会受到任何伤害……但你必须死。”

    “很好,这就是我需要的承诺。”许乐微笑说道:“只是我很不明白,无论输赢你都要我死,为什么?无论做为你的小叔还是姑父,你都没有理由这么恨我。”

    整个联邦只有三台u灯机甲,整个联邦只有两个人有能力操控使用涡轮增压技术的T机甲,那就是许乐和李疯子。

    属于许乐的小白花现如今不知藏匿于联邦哪个军械库中蒙灰无光而另一台拥有更深的黑的T机甲,则在墨花星球上绽放了三年光彩,与怀草诗的桃瘴烈战数次,骁勇异常。

    今日戈兰高地晨光之中,黑色u灯机甲宛如战神,右机械臂前端的合金刀缓缓低垂,携着莫名战意指向自己胸腹间,然后传来李封低沉而充满杀意的声音。

    “你把小白花取名叫乐秋,伤春不悲秋,实在娘们,我不一样,我这台叫斩喜,你应该很清楚这个名字的意思。”

    许乐听出他声音里蕴含的一往无前意趣,眼睛缓缓眯起。

    黑色T处的声音继续传来:“当年在那【pian】山野里,我在杜少卿【木仓】口下救下了你,你当时告诉我你不是帝国灿……结果呢?你就是个帝国人。在倾城监狱里,我守了你几个夜,我问你是不是帝国人,你说你不是,结果你就是个帝国人。”

    “此后整整三年时间,我寸步不离守在杜少卿身边,是因为我欠他一条命,一条你的命,我要还这条命,似……只要一天不杀死你,我这条命就没有办法还干净,还透彻。”

    “三年前是我让你活了下来,我就有弃任有义务让你死亡。”

    李封面无表情看着远方灌木丛边缘的破烂机甲,看着晨光中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键毛边缘的视野骤然幻离,仿佛看到那日倾城军事监狱暴动,怀草诗暴出雪中,自己狂追而上,追着这个小眼睛男人的背影不知数十数百里,最终追到那【pian】幽深而碧蓝的海,他的心情渐趋寒冷而暴戾,沉声喝道:

    “我当时看着你跳进海里!你当时就应该死了!你为什么不死!难道你以为我还会再次眼睁睁看着你这个帝国太子从我眼皮子底下溜走!绝了你的念想,去死吧!”

    随着去死吧三个字像三枚炸弹般呼啸而出,狠狠【za】在一【pian】安宁的戈兰高地荒原上,黑色机甲座舱门嗤的一声关闭,伴着剧烈的双引擎呼啸声,涡轮增压特有的嘀鸣声,李封操控的黑色m骤然化身为一枚黑色的炮弹,呼啸而出,震碎周遭的空气,轰向二百米外的破烂机甲!

    没有什么漂亮的趋避技击动作,没有什么诱敌的姿式,黑色T机甲积蓄三年的杀意,随着这道简单而直接的笔直线条无止境的渲泄而出,恐怖威力凝于一点!

    那台破烂的组装机甲也动了起来,顺着缓坡向下冲刺,然而临时修复的机甲根本无法进入作战模式,工程机甲的宽幅履带承载着极重的机身,碾压着荒原,看上去就像史前画册中老牛拉破车的画面一般可怜。

    笔直的黑色线条狠狠撞到破烂组装机甲庞大半躯上,伴着恐怖的金属撕裂声,沉重构件撞击声,转瞬之间胜负立见。

    黑色m十余记锋利刀芒暴戾劈削之下,破烂组装机甲分崩离析,化作满天凄凉的金属【pian】雨,然后啪啪落地。

    没有任何奇迹安生。

    也许奇迹将要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