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三百二十三章 基地之前乱(下)

    新十七师处于哗变的边缘,新十七师正在准备哗变。

    这支有着光辉战史的王牌师,继承了数任师长留下的散漫辣狠作风,惯于护短,擅于外战,长于内斗。在需要遵守军纪的时候,他们是军纪严明的楷模,在生死立见的战场上,他们经常习惯性忘记军纪这种事情。

    如果一味讲求纪律,当年的师长李匹夫不可能带着他们闯下惊天伟业,如果能够被纪律二字轻松束缚住手脚,于澄海三年前也不可能保下七组那么多队员,并且在杜少卿任总司令的三年间,依旧强悍,生猛如昨。

    当该师官兵发现自己的战友被莫名其妙安上叛变的罪名,然后被基地和那个该死的联合调查部门追杀,他们不可能保持平静,像小白免一样隐忍等待最后的结果,他们反应很直接。

    在基地上空笼罩着的那片阴谋密云之下,十七师各级军官开始暗中展开以防御突袭为主题的兵力调动,深夜的军械库里隐隐可以听到那一百多台沉重MX军用机甲自检的声音。

    如果联邦军方上层无法给出有足够信服力的解释,如果那个混帐联合调查部门不交出追杀N队的凶手,如果不能让新十七师逾万名官兵感到爽,那么接下来基地周边会发生什么事情,是包括胡链中将在内所有人都无法想像的。

    赫雷被宪兵押回了新十七师师部,他脸sè铁青看着桌旁的下属们,沉默片刻后说道:“这里是前线,难道你们想让十七师成为历史上第一只在前线造反的部队?”

    &nbā小司表情严肃看着他,说道:“我们必须给基地施加足够的压力,不然我无法想像,熊临泉那些家伙还能撑几天。”

    林爱皱着眉头望着赫雷,说道:“在指挥室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师长你的脸sè这么难看?”

    “我已经被正式停职。”

    赫雷看着屋内一众高级军官说道:“但我必须警告你们,马上停止所有兵力调动,不然一旦被司令部判断为有哗变企图,谁都担待不起。”

    &nbā小司沉默拉动qiāng械膛机,说道:“不是哗变企图,这件事情如果解决不了,就算真的哗变又怎么了!”

    他抬起头来,用一种冷漠的眼神望着赫雷说道:“不是我说你,你确实太软了,如果现在当师长的是教官,他会眼睁睁看着我们自己的士兵被人像兔子一样宰掉?如果刚才去基地谈判的是他,你以为他会像你一样拔出qiāng放在胡链的桌子上?不,他会直接开qiāng毙了那个老狗rì的!”

    赫雷望向门外,目光落在那几名宪兵的身上,低头看着自己的杂物箱自嘲一笑,声音沙哑说道:“熊临泉他们现在和教官在一起,这就是司令部为什么要追杀他们的原因。”

    房间内骤然安静,昨天夜里刚刚赶到的弥塞留脸sè铁青问道:“消息确认?”

    赫雷抱起杂物箱,向门外走去,从今天起他就将不再是十七师的师长,而是一个被关禁闭的有罪军官,走到门槛处,他忽然往下脚步,回头严肃望向众人。

    “我走之后你们谁都不准轻举妄动,第四师和十三师昨天晚上已经完成了调动,很明显针对的就是我们师,另外我要提醒你们,不管这是不是阴谋是不是清洗,如果真发生哗变,首都星圈的那些大人物们,将理直气壮地把我们搞掉。”

    昏暗的房间里,联合调查部门主管贝里主任微笑望着窗边的背影,暗自琢磨着将军此时心中的真实想法。

    &nbā样儿,都闹不出新鲜事儿来,而且我想您一定很希望他们能够冲动一些,想要对付军神大人遗留下来的嫡系部队,没有绝对正确的借口,确实是一种苦恼。”

    胡链中将转过身来,面无表情缓声说道:“军神大人的常胜之师如今落在一群冲动蠢货的把持之中,对于联邦而言是一种莫大的羞辱,我不否认很想趁着这个机会完成一次清洗。”

    略一停顿之后,他望着贝里主任嘲讽说道:“但你真以为我会愚蠢到不惜引发部队哗变,到时候无论是我还是你,都承担不起这种责任。”

    贝里主任没有对将军的嘲讽做出任何反应,脸上的微笑渐敛,用凝重的语气说道:“那艘飞船一直在试图脱离监控,进入大气层,很明显想要接应那支叛军离开。”

    “那艘飞船究竟是哪边的?”

    “一直没有捕捉到可靠图像,但绝对不可能是帝国的飞船。”贝里主任耸耸肩说道:“估计可能是三年前在刻横行的那艘性船,也只有那艘怪船才拥有如此恐怖的速度。”

    胡链中将表情严肃圭到桌旁,看着电子地图上那道刺眼的红sè弧线,沉默片刻后说道:“这些人能够突破到这里,很走出乎我的意料,但他们必须死……李封上校和他的机甲部队正从海峡战区回撒,离高地直线距离最近。”

    贝里主任听懂了他的意思,蹙着眉头提出反对意见:“没有人会怀疑李封上校的能力,但问题是他和许乐的私人关系值得担忧,会不会出什么问题?”

    &nbā白头发说道:“据我所知,李封上校对少卿司令曾经有过承诺,他不会放过许乐。”

    贝里主任微微一笑,心想那个承诺既然只在杜少卿和李封之间,那么你能知道一定是得到了李在道主席的指点,他自然不会点破这一点,目光微转片刻后,忽然问道:“关于比基高原连续地震一事,不知道司令员有没有什么看法,根据宪章局监控,地底深处好像……”

    他的话没有说完,便被两道寒若霜刀的目光逼断,胡链中将冷冷盯着他,毫不掩饰话语中的威胁和冷血味道:“该查的事情你就查,不该查的事情你就不要乱问,不要忘记,这里是前线,是个流弹漫天飞舞的地方。”

    贝里主任心脏骤然一紧,知道自己碰及了一个绝对不应该碰及的领域,马上紧紧地闭上了嘴,为了不成为死在流弹下的联邦最高阶官员,直到死他都不再提起和地震有关的一切。

    ……

    &nbā星球上也许是七月,天上正在流火。

    清晨时分,一颗陨石模样的重物自幽深宇宙而来,狠狠撞进包裹星球的大气层,呼啸撕裂越来越浓密的空气,拖起耀眼的火尾,然后化为一道白sè的烟柱,落在天边。

    帝**方的监控网络注意到了这颗流火陨石,联邦舰队在七分钟前就已经计算出了这颗陨石的堕落轨迹,然而这颗陨石堕落在比基高原侧方的戈兰高地上,那里远离联邦部队驻区,密布的地震后的电磁余波严重阻碍了空军的行动力。

    这片荒芜陆原之上,有两支部队在四十公里可视区域内看到了陨石流火而堕的画面,然后顾不上欣赏这种奇异的天象,各自沉默加快了前进的速度。

    深夜离开山谷向戈兰高地进发的孤军,亲眼目睹流火拖出的尾巴,疲惫伤痛已至绝境的他们,仿佛咽下了几大杯兴奋剂,胸腹间一阵火辣,力量重新回到了双腿之中。

    自海峡会战区回撒,连续两rì超强度行军的联邦某机甲营,看着远处陨石坠地时激起的烟尘,仿佛听到了激昂的战鼓声,沉重机甲引擎再次轰鸣。

    半小时后,双方几乎同时到达陨石堕落的地方。

    焦黑的陨石外表已经剥落,露出内部泛着金属sè的飞船构造,舱门已经自动开启,准备迎接一群逃亡者离开。

    孤军艰辛翻过一片缓坡,踩过浓密的灌木丛,看到这一幕时,心中却没有任何逃出生天的侥幸感,更没有什么狂喜。

    因为他们看到十七台纯黑sè的联邦MX军用机甲,在一台样式简朴却肃杀十足的机甲率领下,已经翻越对面那座山,出现在陨石飞船的另一边。

    十八台联邦MX机甲,构成一个半弧形的包围圈,圆心所指正是那颗流火堕落处,而孤军这边只有七八个人,十几条qiāng,两张临时担架,外加一台破烂的凑合机甲,双方的实力差距太过悬殊,悬殊到根本没有任何战斗的必要。

    灌木丛边缘,破烂的巨型机甲摇晃着夸张却无用的工程机械臂,好像在和那些联邦军用机甲打招呼,又像是要投降。

    熊临泉警惕地端着手中的重qiāng,望着数百米外那些气势逼人的军用机甲,然后默默看了一眼己方唯一的破烂机甲背影,轻轻举起手臂,指挥队员们抬着担架向灌木丛后方撒去。

    在紧接着将要发生的机甲战中,他们起不到任何作用,而且昨天夜里许乐曾经对他们承诺过,他会处理这种情况。

    当熊临泉等人向灌木后撒退时,十七台黑sèMX机甲腰后的引擎骤然轰鸣,准备动了,然而就在这时,那台破烂的组装机甲猛地zá下那根粗壮的工程机械臂!

    人有名字,树有影子。正如同孤军队员和那几名帝国人听到李疯子的名字便陷入绝望,这些联邦机甲此时的情绪也异常紧张,随着那台破烂机甲的动作,下意识里停下了脚步,做出了自己最完美最极端的防御姿态。

    他们面对的虽然是一台破烂的组装机甲。

    但机甲里那个人叫许乐。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