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三百二十一章 明日再论

    进入坑道,熊临泉把自己的担忧和许乐的分析告诉队员,比山谷中更加幽暗的石壁间,开始弥漫起压抑紧张的气氛,队员们的表情很沉重,时不时抬头看似无意瞥眼许乐的身影,他们很清楚,如果孤军在登上飞船之前,被李封上校的机甲营拦钕,仅存的千分之一存活率全部都在头儿的身上。

    队伍中的帝国人听到保罗压低声音的分析后,满是浓密胡须的脸上布满了惊恐,甚至比队员们更加警惧,因为直到此时,他们都不知道许乐的真实身份,却非常清楚那个叫李疯子的联邦军官是多么恐怖的存在。

    昏暗的背幕灯微微闪烁,一名帝国人绝望地抱住脑袋,用带着北部星域腔调的帝国语痛声咒骂了几句什么。

    他们在这颗绞肉机一般的墨花星球上战斗多时,在湖畔被打成溃兵,然后莫名其妙被这支联邦小队俘虏,连番战斗,进入高原,遇到地震,结果却依然摆脱不了死亡的阴影。

    然而这里已经深入联邦军方的实际控制区,他们除了跟着这支联邦小队拼命地奔逃,寄希望于唇边嘲笑意味越来越浓的幸运女神,还能做什么?

    那名把头埋在双膝间的帝**人语速越来越快,沙哑的声音骤然变得尖锐,然后毫无征兆的变成混着哭泣声的咆哮,瘦弱的肩膀不停的颤抖,泪水从肮脏的胡须上滴了下来。

    山炮等几名联邦军人惊饴又警惕地注视着那片角落,手掌下意识里缓缓挪到了枪梢旁边,他们可不想在这种关键时刻,因为一个帝国崽儿精神崩溃,自己就成为流弹的牺牲品。

    “他在骂帝**部,还有家乡那些大大小小的贵族。嗯,翻来覆去都是在问候对方的母亲大人,没有什么新意,你们大概不是很清楚,在帝国境内,普通平民尤其是奴隶,没有太多机会接受教育。”

    许乐看着那名痛哭的帝国士兵,微微皱眉,沉默片刻后,继续向队员们翻译道:“现在他在骂军情署。说那些混帐文官只知道玩弄阴谋,陷害同僚,把他们那支最强大的预备大队扔进联邦三个机?师的包围图里,就因为他们的大队没有皇家徽号,而且来自北部星域,向来和军部正统不对眼。”

    听到许乐的翻译,队员们鹄紧张情绪渐渐松散,沉默望着砰边,很自然地想起自己的遭遇。

    他们想起基地方面的追杀,想起联邦政府那个臭名昭著的联邦调查部门,还有那些让很多兄弟倒卧在血泊之中的小眼睛特战部队,心中戚然,方才明白原来大家都是差不多的境况。

    坑道里一片安静,联邦人和帝国人在这十几天的时间内并肩做战,即便没有情谊也有了些信任,也有了相同的感触,于是各自疲惫闭眼,开始准备一起迎接明天最后的战斗。

    许乐没有闭上眼睛,他察看了一遍达文西的情况,在简陋临时担架旁坐了下来,揉着有些纠结的眉,默默在所有人的脸上看了一遍,看出弥漫在所有人心中的无助与压力。

    只是听到李疯子的名字,就险些让帝国士兵崩溃,可以想见在他们的心中,那个人有多可怕。包括山炮甚至熊临泉在内,联邦军人也是一样难抑紧张,有些绝望,如果战场是公平的,七组队员们绝对会对许乐充满信心,然而现在的问题是,联邦军方不会给予他们任何公平的战斗机会。

    阴谋黑幕栽赃追杀,基地和人数廖廖的孤军,正义与背叛的分野,这件事情本身就没有什么公平可言。

    “明天也许就要死了,所以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许乐身旁的担架上躺着东方玉,伤口再次裂开的前铁七师高级军官,此时艰难地转过头,用沙哑的声音说道:“针对七组的清洗「绝对和师长无关,我奉望你们能相信这一点。”

    靠着坑道石壁的队员们虽然闭着眼睛,心中想着很多事情,或许就像某些文艺小说描绘的那样,正在抓紧最后时机回味一生中最漂亮的光影片段,根本没有真的睡着,听到这句话后纷纷睁开了眼睛,疑惑皱眉望向他。

    东方玉仿佛根本感受不到邵些目光中夹杂的情绪,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沙哑的声音异常平静,很明显只是试图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做一些在他看来很必要的交待或是解释。

    “还有上次黄厄星上七组遇袭那件事情,和师长也没有关系「因为那件事情是我做的。那件事情让你们七组死了几个人,按道理戎早就该死了,我也想把自己搞死算了,但没想到坏人活千年,在NTR呆了三年都没死俅,进比基高原洗了个辐射澡都还活着,这次在担架上躺了***三个多月,你们又***不肯***把我扔了。”

    东方玉紧紧皱着眉头,气喘吁吁说道:qu;好,我必须承你们的情,但我还是要告诉你们,这件事情真的很师长无关。”

    联邦有句谚语:即将死亡的人不会说谎话,坑道里沉默的队员们相信了东方玉的解释,而且疲惫的没有力气为当年黄厄星上那件事情去挥舞怒火。

    许乐默默看着东方玉被老白割成两个孔的耳朵,忽然开口说道:“我从来就不相信杜少卿会干邵种事情,但我有句话一直想要问你,黄厄星你调防之前,有没有想过我的人会死?”

    东方玉紧紧地抿着灰白的唇,一言不发。

    “沉默不代表默认,也许可能是在替某些人隐藏。”许乐静静看着他,说道:“除了杜少卿,这个世界上能让你愿意背着那块黑锅的,只能是死去的战友。”

    “我很早就知道那件事情是西门瑾的意思,包括修改宪章局的数据,他已经被小爷削死,还悬尸在议会山外示众受尽羞辱,你还要替他保守秘密,维护尊严,是不是太愚蠢了些?”

    东方玉死死瞪着他的脸。

    许乐说道:“我不管你有没有想过让我的人死,也不管你有没有赎掉所有的罪,明天争取活下来,别的事情以后再说,我杷信无论是解斯解文还是施公子,都会同意这么办。”

    话音刚落,地底深处又一次震动传来。顾惜风吐掉嘴里嚼着的草根,摘下耳机说道:“监控到了,地底,矿脉区。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