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三百二十章 前路隐约的暴戾身影

    一场突如其来的地震,降临在比慕高原之上。造物主偶一抬眼所释放出来的怒火,落在天地间便是无尽的灾难,让整个世界都顿时变了颜sè,换了容颜。

    拥有最尖端科技的人类、最坚毅意志的军人、最不凡能力的强者都无法抵挡这种恐怖的威力,他们只能惊恐不安地在烟尘裂地间寻找安全的位置,徒劳的厉声呼喊着同伴。

    等同于无数万吨当量炸药同时引爆的震动,由高原地底深处揉枯拉朽般袭上地面,只用了很短的时间,便把那些黑sè的滚烫砾石变成酥软的饼干,把苍茫的大地变成了垃圾堆。

    对于军队来说,最可怕的并不是这种震动的威力,而是地震启始之初在空中与地表像风暴般肆虐的电磁干扰。

    四架联邦鹞式战机系统里响起几声凄惶的尖叫,然后便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灰黑sè的流线型机身在空中无助翻转,变成中弹后的鹞子,狠狠一头扎向地面,化作几蓬火光和满天合金结构碎片。

    更远处从地平线处飞来的旋臂运兵机,在狂暴有形的烟尘卷荡和无形却更加狂暴的电磁波乱流之中,就像是喝了太多酒的醉汉一般,踉跄旋转跌撞于寒雪夜里,勉强支撑了一段时间,终究还是不免双腿一软,狼狈地堕落垃圾堆中。

    隐隐有爆炸声响起,黑sè油烟之中不知道那些旋臂战机受了多少损伤,也不知道运兵战机上那些小眼睛特战部队的精锐士兵们,有多少人因为地震而丧身异乡。

    ……

    ……

    比基高原边缘地带的一处深谷,往rì星光妖异无云的夜晚,此时却变得灰蒙一片,无论往任何地方望去都是同样的苍莽,没有丝毫方向感。

    灰头垢面的许乐,顾不得因为干裂正在流血的嘴唇,强行支撑着疲惫到极点的身体,和熊临泉一道借着夜视灯光清理队伍的人数,清点到最后,确认所有人都还活着,二人对视一眼,难以掩饰眼眸里的侥幸与余悸。

    高原上没有任何建筑物或巨型岩石,联邦的攻击部队被电磁波乱流摧毁,在最危险的时刻菲利浦发挥了作用的指引作用,但即便有这样几个条件,这支百战余生、人丁零落的孤军,能够毫发无伤走出震区,来到这片山谷,除了奇迹没有什么别的词语可以形容。

    用毫发无伤肯定不准确,所有队员身上脸上都带着各式各样的伤痕,刚刚醒来不久的达文西再次陷入昏迷,而且开始发烧,东方玉则是在紧急关头挣扎着爬下担架,坚持步行,胸腹部的伤口再次撕形,血水渗滴的有些恐怖。

    但至少所有人都还活着,甚至连那台临时修复或者说拼凑的破烂笨机甲都没有散体崩半,坚持到了山谷之中。

    ……

    ……

    “如果没有这场地震,今天我们所有人都得交待在这儿。”

    熊临泉缓慢而认真地咀嚼着倒数第四根烟卷,然后缓慢抬头用极认真甚至有些怪异的目光,盯着许乐那张普通,甚至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依然显得普通从而非常不普通的脸,哑声说道:“头儿,难道造物主真的特别宠幸你?”

    “不要用宠幸这种词。”许乐皱眉批评道。

    他的咽喉非常疼痛,每说一个字仿佛都能感觉到声带摩擦时蹭出来的血,不知道是因为呼吸了太多烟尘,还是灰云蔽rì的地震时刻呼喊队员报告方位次数太多的缘故。

    但他很确定今天这场突如其来的地震,只是一次小概率Shì件,并不是造物主对自己有特别的宠爱,如果非要说这种幸运值披着某件神圣的外衣,那么还不如说飞船上的菲利浦,用它强大的计算能力和分析能力,替小队指了一条蹈过死海的道路,这条道路虽然遍布荆棘,但尽头鲜花盛开。

    熊临泉沉默片刻后哑声说道:“我不想死在自己人手里,地震只能帮我们掩盖一时的行踪,明天就要去戈兰高地,我总觉得那里很危险。”

    许乐用更沙哑的声音回答道:“来接我们的飞船必须悄悄避开联邦舰队和地面防空网,根据计算戈兰高地是最好的降落地点,那处高地远离联邦主战区,只要我们时间计算的足够精确,可以在基地反应过来之前上船。”

    想到熊临泉忧虑提到的危险,他缓缓眯起双眼,轻声说道:“有件事情你应该先知道,根据计算的结果,如果基地方面明天查到了我们的行踪,那么他们肯定会派海峡战区那边正在后撤的机甲部队过来,试图一举狙杀我们。”

    “因为那边近?”熊临泉蹙眉问道。

    “除此之外,还因为那边强。”许乐忽然神情变得极为轻松,望着他微笑说道:“是李疯子的近卫机甲营。”

    听到李疯子三个字,熊临泉愣了愣后,恼怒地将嘴中的苦涩烟渣吐到地上,看了许乐一眼,忍不住摇了摇头。

    做为联邦最优秀的军官之一,熊临泉很清楚那个叫李疯子的年轻军官拥有怎样令人敬畏的军事能力,虽然对方现在依然只是上校,却远远不是自己能够抗衡的强者,根据顾惜风窃听到的情报,此次海峡作战都是由此人一手指挥。

    他是费城李家军神荣光的延续,拇有十六岁便打遍军营无敌手的威名,代表杀敌数量的斑驳金星早已填满斩喜两支强壮的机械腿,车帝国公主怀草诗齐名的不世强者。

    是的,他们最强大的头儿曾经击败过对方,至少实力绝对不会比那个疯子弱,然而难道要指望头儿开着那台破烂组装兼容机去对抗李疯子操控的最先进MXT?

    地震是上天赋予的幸运是一场神话,如果熊临泉寄望于这种状态下的许乐还能够击败李疯子,在这种绝境中小队还能逃出生天,那么就不再是神话,而是笑话。

    许乐注意到了熊临泉先前那个细微的摇头动作,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温和的笑容却一直挂在干枯渗血的唇角,想起明天离开山谷后,可能会看到那个家伙暴戾而骄傲的身影,他的心情变得有些异样,并不焦虑,异常平静。

    “我了解他。”

    许乐站起身,拍拍熊临泉的肩膀,说道:“所以我能对付他。”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