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三百一十九章 突

    像被风月侵蚀多年的石雕,两台军用MX机甲和一台工程摇【?这个字看不清楚】进机甲,就这样安静而悲伤地瘫倒在高原上。

    机甲身后的辅助飞翼完全脱落,不见影踪;左机械腿外侧的合金板式履带齿状断裂;41区块隐藏门内的火控固件明显被合金刀锋切成了两截;辅助平衡仪失效;红外辅助捕捉系统就像人妖的下体般颓然拖落于小腹之间。

    许乐开始修复高原上这几台残破机甲时,在短暂的数十秒钟时间内,就发现了这么多而且看上去似乎无法解决的问题。

    两台焦黑机甲的上半身更显凄惨,主红外线感应仪翻壳而出,泛着星光绽出果子破浆的模样;颈胸部的Scc全域监控系统和大半径高敏度雷达严重受损;更可怕的是,机甲腰后的双引擎已经看不出原先的模样,中上部容纳室里的M电子喷流器像原本容纳的电子微粒流麻花般拧转。

    如此严重的问题根本看不到任何修复的可能R机修兵才会心情低落地判了死刑。许乐蹙着眉头看了半晌,手中的微型机械修理臂开始转动,低沉嗡鸣的声音在深沉的荒原夜sè中传出数十米,随深黄sè的草和黑砾石的磨擦而无形。

    低沉嗡鸣的电机旋转声,叮当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刺耳尖锐的金属摩擦声,一旦响起便久久不曾停歇。

    珠儿山炮几名队员紧张地注视着机甲上忙碌的身影,时不时依照他的吩咐传递各式各样的零件。

    随着修理的进程,幸运开始一层一层地笼罩所有的逃亡者,三台机甲就像是三个重度残疾的伤员,没胳膊的有腿,脑袋受了伤的还有健康的脚,所谓拼凑或者说彼此间的弥补,就这样以一种方式发生。

    夜sè褪去,朝阳渐生,比基高原上光线依旧昏沉之时,疲惫的许乐抹掉额头上的汗珠,在队员们期盼的目光中钻进了座舱,摸黑找到左右的操作杆,手指快速摁动完好的十七个灵敏快捷触键,完成启动组式动作指令。

    嘀嘀数声电子自栓轻响,CLK值CLS值两个云值不停上升跳跃下坠回复,最终回复成一条平滑的线条,虽然承荷能力和战损综合评估依然非常不乐观,但……至少没有断开。

    许乐唇角微翘,笑了起来。

    ……

    ……

    三天之后的比基高原,一场激烈的战斗正在发生,这是许乐等人意料到的事情,只不过他们没有想到这一天的到来会如此之快。

    机载导弹呼啸飞舞,然后化作无数朵死亡的灰黑花朵,绽开在黑sè的原野上,形成一道大圈,将孤军队伍包围在其中。

    高速机炮弹体像无数道凌厉的刀锋,简单而直接地劈开干冽的大地,不时袭向圆心中间,狠狠zá在坚硬的合金护甲上,发出沉闷而恐怖的嘭嘭声响。

    四架联邦近空灰鹞战机,像凶禽般高速纵翔在芽蓝的天空之中,肆意地施以炮火,将孤军某处临时坑道营地全部掀翻,看上去是如此的不可一世,然而仔细观察,却能发现这四架近空鹞式战机的攻击实际上显得非常小心翼翼,尽可能地拉开与地面的距离。

    因为这种小心翼翼的作战态势,看似凶猛的对地火力,从而显得有些散漫不堪,而那些能够命中目标的子弹,却又没有效果。

    因为孤军队伍之中,有一台深黑sè笨重臃肿甚至怪异的机甲,这是一台不像MX,也不像工程机甲的合金拼装怪物,左右极不平衡,机动速度下降严重,空有一副看似强壮的身躯,却像头愚蠢的山猪般,扭动着满是污泥的屁股。

    可就是这样一个拼凑而成的丑陋机甲,却在四架近空战机的攻击下苦苦支撑了下来,保护住下方四处躲避的队员,左机械臂上的改装达林机炮,甚至形成了一道强悍的对空火点力!

    “注意隐蔽!六点钟方向!机甲下蹲!”

    单兵系统里不时响起许乐快速而依旧冷静的命令声,在他的指挥下,十来人的孤军小队与笨重的机甲配合协作,近乎完美同步趋避,在满天烟尘与弹啸中,始终没有损伤。

    直到此时此刻,包括熊临泉在内的绝大多数人才明白,为什么当他们认为这台笨重拼装垃圾没有任何战斗力时,许乐依然坚持带着它,甚至不惜拖慢队伍的前进速度。

    那是因为当面临空中火力袭击时,再没有任何机甲甚至是最先进的完好MX机甲,比这台破烂金属怪物更能保护所有人的生命。

    但是没有止境的被动挨打,无法进行有效反击,孤军终究只能一步步走入死亡,哪怕脑海中仿佛可以看见那四名联邦飞行员颓丧而焦虑的脸,在地面拼命战争的人们依然觉得身体寒冷。

    “南方二十公里,旋臂运兵战机,四台,大概有一个整连,我猜是小眼睛的人!”

    昏暗的座舱中,顾惜风瞪着眼睛,看着刚刚被自己圆胖手指修复完牛的全域监控系统,看着那些清晰的光点,像个马上面临强*奸的娘们一样,无助而又愤怒地尖声咆哮道。

    被宪章光辉跟住目标无法隐匿,被联邦空军锁死无法逃离,眼下基地方面的强攻部队马上就要到来,听到顾惜风传话的队员们,本来已经极为寒冷的身体,骤然变得更加紧张,甚至就连听不懂联邦语的几名帝国士兵,也仿佛感觉到干冽天地间的死意。

    顾惜风用充满期盼的目光盯着身旁许乐的脸。

    许乐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内心却无法平静,先前和菲利浦的联系没有找到切实可行的手段,面对这种局面,他没有任何办法。

    撒能往哪撒?不,这支孤军没有任何地方可以撒。

    许乐通过SCC盯着天上呼啸狂掠的战机,看着远处天际上已经快要清晰可见的运兵旋臂机群,舔了舔嘴唇。

    就在这时,昏暗座舱内忽然响起尖锐的警报声。

    许乐眉头紧锁,不明白警报声由何而来,难道在绝境之前,还有更绝望的未知危险?

    恐怖的剧烈震动骤然降临比基高原!

    破烂的拼装机甲僵硬在当场,然后重重向前倾倒!

    粗壮机械腿旁的队员们面sè苍白的向空中弹起!

    烟尘笼罩四野,遮蔽世界。

    ……

    ……

    【老猫还在飞的途中都更出来了……我没有神化作者,我就是觉得老猫不容易,大家给他的压力也好大好大!】

    【由于我们间客的YY公会少有活动~所以大家决定周五晚一起嗨皮一下~~大家一起唱唱欢脱的歌儿,做些嗨皮的事儿。虽然没有猫大,但是俺们会趁着猫大不在家,尽力把猫嫂拉来围观并且让她献声的!本活动非官方组织,纯属自娱自乐。目的很单纯,就是为了大家一起嗨皮一下~心动不如行动,为了嗨皮吖有木有~~~!!!!周五晚八点,YY55373,咱不见不散~~~~~~~~~~~~~~~——海棠】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