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三十章 机语(下)

    对于安达来说,没有进入完全状态的第三级测试,根本没有什么难度,机甲的通关,在那种放松而无聊的操作中,越来越像是一个表演,而第一军事学院骄傲的机甲操作……是用来在战场上杀敌制胜,不是用来跳舞给那些白痴看的。

    所以安达的情绪很糟糕,很恼火,下意识里将自己的情绪通过机甲的动作抒了出来。这完全只是他个人的一次泄,浑然没有想到,这对于本来兴致勃勃前来观看第一军事学院表演的大学城学生们来说,是一种极大的不尊重……因为在他看来,这些连机甲的表面都没有摸到过的民间学生,顶多是些会看看机动杂志的小白脸,哪里会懂机语这些东西。

    听到通讯器里沉稳而冷峻的声音,安达骂了一句脏话之后,终于醒过神来。说话的是士官周玉,一院机动系最强悍的家伙,也是他私底下的老大。他当然不会怀疑对方说的话,紧接着便听到了对话器里传来那些如海潮般的咒骂声,安达傻乎乎地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

    综合馆穹顶巨大的光幕上,那台蓝黑色的机甲傻乎乎地站在原地,没有向师长汇报表演完毕,也没有离开,这更是激了大学生们痛骂对方的情绪,因为在他们看来,这台蓝黑机甲的傻样,实在是太欠骂了。

    “扭啊,你丫再扭啊……把你腰扭断了,卖到帝国去当妓女。”

    “你是百慕大的人妖啊你!”

    淡淡的光芒笼罩着安达地面容,他目瞠口呆地听着通讯器里那些花样不停翻新的咒骂。心里大感震惊,一院里培养的都是军人,一言不合往往便大打出手,哪里听过这么多不重样的骂人话语。他的脸开始涨红起来,快要控制不住自己将要爆炸的情绪,最后听到人妖两个字之后,终于忍不住了,愤怒地摁下了主通讯器的按钮。

    “一群傻比!就只会动嘴皮子!联邦要你们这些废物有什么用!有本事搞台机甲来和小爷干……!”

    安达愤怒的回骂声经过通讯器。在综合馆光幕旁地扬声器里响了起来,响彻了整个阔大的建筑空间,虽然梨花大学和第一军事学院,在中控室负责此次机甲表演控制的教师们,在第一时间内反应过来,掐断了这个没脑子家伙的愤怒骂声,却也只是掐掉了干一架最后的一架二字。

    梨花大学综合馆顿时陷入了死一样的沉默,无数的眼睛都盯着全封闭的机甲对战室,如果对战室不是用强合金建造而成。只怕此时早已经在怒火下融化了。这是梨花大学的主场,第一军事学院来地交流学生却是如此嚣张,谁还能忍的住虽然对于安达暴怒下的挑战,谁都知道没有人可以应战,但大学生们自有自己思考问题的逻辑,心想联邦政府***把这么难得搞到的机甲,全部弄到你们三院和西林军校去了。我们这辈子摸都摸不到一下,你居然还向我们挑战?

    这等于是有女朋友的人向光棍们挑战**时间长短……一样令人不能忍受!

    极短暂地绝对沉默之后,是忽然之间的情绪大暴。就算先前还有很多学生保有了对第一军事学院的尊敬,但在此时,这些尊敬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更何况梨花大学本来就是乔治卡林主义最盛行的学校之一,对他们眼中联邦走狗三院的学生。更没有任何好感。

    “干干干,干你妈呀……”这是很简单粗暴的回答。

    “搞……台机甲来……干?哟,我今儿才第一次知道,原来开着机甲也能**,是不是你们学校向来有这种传统?我就奇了怪了,穿着机甲怎么**?你是不是要表演一下给我们看?”这是很尖酸刻薄的回答。

    “问题是听说第一军事学院机动系只有男生。”这是更恶毒地起哄者。

    “同性机甲**表演?这太***难得一见了。”

    大学城的学生们打架不行,但要挖苦人讽刺人,又哪里是第一军事学院那些天生军官们所能抵抗。陷入抓狂状态中的安达,憋的满脸通红。完全忘记了社会大学里面根本没有机动系,更没有机甲这个东西,固执地按动了系统内一个绿色的按钮,向梨花大学中控网中的任意一台机甲出了对战的请求。

    做完这一切后,安达傻乎乎地等着有人应战,结果半天却现没有什么反应,得意地输入了一条指令,蓝黑色的机甲伸出了一根大拇指,对准了天空。

    他痛快地咒骂道:“一群小孩儿。骂地痛快。怎么就没一个敢出来。”

    主通讯系统已经关闭,他说的话。那些通过光幕注视着对战室内的学生们自然不知道,但数千人同时注意到了机甲的那个动作,那根翘起来,对着天空的大拇指。

    对战室外方一直注意着里面动静的周玉,苦笑了一声,心想安达每次疯的时候连自己都拦不住,这小子只怕还在得意梨花大学没有人敢挑战他,却根本忘记了梨花大学根本没有机甲。

    看着机甲那根翘起来的金属拇指,综合馆里的骂声渐渐平息,这不是什么机语,这是很明确地一个手势。

    梨花大学地学生们不会幼稚到认为一院的那个傻比会在自己这些人地痛骂中悔悟,从而翘拇指称赞自己,他们都知道肯定后面还会生什么事情,所以都开始匆忙地在座位下面寻找趁手的家伙。

    果不其然,光幕上那个看着得意洋洋。十分欠扁的蓝黑色机甲,忽然间气息为之一变,显得无比骄傲冷酷,缓缓地将右机械臂倒转,拇指对准了地面。

    这也不是机语,是很明确地手势,代表鄙视蔑视的手势。片刻安静后,综合馆内众人大哗。只见无数鞋往光幕上飞去,往设于地下的机甲对战室飞去,有一个班的男学生,忽然现了放置在座位后方的棒球棍,顿时化身为掷弹器,往下狂扔。

    一时间,木棍如雨,落在全由金属组成的对战室上,叮叮当当有若雨滴坠荷叶。好不清脆动人。

    然而,光幕上那个蓝黑色的机甲依然得意骄傲冷漠地倒立着拇指,就像在不停地扇着梨花大学学生们的耳光。

    就在这个时候,综合馆里愤怒地声音忽然小了起来,多出了无数震惊的呼声和大喜过望的叫声。主席台上那些彼此都觉得很惭愧的两院教授们,诧异地望向了光幕。对战室外面那些第一军事学院的军官们也不解地望向了光幕。

    光幕上,对战室最深处的一道合金墙壁忽然缓缓拉开。一台看上去有些笨重的黑色机甲,缓缓出了它的身体!

    随着这台黑色机甲的出现,所有地议论声,所有的咒骂声全部停止,综合馆内死一般的安静,尤其是梨花大学的学生们,更是不可思议地看着那台机甲。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

    第一军事学院的邝教授吃惊地看了一眼身旁的从校长,他根本不知道梨花大学还有机甲。从不知校长起始眼瞳微缩,片刻后却出了万事了然的微笑,这微笑放在主席台所有人地眼中,未免显得有些高深莫测。

    光幕上那台黑色的机甲,看见蓝黑色的机甲拇指向下的手势后似乎愣了愣,然后对着蓝黑色的机甲……竖起了中指。

    这也不是什么机语,这是联邦与帝国都通用的,所有三岁以上小孩儿都知道的手势。

    综合馆内掌声如雷。梨花大学地学生们十分欣慰,虽然有些懂行的学生看出来这台奇妙出现的黑色机甲只是台系列原型机,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但能够中指示人,他们已经足够开怀。

    黑色机甲里的许乐并不知道有数千人正通过光幕观看自己的一举一动。他只是刚刚睡醒,接受了对战的请求,然后看见了门后那台机甲的手势。

    机甲内坐的不是邰之源,大概应该是一院来训练地交流学生。许乐很简单地得出了这个结论,然后更简单地用中指回应了对方的侮辱手势。

    因为这几天他这时候的心情很不好。

    许乐以为这里只是一个封闭的对战空间。没有观众。所以他表现的很自然,通过通讯器向对方出了开始的指令。

    这是他第一次操纵机甲的实战演练。他在心里想着,以自己六级十几秒的水准,当然不可能是这些军事学院天之娇子的对手,他只想着能够打地更爽一些,哪怕吃些苦头也无所谓。

    黑色地机甲看似笨拙,实际上前进的路线却是一条最标准地直线,没有丝毫偏移,再加上许乐此时沉默而不佳的心情,机甲的操作无来由地多了一丝壮烈之气。

    二十米的距离,转眼即至,黑色机甲极为凌厉的一脚直接踹到了蓝黑色机甲的机械腿根部!

    蓝黑色机甲不可思议地仰天倒下,砸落在合金地面上,出轰的一声巨响。

    黑色机甲中的许乐不可思议地看着光屏上的显示,心想对方怎么就倒了?虽然他很满意自己这一脚的怒意与度、精确度,也证实了藏在机械腿根部的平衡感应仪,一旦受到斜四十二度角的大力击打,便会产生瞬间的偏移,从而导致机甲的平衡操控系统有短暂的失灵……可是,这台蓝黑色的机甲为什么不抵抗?许乐百思不得其解,无法相信自己这个菜鸟能够击倒一院的高材生,难道说对方……是菜鸟之中的菜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