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三百一十六章 同

    第四卷星光流年第三百一十六章同生或者共死(真正的下)

    (上章把章节名打错了,同生或者共死,这才是下章)

    ……

    ……

    “什么地方?”许乐问道。

    “比基高原。”

    东方玉说了一个有些陌生的地名,抬着担架前面的熊临泉的眉头皱了起来,问道:“那不正是我们提过的辐射区?”

    “就在秋叶原旁边,面积并不大,只有两千多平方公里。如果你们想袒露在军事卫星之下通过秋叶原,那还不如从比基高原走。只要路上不出问题,顺利突进那片区域,那么联邦地面部队就不再构成任何麻烦。”

    “因为辐射,从来没有联邦地面部队敢进比基高原,自然不是麻烦。”熊临泉恼火说道:“但我们也不是一群穿着铅板外衣的怪物,那些辐射本身就是最大的麻烦。”

    东方玉在担架上艰难地辗了下位置,看着头顶密林树叶切削而成的阴影天穹碎片,沉默片刻后说道:“其实,以前有联邦部队进去过,准确来说,一直都有联邦部队在里面。”

    许乐蹙眉望着他,沉默片刻后问道:“你进去过?”

    “四个最强师的NTR部队两年前都进去过,相信我,高原区域地表的辐射对人体的伤害并不大。”

    东方玉漠然说道:“你们也不用问为什么联邦部队在里面,我还敢让你们往高原上走,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现在留在高原上的联邦部队都是工兵,而且应该都在地底。”

    许乐和熊临泉对视一眼,有些相信东方玉的说法,却又无法完全相信,因为此人在说完这段话后,便紧紧闭上了嘴,不肯提供更多的细节,也不肯谈论以前进去时的经历。

    在一片山坳中,队伍临时停了下来,商议前进的路线,许乐看了眼仍然处于昏迷中的达文西,又看了眼忙着修复设备的顾惜风,说道:“我们的目的地现在暂时定在戈兰高地,那里已经靠近海峡战区。选择那处高地的原因,我暂时无法说明,但我相信应该是最好的选择。”

    三年来整颗墨花星一直都是战场,现在这支小队没有基地没有后援,举目望去皆是敌人,处于落魄无路的境况之中,根本不知道应该往哪里去。不用说他们对许乐的信任非常坚定甚至盲目,甚至坚定到没人记得他是帝国人,就算是随便一个人提供意见,大概也能得到全体赞同。

    “现在的问题是怎么过去。”

    “原先的计划是准备从秋叶原依山麓一面直接强突,但这条道路非常危险,尤其是穿过铅云电子屏蔽区后,基地随时都可能发现我们的位置,我们带着两名重伤员,转移起来也不可能太快。”

    许乐继续说道:“东方刚才给出一个建议,队伍直接从秋叶原上比基高原,然后走苔原区直接抵达戈兰高地。这条路线比较好走,但你们应该听说过,比基高原有异常辐射,联邦部队和帝国方面都不敢进入。”

    接着他把东方玉的理由复述了一遍。

    队员们一片沉默,各自思考,顾惜风此时忽然停止修复装备的工作,抬头望着许乐说道:“根据手册记载,帝国向墨花星移民已经有几千年的时间,白槿皇朝对石墨矿的开采,自六百年前全面启动……”

    “如果高原的辐射像东方说的那样,远没有军方宣传的严重,那为什么帝国人一直不敢进去?他们为什么放着高原底下富含的石墨矿不管?”

    顾惜风看着担架上的东方玉摊开双手说道:“我不是怀疑你的建议有什么险恶用心,只是认为这从逻辑上说不通。”

    面对众人疑问的目光,东方玉面无表情哑声说道:“我没办法解释,不过说到逻辑,帝国人向来是种没有逻辑的生物,他们非常害怕比基高原,但在帝国语中,那片高原却被他们叫做福田,这也很难解释。”

    “原来自己是没有逻辑的生物,难怪当年林教授对我的理论物理和数学水平非常失望。”

    许乐默然自嘲想着,抬起头来看着众人说道:“既然如此,接下来顺着秋叶原边缘走,那条涸水分际线处在铅云边缘,相对安全,如果一旦遇到联邦大部队或者说极端危险状况,我们就紧急向高原撤。”

    ……

    ……

    确定了目的地以及路线,百战之余异常疲惫的队伍,难得地有了一些轻松的气氛,尤其是在第二次横越松果岭后,他们意外地俘虏了四名被打散的帝国残兵,人手极其匮乏的他们抬担架时竟也可以轮班了。

    然而轻松愉悦这种词语,无法永远陪伴人们的逃亡,相反在各式各样的冒险小说中,逃亡永远是恶运的同意词,所以当队伍刚刚踏上秋叶原不到四个小时后,在一片淡雾笼罩的山道口,遇到了一支联邦加强连。

    不是每场突如其来的战斗,都能像前几次那样有一个突然而圆满的结果。队伍里有战斗能力的只剩下了不足十人,还要监视负责抬担架的四名帝国俘虏,忽然遇到人数超过一百二十的加强连,顿时被压的抬不起头来,险象环生。

    穿透稀薄雾气,看着那边正在向山崖机动的联邦战士,许乐的表情非常严峻,不时有凄啸的子弹从他头顶掠过,深深地射入坚硬的黑色崖壁之中,迸起的碎片打在后背生辣作痛。

    西边传来一声沉闷的爆炸声,顾惜风设置的炸药和近乎完美的地质力学计算再一次发挥了关键作用,数百吨岩石从那处的山涧山滚落,精确而又危险地擦着高地咆哮而下,重重砸在在山道西侧,震动整片山谷。

    队伍现在控制着一处地形极佳的崖壁,居高临下,加上有薄雾的帮助,防御起来并不困难,在山石阻住对方由西侧绕攻的路线后,感觉上更没有太多问题。

    然而战斗并不是下棋,包括许乐在内的所有队员都知道,仅凭这些崖壁和山石,根本没有办法阻止一支联邦加强连的攻势,虽然对方没有机甲,但火力太过强大,所以他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撤退,然而负责寻找道路的猴子,迟迟没能回音。

    “至少还要顶两分钟”

    熊临泉爬到许乐的身边,在密集的枪声中喊道:“必须找到一条重伤号能过去的路。”

    “顶不住了。”

    许乐向崖壁下随意开了一枪,看着这支联邦加强连清晰而有条理的扇形攻击阵形,沉声说道:“射击点太少,没办法构成压制火力网。”

    不知道崖壁下的联邦连队属于哪个师,在知道他们的身份后,没有丝毫犹豫便开了枪,甚至显得比打帝国人更加坚决肯定,勇猛地让熊临泉等人无比恼火——大家都是联邦人,如果能不打那当然是最好的,就算被上级逼着打,难道非得打的这么狠?

    密集枪声中偶尔会响起队员们的闷哼,数量虽然不多,但考虑到他们所控地形的优势,以及队员的人数,就知道这场遭遇仗打的非常惨淡。

    熊临泉知道许乐说的很对,想要构成有效的火力压制网,他们有足够的枪械和弹药,却没有足够的人,想到此节,他的目光忍不住落在那几名帝国俘虏的身上,眉头皱的极紧。

    崖壁上有一道缝隙,就像是天然的战壕,达文西和东方玉两名重伤员,许乐熊临泉以及顾惜风都在这里。

    注意到熊临泉的目光,许乐知道他在犹豫什么,紧紧抿着嘴唇没有发表意见,顾惜风却直接喊道:“别犹豫了,赶紧把枪发给他们,这时候大家都要死,他们不会反水。”

    东方玉愤怒地盯着熊临泉的眼睛,挣扎着试图坐起来,却又重重地摔回担架,用嘶哑的声音吼叫道:“你敢你要把枪给帝国人杀我们自己的战友,我整死你”

    顾惜风瞪着他的眼睛,反吼道:“你看清楚现在是我们的战友不惜一切要杀死我们我不愿意就他**的这么死了”

    东方玉依旧愤怒的吼骂不休,熊临泉没有说什么,只是沉默地拉开军械袋,取出枪械向四名表情紧张而又惘然的帝国俘虏扔了过去,然后递了一把给许乐身后的保罗,沉声说道:

    “你们在部队怎么干的,现在就怎么干。”

    整个过程中,熊临泉没有请示许乐,甚至没有看他一眼,因为他知道队伍里只能由自己来做这个艰难的决定。

    保罗接过枪后,毫不犹豫地跑向南侧的火力布控点,整个身体趴在崖土上,开始向下方沉稳的射击。

    另外那四名帝国俘虏拿到枪械后,怔住了很长时间才反应过来,情绪震惊难明地走到各自的位置上,开始配合射击。

    这支本来成员就极为复杂的队伍,现在变得更加的难以形容/崖壁之上枪声骤密,联邦的战斗英雄和帝国俘虏们端着相同的枪械,像战友一样交杂相处,互相掩护,比划着各种各样简单的战术手式。

    甚至开始担心对方的安全。

    他们来自不同的星辰,分属敌对多年的种族,现在却因为同一个目的走到一起,开始并肩作战。

    目的非常简单:不是为了种族的光荣,国家的兴亡或者说仇恨,也不是商人们最看重的利益,只是为了活下去。

    半小时后,撤到高原边缘的队伍就地整休。

    在灰暗的暮色中,许乐看着人数又少了些的队伍,看着衣衫破烂的队员们,看着表情紧张的帝国俘虏们,感觉着那股弥漫其间的沉闷味道,用联邦语和帝国语把下面这段话说了两遍。

    “前面就是比基高原,也就是帝国语里的福田。高原上可能有危险的辐射,也可能有幸福的泉水,但既然大家走到一起,肯定是命运做出了它所认为最合适的安排,那么……让我们一起活下去,或者一起去死。”……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