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三百一十四章 同

    第四卷星光流年第三百一十四章同生或者共死(上)

    顾惜风重重摔倒在草地上,感觉脑后多了些热乎乎的东西,他揉着昏沉的脑袋向后望去,只见身后不远处多了一个恐怖的弹坑,达文西痛苦地趴在弹坑边缘,下半身全部是血。

    达文西看着顾文西脸上惘然失措的神情,用尽全身的力气,痛苦吼叫道:“跑”

    顾惜风是七组中唯一的另类,他最擅长偷偷离开战场,随时做好举枪投降然后寻找机会再开冷枪的准备。

    达文西的这声跑,仿佛如同田径赛场上的发令枪声震痛耳膜,他瞬间回到从前的战场,身上染着血的战友们在炮火中拼命地挥舞手臂,让自己快些离开。

    于是在大脑还没有来得及想清楚之前,他的身体已经本能做出反应,嗖的一声像个肥兔子般贴着草地跑了出去。

    他瞪着眼睛拼命向前方奔跑,拼命摆动着手臂,圆乎乎的手指在林间的风里拼命地抓挠,却什么也抓不住,只是徒劳。

    马上就要钻进密林的身影忽然停了下来。

    顾惜风转过身,开始拼命地回头狂奔。

    ……

    ……

    达文西瞪圆了眼睛,盯着跑回自己身前的顾惜风,愤怒地咆哮道:“为什么不跑了”

    顾惜风看着他那双被炸的稀烂的腿,脸上的表情极为难看,似乎想哭却又没哭出来,颤声解释道:“跑不动了。”

    达文西像看**一样神情莫名望着他,狠狠地咬住牙齿,不肯让身上的剧痛逼出自己乞怜地呻吟,听着身后越来越清晰的枪声,看着林间那些小眼睛特战部队精锐的快速身影,胸窝处一片冰亮,喘息着说道:“那现在怎么办?”

    说完这句话,他喉动微动,鲜血噗的一声吐了出来,脸色更加惨白。

    顾惜风半跪在他身前的草丛里,抹着额头上的汗珠,颤声说道:“一起死呗。”

    “一起死个屁。”达文西急促喘息着说道:“老子们七组什么时候有过这种搞法?”

    顾惜风表情有些呆滞,愣了愣后说道:“我都说了自己是特殊的那个,老子体能不好,不行啊?”

    达文西眼眸里的光亮越来越黯,知道老顾说的对,今儿两个人看来只能死在这儿,而就在最后的等待死亡时间内,已经奄奄一息的他还没能忘记先前的争吵,挣扎着断断续续问道:“你……刚才……说废……话,啥意……思?”

    顾惜风一屁股坐进草丛里,看都没有看已经冲出密林边缘的那些特战队员身影,喘着粗气说道:“七组里电控我最厉害,头儿和老白惯着我,那是因为他们惜才识人。”

    不知道是回光返照还是生命最后的旺盛燃烧,达文西的呼吸平稳了很多,因为失血过多而无比惨白的脸上,居然还有闲情浮起一丝极浓的嘲讽,说道:“当年队里开小会,大家都想请小爷进七组,如果那时候他同意了,哪还轮得着你嚣张,看你还能得意个什么屁。”

    “小爷死了。”顾惜风惘然揉着头发,然后痛声哭了起来:“文西你也要死了,我也要死了,你可千万不要怕啊”

    达文西仰卧在被血打湿的草丛间,用越来越模糊的眼光,看着那几名端枪逼迫过来的敌人,低声颤抖说道:“不怕……从到西林……开始,我……我……就再也不怕……不怕啦。”

    不知从密林的哪个方向响起一记清脆的枪声,袅袅然回荡。

    顾惜风知道这些追击者,比帝国人更冷血更残酷,绝对不会给他任何假投降打冷枪的机会,所以当枪声响起时,他闭上了双眼,不想对着那些黑洞洞的枪管习惯性的用猥琐战术,不想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给七组丢脸。

    枪声响起然后回荡然后消失,只是极短的时间片段,然而对于顾惜风来说,却像自己的一生那么漫长。事后他甚至坚持认为,他看到了自己从出生到死亡的所有重要片段,包括第一次在战场上开枪,第一次嫖ji。

    为什么这次中弹没有前几次那么痛?还是说人死了之后就感受不到痛?怀中抱着达文西身体的顾惜风,在自以为漫长的时光片段之后犹豫着睁开双眼,然后看到一幕怎么也想不到的画面,枯干的嘴巴下意识里张开,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二十米外,那名端着卡宴轻枪瞄准自己的联邦特种兵,眉心间忽然出现了一个秀气圆融的小洞,然后洞里开出一朵血染的恐怖花朵。

    迸清脆与沉闷相融的枪声,自林后再次响起,然后是第二枪第三枪,清脆如乐曲

    草地上那几名正准备抠动扳机、击毙顾惜风和达文西的联邦小眼睛特战部队精锐,身上顿时多出无数个血洞,在一阵骤雨般的噗啪闷响中,身体剧烈颤动,就此倒下毙命。

    紧接着,一枚平射榴弹拖着长长的尾巴,在林间歪歪扭扭的飞翔,呼啸高速穿越草地上方的空气,像条毒蛇般刺入密林后方,精确地击中并且瞬间摧毁林后一台山地装甲车。

    ……

    ……

    许乐左脚在前,右脚在后,身体像一棵杨树般平静挺拔,双手端着的那把改装枪械以稳定的节奏发出闷响,每蓬轻微弹火闪过,远处树林里便有一名小眼睛部队的特种战士倒下。

    距离不是太远,他选择的射击方位全部集中在对方的头部和咽喉,那些特种士兵的眉心和喉骨间不停爆出血花,像被割倒的麦子般倒在他的枪口所指之处。

    数米远的那棵大树下,面色铁青的熊临泉早已发动了手中那把重枪,呼啸的弹雨如同死神的渔网,将四处散开的敌人罩在其中,每道网丝拉过便会带起一片血肉。

    在队伍最后的一枚平射榴弹,成功击毁那台山地装甲车后,这场突如其来的遭遇战就此结束。

    战斗结束的太快,树梢几只惊鸟甚至还没有来得及飞走,山林草地间迅速回复安静,只有那些血淋淋的尸体和满地焦黄色的碎裂树皮,证明短暂的十几秒钟内究竟发生过什么。

    队员们对山林外围的清理中,抓获了四名受伤的俘虏,然而这时候没有人会理会这些家伙,所有人都焦急地跑回了草地,来到顾惜风和达文西的身边。

    看着痛哭中的顾惜风,看着草丛上令人触目惊人的血,众人脸上的表情逐渐僵硬。

    ……

    ……

    (第二章两点钟之前出来。)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