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三百一十三章 异

    第四卷星光流年第三百一十三章异域孤军(下)

    从更远的天际线呼啸飞来数百枚巡航导弹,挟着无可抵抗的恐怖威力,狠狠砸进对方阵地之上,随着剧烈的爆炸声,无数颗太阳同时在湖畔原野上升起,令铅云之外的那枚真正太阳变得更加黯淡。

    炽烈白光所代表的高温,瞬间蒸发笼罩战场四野的浓雾,掀飞的装甲车残骸旁,数百蓬浓郁的硝烟狰狞散开,无数乌黑色的尘埃凝聚成云覆盖湖畔,隔阻了人们的视线。

    伴着令人耳麻的恐怖嗤嗤尖鸣,联邦与帝国双方的平射密集阵同时开火,比磅礴大雨更加密集的的光丝,高速撕裂湖面上方的空气,数万道细密的红色光丝,融化空中最后残存的雾气,落在对方的阵地中。

    每一道细光丝便是一枚密集阵弹体,数万道弹体同时爆炸在湖畔田野上,无比壮观猛烈,威力恐怖无比

    最前沿区域的黑色泥土被剧烈密集的轰击全部掀了起来,工程机甲临时构筑的合金掩体上出现无数凄惨的破洞,甚至就连站在十几公里之外无名峰脚下的许乐等人,都感到大地在微微颤动。

    不时有炮火落在湖面上,虽然密集阵发射的炮弹偏离轨道的概率并不大,但因为此时战场发射的频率太高,所以两军之间那片本来静若平镜的湖水,开始掀起一波又一波的**,水花混着湖底的泥土混浊绽放,湖滩之上无数被生生震死的银鱼尸体开始堆积。

    熊临泉等人站在无名峰脚下,通过单兵头盔里的望远设备默默看着远处的战场,脸上的表情极为复杂。

    因为和战场相隔遥远的关系,那处剧烈的爆炸声落入他们耳膜里,变得有些沉闷轻微,但他们能感觉到这种地动山摇的气势,他们更听不到战场上的惨叫,但能想像到有多少战友正在惨痛的呼号,然后死去。

    就在他们感慨或者还没有来得及生出感慨的时候,战场上的联邦与帝国机甲部队开始了冲锋,数百台宇宙里最先进的军用机甲,踩着酥软的大地,挥舞着喷火的机械臂,像两把势可不挡的开山大斧般撞在了一起

    自从联邦研制成功MX机甲,帝国研发成功狼牙机甲后,军用机甲再也不是笨拙的代名词,而成为机动性和破坏力结合堪称完美的恐怖战争机器,成为正面军团作战的主力。

    在这场连绵数年的宇宙战争中,无数台MX和狼牙机甲在数十颗行星地表上展开了激烈的较量,黑色与青色的冰冷合金洪流冲撞,不时上演。

    然而今天看到这幕数百台机甲高速趋进的壮烈厮杀,无名峰下的人们依然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悸意,仿佛清晰地听到那些坚固的合金护甲,在高速冲撞下扭曲变形的恐怖声响,仿佛亲耳听到达林旋转机炮**弹雨时的喀嗒声。

    撞击声,射击声,折断声,爆炸声。

    都是鼓声。

    战鼓的声音。

    ……

    ……

    在湖畔平原间展开决战的联邦与帝国主力部队,加起来绝对超过了四个整编机甲师的编制。在海峡会战已经进入不可逆转尾声的当下,已经惨烈交战两个月的西南战区,也将要迎来最后的胜负。

    联邦对西南战区的支援到了,帝国一直攥在掌心里的两支预备机甲大队也投了进来。

    整体战局处于劣势,在此后半年间必须收缩保持防御姿态的帝**方,肯定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保住拥有重要军事矿源、并且可以扼守向北路线的西南区。

    令人不解的是,联邦军方在这场战役中表现出了极为绝决的姿态,绝对不只是为了接应前线部队后撤如此简单。

    无名峰脚下的队员们,以他们所处的位置,自然不知道这场决战对于联邦在战略上的意义。

    他们只是看着恐怖的正面战场,想起昨天那场遭遇战,感到有些后怕而又侥幸,当时如果摆脱的稍慢一些,帝国先锋营全部压了过来,他们绝对没办法活下来。

    队员们的情绪有些低沉,诡异的低沉——他们此刻本应热血滚烫,加入自己的部队向帝国敌人发起攻击,然而现在却只能站在极遥远的地方沉默观看,像个旁观者。

    “趁没有被发现之前离开。”

    许乐收回目光,对队员们说道:“调整先前的路线,往雾里走,哪里有雾我们就往哪里走,尽可能扎的更深一些。”

    落寞旁观的孤军悄悄离开了无名峰,一回头扎进南麓残存的浓雾之中,他们在雾里行走,沉默的行走,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只知道离战场越远越好。

    然而这颗墨花星球广阔的陆地上,从三年开始,青山绿水处处都是战场,他们又怎么可能躲的开?

    ……

    ……

    “番号。”

    “十一师侦察营。”

    “营长是谁?”

    熊临泉回头看眼东方玉,东方玉用嘴形说了一个名字,他挑了挑眉头,有些不敢相信,犹豫回答道:“南山贼?”

    东方玉无力地叹了口气,心想你的眼力实在是太差,怎么就能把南山真看成了南山贼?

    浓雾那头隐隐可以看到两颗巨石间夹着一条狭窄的小道,小道那头那名联邦军人沉声问道:“为什么没有认证信号?”

    在浓雾里行走,很难看清楚十几米外的物体,而为了防止信号溢出,熊临泉命令队员把所有监控设备全部关闭,根本无法预知会遇见什么样的情况,所以他们极为倒霉地碰到这名不知是落单还是放观察哨的联邦士兵。

    幸亏先前赶路时,东方玉为了嘲讽许乐不顾纪律用联邦语说了个黄色笑话,不然队伍极有可能会被对方打了冷枪。

    想到这点,熊临泉便有些后怕,无法回答对方关于敌我认证缺失的问题,让他此时的心情变得更加沉重。

    他握紧手中的重枪,回头严厉看了眼已经进入战斗位置的队员们,右手缓缓张开,伸出两根手指横横一划。

    山炮和珠子像鬼魅般消失在浓雾中,令熊临泉感到稍微放松些的是,许乐已经提前不见。

    雾那头的岩石夹道间,传来几声闷响。

    许乐收回手掌,蹲在两名被击昏的联邦士兵身旁,扯出对方单兵头盔里的音频线,接在自己的行军背包里,沉默听了片刻说道:

    “运气不错,两个观察哨,应该是某部放出来的尾巴部队,他们还没来得及把情况报上去,我们有机会溜走。”

    借着浓雾,他们再次启程,因为和那支联邦侦察连相隔太近的关系,队员们甚至连呼吸都不敢大声,只是默默看着浓雾那边模糊的人影,脸上的表情有些异样。

    那边是自己的部队,近在身旁却不能相见,这就好像是游子看见家门却没有办法走进去,只能这样悄无声息地经过。

    或者说路过。

    ……

    ……

    不知道什么时候,队伍走出了最浓的雾区,山炮回头向身后看了一眼,想到擦肩而过的那支联邦部队,脸上的表情有些低落,而身旁的猴子则是低头狠狠地擦了下眼睛。

    熊临泉的表情也很难看,他现在最担心的是是,队伍给养已经严重不足,弹药也已经不多走出雾区再走出电子屏蔽云后,队伍肯定会迎来更多的危险,到时候该怎么办?

    他唯一能够安慰自己的是,这里距离一号营地已经不远,那个用了三年时间把自己喂成肥猪的老顾,只要还活着,肯定藏着很多好东西。

    许乐看着他脸上的神情,安慰说道:“咱们都知道老顾那个人的性格,谁死了他都还没死。”

    “那是。”熊临泉摇头轻笑道:“当年跟着你杀进宪章广场,老家伙里就他一个人没跑掉,不过他也是第一个投降的。”

    ……

    ……

    “你小子杀了调查组的官员,就算投降也是死,那我凭什么投降?现在我们最大的问题是,你***怎么这么重,明明流了这么多血,怎么还他**的这么重”

    在新十七师炊事班呆了三年时间,明显比以前更胖的顾惜风,这时候正在密林里狂奔。

    只可惜他的狂奔徒有态度却没有速度,圆粗的双腿已经快要迈不动了,黄豆大的汗珠不时从脸上甩落,却始终无法甩掉后方的追兵和枪声。

    脸色苍白的达文西在后背上虚弱说道:“狗日的,废物就是废物,老子有你重吗?你丫天天躲炊事班里啃野猪脚,在帝国地界也不怕HTD局找麻烦,要你分老子两个你还偏不分。”

    顾惜风吭哧吭哧喘着粗气,恼火颤声说道:“到底谁是废物?你直接去死好了,非得捂着肠子来找老子,结果把引来了一群渣子,害死了老子那帮小子。”

    “你丫还有闲情逸志押韵,不知道把这力气用在腿上”

    达文西焦急骂道:“以前就说过,不要老玩电路,也要练下面能,你看看老家伙里谁他**像你这么弱?”

    林后枪声再次响起,身旁树干白皮溅飞,达文西却像是根本没有看到,继续愤怒指责道:“也就是头儿和老白太娇惯你,我们才会落到这种地步”

    “废话……”

    顾惜风气喘吁吁反驳道,然而他还没有来得及说完后半截话,便被达文西从身后用力推倒,重重地摔倒在草地上。

    有火箭弹自林间袭来,爆炸之后,草丛染血,凄美如暮。

    ……

    ……

    (第三章写的最痛快,战友能在一起就不孤,所以孤军这名字终止。

    昨天夜里看七十二说了句话,有道理,无论胜负,只要高兴。

    这是第九天,继续要月票推荐票,)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