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三百一十二章 异

    第四卷星光流年第三百一十二章异域孤军(再五中)

    像这支疲惫的孤军一样,墨花星球的明月经过艰难的攀爬,也终于突破了厚重铅云的封锁,跃至深蓝夜空之中,将四周的星光顿时压了下去。

    明媚却依然清冷的月光,从大气层外斜斜射下,将堆着残雪碎石的垭口照的清亮一片,更远处崖外,隐隐可以看到月光混着无数云雾共舞,化作一幅莫名幽幻的画面。

    没有多少人能够亲眼目睹这种罕见的夜月动云景象,但许乐走出悬空山崖却不是为了赏景。他踩着阴影走到崖畔便停下脚步,站在黑暗中把行军背囊扔进月光里。

    细长而稳定的手指,快速调适着装备,认真倾听耳中传来的电噪背景音,以固定节奏改变着对空寻址扇面方向,终于他听到了平时很厌憎现在却显得格外好听的声音。

    “我在这里,我在这里,我在这里,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听着耳中菲利浦不停的重复,许乐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低声喝斥道:“你是复读机还是又在念诗?”

    “为了让你想要找到我的时候就能找到我,我不得不一直不停像个白痴那样重复这句话,已经很辛苦了,至于念诗,如果是念诗的话,我肯定会说,我不在这里,我在别处。”

    许乐愣了愣后嘲笑道:“刚才又被人嘲笑是三流哲学家,现在才明白原来都是受了你这个四流哲学家的感染。”

    “拜托,你要求一个机械脑袋掌握哲学这种人类的无聊魔法游戏?”

    “废话少说。”许乐低头开始收拾行军背囊,说道:“赶紧派艘飞船下来接我们,一共十四个人,方位你自己计算。”

    在他看来,既然双方联系上了,想要把山峰间这支孤军接去安全区域,以菲利浦的能力是非常简单的事情,所以他才有心情,看着崖外的寒冷月光,自己在崖壁阴影之间,和好久不见的菲利浦打趣几句。

    然而紧接着菲利浦的回答,直接熄灭了他所有的希望。

    ……

    ……

    墨花星球大气层外,那艘模样古怪的黑色飞船,此刻正在以极高的速度不规则运行,数千公里之外,有两艘三翼舰正在试图寻找什么。

    黑色飞船深处的中控室内,一根纤细的合金探头愤怒的高速颤动,菲利浦通过精确的对地通讯道,向着西南黑暗中某处无名峰顶尖声吼叫道:

    “那片陨石带又不是我在百慕大的家,哪能永远藏下去?为了找到你这个无组织无纪律好人精神泛滥的家伙,怎么可能不被那些破船发现?”

    “是,它们是破船我是好船,但顶不住别人船多啊两边的舰队都发现我了,尤其是联邦那边的舰队发了疯似的到处在找我,我除了像个小偷似的到处躲还能怎么办?”

    盘腿坐在圈椅中的钟烟花,此时正在百无聊赖地吃冰淇淋,时不时看一眼光幕上的后域画面,确认那两个像苍蝇一样的联邦宪章三翼舰,有没有发现自己留下的烬痕。

    对于这种在三年时间内经常上演的场面,清丽的少女没有任何参与的兴趣。她虽然担心许乐的安全,却更清楚菲利浦说的是实话,在这几十个小时时间内,联邦舰队忽然加大了对黑暗半球面的巡逻力度,这艘看似无所不能的飞船,有几次险些被数般巨舰包围。

    不知道许乐在通话系统里说了句什么,纤细的合金探动颤抖的愈发厉害,就像是一个被伤害了纯真感情的孩子般,怒声说道:

    “我当然有能力空降墨花星,你还不知道小爷我的能耐?只需要击毁四艘联邦战舰,我绝对可以轻松地把你们这支破烂部队接走。”

    菲利浦的声音在此刻忽然变得严肃凝重起来。

    “根据我的计算,至少有23556名联邦士兵死亡,你确定?”

    控制室内片刻沉默,听到许乐回答的菲利浦骄傲说道:

    “老娘就知道你这个摇摆不定的伪和平主义者,根本没有能力和决心下这种决定,如果你是杜少卿,我还用得着犹豫?”

    然后他的声音再次凝重起来:“给我些时间,我一直在试图入侵联邦的空地指挥联网,只是……联邦地底下那台冰冷的破电脑,明显做了很周全的准备,进展很慢。告诉你一个坏消息,那个家伙进步了很多。”

    ……

    ……

    熊临泉看着走进崖下的许乐,注意到他的表情有些异样,皱眉问道:“怎么了?刚才听到你好像在和谁进行通讯。”

    “我有艘飞船在上面,放心,没出什么问题。”

    许乐没有放下手中沉重的行军背囊,直接对崖壁下所有人说道:“休息好了就赶紧撤,我们必须赶在凌晨之前进入云层。”

    没有队员有丝毫犹豫,他们拔掉鼻子里的制氧管,站起身来开始整理装备,一直一个人蹲在角落里的保罗,沉默取下手中的军毯还给山炮,然后像先前那样,接过许乐手中的行军背囊。

    当许乐把几把沉重枪械挂到颈上,回头准备去绑东方玉时,却发现熊临泉提前把东方玉绑到了背上,而且已经走出去了十几米远,隐约听到东方玉在他宽厚后背上咕哝道:“老子这个废物居然成了被人抢的宝。”

    许乐笑了笑,从猴子手里抢过沉重的给养箱,大步赶了上去。

    无名峰依旧属于平梁山脉,他们越过垭口之后,便等于翻越了整座山脉,来到了南方。

    山峰这边的地势明显平缓很多,虽然两点间距变得相对遥远了些,但至少不像先前攀援时那般艰难危险。队伍从五千多米的海拔重新进入厚重的铅云之中,并没有花太长时间。

    夜穹里的清光再次被云雾吞噬,四周一片黑暗,只有头盔上的近距探射光和最前方猴子屁股上悬着的荧光棒照亮脚下的路,在一处稀疏的高山柳林中,队伍决定暂时整休片刻。

    熊临泉站在岩坡前,指着面前说道:“顺着这个方向继续往前走三十公里,就能看到一片大湖,绕过那片湖就到了秋叶原,再穿过一片缓山就到了营地,如果老顾没有出事,现在应该就在那块营地里等我们。”

    站在他身旁的许乐,眯着眼睛向无尽的黑夜中望去:“基地不知道营地的具体位置?”

    “这是NTR的习惯,中续营地位置严格保密,在任务途中临时选定,就连师部都不知道营地在哪里。”

    许乐点点头,眼睛眯了起来,四周岩峰间的雾气,实际上就是地面仰视所见的铅云层,死死遮住所有方向的光线,根本看不到熊临泉所说的湖和那片秋叶原。

    熊临泉调出电子地图,手指轻点说道:“我们会在秋叶原边上拐个弯。根据参谋部的命令,所有联邦部队严禁进入秋叶原东面区域。”

    “为什么?”

    “听说科学院专家支援组发现秋叶原东边的石墨矿变异,辐射特别严重,人类的身体根本无法抵抗这种辐射。”

    “绕行路程会拉长,而且遇到敌人的可能性更大。”许乐看着电子地图上标注的清晰红线,皱眉问道:“参谋部的说法可不可靠?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地下抵抗组织一直有情报过来,那片高原下方有丰富的石墨矿,但帝国从来没有进行过开采,可以做为一种证明。”

    许乐沉默片刻后认同这个判断,他和熊临泉都没有注意到,坐在二人身后的东方玉在听到这段话后,眉头皱了起来。

    “我还是担心天上,刚才在云层外行走的时间太长,会不会被基地方面发现。”

    熊临泉收回电子地图,望着许乐担忧说道:“军事卫星的敏度不高,但宪章局肯定在西南战区上空洒了无数信号中继站,那些东西捕捉身份芯片脉冲很有一套。”

    说到这里,他下意识里摸了摸后颈,自嘲地笑了起来:“活了快四十岁,没有几次会想起自己颈子里埋着块芯片,现在才发现原来这玩意儿真的很要命。”

    “头儿,你脖子后面那块芯片还在吗?帝国那边有没有办法取出来?”

    “帝国如果有这么先进的技术,这场战争根本就打不起来。”

    许乐笑着回答道,没有就这个问题进行更深入的讨论,拍打着熊临泉的肩膀说道:“不用担心宪章光辉,继续走吧,只要不撞见敌人就好。”

    从开始逃亡到现在,队伍里没有任何人发现,许乐的上衣口袋里有个小仪器一直在发着微弱的蓝光,不可见的蓝光。

    ……

    ……

    从无名峰垭口一路向下,疲惫的队伍刚刚离开铅云,又进入浓郁的大雾之中,这场诡异的大雾在队员们的心头笼上了一层不祥的预兆。

    根据联邦部队军事手册记载,墨花星球尤其是西南矿区,在这个季节从来不会如此出现大,持续如此长的雾霾天气。

    就在队伍气氛被浓雾压抑至极点时,四周的环境忽然发生了急剧的改变,雾气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失,更准确来说,是在被某种奇异的力量吸附,然后蒸发无形

    崎岖山道尽头的天空骤然清亮,一方静湖出现在人们眼前。

    然而雾气消散并不是天空的恩赐,而是人类战争的影响,山道上的队员们看着湖畔那些密密麻麻的机甲装甲车,看着那些在天空中飞舞的弹线,感受着那些足以蒸发浓雾的炽烈炮火,被震惊的说不出任何话来。

    他们正在目睹联邦与帝国在西南战区决定性的最后一战。

    ……

    ……

    (下一章就是异域孤军下,不能再中了,再中就要出了。另外辐射这块是两年前大纲里就定了的,和这次无关,请勿联想,当然秋叶原是顺手拿来用的。)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