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三百一十一章 异

    第四卷星光流年第三百一十一章异域孤军(再四中)

    为什么要战斗,因为敌人就在那里。

    这是当年七组震撼联邦的名言,只不过在星云奖上说出这句话的兰晓龙,如今早已功成名就,不在前线。

    为什么要爬山,因为山就在那里。

    这是很多冒险者奉为信条的镶金边名言,然而熊临泉等人看着昏暗暮色中那座高不可攀的山峰,看着被铅云拦腰截断的险壁,再与许乐那句直接爬上去做比较,胸中完全生不出任何热血。

    猴子取出战术手册,向众人通报这座山峰的海拨,然后耸着肩膀说道:“这座山峰的上半截全部在紊流云层上面,天上的军事卫星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地面图像,如果我们想要偷偷爬过去,那就只能晚上走,而且依然风险极大。”

    海拨数值有些惊人,更何况是摸黑攀爬,那危险程度更大,队员们望向许乐,虽然没有直言反对,但眼神里的犹豫已经表明了各自的态度。

    “我们要爬过这座山峰,当然不是因为它在那里让我看着不顺眼,非得去踩几脚。”

    感受到队伍中弥漫的沉默紧张猜疑情绪,许乐说了句并不有趣的笑话,指着那座雪峰说道:“是因为除了直接爬过去,我们找不到别的办法,离自然危险越远的地方,往往容易遇到来自同类的危险。”

    “三年不见,头儿你怎么变成了一个三流哲学家。”

    熊临泉皱着眉头说道,然后从行军背囊里取出精密地图,开始试图寻找到一条相对安全的攀援路线,嘲笑是一回事,执行命令又是另一回事。

    ……

    ……

    这座矗立在墨花星球西南矿区边缘的险峰没有名字,海拔高度约六千米的山体间没有太多绿色植被,只有灰黑色的火山岩,没有任何矿产,忙于这颗星球上挖掘石墨矿的帝国,数千年来都未曾投予真正的注意。

    队伍最后选择的目标是无名峰左侧的一处垭口,精确高度为5477米,这条路线相对而言比较安全而且好走。

    山间的气候有些异常,孤军艰难地沿崎岖山路,穿过山腰间的寂谬层林,终于走出那场诡异的浓雾区,便骤然来到不知多少米厚的铅云之中。

    久经战场的队员们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这场惨烈的战斗,会把云层都压迫到如此低的地方。

    如果给许乐一些时间,他大概能够通过某些模糊计算,把双方投入的弹药数量,电磁紊流与这种奇异天象之间构成某种公式。

    然而此时的他正双手紧紧握着担架,盯着脚下陡峭的山路,汗珠颗颗滴下,根本没有精力去做那些无聊的工作。

    如果是养神蓄锐多时,刚刚进入战场的老七组,用一夜的时间攀过这座山峰,并不是一件难事,然而现在这支队伍在西南战区逃亡多日,早已疲惫不堪。

    轻伤员的装备全部被别的队员接了过去,负责抬送担架的保罗和那名帝国俘虏早已力竭,换成了许乐和熊临泉。

    做为队伍里体力最强悍的两个人,他们的肩上还扛着五六把沉重的枪械,看上去就像两个备冬的贪心刺猬,浑身刺上扎着过多的果子。

    队员们沉默行走在前后不足二十米的距离内,没有人说话,没有人谈笑,节约着所有的体力。

    也没有人谄媚或心疼地试图接过许乐和熊临泉肩上的枪,因为这是在逃亡,这是战斗,所有人需要做的事情保持效率。

    山路渐行渐陡,甚至已经完全不能说是路,队伍只是拣着灰黑色火山岩间能够落脚的缝隙前行。周边环境里的温度越来越低,越来越沉重的喘息声在队员唇前形成浓郁的白雾。

    穿过约七公里的火山岩砾散落区后,队伍停下来补充一些营养水分,同时恢复一下面力。

    许乐接过水壶抿了两口,然后递还给身旁的熊临泉,通过他头顶的近距探路灯光,看着越来越薄的雾气,问道:“还有多久才走出云层?”

    “快了。”

    熊临泉抹掉额头上冰冷的汗水,从行军背囊中取出自加温军毯盖在身后的担架上,说道:“问题是按照地图上的高度落差表,上面的路比现在要陡太多,极有可能最上面还有雪,现在我们还能抬着担架,呆会儿肯定没有办法。”

    “背着走。”

    许乐舔了舔枯干的嘴唇,毫不犹豫说道:“我们两个人换,然后你多注意一下队员的保暖,尤其是那几个伤号,绝对不能出问题。”

    熊临泉点点头,没有提出任何疑议,虽然背着一名重伤员攀爬险峰,肯定会承担一定程度的风险,但他很习惯按照头儿的命令做事,而且骄傲于这种信任。

    二人身后的担架上,东方玉艰难地抬起右臂,扯了扯身上那件正在逐渐升温的军毯,听着这番对话,他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终究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认真地咀嚼着糊状营养膏。

    ……

    ……

    离开灰黑一片的火山岩区,果然再也找不到现成的通道,擅长攀爬的猴子在陡峭的山崖间探路,用臀后系着的荧光棒标识方位,其余的队员小心翼翼跟在他的身后,时刻注意不要一脚踩空,摔进岩旁无尽深远的黑夜。

    拆除了所有液压设备的担架被留在了山崖下,许乐把那些沉重的枪械挪到身前,用行军带把东方玉死死绑在身后,跟在保罗的身后,时刻注意他的动作,以免出现意外。

    熊临泉跟在队伍的最后方,说道:“再走一百米换人。”

    许乐右手深深锲进崖缝,闷哼一声爬了上去,没有说什么。

    ……

    ……

    和计算结果相近,在陡峭山崖间攀爬不多时,队伍便穿过了铅灰的云雾区域,来到了晴朗的夜空之下,虽然消耗的时间并不长,但这一段路却走的格外艰险。

    那轮圆白如ru房的大月亮此刻还在天际线的那头,被云层掩盖了大部分丰颜,岩峰之上却依然明亮,因为还有满天星光。

    疲惫的队员们骤然看到面前的岩壁变得亮白一片,下意识里抬头望去,只见蓝黑色的夜穹里,点缀着无数颗闪亮的星星,轻柔地眨着眼睛,把银光送至峰间,镀在山崖与疲惫旅者们的身上。

    风景很美丽,星光很恬淡,队员们身体里的疲惫伤势,无数场战斗所带来的麻木硝烟气息,仿佛瞬间被一洗而空。

    他们很愿意就这样看着星光睡去,再也不愿抬动灌了铅般的双腿,向着更危险的残雪垭口攀爬,再次回到那片铅色的厚云之中。

    许乐看着天上的繁星眯了眯眼睛,轻拍身前保罗瘦削的肩头,示意他继续前进,然后低声命令道:“继续。”

    此处的山壁渐渐趋缓,队员们的体力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但他不能允许队员们停下休息,因为这里的海拔偏高,温度太低,一旦停留很容易出问题。

    更危险的是,当星光照亮他们前路的同时,大气层外的军事卫星也更容易发现他们。

    “换人。”

    熊临泉气喘吁吁地爬了过来,一把抓住许乐的军靴,说道:“你把配额吃的太多了,总得分我点儿。”

    许乐回头望着他笑了笑,满口整齐的牙齿在星光下格外洁白,说道:“等我什么时候像你这样喘气的时候,你再来换。”

    被绑在他背上的东方玉,是此次攀援中最轻松的一个人,但峰间的低温和颠波还是让他极为难受,只不过他不想影响整个队伍的前行,所以一路沉默,甚至就连腹部伤口传来剧烈撕裂疼痛时,他也只是把眉头皱的更紧了些,把牙龈间咬出来的血舔的更快了些,不肯发出一声呻吟。

    然而此时听到许乐的话,他终于忍不住开口了,用唯一可以移动的双手紧了紧身上的毯子,嘲笑道:“他喜欢装逼,大熊你就让他装下去。”

    许乐没有理会他,跟着保罗的脚步再次开始艰难的行走,胸前那几把沉重的枪械,就像是旧式钟下方的摆坠般,来回荡漾,显得格外有节奏。

    ……

    ……

    经过数小时艰难的攀援,这支被所有人类视为敌人的孤单小队,终于成功地爬上了罕有人迹的无名峰垭口。

    海拔高度5千多米的垭口,氧气密度极低,但依然迎来了一阵压抑不住的轻声欢呼。疲惫至极的队员们,脸上挂着狂肆的笑容,艰难走到悬空崖石之下,根本不顾石砾间的那些冰雪,就这样四仰八叉的躺了下去。

    有崖石遮蔽,应该不用担心被天上的军事卫星发现,所以熊临泉没有阻止队员们狂欢式的瘫倒,深深吸了口气,驱走胸腹间的疲惫,开始给队员们分配给养药物。

    许乐把东方玉和那几把沉重枪械堆放在崖石下方的角落里,接过熊临泉递过来的能量棒,从标识上发现居然是帝国部队的给养,这才想起他们在西南战区逃亡了两个月,当初的给养肯定早就没了。

    胡乱嚼了两口能量棒,他走到保罗身旁轻声说了几句,然后提起自己的行军背囊,向悬空崖石外走去。

    正在替猴子更换后背上医用胶布的熊临泉,疑惑望向他的背影,不明白他要做什么,要知道这时停留在明亮星光之下多一秒钟,便有可能给这支队伍带来更多的危险。

    ……

    ……

    (活过来了,下一章五点左右。)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